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大洋洲 > 澳大利亚 > 墨尔本 > 旅游攻略 > 墨尔本塔州(四)---自驾游“大洋路”篇
墨尔本Melbourne

欢迎您访问墨尔本!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大洋洲旅游 > 澳大利亚旅游 > 墨尔本旅游 > 墨尔本旅游攻略 > 墨尔本塔州(四)---自驾游“大洋路”篇
墨尔本MELBOURNE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墨尔本塔州(四)---自驾游“大洋路”篇

2008-06-02  来源:CTRIP 作者:jennifer_ya

2008/02/13 周三

按前一天商量好的,这天我们很早630就起了床(其实也有一点儿想早点儿离开他们家,在别人家里总觉得不自在)。G夫人又给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早饭。然后还细心的给我们装了一盘食物好让我们路上吃。

730,告别了热情的他们,不过由G先生先开车领了一小段路,把我们领到主路上。我们就接着向Shoreham的西北方向行驶,开始了这天的车程。

一路上车辆很少,公路两边是大片的草原,不过草大部分是枯黄的,但是有连绵不断的绿树。

830,到达了这天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Sorrento”,这里我们需要坐渡轮过海到对面的“Queenscliff”,从那里再向西南一段路就是大洋路的起点“Torquay”。

Sorrento”也是一个安静的小镇,本来我在“宝典”上看到这里有许多可爱的小店,但是我们到达的时间早,一眼望去街上没见有什么店开门,只好直奔渡轮码头(后来证明没在这儿耽搁还是明智的,否则时间就来不及了)。

这时的天空中云彩很厚,但是阳光透过云的缝隙照下来,有点儿“佛光”的感觉,我们抓紧机会找了几张相。

然后就开着车进码头。船票挺贵,一辆车50元再加每个乘客7元,所以共64澳元。

开车排队跟着走,不久就上了一艘大渡轮,叫做“Queenscliff-Sorrento Ferry”。把船在底舱停好,人们就都下了车到上层去。我们自然也上去。到了顶层甲板上,景色非常美。阳光普照,蔚蓝的海面上朵朵浪花泛着白光,而且很奇特的是,船左面的海水是一片宝石蓝,而船右面的海水则又是一片碧绿,LG说是阳光的不同光线造成的。

看够了景、照够了相,我们又下到船舱里去,这里有舒适整洁的座椅供人休息,大玻璃窗能清楚地看见外面的景色,还有餐吧提供食品和饮料。

感觉时间不长,四十分钟左右,对岸,也就是“Queenscliff”就到了。

我们从船舱底层把车开上岸,看天气真好,LG建议不着急走,去海滩上走走。

这里的海又显得“温柔”了许多,因为天气很好,阳光和煦。我觉得有阳光时,再加上海岸是沙滩时,大海就会给人感觉显得温柔妩媚。首先整个蔚蓝的一片海水就能使人心情很开阔,即便有风,海浪也只是一遍遍轻轻的扑上沙滩。但如果天气稍阴,再加上海岸是黑灰色的礁石的话,那看着海浪扑上岩石溅起高高的白色浪花,会给人一种大自然的“威慑”感,心情会有些沉闷。这是我目前为止看见的两种海。

这里海滩上的沙子比菲利普岛海岸边的沙子还要细。沙滩上有许多从海里冲上来的海带类的植物,一簇簇那么摊在阳光下。

然后我们开车到了“Queenscliff”镇中心,这时是上午十点左右,街面很安静,不见多少行人。

我们看见一家“Bakery”(面包店),就进去吃点东西(其实不饿),休息。吃了一个巧克力气鼓,2.75澳元;一杯卡普奇诺和一杯拿铁,各3澳元。

再上了车,我们的大洋路之行就开始了。其实真正的大洋路起点应该是待会儿会到的“Torquay”,但对我们这天的行程来说,从这里就是起点了。

大洋路同样06年已经走过一次。总体印象是,这条路之所以叫“The Great Ocean Road”,确实有它的“great”之处。而这点,如果不是自己驾车,是不能充分体会出来的。

