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大洋洲 > 新西兰 > 奥克兰 > 旅游攻略 > 老俩口新西兰自驾游之八 再见奥克兰,再见新西兰
奥克兰Auckland

欢迎您访问奥克兰!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大洋洲旅游 > 新西兰旅游 > 奥克兰旅游 > 奥克兰旅游攻略 > 老俩口新西兰自驾游之八 再见奥克兰,再见新西兰
奥克兰AUCKLAND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老俩口新西兰自驾游之八 再见奥克兰,再见新西兰

2007-06-24  来源:CTRIP 作者:yfwang415

老俩口新西兰自驾游之八 再见奥克兰,再见新西兰

第十八天 星期六 在奥克兰,游天空城

天空城是以一座高塔为核心的建筑。塔高328米,列南半球第一位,是奥克兰人引为自豪的建筑。天空城内有多家酒店和餐厅,还有一个规模不小的赌场。如有可能,在最高建筑上吃一顿饭,这可算是我们旅游中的必选项目。所以准备在那里化一天时间。

九点多就出门。为步行还是开车犹豫不决。今天Kiwi Int.大堂旅游柜台值班的是一个北京来的中国姑娘,向她请教。她说,到市中心,最好不要用车。而且,市中心有免费巴士可乘。听了她的意见,顾不了街道高低不平,要爬坡,还是步行出发。因时间尚早,慢慢走去。东张西望之际,一位从广州移民来的男子主动和我们搭话,给我们介绍情况。还把我们领上免费巴士。巴士在天空城有站,因为还不急于去,干脆乘车顺其环路绕行一周看市容。途中,巴士穿行奥克兰大学,我们乘车观景,也算是到过这所大学了。在公共汽车上,有这么一段遭遇:车上有三个醉汉,看样子是毛利人,衣衫不甚整齐,可能属于下层吧。其中之一已经完全醉倒在座椅上。另一人则不很安分,对着我们叽里咕噜,手舞足蹈。动作甚为夸张。如果独自一人遇到此等情景,恐怕会受惊吓。据介绍,昨天(星期五)是发薪发津贴的日子。这几位老兄一定是拿到钱就买醉去了,弄得如此狼狈。公共汽车到环行线的总站停靠时,这三个醉汉下了车,醉倒的那一位躺倒在候车亭的座椅上,另外二人不知去向。很快有身穿保安人员制服者过来,用步话机报告着什么。想必是要处理这位醉汉。这时,到了发车时间,我们没有看到结果。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作为游客,看不到社会深层的东西。我们在新西兰十八天,如果说,看到有什么社会问题,也就是这一件了。

昨天就预定了位于194米高处观光餐厅的中午自助餐。时间尚早。化了些时间参观这里的一项冒险体育项目----Skyjump。新西兰人善于开发刺激、惊险的活动。他们在这里的高塔(Skytower)上也做起了文章。姑且称之为“从天而降”。参加者从191米高处纵身跃下,看你有没有这份胆量。我们在地面和高处(观光餐厅比它略高,正好可以看清楚)细细观看了此项活动的详情。在塔体约190米高处附近,有三层环抱的建筑。其中的两层是饭店、餐厅,中间一层为观光区。游客在观光区可作360度眺望。因为这几层建筑的直径大过塔体,可以固定从上到地面的两条垂直钢缆。在两条钢缆之间的平台上安装了卷扬机。下跳者背负的钢丝就连接到卷扬机上。此外,还向两侧伸出两根钢丝与那两条垂直钢缆(它们成了下落时的轨道)套住。于是,人在下落时不可能左右摇晃。当下落到接近地面的时候,卷扬机上的钢丝也将放完并刹车减速。头朝下,以自由落体状向下坠落的人,此时改变为脚向下平缓地落到地面的承接平台上。就这么跳一下,收费$180。符合某些条件可以打些折扣。参与此项活动的人往往会买这里特制的类似超人的服装,作为证明自己冒险经历的纪念。我们在那里耐心等待,看了几位勇敢者一一跃下。看过之后,感觉蹦极比之更为刺激,它是真正的自由落体。而且下落后有回弹的过程。看来参加Skyjump的,不如皇后镇的Bungy那么踊跃。

在天空城的商店内闲逛一阵,买了几件小纪念品。已经到了午饭时间。194米观光餐厅的自助餐每人$39.5,不能算贵。即便单纯到191米处观光,每张票也得$23。供应的东西,除了大量的肉食、色拉、甜品,也有生蚝、大虾、蟹和Crayfish汤(一种小龙虾)。说到味道,总是感受不到特别享受。是我们的口味不够国际化?还是美食就数中国?

