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大洋洲 > 澳大利亚 > 墨尔本 > 旅游攻略 > 墨尔本塔州(九)-不愿离开“仙境”-“Launceston”(朗塞斯顿)篇
墨尔本Melbourne

欢迎您访问墨尔本!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大洋洲旅游 > 澳大利亚旅游 > 墨尔本旅游 > 墨尔本旅游攻略 > 墨尔本塔州(九)-不愿离开“仙境”-“Launceston”(朗塞斯顿)篇
墨尔本MELBOURNE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墨尔本塔州(九)-不愿离开“仙境”-“Launceston”(朗塞斯顿)篇

2008-06-02  来源:CTRIP 作者:jennifer_ya

2008/02/22 周五

这天700起床。我去看屋外的木头平台,前一晚放的苹果核果然又一点儿不剩了。

800,我们去饭店前台check out,这里每晚房费159澳元再加2澳元的电话费和两餐饭费。

接着,我们就开车出发了。

沿着来Cradle Mountain时的那条C132公路往回开,然后转上C136 公路。

还在Cradle Mountain山区里时,路边又看到那种“白皮树”。就是树干是灰白色的,光秃秃的,有的树顶还长有枝叶,而有些树虽枯了,却还立着,灰白色的枝杈伸向天空。还有的各种形状的枯树干倒卧在地上,给天地间添了一片苍凉的感觉。

出了山区,路边又出现了大片的连绵的牧场,有山、有溪泊、有树、有草,还有不时出现的漂亮的小房子。

在之前经过的路边,我们就看到过这里特有的一种景象,就是相隔不远的住户,会把各家的邮箱集中立在一处,形成一排形状材料各异、五颜六色的邮箱竖在路边,很有趣。之前一直没想起来照相,这天又看到好几处后,我提议应该照下来。先拍到一处,在一座白墙红顶的小房子前,五个邮箱排成一排。后来,又走了一会儿,突然看见一处更多的,有十多个邮箱一串儿立在路边,我赶紧告诉LG停车。但这时已经开过了一小段,于是LG慢慢向后倒车。却见对面开来的一辆车见我们这样,开到我们旁边时竟特意停了下来,摇下车窗,问我们是否有了什么麻烦。我们赶紧感谢人家的热心,他们才放心离去。我跟LG说,不知如果他们知道我们是特意倒回去要照那一排邮箱的话,会怎么想。那排邮箱一细数,有十三个,有白的、绿的、棕的、灰的各种颜色,有铁制的,还有木头做的。


(离开Cradle Mountain之后的路,路边的一串儿邮箱)

C136公路走到头,就到了一个叫“Sheffield”的小城(镇)。我们把车停在路边,一下车,就发现了这个小城(镇)的特色。只见这里的每处房子,临街的外墙墙壁上,都画有一幅幅壁画。每幅壁画都非常精美,占据着整整一面墙壁。我们沿着街道慢慢走,欣赏着这一幅幅充满艺术感的壁画,不停的发现惊喜。大多壁画的内容体现的是这里旧时的居民的生活场景,有铁匠铺、磨坊、面包房等,还有的则表现以前的人们在田间劳动、在山里赶马车、在室内举办舞会等的情景,而有的房子本身是店铺,于是就把壁画的内容和经营的种类结合起来,比如儿童用品商店的墙上就画着孩子们嬉戏的场景,而牛奶店墙上则全涂成了奶牛身上的那种黑白花纹。如果时间允许,我们真想把这个并不大的小城(镇)转个遍,把每幅壁画都看下来。



(Sheffield吃早餐的店Highlander Restaurant & Scottish Scone Shoppe及其墙上的壁画)


(Sheffield一栋房屋墙上的壁画)

另外,除了这些壁画,这个小城(镇)给人感觉有着更浓郁的旧时欧洲的风味。并不宽的街道两旁,都是只有一两层的小房子,大多数房子都有红色砖块的墙壁或屋顶,要不是街两旁停了不少汽车,真是感觉从某个屋子里走出穿着曳地长裙、带着插着羽毛的宽边帽子的传统欧洲女子也不稀奇。

后来回国后,在一本叫《世界》的旅游杂志上,看到一片文章,说在德国南部一个叫“Oberammergau”(上阿默高)的小镇上,也是满镇的墙上都是壁画。前面已经提过,我们感觉塔斯马尼亚的很多地名都是沿用欧洲一些国家的地名。所以我们猜想,也许是当初的移民把他们家乡的风俗一块儿搬到了这个岛上吧。