这里的路,一侧傍山,一侧临海,山体上时有巨石林立,海面上则波光粼粼。道路有时平坦,但大多部分弯弯绕绕,确实需要驾车人有一定技术。但也因此更让你对当年修成此路的人们充满敬意,虽抵不上长城或金字塔的伟大,但遥想当年能仅靠铁镐和铁锨修成这么一条总长250公里的路,肯定也有不少艰难困苦。据介绍,这条路当年是为了给从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上退役下来的老兵提供工作机会而开始修造的,一共有三千名老兵参与其中。如今,它成为“观赏全球最佳海岸风光之一的旅游路线”,让人们“感受澳洲的陆地和大海所创造的‘伟大的’自然景观”。

06年来时,我们按着“宝典”里介绍的“著名”景点,一一看过了“Twelve Apostles”(十二使徒)、“Loch Ard Gorge”(“阿德湖”号峡)、“London Bridge”(伦敦桥)、“Bay of Isands”(群岛湾)等。以Twelve Apostles为显著代表的这些景点,确实名副其“著名”之实。尤其是Twelve Apostles,近海的一大片浅滩,在海水中,耸立着数座巨大的岩石,因为海水的冲蚀和风力的侵蚀作用,这些黄褐色的岩石上形成了一层层的纹路,显示着岁月的苍凉。尤为奇特的是,这些石块还神奇的像是人的头像,因此才被称为“十二使徒”,看着他们映衬着辽阔的大海,不由得让人赞叹造物主的神奇,但也同时会感叹到人类在奇妙大自然前的渺小。据说最佳的观赏时间应该是早晨日出或傍晚日落,这两个时间能使这片景象更为壮观。我们06年去的时候没赶上那样的好时机,而且正好是阴天,海风非常大,但也因此更增加了苍凉之感。但遗憾的是,正因为自然的侵蚀作用,这“十二使徒”其实已经在慢慢的坍塌,现在已经只剩下八座了,而且也岌岌可危。

而这次重走大洋路,我们想有不一样的感受。

所以,我们决定不一定非要去看最“著名”的景点,只要发现哪处的风景值得观赏、海岸有不同寻常之处,我们就停下车来,细细体味一番,当然也少不了拍照留念。而大洋路设计非常“人性化”之处就是路边时不时就有供临时停车的“港湾”,有时路边还会提前有路牌,指示你距前方多少米处就会有“lookout”,即值得一看的风景,提醒你早做减速安排。

有时,在某处停下车来,看见先前已经停留在这里赏景的人们,他们会主动微笑问好,脸上的神情似乎在向你肯定在这里停驻是值得的,颇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

比如,有一处,不知叫什么海滩,景色无比美丽。海岸形成新月形的形状,尖尖的弯钩伸向海里。海水是蓝绿色的,镶着一道道白色波浪形成的边,然后就是浅黄色的沙滩,再接上绿色的灌木丛,这一道道色彩构成的自然“油画”,让我们的相机按了不知多少次“快门”。后来看到的塔斯马尼亚的“Wineglass Bay”才可与之媲美。


(大洋路上一处美丽海岸)

另外,这次的天气,我们的运气比上回要好。经我观察,我发现大海在阳光最充足时,是湛蓝色的。而天空如果稍有云层,大海就会是一片碧绿,也很漂亮。而06年我们来时,整天都是阴天,海是灰色的,天空也是灰色阴沉的,在看到“十二使徒”那样的风景时,虽然也很感壮观,但就如我上文所说,总给人一种“苍凉、压抑、沉闷”的感觉。

而这次,我们看到了最美丽的海(至少到目前为止,到了后来看到塔斯马尼亚的海时,又要推那儿的为最美丽了)。

明媚的阳光下,海水是湛蓝色的。那种蓝,纯净的让你想不出语言来形容。天空自然也是蓝色的,但是与海水的蓝又稍有些层次的区别。而一片净蓝的海水之中,又泛着许多白色的浪花,蓝与白就构成了你眼前的唯一两种色调。看着这些浪花,我不禁想起的是《水浒》中称游泳技术好的人为“浪里白条”的词句。