吃完饭,到观光层看景。奥克兰人口也就一百多万,不能算太大。可是占地不小。天气不错,可以看得较远。太远处的火山还是看不到什么。海湾则似乎就在塔下,湾内泊满了帆船、游艇。今天是周末,不少休闲船只进进出出,让我们领略这个千帆之都的风采。

饭也吃了,景也看了。人也困了。不想再走路了。于是来到塔下的赌场。坐着休息,玩角子机,玩的是每次一分钱的。玩这种机器的人很多,看来许多人意在消磨时间,并不想发财。玩了大约有二、三个钟头,输给它6块钱。天已近黑。慢慢地步行回住处。中午吃得饱,晚饭很容易对付。

第十九天 56 星期天 最后一个游览日 好天气

从本本上知道。在新西兰这片土地上,除了原居民毛利人,最早来的是1200年以前从太平洋岛屿过来的波利尼西亚人。毛利人已经见了不少。波利尼西亚人是什么样子,现在有没有聚居地?心中一直是个疑问。在基督城的自助餐厅,隔着几张桌子坐的顾客引起我们的注意。他们不像游客,不是欧洲移民,也肯定不是毛利人。他们的穿着有点特别。一位妇女的头上很招眼地插着鲜花。他们是波利尼西亚人吗?没好意思问。这个问题一直带到了奥克兰。曾听说,周末,在奥克兰的郊区有波利尼西亚人的集市。很想去看个究竟。问了好几个人,完全不得要领。只好放弃。在当地拿到的旅游小册子上看到星期天在离奥克兰不到20公里的Takapuna也有个市场,既然也是市场,就去看一看。

这个市场虽然和波利尼西亚人不沾边,却是有看点。市场设在一片不太小的空地上,仅在星期天上午开放。一大早,各路摊主开着装货的车来到这里。缴费入场设摊。卖服装小商品的、蔬菜水果的、食品蜂蜜的、花卉杂品的,也有销售类似跳蚤市场的另星旧货的,好不热闹。也见到不少摊是中国人在这里叫卖中国的小商品和服装,还有两个学生模样的中国小伙摆了个摊,放两把椅子为人按摩。猜想不会是专业的,大概是利用星期日在这里挣点零花钱吧。我们转了两圈,买了两块带刀的切奶酪的案板,样子比较精致,还刻了新西兰字样。每套$27。准备一套送人,一套留给自己。当然,纪念意义肯定大于实用价值。此外还买了一套拌色拉工具。此行不虚。

这是个早市,接近中午便收摊走人。把车开到奥克兰的码头,据介绍那里有东西可看。也想在码头附近找家饭店吃饭。无奈,转了两圈,连可插针的缝都没有。应验了那位北京姑娘昨天的话:去市中心区,最好不要动车。转来转去,看到一家“中华大酒楼”供应广式午茶。酒楼不为顾客提供车位。不远处倒是有停车场(星期天,停车费仍然高得很),似乎我们还有在新西兰品尝广式茶点的机会。不料进酒楼一看,排队的人熙熙攘攘(惊奇!)。一时半会是等不到位的。失望之余,到食品超市买现成食品应付了事。

新西兰是个地广人稀的国度,虽说奥克兰是它的第一大城市,人口也刚一百万出头。停车如此困难,很难想象。深圳人口已达千万,汽车超过百万。驾车人不断抱怨停车难。看看奥克兰,它的面积可不小,总不会有一百万辆车吧,停车还是那么难。悟出这么两点:1:老是批评当局计划失当,看来这事确有难处。2:随着汽车进一步增加,有车族的苦日子还在后头。在大城市停车越来越难,车开得越来越慢,甚至象伦敦那样进市中心要收钱,都是可预期的。