在一处街边,我们还看见一家叫“田苑饭庄”的中餐厅,但这个时候还没开门。

我们要找吃早饭的店。当看到一家café样子的店外的小黑板上,写着“Today’s special: Country baked pumpkin sconesTreacle scones”(今日特别推荐:乡村南瓜scone、糖蜜scone),我们的(尤其是我的)脚步就移动不开了,scone这个词对我来说已经具有了某种魔力,更何况是这么诱人的广告词,更是牢牢抓住了我的心。

走进这家店,立刻感觉有一种特殊的风格。又细细打量一番,感觉出原来这里充满了“苏格兰”的风味。周围的墙壁上,挂着好几件格子短裙或短裤,店里的柱子上,也挂着两件格子大衣。一面墙上有一张贴图,标题是“Scotland’s Traditional Recipes”(苏格兰传统食谱),另有一张则是“Scottish Traditional Food”(苏格兰传统食品)。不一会儿,柜台后走出女店主,穿着红黑格子的长裙,还戴着同样花色的帽子。而后来出来的男店主,留着浓厚的大胡子。

我们点了一份“Raisin Scone”(葡萄干scone),5.75澳元;一份“Bacon and Eggs”(咸肉和鸡蛋),10.05澳元;一份茶,3.75澳元;一份咖啡,4澳元。

等着食物上来的时候,我和LG正聊着天,我是面向里面的柜台坐着、LG面向我和朝向屋外的玻璃坐着,他突然让我回身看外面,我一看,发现外面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奇怪的动物。这动物很像骆驼,但是比骆驼要小得多,就像一匹小马驹的大小,浑身棕色,脖子上的毛又密又卷。反正食物也没上来,我就急切地跑到门外,LG也出来了。只见这动物由一个也有大胡子的老人牵着,它脖子长长的,脑袋上也有卷卷的毛,就像专门做出来的发型,两只眼睛又大又亮,非常可爱。我很想抚摸抚摸它。但定睛一看,见它脖子上竟还戴着一个皮革制的小包,上面还写着“donations”(捐献)。这时那老人说,放进去一澳元就可以和它合影。于是,我赶紧叫LG找出一枚硬币投进去,就迫不及待的搂住它的脖子,叫LG给我拍照。它脖子上的毛软软的,摸着可舒服了。而它很温顺,非常配合的摆着pose照相。那老人也得意的问我它算不算一个“good boy”。我们问老人这是何种动物,他答道这叫“alpaca”,后来回国后我们查到中文叫“羊驼”。


(Sheffield吃早餐的店Highlander Restaurant & Scottish Scone Shoppe店外的alpaca)

回到店内,我们开始吃东西。正吃着,只见男店主拿着一架风笛走出来,坐在店中央的椅子上,将风笛套在头和肩膀上,就开始演奏。笛声很动听。但是,我们的注意力主要放在了美味的scone上,我还不断的回头看那头alpaca,所以对这店主的演奏没太关注。而且,我们也弄不明白他到底只是自娱自乐,还是想要收费的。一曲奏完,我偷眼看看店主,发现他的表情有些失望、悻悻的收起风笛、回到柜台后。我跟LG说,他一定很郁闷自己的魅力不如那头alpaca。然后,我们俩想到,这两个老人不会是一起的吧,LG说,我们一进来点好食物,那牵着alpaca的老人就出现了。他和店主都留着大胡子,没准就是一块儿的。

等吃完东西,起身准备离开,我们才发现,墙上贴着几张纸,显示着从当地报纸上节选下来的文章,就有这两老人的照片。一人在演奏风笛,一人牵着alpaca。没仔细看文章的内容,但可见这俩人真有点儿关系。我说,这个小店可真会搞创收,除了美味的食物,还有店主的乐器演奏和与可爱的alpaca合影这两项节目。

走出店外,那可爱的“good boy”还在,趁机又摸了两下。然后,走到街对面,照下这家店的外貌,全名叫“Highlander Restaurant & Scottish Scone Shoppe”。

接着,我们又沿着街走了一会儿,又照了几处有趣的壁画。见到一家邮局时,就进去买了一卷胶条,为打包行李做准备,2.95澳元。

然后,“不得不”离开Sheffield这个舒适、静美的小城(镇)了,开上车继续前行,沿着C156公路到了一个小地方“Kimberley”,在这里转上B13公路,一直开到了一个叫“Elizabeth Town”的地方。在这里,我们的地图上显示,有两个“景点”,“Cheese Factory”(奶酪工厂)和“Raspberry Farm”(木莓农场)。