在车里,我比“可怜的”LG要“享受”很多。他得专心开车。而这时的我,因为路线很清晰,不用像前两天那样需要频繁的翻看地图、或者注意路标好给LG指路,所以我可以“专心”的欣赏美景、拍照、还拿出G夫人为我们准备的食品(比如甜甜的葡萄)来享用,很像在家里时躺在沙发上吃着零食看大片的感觉。不过不敢把这种“悠哉”感觉告诉LG,怕他叫我来开车,我可是没自信在这种弯弯的山路上开好。于是为了慰劳他,时不时喂他一两口葡萄。

我们行车的方向,是左侧是海,右侧是山。山体上有时会有突出一点儿来的巨石,我还真担心这样的巨石也不知如果下大雨时会不会滑落。不过大部分山体上是绵延不绝的绿树。因此,除了你的心情,蓝、白、绿,这些自然的颜色,让眼睛也好好“享受”。

连接一段段“山与海”的路的,就是位于大洋路上的一处处小镇或小城市。往往沿着路开,发现开始零星的出现一些房子,慢慢房子越来越多,越来越集中,那就是快到一个小镇或小城了。有的我们停下来休息,有的就随着路从它的“身体”中穿过,把它慢慢的抛在后面,再向下一站进发。

Torquay”(托基)是第一处城市,如前面所说,这里其实才是大洋路的真正起点。这是个以冲浪运动著名的城市,显著的特色就是各种各样的卖冲浪和游泳用品的商店,很多店门前的架子上竖着一排排的冲浪板。我们注意了一下价钱,发现还挺贵。一块二手的冲浪板,居然标着价595澳元!我们对冲浪并不很感兴趣,所以只是走马观花的看看“市容”,就离开了。

Torquay”(托基)的下一个小镇停留点,是一处叫“Anglesea”的地方。“天使海”,名字很美。我们在这里的一处栈桥边喂了会儿海鸥。用G夫人给我们准备的面包喂的。

过了“Anglesea”不远,就是我上面提到的美丽月牙形海滩。

再往后走,除了另一些不知名但也很漂亮的海滩之外,我们还停在一处灯塔的景点游玩。这个灯塔叫“Split Point Lighthouse”。在“宝典”上,提到的另一座灯塔,“Cape Otway Lighthouse”,更为有名,是“澳大利亚本土最古老的灯塔”,“建于1848年”(当然这样的“古老”和咱们中国的历史比较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但我们看见这里也有灯塔,就驶出主路,开过去观看。首先看见有一块标牌对这个“Split Point Lighthouse”有介绍,说这个灯塔建于1891年,看来就比那最“古老”的“Cape Otway Lighthouse”晚了几十年。而它因为通体白色(只有顶部是红色的),被称为“The White Queen”(白色的王后)。我们想知道灯塔本身能不能上去,但是绕着转了一圈没看见入口,在先前那块介绍灯塔的牌子上,有剖面图,显示有螺旋状的楼梯从底部通到顶部,如果能爬上去肯定很好玩儿。后来,在灯塔底部看见一块牌子,说明可以参加专门的“灯塔游”,就能上灯塔看到周围美丽的海景,成人12澳元一张票,但是需要预定。我们没有充足的时间,也不可能预定,只能作罢。我看见那说明上还写着这里还能预订举办婚礼或其它的活动,不禁很好奇是否真有人在这里举行过婚礼,想想在一个古老的灯塔里举行婚礼也是件很浪漫的事吧。

灯塔旁边有一所很漂亮的小房子,好像是管理员居住的。周围还有种满了美丽鲜花的花圃,想想长年生活在这远离尘嚣的地方,每天能看见壮阔的大海,真是一件美好的事儿,但是时间长了,应该也会感到寂寞吧,这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灯塔周围是很大的一片灌木丛,丛中有好几条沙石路可以通向远处不同的海边,我们选了一条走过去,看见那里的海边有一块叫“Eagle Rock”的岩石,不过我们怎么也看不出来哪里像“eagle”(老鹰)。它很像“十二使徒”那些岩石的构造,黄褐色的岩石主体上,形成了一道一道的横纹。遥想很久以前,这应该是一块体积更大的岩石,但被海水或岁月一层一层剥离,从而形成了现在的样子。看着这样的岩石,既叫人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又叫人无奈与它的“残酷”和感慨岁月流逝的苍凉。

