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欧洲 > 西班牙 > 巴塞罗那 > 旅游攻略 > 巴塞罗那 高迪的建筑之诗
巴塞罗那Barcelona

欢迎您访问巴塞罗那!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欧洲旅游 > 西班牙旅游 > 巴塞罗那旅游 > 巴塞罗那旅游攻略 > 巴塞罗那 高迪的建筑之诗
巴塞罗那BARCELONA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巴塞罗那 高迪的建筑之诗

2007-06-09  来源:CTRIP 作者:66981808

/6698108

巴塞罗那不是一般的南欧商业都市,更不是一座仅靠奥运会闻名的城市。

它是安东尼奥•高迪作品的露天博物馆,是这位建筑大师以离奇的想象和狂热的宗教热情用砖瓦玻璃和钢筋水泥谱写出一首首立体建筑之诗的地方。在这里,他留下了18件不朽的建筑杰作。其中,有17项被西班牙列为国家级文物,3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没有哪座城市会像它,因一个人而变得熠熠生辉;也没有哪个人会像他,因一座城市而变得精神不灭。

圣家族大教堂(Sagrada Familia):上帝之门

如果不是大教堂前永远堆积的建筑材料,你会感觉来到了上帝的门前。

抱歉,这句哲理深刻的话当然不是我说的,而是一位西班牙名人的油然感喟。

但这,也是所有游客面对圣家族大教堂时的共同心声。

第一次直视圣家族大教堂是在晚上,那时我正背着行李,漫不经心地从地铁出口上升到地面,回头突然间看到教堂高耸入云的尖塔在灯光映照下如通向天堂的阶梯,光芒万丈。除了错愕,还是错愕,我的所有视觉和感官顿时变得缥缈而晕眩:魔幻世界的诡异和神秘、触及心灵的的生疏和熟悉、几近窒息的亲切和快感在一瞬间全部汇集,不,更准确地说是缠绕在一起,象汹涌的海潮般扑面而来。

我从未体味过如此令人目瞪口呆的震憾。

第二天,我进入教堂参观,从晨曦停留到中午的艳阳,再从中午的艳阳等到桔红的晚霞,才终于明白,它根本不是一座通常意义上的宗教建筑,而是被物化了的人类精神世界。

无处不在的隐喻是圣家族大教堂最大的特点。工程计划共有18座塔楼,分别代表基督教传说中的12使徒,4位传教士、圣母玛丽亚和耶稣基督,最高点距离地面高达170米。但到高迪去世时的1926年却只有一座塔楼,即教堂正面的圣芭芭拉塔楼竣工,后人利用他绘制的草图继续施工,却又因战乱和资金而时断时续,到现在也只是了完成高迪原计划的一半,这座献给上帝的教堂何时候才能彻底完工,恐怕也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但尽管如此,高迪对于教堂细部无微不至的刻画也已将这所教堂的艺术性推向顶峰。正如后人称赞的那样:他不只是建筑师,更是用建筑表达思想的哲学家,他的建筑不但是鬼斧神工的雕塑,更是激昂澎湃的交响乐和触手可及的诗歌。

不是吗?教堂内用螺旋形墩子、双曲面侧墙和拱顶双曲抛物面屋顶构成的复杂结构组合,既独特雄浑又耐人寻味;塔顶如彩虹般绚丽的马赛克装饰充满幻想和童真,而肉眼无法看清的赞美上帝的文字又使它更多一层宗教的虔诚与神秘;整个塔身通体遍布百叶窗,看上去如同在梦境中虚无飘渺的沙滩城堡;层层叠叠的雕像既峥嵘奇异又栩栩如生,而真实的自然界——天空、云层、水面、山脉,以及各种各样的动植物的造型更以其抽象的曲线在教堂的每个角落活灵活现。

毕竟,圣家族教堂不仅是高迪的作品,更是高迪的生命。

据导游介绍,自从接手教堂的设计那天起,高迪就经常住在教堂的工地上,不但每个细节都必须在他的严格监督下进行,许多部位他还要亲手施工,并按照自己不断涌动的艺术灵感随时进行修改,直到192667日一辆疾驰的电车夺走他的生命为止。

但他还是没有离开教堂,并且永远不会离开——自从撒手人寰的那一天起,他就长眠在教堂的地下墓室里,守候着这个自己献给上帝的伟大奇迹。

米拉公寓(Casa Mila):天使遗落在人间的玩具

尽管经过几天的游览和资料阅读,我对高迪的建筑风格早已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但当真正站在米拉公寓面前时,还是足足地吃了一惊。

因为,它是活的!