没怎么费力,就先找到了Cheese Factory。停好车下来,先看见一段不太长的阶梯,阶梯建有绿色的顶棚,形成一个“梯廊”,起始的位置写着“Welcome to Ashgrove Cheese”(欢迎来到Ashgrove奶酪工厂)。而更有特色的是,这“梯廊”的两边,挂着一个又一个藤草编成的“花盆”,每个“花盆”里,垂掉下来茂盛的翠绿藤蔓,而藤蔓间,则簇拥着五颜六色的鲜艳花朵,将整个“梯廊”装点得生机勃勃、美丽动人。

沿着阶梯上去,是一排“平房”房屋,也是绿色的屋顶、还有用红砖建成的墙壁。

走进去,是一个大大的奶酪商店。先看见一面很大的透明玻璃,玻璃另一面是工厂的生产间,所以隔着玻璃能看见一些奶酪的生产程序。然后,就是长长的一排冷柜,上面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奶酪产品。可惜奶酪产品都需要冷藏,而我们还得有两天才回墨尔本,无法买了,只能看看这些种类丰富的产品,看看稀奇。而屋子中间,还有两圈柜台,陈列着各种产品,可以用牙签戳上各种奶酪块免费品尝。我们尝了几种奶酪,我对奶酪“不很感冒”,所以尝不出品质好坏。这时,LG叫我张嘴,用牙签把一种奶酪放进我嘴里,我立刻觉得味道好怪,可以说是“难吃”,酸酸臭臭的。然后,LG才告诉我是“blue cheese”(蓝纹奶酪)。这家伙!不过,后来我说,我是因为一点儿没有心理准备,所以一下子觉得难吃。但如果细心品尝,没准还是能够接受的。因为我其实挺喜欢吃这样的有“奇怪、一般人接受不了的味道”的东西,比如“豆汁儿”。LG这个正宗的北京人反而始终无法接受豆汁儿。我们在北京向澳大利亚的朋友们介绍豆汁儿时就往往用“blue cheese”作比。

再往这大屋子里面走,又有一片玻璃,玻璃后面是储藏奶酪的大房间,就像电视里看到过的一样,一排排高高的木架,上面放着一大块一大块的圆柱形的奶酪,有的上面都能看见黑色的霉菌丝。

离开这个Cheese Factory时,我们看见路边的指示牌就显示着通向“Raspberry Farm”的方向。不过,LG一上主路,竟走到了“右”行道上,堵住了对面来车的路,赶紧跟人家摆手道歉。

走上正确的车道后,沿着指示牌的方向开,不久就找到了那个Raspberry Farm。它的布局和房屋看上去没有Coles Bay附近的那个Berry Farm“可爱”,不过房子里的柜台上也陈列着漂亮诱人的scone,但是也可惜吃不动了。另外这里有各种新鲜的木莓果酱或木莓调味酱卖,我们品尝了几种后,买了一大玻璃罐木莓酱,15澳元(后来回国后每天抹面包吃,非常好吃,一大罐能吃不少时间)。还买了一盒新鲜木莓,10澳元,鲜红的木莓盛在塑料盒里,引诱的我们上了车就迫不及待的吃了好几颗。

离开这个Raspberry Farm时,发现路边也有牌子显示着去Cheese Factory的方向,看来这两个地方真会“互惠互利”。另外还有指示牌显示这个farm开放时间是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

再接下来,我们就沿着1号公路直奔Launceston(朗塞斯顿)了。

不过,我们先不进城,而是要到它附近的“Prospect Vale”,那里有我们这晚要入住的饭店,“Country Club”。为了找到这个饭店,我又肩负起了“导航仪”的“光荣责任”,在副驾驶座上大地图、小地图的翻个不停,指挥着LG前行。

有了“丰富”的“寻路”经验,很快我们就找到了这个饭店。它所在的地方很美,首先到达它之前,有一条很宽阔的街道,街道两旁绿树成荫,绿荫和苗圃、鲜花中掩映着的,是一所所漂亮的房子。虽然也都只有一层、也都是木头或砖石结构的,但是从房子周围精心修剪出的苗圃和花圃、房子的构造、布局、甚至从窗帘的花色和房子前立着的邮箱,可以看出这是一片富人区,每所房子与我们在乡间小路边看到的比起来更为精致。

然后,就看到一大片绿草坪和一个大的露天停车场,越过停车场就是我们要找的饭店。我们在停车场上停好车,但是并没有打算这时进饭店去办理入住手续。因为这时,还只是中午,办理入住手续太早。于是,我们俩就在车里“眯”了一觉。