而且不光“Eagle Rock”是这样,这里的海岸边的岩石都是这种构造。

再继续走,我们还注意到有路边有一标牌,上书“DRIVE ON LEFT IN AUSTRALIA”,提醒车辆右行国家的驾驶员不要走错车道。

然后,就来到了大洋路的“Memorial Arch”(纪念拱门),这是个很有意义的地方,一定要停下来照相。上回我们来时一驶而过,没留下纪念,幸亏这次能补足了。这是个横跨在路上用原木搭成的拱门,旁边还有标牌介绍大洋路的修建过程和历史,以及当年工人的雕像。看着拱门上的“GREAT OCEAN ROAD”的字样,虽然这路不是我们建造的,但我们开车走过了这条路,也不由得有一点儿“great”的自豪感。

这之后,我们还发现有一处海岸边的灌木丛开满了可爱的野花,又是一番不同的风景,也停下来拍了照片。

然后,就到了“Lorne”(洛恩)。我们把车开到市中心,找了个街边停车的位置停好车,这里停车不超过一小时的话免费。

据说这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疗养城市。这一点我们没有时间细细体会,但是从市中心的样貌也能看出一些来。在市中心,有一大片沿着山坡斜倾延伸到海边的绿草坪,草坪上,三三两两坐着、躺着在野餐的人们,草坪旁边的停车场停满了车,远处的海里同样有人在游泳或冲浪。这种休闲的气氛,连草坪上三三两两在“闲逛”的海鸥也显得同样悠然自得。

只是这时,好天气的运气结束了,天开始阴了,空中开始聚集厚厚的云层,海水的温度想来更凉了,真是佩服这种天气和气温下老外也能在海里游泳,我都没法想象要我全身浸在这称得上“冰冷”的海水里会是什么感觉。

这时已是下午两点左右。得解决午饭问题了。也是LG事先计划好的在Lorne解决午饭。我们沿街走了走,看中了一家叫“Andrew’s Chicken Joint”的比萨饼店。

这店里的菜牌很有特点。是在前台上方的墙上有几块大大的黑板,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这店里卖的食物。我还发现前台招待客人的小伙子面前有一麦克风,开始不知是作何用,后来看明白原来有人点完餐,这小伙子可以对着麦克风用很快的语速头也不回的告诉后厨的人客人点的食物,很是有趣。不过LG北京也有这样的餐馆,我却没发现过。

我们点了一个“The Lot Pizza”,相当于必胜客的超级至尊,10.5澳元;一份“Garden Salad”(田园沙拉), 4.5澳元;两份茶,各3.5澳元。这次来澳洲,经LG介绍我知道了一种英式茶,叫“Earl Grey”。我很喜欢它淡淡的一种草药味。所以这趟旅行中只要用餐时喝茶,我都叫LG点这个。


(大洋路Lorne一家比萨店午饭)

我们坐的桌子就像学校的课桌上一样,被刻满了字。不乏“I love xxx”或者“xxx loves xxx”这样的字眼。

吃完饭,我们去那片草坪下的海滩稍微转了转,然后找到一家加油站加油。1.499澳元1,加了2030澳元。澳洲的加油站大部分都是自助的,整个加油过程需要自己完成。

接着,刚从“Lorne”市中心开出不久,看见了一处挺有特点的码头,就又停了车过去观看。码头起始处有写着“Lorne Pier”的牌子。然后一段木头铺就的栈桥长长的延伸向海里,距离挺远的。桥两边有铁栏杆,不过有一段,只有一侧有铁栏杆,而另一侧完全没有栏杆围挡,反而设着座椅,想来是风和日丽时供游人坐着赏景的,但当时肯定没人敢坐,因为这时天空更阴沉了,桥上的风非常大,顶风走时都很费劲儿。面前的大海已成一片碧绿色,如果海面是平的,就会像一大块绿宝石。但是海面上泛起无数波浪,而一些挡住波浪的礁石就只好接受波浪无情的撞击,溅起白色浪花。不过,就在这么大的风浪下,栈桥顶头居然有不少人在钓鱼,照样有人只穿着短裤,让穿着毛衣、夹克、带着帽子还缩头缩手的我们自叹不如。


