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亚洲 > 老挝 > 万象 > 旅游攻略 > 老菜驴穷游老挝之流水篇五(万象)
万象Wanxiang

欢迎您访问万象!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亚洲旅游 > 老挝旅游 > 万象旅游 > 万象旅游攻略 > 老菜驴穷游老挝之流水篇五(万象)
万象WANXIANG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老菜驴穷游老挝之流水篇五(万象)

2005-06-29  来源:CTRIP 作者:huihui9191

天色尚未放亮,华灯依然映衬着广场,精巧清秀的凯旋门坐南朝北,锋利的尖顶直刺苍穹。前面是一个圆形喷水池,水面上正好是凯旋门的倒影。广场上精心修剪的绿色错落有致,还夹杂着各色鲜花。凯旋门广场四万平方米的面积根本就无法跟天安门广场那四十四万平方米的大气恢弘相比,也没有那种庄严肃穆,却因小巧娟秀更多出几分生活气息。周围建筑物都很低矮没有压抑,晨练的人们陆续跑来,这边阿婆在伸腿弯腰,那边老伯在击剑打拳。我们在两张长椅上坐定,远东陪着vika研究LP,我四处溜达。


在广场中央有一块赤色底座,黑色大理石铺面的卧碑,上面镌刻着老中英三过文字:“中国政府和人民赠送给老挝政府和人民的礼物”。后来我知道了这碑文的内涵,早年法国入侵老挝后为了炫耀胜利按照法国凯旋门的形制在这里建了缩小的凯旋门,后来老挝独立后把凯旋门按照老挝风格进行了改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中国政府捐资1000万人民币帮助老挝政府重新修缮了凯旋门和广场,使它成为今天的开放式公园,也见证着中老两国的友谊。


正在我研读碑文时,一个老挝青年凑了过来,一听我是中国人,来自北京,立刻他的两眼开始发光。老挝学生特别喜欢跟外国人交流,对中国人很友好。可惜我的英语水平只够打个招呼,根本就无法进行交流。我赶紧把他带去介绍给远东 vika 聊天。聪明的 vika 不失时机地询问起万象的情况和那几个著名景点的确切位置。


就在望眼欲穿时,远处疾驰来晓鹿那班超豪华大客,看到那熟悉的玫瑰色车身,我赶紧飞奔过去招手示意。只见车轮滚滚,高傲地飞驰而去,顷刻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沮丧地看了看表,时针指向六点十分。


东方曙色初露,天空渐渐放亮。既然急也是等,慢也是等,按照我一贯的思维方式:没用的事别想,顿时也就心平气和了。万象这个城市本身就是节奏缓慢,平和安详,好象置身世外。不论外界如何天翻地覆,它总是一如既往沿袭着自己的轨迹,律动着舒缓的脉搏。只要融入这座城市,无论你有多少焦躁,都会在顷刻间被它的温柔抚平。我再次踱到凯旋门下,抬头揣摩穹顶上精美的浅浮雕,画面上那些充满老挝风格的佛像和纹饰生动活泼,散发着老挝人民的智慧之光。可惜没到开放时间,不然还能登顶环视万象全景。


南边顺着谰沧大道走过一队小和尚,身着橙红色的袈裟在绿树墙前飘飘洒洒,每人手捧钵盆虔诚地低头缓行,这是在例行寺院的早课--化缘。看着他们让我想起了在大理认识的台湾女孩lisa,四海周游之余,她最喜欢住在泰国的寺庙里静修,每天可以吃到这样一顿化来的斋饭。经常听她说起和尚化缘的细节,现在远远看到这个场面,便顿感无比熟悉。眼前浮现着lisa 形容的寺庙里那十几米的长桌,上面摆着数十种琳琅满目的斋饭,肚子马上就饿了。


直到七点二十,两个姗姗来迟的身影才出现在广场上。我禁不住埋怨了一声:为啥到了广场不下车?晓鹿委屈地说:车不给停,只能停到车站,没办法呀。看来乘坐VIP也有烦恼,制度严格,不能随便乱停车。