如此小憩之后,我们又发动车,出发去“Tamar Valley”(泰马谷)。在Launceston北部有一条河叫“Tamar River”(泰马河)。它“就像在塔斯马尼亚北部切开一个缺口,形成了一个入海口,而包围着这条宽阔河流的地区被称为泰马谷”,这里也是一片盛产葡萄酒的著名区域。而我们的具体目的地是这一大片区域中,位于Launceston东北方向的“Lilydale”,那里附近有一个酒庄。

我们首先穿过Launceston市区,然后上了B81公路,向着Launceston的东北方向继续开,没有太久,到了“Lilydale”这个地方,然后向西转上C822公路,很快就来到一个叫“Lalla”的地方,找到了我们在“Tasmania’s Wine Routes”这本小册子上看到的一个叫“Providence”的酒庄。

这个酒庄不大,我们就看到一个僻静的小房子。走进去,等了一会儿,才有一位老妇人出来。同先前的酒庄一样,这里也是可以免费品尝四种酒。我们尝试了一番之后,觉得这里的酒的质量不如之前去过的酒庄好,但是,我们很不好意思尝了一番后什么也不买,于是买了一瓶“Dessert Wine”(甜点酒),22澳元。然后,我们与这位老妇人攀谈,得知她以前也做过教师,教小孩子,什么科都教。而她得知我是英语教师后,竟还说我的英文语法肯定比她好。她随后拿出一张单子让我们签名,原来那是所有来她的酒庄买酒的客人的国籍和姓名。我们饶有兴趣的一一看去,发现我们俩可以算是来到这里的唯一两个中国大陆人,其他倒是有香港人和台湾人。于是我们也很乐意签下了我们的名字。

先前,我们已经在“宝典”和“资料”上得知,在Launceston东部40公里处有一个薰衣草农场,可以看见漫无边际的美丽的薰衣草开在平原上,想象那将是多么浪漫的一番景象。于是,我们向这位老妇人请教这个季节是否还值得去,因为据说薰衣草的最佳观赏季节是12月到1月。结果,真如我们担心的,她说,这时薰衣草已经收割完了,只能看见留有一大片绿色枝叶的田野,但那里有薰衣草制成的各种产品卖。我们想想还是作罢了。

然后,沿着来时的路,我们往返回Launceston的方向开。在Lilydale的路边,除了照样有可爱漂亮的小房子,我们还看见有的电线杆上也画上了“壁画”,让电线杆不再是灰灰的一根柱子,而是有了漂亮“外衣”,和周围的环境很融合。

进入Launceston市后,按着路边的指示牌,我们找到了“Cataract Gorge”(瀑布峡)的缆车处。LauncestonHobart一样,是丘陵地形,市区内的路,也是上上下下起伏不定,而且有的坡的倾斜度比Hobart市内的要大得多。

在停车场上停好车,自动计时器上缴费,交了三小时的费用,2澳元。这时天却开始下雨了,我们在车里等了一会儿,雨还是下着,好在稍稍小了一点儿,于是打着伞出去。一下车,就在路边看见一只孔雀,果然如“宝典”上说的,这一带有“孔雀等鸟类”,“经常会很热闹”。

向前步行不多远,就看见了缆车站,但是因为还在下雨,于是我们决定先到前面的一个公园里去看看,回来再坐缆车。

公园没有围墙,向前走着自然就进入了公园内。据“宝典”介绍,这个公园包围着“First Basin”(第一池),就是一大片湖。另外这里还有一个非常漂亮的游泳池,四四方方的、一片蓝色池水嵌在翠绿的草坪里,色彩搭配很动人。好笑的是LG一见它就一阵赞叹,以为这是天然的水池,我告诉他之后,他才看出来是人工的游泳池。虽然下着蒙蒙细雨,气温挺低,但池里也有人在游泳。

再往前走,就是一片池水,应该就是那First Basin

然后,随着路慢慢走上了一个山坡,有一座吊桥,横跨在两座山坡之间,桥下是一涧溪流,这里的水流向远方应该就是流入了Tamar River。在桥上走时,桥体还有些微微颤抖。

过了桥,路边的标牌上显示继续往山坡深处走的话有各处“Lookout”(观景处),我们选了一条时间最短的路线走。但是,也许是之前几天看见过的美景太美好了、那些美景似乎“燃烧”完了我们所有的激情,于是这天看到的景色都不太能使我们提起兴趣了,另外也许就是天气不好,阴沉沉的,总在断断续续淅淅沥沥下着小雨,也不如阳光明媚的天气能叫人提起精神。我们爬到叫“Cataract Lookout”的地方,俯瞰一下整个公园,而远方山峦低凹之处能看见Launceston城区,就匆匆下来了。不过,路旁的山林中,又看见了一只wallaby