(大洋路Lorne Pier)

继续前行,天更阴了,甚至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有些地方的路还挺“艰险”,尤其有拐弯的地方,不少“急弯”,LG说叫“胳膊肘弯”。不过LG的驾驶经验还算丰富,这些路在他眼里倒也不算什么。

在距“Apollo Bay”大概还有15公里路的时候(后来估算的),公路远离了海岸线,左侧看不见海了,而是左右两边都是树林,开始没注意,后来才突然发现这里都是桉树林。于是我开始憧憬要是树上能看见考拉多好。正想着呢,就看见有一处路边有车停着,而且下了车的人拿着照相机仰着头对着树上照着什么。LG果断地减速,靠边把车停好,走到那棵树底下,先前照相的人立刻热情的指给我们看,原来树上真趴着考拉!我非常喜欢考拉这种动物,它们憨憨懒懒的样子真是可爱。我对澳大利亚的一大梦想之一就是在这里当一名考拉饲养员!06年来时是在动物园里看了好多考拉。没想到,这次来,第一次看见考拉竟然是在大洋路上,是野生的!

那考拉趴着的树枝离地面不算太高,有两处相隔不远的树枝都趴着考拉。其中有一对是考拉母子,也不怕树底的人。就那么懒懒的待在树枝上,过半天才动一下。我们就也像其他人一样,举起相机,就像对着明星,一气儿照了十几张相。

上车准备走时,看见后来的停下车准备过来的人,我们也赶紧热心的指给他们看那些树枝。

谁知,刚启动车开出去没多远,见对面的公路边竟有俩女孩爬在了山坡上,原来她们旁边的一棵树上也有考拉。我们又停下车,小心过了马路,经那俩女孩儿指点,也爬到那半山坡上,这下,一只胖胖的大考拉就趴在我们眼前的树上,自得其乐的在那儿吃桉树叶,并不怕我们。不过我倒也不敢去摸它。因为我知道考拉虽看起来可爱,但“脾气”也不小,而且它的爪子可是又尖又硬的。所以仍然只是照相。另外稍远处的一棵树上也有一只。

看完考拉继续走,雨没有再下,但看见海水已是灰绿色。

又到了一城市,“Apollo Bay”(阿波罗贝)。这里和前面几个城市风格差不多,建筑物也是大多一两层,三层的都很少见。

我们找到06年来时吃过饭的那家比萨店,叫“Georges Food Court”。不过这次不是吃正餐,只是点了一杯咖啡和一杯hot chocolate,各3.5澳元。开了这么长时间车,休息是很必要的(还有上卫生间)。我们就那么坐在椅子上稍微“眯”了一小会儿,就感觉又精神了。这时这店里人很少,但见几只小麻雀飞进来(后来在一家超市里还看见过麻雀),旁若无人的在桌子椅子上跳来跳去。中文“门可罗雀”是形容一个地方没人来,凄凉;而在这里,店里的小麻雀却让人感到人和动物相处的和谐。

外面街边的绿草坪上,有一个“铁锚”的雕塑。据说从这里再往前的海域,“经常有船失事,被称为船只遇难海岸”。

这时,我们考虑,反正06年已经看过“十二使徒”等景色,而且如果这时天气依然晴朗,再去看一遍倒还有些意义,但此时天气已经转为阴天,和06年的天气相同;另外这时时间已经不早了,已近傍晚,等开回墨尔本估计得天黑了。所以,我们决定,这次的大洋路就走到这里了,不再前行。