接着就听晓鹿宣布:今天下午去万荣,我们已经去过车站打听好了,坐下午一点半的车,我们已经吃过早饭,包也寄存在车站。你们赶紧去吃饭,想办法寄存行李,抓紧上午的时间玩万象。本想等他们来了,赶紧找个河边旅馆住下,洗洗涮涮先补个觉,养足精神再出去溜达。晚上还能泡在湄公河边的大排挡,吹着河风,喝点啤酒,隔河观望泰国廊开的万家灯火。还有在北京签证时认识的阿彪留下了电话,让我们一到万象就去找他,他要带我们去万象最大的赌场开开眼界。


一听到这个决定,立刻一阵眼晕,原来想的一切都泡汤了,楞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唉,什么都别说了,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寄存大包。走出广场北边不远处有个带游泳池的高级宾馆,我们跑到前台去由 vika 施展美女效应请求寄存。一听我们不是住宿的客人,前厅接待死活也不给存。美人计失效,没办法,只好另谋出路。


广场东南面那条小街是居民区,进去不远就是家小饭馆。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坐在里面漫不经心地翻着报纸,一边用简单的英语跟我们交谈,一边随意向老板娘转达几句。我们借用他们的卫生设施忙活着把自己洗漱干净,又请求把大包寄放在那里。老板爽快地答应后,我们赶紧把大包依次排列在靠墙的椅子上。老挝人民就是这样古道热肠,没有任何功利之心,无偿地帮我们解了燃眉之急。行李有了着落,收拾停当,老板娘也把热腾腾的牛肉米粉端上桌,每份还配有大盘新鲜蔬菜,5000K解决了吃饭问题。


饭罢回到广场,大家跟着 vika 沿着公路向东北方向走去,目标是大金塔。这是老挝最大的佛塔,也是老挝国徽中的图案之一。人困马乏三公里的路竟然那么漫长,走了很久还不见塔影。正好路边停着一辆蹦蹦车,讲好价七刀去五个地方:大金塔、玉佛寺、西孟寺、凯旋门、车站。蹦蹦车在公路上没开多久右转入一条小路,一座耸入云天,金碧辉煌的大金塔就出现在眼前。这座塔始建于1566年的色塔提腊王朝时代,后被入侵的暹罗人毁坏,1936年重修。塔内存放着历代皇室和高僧的骨灰,传说佛祖释迦牟尼的胸骨也存放在这里。门票5000K,导游免票买了四张进去分散参观,规定半小时后集合。


进门后外围是一圈庑廊,里面正展出老挝著名画家的油画。中间是青翠的草坪,在土黄的庑廊和金色的塔基之间形成色彩鲜明的隔离带。中心是高居于三层塔基之上的大金塔,四角攒尖覆钵式的塔刹被台座上的24瓣莲花小心地捧在中心。一二层塔基周围有甬道可供人近距离瞻仰,二层塔基周围还环绕着30座3.6米高的小塔,小塔内还设置一座小金塔,里面保存着金贝叶。正好有个笑容可掬的年轻僧侣从前面走来,给大金塔涂抹上一笔活鲜的灵气。


看完大金塔,接着又原路返回沿着澜沧大道进市区参观玉佛寺。市内广植椰树榕树,浓荫蔽日,鲜花似锦。间或露出白色的法式小洋楼,金黄的寺庙尖顶。这份城市和人与自然的融合,倾倒了多少来自水泥丛林的各国游人。玉佛寺的著名是因为它曾供奉过一尊来自于泰国清迈的祖母绿佛,这尊世界著名的佛历史悠久,身世传奇。在十六世纪中叶,由清迈的显贵们献给澜沧国王色塔提腊。先供奉在当时的国都郎勃拉邦王宫内的佛龛中,后随着首都迁往万象被供在玉佛寺。两个多世纪后,暹罗国王发动战争要收回这尊被视为暹罗最神圣象征的佛像,最终老挝战败,整个城市被化为灰烬,祖母绿佛回归后被供奉在曼谷的一座寺庙里。