往回走的路上,路边又看见好几只孔雀,悠闲的在小雨中散步,有一只还飞到了一家餐厅的栅栏上。

接着,我们看见一个小店,正好肚子真有点儿饿了,而且看到这里也有scone,就坐下来吃东西。一份scone加茶6.5澳元。这里的scone配的奶油和果酱的质量,和RichmondBerry FarmSheffield等地的不能比,但是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在这里吃scone了(回了墨尔本,除了Dendenong Montain的那家Miss MARPLES,其它的café里找不到scone卖),还是细嚼慢咽、细细体会。

吃完东西,再走回缆车站,雨还是没完全停。我们先到旁边的一个旅游纪念品商店里转了转,没有什么很稀奇的东西,而且还是等不到雨停。其实想坐这个缆车,完全是因为“宝典”上说,“坐上吊椅,眼下峡谷的美丽景色自然不用说,其让人恐怖的高度才是真正的乐趣”,“两岸支柱与支柱间距离,即支点间距离是世界第一,缆绳也撑得相当高”。但是,等我们仔细看缆车售票室墙上的介绍,发现数字并不是很大,长度300多米、高度21(好像是,记不太确切了),这种长高度应该没什么稀奇,另外雨始终不停,缆车虽然还在运行,但想来椅子上都是湿湿的肯定很难受,还有一原因就是票价也不便宜,“宝典”上介绍是往返6.6澳元,可是我们看涨价了,好像有十多澳元(记不清了),就放弃了。

回到车里,我却发现了之前看到过的介绍瀑布峡巡航游的小册子在后座上,之前看完后就丢在了一边,这时仔细再看,发现时间已经过了,最后一班船是下午430出发。如果早先安排好了,这个下午应该去参加这种巡航游,没准儿倒会更有意思。据这小册子介绍,这种巡航游一天之中有好几个时间发船,有四小时的、两个半小时的、50分钟的、三个半小时包括晚餐的,各种不同的行程。其中50分钟这种的19澳元一人。

再往Launceston市区内开,去找“King Bridge”(国王桥),找的过程颇费周折。因为如我之前所说,澳大利亚市镇之内的道路,路名往往就标在路边电线杆的一块小小的牌子上,要看清颇费事儿。

等终于开到了King Bridge,为了找停车的地儿,又折腾了一番。在King Bridge上来来回回往返好几趟。为了在路上找掉头的地方,我们开上了路边的山坡,坡度很大,沿坡建着一片住宅区,绕进这一片住宅区里面,我就更晕了,“导航仪”彻底失效,反而是LG凭着方向感最终找对了路。

终于找好位置停车(其实在桥一头的路边就能停,当时的时间不收费),我们下了车步行到King Bridge上,这座桥“横渡泰马河”,站在桥上,能看见“陡峭的岩石和山崖耸立在河的两边,这就是瀑布峡”。但是,就如前面所说,这景色在我们眼里也没有什么奇特了。看着河里的船和两岸连绵不绝的山峦、树木,我只是想起了李白的诗句,“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在Launceston King Bridge上看到的Cataract Gorge)

其实,在这里,“河的南侧和北侧分别建有小路”,“北侧的路是瀑布主路(Cataract Main Walk),南侧是崎岖路(Zig Zag Track),主路是沿着河边走的路,而崎岖路是需要翻山越岭的,可以算是一条徒步旅游路线,要求您有一定的体力”,如果真有这种体力和时间的话,可以选择其中一条路,就可以徒步走到先前我们开车去的那个公园和缆车站,然后再走另一条路返回。

接着,我们又开上车,到了市中心。在一个教堂样的建筑前面的一片停车场上停好车,在自动计时器上缴费,交了一小时的费用,2.5澳元。然后,我们走路到市中心里去转转,主要是为了找吃晚饭的地儿。

看着Launceston的“市容”,不知为何,我们俩都觉得不喜欢这个地方。其实来塔斯马尼亚之前,一位澳大利亚的朋友听我们最后一站安排的是Launceston,就满脸不屑的神情说这里根本不值得我们来,她是在塔州生活过很多年的。后来,我看到“资料”上介绍说这里的食品工业很发达,就跟LG打趣问他是否因为这个原因才一定要到这里来,因为他很爱“吃”嘛,LG先肯定了,不过后来才向我说明最后一站安排成这里只不过是好从这里乘飞机回墨尔本(塔州只有很少几个城市有飞机飞往墨尔本)。