当然,还是很有些遗憾,不知以后是否还有机会再来,也不知“十二使徒”(其实已经只剩下八个)还能保存到多久。

要想把大洋路好好玩遍,至少得两三天。中间就可以住在那些小城市里。而且,有些小城的周边也有不少值得去的地方,那就得有更多时间了。

接下来,我们就从“Apollo Bay”往回返了一段。这段路上,右侧是海,左侧是不太高的山坡。半山腰上往往能看见零星立着一些最高不超过三层的房子,外观都很漂亮,房前的花圃被主人精心种满各种鲜花。可我总思考住在这么偏僻地方的人,万一生急病不知会怎么办。

返回到一个岔路口,从这里我们转上了“C119”公路,这就远离了海岸折向了内陆,这条路能通到“Colac”这个城市。路牌显示从这个入口离“Colac”有64公里。这时已是下午六点。

澳大利亚的公路是按英文字母的排列顺序打头。这种“C”级公路就比不上A级或B级了,而且我们需要走的路有很多分叉,不是那种一条路走到头的,我只好又开始“忙活”,Melway又开始发挥它的巨大作用,在我手里被翻来翻去。而且,这段路都是山路,有很长一段时间,车就沿着路弯弯绕绕的一直盘山而行,路两边都是高高的树木形成的树林,很少看见有车与我们相会,后面也始终没有车跟上我们。我甚至都有点儿开始担心,感觉这路总也走不到头了似的。不过,有时,又觉得很是新奇有趣。LG也说就这么开着车,在这空无一人、满眼绿树、弯弯绕绕的路上走也是挺美妙的事儿。

有时,开到高处,眼前视野豁然开阔,又能望见远处的海,或者看见脚下的整座山,满山的绿色植被,还能看见山林中的溪流伸向远方。顾不得时间已晚,我们还是不时的停下来照相。


(去Colac前山路上的景色)

有时,会路过看起来就像一个小村子的地方。就在路边有两三户人家,也不见有人出来。我们的车很快驶过,又扎进林海里。

到了一处分叉,又转上“C154”公路。

再开了一会儿,终于到达了“Colac”。已是晚上近八点,但天还挺亮。市中心有一个街心公园,那儿有一处厕所,这次又“故地重游”,因为06年就去过。

还有一处“故地重游”,就是06年就吃过的一家烤鸡店(写到这里意识到我们去每家06年吃过的店时,怎么都没想起来跟店老板或招待员说说我们以前来过),这次解决我们这天的晚饭。要了半只烤鸡加一份沙拉,10.05澳元。


(Colac烤鸡店晚餐)

然后我们还去市中心的“Coles”超市买东西。

再从“Colac”出发,又是一马平川的A1公路,直奔“Geelong”而去。路况很好。这里路两边的风景又不同了,是一片连一片的草原。只是因为是夏末,草都是枯黄的,想来春天时全是绿草会更漂亮。草原上不时看见一堆堆干草卷成的圆柱体。这是澳大利亚的一个特色。据G先生解释说是当草还是绿色的时候,用特制的机器把草堆压平挤扁,再卷成一个巨大的圆柱堆放着,等到了冬天牛羊无草可吃时,这些草柱已经变成了干草,牛羊就吃这些干草,而因为卷草柱时能卷得非常紧,所以有的干草柱中间的草到了冬天还能保持是绿色的。

我看风景看得正惬意,LG却叫我开一段路。这时天还挺亮。刚开始,我很担心不熟悉这右舵左行的车,不过开起来后,感觉还不错,反正是自动档,不用掂着换档就行。不过,因为在高速路上,不知不觉速度就到了100公里,速度一快我就害怕,可减速又会压着后面的车,还得不时靠边儿让后面的车先过。