现在重修后的玉佛寺虽然没有祖母绿佛坐镇,但它还是沿用了过去的名字被当成宗教艺术博物馆。周围一圈殿廊中陈列着大大小小雕工精美的佛像,金、石、玉、水晶各种材质一应俱全,还有一架被雕成怪兽形状的木制汲水工具特别引人注意。这里的门票也是5000K。


玉佛寺出去没多远就到了西孟寺,这是万象人气最旺的寺院,还非常仁义不收门票。院内埋藏着一块建城时的基石,被百姓视为能够带来好运的保护神,所以来此处求签占卦的人特别多。也许是千里迢迢,来之不易,两个小家伙也入乡随俗跟着破点小财积点功德,随即抽了个签请老僧破解。老僧那点有限的英语说得俩美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把那小纸签仔细藏好待日后另谋他图。最后又效仿求签的老挝人伸出双手让老僧给栓上佛祖保佑的吉祥线绳。


从西孟寺出来我们要去凯旋门取行李,司机说回来路上经过了,不能再去。晓鹿掏出写着一二三四五的小本,逐一跟司机理论,最后斗争胜利,大家又被拉回了熟悉的凯旋门。我们三人去取行李,晓鹿和梁心去找附近的航空公司看机票(两日来的长途奔袭,晓鹿又产生了思乡情绪,想走完老挝后从郎勃拉邦返回万象,然后乘飞机回北京),让蹦蹦车在广场中心等候。待我们背着大包回到广场,全然不见了蹦蹦车的踪影。正午时光,骄阳似火,三人回到路边在树荫下苦苦等候。vika 灵机一动决定趁机去附近的银行换钱,银行汇率是1刀:10290K,比直接花美圆按1刀:10000K合算。


过了一会,蹦蹦车载着晓鹿两人回来了。原来是那蹦蹦车司机见我们下车后兵分两路,以为碰上了拆白党要赖帐,赶紧追上他们做人质。早知如此,还不如让他跟我们去拉行李呢。到车站后买好了一点半到万荣的车票,每张3刀。去万荣的车在北部车站发车,跟巴色不是一个车站。老挝的车站总是很热闹,吃饭的大排挡也很兴旺。大家分头四处游逛,各自找合适的食物解决午餐。我们两个老家伙习惯比较一致,就组成一个伙食团。买个超大法国面包,吃点榨菜和水果,一顿饭就混过去了。


快到发车时传来不幸的消息,后面那辆车坏在路上来不了,我们这趟车推迟一小时发车,跟后面车上的乘客合并一起走。只好又在车站东游西逛混了一小时,总算熬到发车了。这是一辆途经万荣开往朗勃拉邦的过路车,破旧的大客车没有空调靠皱巴巴的窗帘遮挡炽热的阳光。大件货物在车顶堆成小山,我们的背包都摞在车厢后座。车上大部分是当地人,只有两个金发碧眼的欧美男人,每人身边还坐着个皮肤黝黑的东南亚女孩。从他们亲昵的举止上判断,这是两对露水夫妻。不知从何时起旅行者中兴起了租妻行为,有这种要求的游客到当地后物色好人选,双方讲好价钱,旅途一切费用男方出,旅行结束时再付一笔服务费拜拜走人。


剪完票开出停车场大门时又上来一个神情严肃挎着冲锋枪的军人,这是跟车的全程警卫。据说去年反政府武装在路上发动武装冲突,一对法国夫妇为了抢新闻不顾危险近距离去拍摄,最后双双饮弹身亡,造成了很大的国际影响。为了保护新兴的旅游业,老挝政府决定给这条路上过往客车的配备警力,由荷枪实弹的军人跟车保卫。


黄昏时分,客车在一个路口停下了,司机招呼我们下车。透过车窗看到左边远处喀斯特地貌的群山兀立在夕阳下,可以确认这就是万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