在市中心的街区中走着,路两边也是不高、不超过三层的房子,但不知为何,就是感觉这个城市没有特色。我说,要不然就像墨尔本,发展成现代化的大都市,但又保留着浓郁的人文气息;要不然就像RichmondSheffield那些小城(镇),保留着小小的规模,充满了欧洲乡村风味,而这里,介于两种之间,又没有Hobart那样迷人的海港、船坞,因此有了前面那些“美妙的地方”作对比,这里实在让我们有些失望。但是,我也想到,也许是我们潜意识中知道,我们就要离开塔斯马尼亚这个迷人的地方了,再加上天公也不作美,阴沉沉的天气,增强了我们的“主观臆断”,更加让“离愁别绪”掩盖了Launceston原有的风貌。

另外,我们走了一段时间后猛然发现,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好几条街了,竟然看不见一家餐馆!路两边店铺林立,各种商店都有(但是大部分已经关门了,其实这时还不到七点),但真的就是看不见一家restaurant,倒是有几家café,但我们想吃正式的晚饭,而且café也大都关门了。

其实我们肚子倒还不饿,但我总担心着停车计时要超时,如果还找不到店,就只好先走回停车场,续了费,再继续找。如果天气好没什么,但总是在断断续续下着雨,时而还下的很大,弄得我很是心急。

终于,又转上一条街,却猛然发现了很多餐馆,原来这里才是集中的餐馆所在地,这里的街道的“分工”真是“泾渭分明”。

我们看到一家意大利风味的餐厅,叫“C&G MACRI”(后来根据帐单上知道在George Street63号),看上去还不错,就走了进去。点了一份“Garlic Bread”(蒜茸面包),6澳元;一份“Garden Salad”(田园沙拉),6.5澳元;一大份“Garlic Prawn”(蒜味奶油虾),15.5澳元;一小份“Fettuccine Carbonara Pasta”(奶油培根宽意粉),15.5澳元,一共53澳元。一点完菜,LG就赶紧出去,跑去先前的停车场上,那一小时的停车计时马上要超时了。回来后,他说又交了一小时五十分钟的时长,4.6澳元。

菜的味道很不错。但是连着吃了这么多天西餐,我很想吃中式的了,跟LG说回墨尔本的第一顿一定要再吃那家越南粉(结果后来第一顿又有朋友请客)。

吃完饭,天却放晴了,虽然还有乌云,但乌云稀薄的地方漏出了蔚蓝的天空,太阳也出来了,将稍薄的云层照成一片彩霞,已是晚上近八点,但阳光还是很明亮。于是天空中,乌云、白云、彩云、蓝天,各种色彩并存,很是奇特,映衬在如此天空下的Launceston城,开始显出了一丝魅力。

我们找到一家Coles超市,这回倒不是去买东西,而是想去找几个纸箱子,好打包我们这几天买的那么多东西。LG说,澳大利亚的超市,会把卸完货的空纸箱子专门堆在一个地方,任需要的顾客自取。

然后,就在超市旁的加油站,加油。1.37澳元1,加了43.5760.09澳元。

接着开上车,按来时的路,返回了先前已找到了的饭店Country Club,在那片停车场上停了车,我们就拉着箱子、背着包向饭店所在的建筑物走去。没想到,看起来很近的建筑物,走起来还真远,还要越过一大片草坪,我看到草坪上有wallaby,还有野兔,就跟LG说,赶紧入住,然后出来找wallaby玩。终于快走到饭店门口时,LG才说,其实应该开着车到大堂门口,拿下行李,再把车开到停车场。

办完check in手续,找到我们的房间,很不错,房间挺大,拉开窗帘一看,窗户外也是一片树林。只可惜,我们的房间是在三楼,窗外的树丛茂密,都看不清树林的地面,我不禁想要是wallaby会爬树,爬在窗外的树枝上给我看多好,但当然不可能。

放好行李,我们就赶紧拿上水果,出了饭店,来到它右侧的一片绿地上。这里不仅有连绵的草坪,还有湖泊、垂柳,俨然一个小型的公园。但是这时,刚才还很亮的天竟然迅速就黑下来了,而且又开始下雨。草坪上有一只wallaby,但是离我们远远的,我举起手中的苹果,它跳近了一些,但可能受到远处汽车的“打扰”,很快又迅速跳开了。这时雨越下越大,LG从停车场上我们的汽车里拿来了伞,但是这片草坪上没有路灯,可能是为了保护各种小动物,于是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了。我只好把手中的苹果放到草坪上,我们俩就回房间了。