下午参观博物馆。在一个很大的运动场旁边,有很多空地可免费停车,不过停下车后得走不短的一段路。奥克兰博物馆不卖门票,却有售票处。贴有告示:建议成人每人捐款$5,可以不捐。发票入场。相信不往捐款箱内投钱的人很少。如果把$5看作门票,那是不贵的。这种做法有点特色。博物馆的展厅不小。有自然条件、人文历史(毛利人、波利尼西亚人的 文化,自然少不了欧洲移民的历史)、战争纪念(新西兰是一战、二战的参战国)。因为奥克兰建在火山喷发形成的地带,博物馆有一个展厅专门介绍火山爆发。展示了火山爆发既壮观也可怕之后,有两块展板上写的东西有点意思。其一:不管是好是坏,奥克兰就建在它们(火山)之间。其二:Not if, But when. 指的是火山爆发,不是会不会,而是什么时候爆发。是坦然处之,也是听天由命。

看完博物馆,把车放回到旅馆。步行去皇后街的中心商业区。旅游书(我们简直被它牵着鼻子)上称,那里有两条造型别致的拱廊(arcade),女王拱廊和爱德华拱廊,不去看一下似乎功课没有做完。到得一看,不过是两条小小的,有顶盖的商业街而已。放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大城市,恐怕不值一提。星期天,已近傍晚,多数店铺已经落闸关门,没有东西可看。

旅程已到尾声,口袋里还有点没有化完的新西兰币,打算找一家好点的饭馆吃一顿。想到了中午见过的“中华大酒楼”,既然茶市生意这么好,正餐应该也不会差。走了不少路到那里。没曾想,只做茶点生意,5点钟关门大吉。这家茶楼,我们对它有意,它却与我们无缘。

第二十天 57 天气仍然晴好 告别奥克兰,告别新西兰

今天我们该踏上归途,在和奥克兰告别之前,也该和住了三天的Kiwi International Hotel说再见了。这个经济旅舍,其性质和我们住过多次的YHA相同,但是其管理,特别是厨房的管理,相差太远。YHA的厨房,让我们很有新鲜感,在里面做饭简直是一种乐趣。管理井井有条。备了不粘胶的票签,住客在自己储存的食品上贴上票签,写上姓名和离开日期。管理人员每周清理一次。厨房备了大量干净抹布,住客用过的厨具、餐具都抹干净,用过的抹布则投入回收筐内。Kiwi Int.可不是这样。没有备票签,也没有干净抹布可用。厨房内的用品当然就不可能那么干净。几个冰箱,冷冻室都挂着几公分的冰,无一例外。想必是无人处理久矣。因为我们见过、用过YHA的厨房在先,Kiwi Int.实在经不起一比。奥克兰的住宿费用太高,我们取其位置合适,价格较低,住了三天。安静,能泊车。还可以吧。

开车到机场。在规定的时间之前把车还到EZY租车公司。值班的姑娘检查验收,再开车把我们送到出发大厅。在那里,还掉租用的手机SIM卡,付离境税(每人$25),把所有的新西兰币换回美元(又被狠狠扒了一次皮)。接下来无非是办理离境和登机手续,直到飞机正点起飞。在飞机离地的瞬间,心中不免有点自鸣得意。两头加起来138岁的老驴,在一个此前从未到过的国度,平安完成了18天的完全自驾游。除了有一天因轮渡严重晚点而临时改变住宿地点,这18天完全按事先制定的计划进行。我们没有去蹦极,也没有胆量作Skyjump

其实我们也追求刺激和冒险(当然是有限度的)。感谢上帝,感谢观世音菩萨,我们安然无恙。

新西兰很美,许多地方是那样安静,远离尘世。安静到了一定程度,就有

了与世隔绝的感觉。想起了上帝把它选作养老之地的说法。那,应是类似天堂的

地方。当飞机抵达香港,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二人都觉得回到了人间。天堂虽美,

人间也有其魅力。仙女尚且思凡,何况我等凡夫俗子。


(奥克兰港)


(俯看奥克兰)


(星期天的早市)


(天空塔是奥克兰的标志)


(毛利人的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