我从未见过甚至听说过这样的建筑物:它没有一条直线,圆溜溜的曲线象一条灵动蜿蜒的巨蛇,从头到尾,从里到外,整个建筑物的造型仿佛是一座被海水长期侵蚀又经风化布满孔洞的岩体,又象是被流水冲刷的巨石;墙体则如同波涛汹涌的海面。而错落有致的的屋顶上,则是一排排酷似武士头盔和怪兽脸谱的烟囱——这也许就是高迪用钢筋水泥绘制的人与天使对话的世界,笔触细腻,想象力却近乎狂野。

“直线是人为的,曲线才是上帝的。” 高迪常常这样说。

因此在米拉公寓,所有被称为“常规”的传统美学都被全部颠覆,取而代之的,是高迪用最偏爱的圆形、双曲面和螺旋面表达的奔放无羁的情感,即使是最普通的阳台铸铁栏杆也由于其扭曲回绕的形状在阳光下闪着神秘治艳的光泽,一会舒展着性感魅惑的曲线,暗香浮动;一会儿又变成了跳动的音符和谜语,既高亢又令人不解。

荒诞,还是荒诞。即使现在还有人这样感叹,20世纪初公寓建成时遭到的非议自是不难想象:公寓的主人米拉夫妇对这个离经叛道的怪物大为不满;不少“正统人士”认为这种建筑不是出自恶魔之手就是疯子所为;而善良的市民,则给它起了个绰号:“采石场”,以致约定俗成,到今天仍然叫得很响亮。

但如潮的恶评甚至人身攻击并没有动摇高迪的设计信念,他仍然坚持这是他建造的最好的房子,并且是“用自然主义手法在建筑上体现浪漫主义和反传统精神最有说服力的作品”。

而后世崇拜者的评论则更浪漫:它是天使遗落在人间的玩具。

也许,这座房子就是高迪梦幻中的天堂吧?因为站在这栋房子里,我总会真切地感受到他对于未来建筑充满宗教意味的预言:

“尖锐的棱角会消失,我们所见的都是圆滑的曲线,圣洁的光无处不在地照射进来。”

戈埃尔公园(Park Guall):现实存在的神话

关于高迪的艺术成就,西班牙现实艺术大师萨尔瓦多•达利言简意赅:他的建筑让人们看到现实存在的神话故事。

我猜,他一定是在戈埃尔公园说这番话的。

因为我眼前的一切虽名为小桥、道路、广场、集市甚至剧院,却简直就是神话世界中的大自然:山洞、鸟窝、天空、云朵如行云流水般浑然相连却又自成一体;柱廊中的柱子没有一根是笔直的,就象天然森林中的树干;装饰着斑斓马赛克的长椅,有如一只只史前时代的怪兽,精灵古怪而又肆意欢快……所有自相矛盾的材质、技法、产品领域和色彩在这里都变成了热力碰撞的知性与激情、和谐共存的回忆与幻想,时空交错的过去和未来。在阳光的映射下,即使是石头的材质,也会变得轻盈起来,于是空间好像由无数透明直线、弧线搭建构成,和阳光一起在空中翩然起舞。

“大自然是我一生的情人。”这句高迪的名言立即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不过,令游客遗憾的是,高迪虽然创造了神话,但公园建造本身却并非神话。

公园投资者戈埃尔是巴塞罗那有名的富翁,也是高迪的挚友,1900年,他买下了巴塞罗那郊外的这片林地,邀请高迪为他设计一个超前卫的花园小区来引导上流社会投资房地产,然而由于地点偏僻又位于山顶,投资遭遇惨败,惟一的两位入住者就是戈埃尔和高迪本人,直到近10年后,巴塞罗那市政府买下了这个失败的开发计划,将其改建成公园,高迪的设计才免遭沉睡荒野的噩运。

完美的设想、完美的艺术,并非完美的成功,更不是完美的生活,正如高迪虽贵为艺术大师却终生未能得到女性的青睐;正如他虽游走于大亨巨贾之间却因衣衫褴褛而被路人误认为是乞丐;正如天才的生命之光却在属于他的城市中央轻而易举地被一辆电车熄灭……

除了他的建筑,他留下的不多,真的不多,因为,我在街道上和普通的巴塞罗那人说起他时,他们通常只有一句话:

巴塞罗那即是高迪,高迪就是巴塞罗那。

附:巴塞罗那其他高迪代表作

戈埃尔公寓(Palau Guall)

高迪出道后接手的第一个大规模建筑项目,现为戏剧博物馆。可乘地铁L3号线Liceu站下车,位于Ramble路西小巷里。

巴特娄公寓(Casa Batllo)

高迪成熟期作品,规模虽不大,但将高迪风格发挥到极致,遗憾的是现为私宅,只能看外景。可乘地铁L2L3L4号线Passeig de Gracia站下车,位于西北出口的大街边上。

戈埃尔宅邸(Finca Guall)

这里原为高迪为戈埃尔设计的私宅,现为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建筑系的“高迪纪念学会”总部,游客前往会得到热情接待。可乘地铁L3号线Maria Cristina站或Palau Reial 站下车。

米拉列斯公寓的石门(Puerta de la Finca Miralles)

只是一个公寓的一小段围墙和大门,却被高迪打造成一条跃出沧海的猛龙,更妙的是,这里有高迪铜像,离戈埃尔宅邸又近,合个影也是不错的选择。从戈埃尔宅邸向东沿3个街区即可。

卡尔贝特公寓(Casa Calvet)

高迪最稳重实用的作品,1900年获得巴塞罗那市议会大奖,这也是他生前惟一一次获奖。可乘地铁L1L4号线Urquinaona站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