接着,就开始“艰巨”的打包、装箱行李的工作。虽然在前一天下午已经完成了一些,但第二天要乘飞机,很多行李还得仔细收拾。这时,我们开始“后悔”一路上买的东西太多了,一个小旅行箱根本装不下,两个背包也塞得满满的。另外来塔斯马尼亚之前,因为“资料”上说这里温度偏低,尤其是山里天气多变,甚至还会突然降雪,我们就还在箱子里塞上了羽绒服(反正从北京来时正好是冬天),却根本就没用上,还占了很大的地方。我们在塔岛上买的各种食品,只能用纸箱装。尤其是有玻璃包装的,比如葡萄酒、果酱等,由LG用塑料泡沫布、纸巾、硬纸板、胶条裹成厚厚的包裹,再封到纸箱里,好在机场托运。最终装了两个纸箱。

中间休息的时候,我把在Raspberry Farm买的那盒木莓洗了洗,两人分享,非常好吃。无意中,我们翻了翻房间里Room Service的菜单,让我们出乎意料惊讶的是,竟然发现了这样的菜名Pan-fried Wallaby Fillet”(煎wallaby里脊肉)太让我吃惊了。我知道澳大利亚有餐馆里做袋鼠肉吃的,因为澳洲袋鼠的数量太多了,有些地方甚至成为一害。可我们是从来没试过,也不想试。但是没想到可爱的“小袋鼠 — wallaby”,也被杀了吃,太叫人不忍了吧。我不禁想到,难道这家饭店,就是靠客人们在草坪上亲近wallaby,让它们失去了戒心,然后被逮来在厨房宰了做成菜给客人吃?另外,餐单上还有“Mutton Bird”(羊肉鸟)做成的菜。Mutton Bird(羊肉鸟)又叫Short-tailed Shearwater(短尾鹱),是澳洲特有的一种鸟,每年从北极圈飞到澳大利亚海岸附近的岛屿上安家。听说这种鸟应该是受保护的,不知这家饭店为何能拿它做菜。

这天收拾行李到很晚才休息。

2008/02/23 周六

800起床。

900出门。

到大堂办理checkout手续。前一晚在我们房间里的酒吧台上看见一盒扑克牌是打开的,旁边有说明,酒吧台上任何东西打开就是要收费的,弄得我很担心。这时LG跟服务员说明,那盒打开的扑克牌不是我们弄的,人家并没说什么。LG说,国外的酒店很信任旅客,不像国内,客人结帐后都要细细的查房,生怕客人拿走什么。这家饭店一晚住宿133澳元。

出了酒店,一个大晴天。我们先把行李放到停车场上的车里,却并不急于出发,又折回饭店旁边的那片绿地,到湖边去照照相。湖里有很多野鸭,还有天鹅。我看到路边有告示牌,很有趣,以野鸭自己的口气,写道客人可以在饭店前台领免费的鸭食来喂它们,但是不要喂天鹅,说天鹅的脾气并不好。

然后,我们上了车,开出饭店的区域,来到前一天来时经过的那条两边都是“高级住宅”的街道,慢慢行驶,看到有特色、漂亮的房子,LG就停车在路边,我从车窗里拍照,感觉有点儿像“狗仔队”的。没办法,这辈子住不上这么美丽的房子、住不到这么美丽的地方,只好照上几张相,以做留念。

然后我们按着地图,开车到Launceston机场,在Launceston的东南方向。

快到机场时,路边就开始有了指示牌,指示旅客归还所租用的车辆的路径,按着指示牌走就行,不久就看到一大片停车场,划分着不同的租车公司的区域,我们在Thrifty的“地盘”停好车。我守着一堆行李,LG去找小推车,好搬运我们的“行李小山”。不久他却空着手回来了,原来这里的推车是要收费使用的,4澳元一辆,澳洲的机场尤其是国内航班大厅推车都要收费。无奈,我们只好连拉带背,“自食其力”了。

进了机场大厅,我又找了一个空地方,守着行李,等LG去办还车手续。当初刚开上那辆车没两天,我们在左侧车身发现了一条不太明显的划痕。无法回忆起是否我们的原因造成的。只怪拿到车时急于出发,没有想到仔细检查车身。后来就一直担心还车时租车公司会把费用算到我们头上。不过很快,LG就回来了,说就在柜台办完手续就行,人家只问油是否加满、有无问题,根本就没人来查车。我不禁想如果还回来的是一堆废铁呢,呵呵,“小人之心”度人讲究高度诚信社会的“君子之腹”了。