这里插一段06年的插曲。那年,也是同样在从大洋路开回内陆的公路上,路边时不时有限速牌提醒着时速应该是低于100公里。路况很好,路两边连绵的草原、牧场、牛羊,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风景的我兴奋得不停举着相机拍照。可是LG开着开着,说他发现后面老有车超过我们,好像嫌我们100公里时速太慢。他觉得我们也可以再开快点。结果,刚这么做了不久,我正举着相机按快门,突然听见一阵响亮的警笛声在后面,我紧张的问LG,“怎么会有警笛声,不会是追我们的吧?”其实完全是下意识的这么问,哪儿真想那警察会在追我们的车,但出乎意料的是LG真的点了点头,My God! 长这么大第一次被警车追,还是老外的警车,真的像警匪片里那种感觉,但没想到“匪”是我们。有那么一刹那我甚至在想难道澳大利亚有规定不许在车里照相(因为平时看见过一些趣闻,说有些国外的法律条文很滑稽可笑)。不敢再耽搁,LG已乖乖的减速停车在路边,下车去面对警察。我开始很害怕,待在车里不敢出去,后来也忍不住下了车。听见警察正在跟LG说他超速了,罚款131澳元。LG辩解我们是游客,不熟悉澳洲的法律。而人家反驳既然来这个国家旅行,就应该了解基本的法规。无话可说了。幸亏我们超的还算不多,117公里。超速好像是按超的越多罚的越多。跟国内一样,警察不是当场收钱,而是开了一张罚单。后来LG回忆,他好像是开始超过100公里不久,看见前面有辆车,就学之前超过我们的车的样子也超过了这辆车。不曾想,等把这车抛到后面了,他从反光镜里看见从车窗里就伸出一只手把一个警灯安在车顶上,然后立即警笛声就响起来了,原来那竟是辆警车!

有了那次教训,这次来澳洲LG开车时我就时不时地瞄仪表盘、注意路边的时速限制,监督他不要超速。而我自己开时就更不敢开快了。

开了不长时间,看着天也暗下来了,我还是赶紧和LG换回来了。

快到“Geelong”市时,本来还挺亮的天,也不知什么时候一下子就黑下来了,让人感觉中间没有一点儿过渡的过程。这时是九点半左右。奇怪的是这样路况很好的路上却没有路灯(也可能离城市还有段距离,还没到有路灯的路段,进了Geelong自然就有了路灯,出了城就又没有路灯了)。只好开着大灯小心驾驶,我也瞪大眼睛帮LG看着路。

终于,近十点时,远处开始出现点点灯光,然后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灯光也越来越稠密,最终形成一片灯海,那就是墨尔本了。那灯海辉煌一片,其中有水银色的,也有金黄色的,原来在黑夜从远处驶进一城市时还能看见这样曼妙的景象,可惜没法用相机记录下来,只能多看几眼,把它印在脑海里。

在进墨尔本之前,有一个小插曲。快到一十字路口时,我和LG都注意到了路边站着一女孩儿,我当时倒没注意到这女的在挥手,LG后来说他看到了,但是因为先前有朋友叮嘱不要搭理路边的人,他就没打算停车。可没想到车快驶到她面前时,她竟突然跨前一步,像是要挡在车面前似的,吓得LG赶紧刹车,她又自己站回路边了,但是对着我们喊了一句什么。后来说给另一个朋友听,也不明白这女的到底想干什么。

刚进了墨尔本,先找加油站加油,这次是1.319澳元1,加了30.3140澳元。

进了墨尔本之后,我还以为LG就应该很熟悉路了,不过让我大跌眼镜的是他回答我他对市内的路反而不熟悉。好在他肯定好歹还是有大致的方向感,并没怎么费劲儿,就驶到“Saville”的路上了。

再次check in

不过,这时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我们寄存行李的行李牌放在哪个包的哪个口袋里了,开始很担心,结果后来人家服务员根本就没要行李牌就把我们寄存的物件给我们了。

给了服务生3澳元小费,让他帮我把所有的行李运上楼,因为LG要去泊车。

之前说过,没想到澳大利亚已进入秋天,俩人的秋裤都只有身上穿的一条,而后面还有要去塔斯马尼亚的长长行程,只好再做“洗衣妇”,在池子里洗衣服。

然后再收拾行李,洗漱,整理记录这天的行程,近一点才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