这次租车是一天42澳元。

接着我们赶紧找到我们乘坐的航班的航空公司柜台,办理托运手续。办手续时,工作人员,是一个小伙子,指着我们要托运的两个纸箱,问里面是什么,LG回答说“wine”(葡萄酒),小伙子一听就竖起大拇指,还说了声“good”。这是因为塔斯马尼亚以盛产葡萄酒闻名,他是称赞我们买这么多葡萄酒回去是明智的。

过了安检,进入候机厅,就是一个不大的三面都是玻璃的屋子。LG去买了一个“Chicken and Corn”(鸡肉玉米咖喱派)(忘了价钱了),就当brunch(早午饭)了。

航班是Virgin Blue航空公司的DJ 6051200起飞,1300就到了。票价两人104澳元。飞机上座位不满,大部分乘客看得出来是旅游者,很多都带着小孩。

飞机上,我再看了看窗下的蓝色大海,默默道一声,别了,塔斯马尼亚。

到了墨尔本机场,打上一辆出租车,依旧去Saville饭店。

再次办理了入住手续,取回当初离开时寄存的行李,加上新增加的,又颇为壮观的堆满了一辆行李车,这回还是我们自己拉上行李车运进房间,进了“熟悉”的房间(虽然每次分到的房间不一样,但布局都相似),我为“壮观”的行李车拍照留念,然后收拾了收拾行李,就赶紧休息、睡觉。

到了1600起身,梳洗打扮(主要是我)。

1700,我们出门。打上车,去一个朋友家。

1730到达,我们走到他家门口,篱笆门并没上锁,径直走到屋子门口,按门铃,却半天没有人应,从玻璃看里面也看不到人。

给他打电话,竟得知这老先生居然把这天跟我们相约吃饭的这件事忘了,去“赌场”了。

我们只好站在他家门口,聊着天等他从“赌马”的地方回来。

然后,终于等到他回了家,进他家,喝茶,继续聊天。其实我和LG只早上在机场吃了那点儿东西,这会儿很饿了,但看他不着急,只好等着。

他家我们06年来过,虽然他刚刚装修过,但基本格局没变,所以我看着感觉很熟悉。尤其是他们家有一只猫,我本来就很爱猫,06年时也见过它,自己家里很长时间不养猫了,这回趁着机会好好跟它玩。

喝着茶,和他聊着装修时的“艰苦”。他们所住的房子时间久了,就要搞一次装修,而他们搞装修时,并没有其它地方住。于是就采取一个房间一个房间装的办法,装修一个房间时,家人就都住到没装修的房间去。整个过程下来,很耗精力。

然后,他又带我们在他的house里四处参观。我自然又很羡慕人家宽阔的院落,尤其是花圃。他们家院子里还有一个游泳池。不过据他介绍,池水并不经常更换,否则会被告浪费水的,只是定期往水里撒药粉消毒,并且经常用“笊篱”捞水中的落叶或杂物。

等他夫人回来,到了1900,他们夫妇带着我们出门,到附近的一家餐馆。之前,LG还跟我说,他这次请吃饭,一定会在他家院子里请我们吃barbecue,我还没试过在朋友家里吃这种自助烧烤餐,因此听了很期待着尝试一番。没想到他们偷懒,还是就带着我们去附近的餐馆了事。

他们带我们来的地方其实是个pub(酒吧),在Brighton区。外间是餐厅,靠里的地方有一个门关着,里面就是酒吧,严禁未成年人进入。

点餐的时候,我看到菜单上有“Butter Fish”,就要了这个。侍者登记我点的菜时,用非常非常快的语速问我,“Fish with salad or fish with veggie?”最后是升调,我一愣,没听明白,他还是同样快的重复一遍,在我听来就像唱了一句歌词,我还是没明白,LG赶紧给我解围,帮我做了选择,原来就是要鱼加冷沙拉还是鱼加煮蔬菜。等他走后,我又问了一遍LG,才弄明白这句话的每个单词。看来这侍者每天这句话要重复上几十遍,就发明了这种快速省事的办法,LG经常在国外点菜,就比我熟悉。

LG点了牛排。

吃完饭,跟着他们散散步,然后我们想坐“城铁”返回,但是他们告诉我们这个时候坐这车会有点不太安全,于是我们就打车回饭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