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欧洲 > 英国 > 巴斯 > 旅游攻略 > 巴斯—温柔温泉乡
巴斯Bath

欢迎您访问巴斯!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欧洲旅游 > 英国旅游 > 巴斯旅游 > 巴斯旅游攻略 > 巴斯—温柔温泉乡
巴斯BATH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巴斯—温柔温泉乡

2004-07-09  来源:CTRIP 作者:scarlett_li

要去巴斯,是来英国前就决定的。智者乐水,看到图片中年代久远的温泉,至今还是碧绿可喜的样子,不由对这小镇生出十二分的好感。以伦敦为中心,短短一日就能往返于周边许多小镇,便捷的交通加上丰富的旅游资源,真是相得益彰。坐上早晨第一班车,三小时左右就到了巴斯。
来到巴斯,最著名的罗马浴场(Roman Bath Museum)当然不能错过,我想许多人和我一样,被导游手册的图片中,温泉浴场的柔媚和雄浑吸引,才萌发了相同的向往。
售票大厅,都是本地人引以为豪的,宣称那是世界上最美的票房。那根本就是以音乐厅的规格设计的,从建筑到内饰,不曾有半点马虎。然而在地基下发现掩埋已久的浴场,修复保护之余,将未完工的音乐厅大材小用,派了以上用场。
8.5镑的门票,忠实体现出英国消费一贯的贵,然而导游书印刷精美有如杂志,简介译成各国语言供挑选,十分贴心。还能领取一个录音导游装置,对于馆内各处,不分巨细都作详细介绍。有了它,连相互的交谈都省略了,只见每人都做侧耳聆听状。门票贵是贵了些,看在服务优良的份上,也就让人心平气和了。
温泉水碧绿可喜,一如从前让我一见倾心的照片;而镜头不曾捕捉到的,是历经千年仍兀自沸腾的景象,串串的气泡从水底冒上来,散发出蒸腾的水气。这样美的温泉,难怪征战至此的罗马人会收敛起暴戾之气,乐不思蜀地长在泡温泉。
其实眼前这些维多利亚式的建筑和罗马战士的雕塑,都是后人的附会之作,在岁月冲刷中泛出微旧的黄色,到也磨砺出属于自己的一份历史,与绿色池水相衬和谐。而从前的从前,只剩下为数不多的遗迹,所幸保存完好,依稀能遥见鼎盛时期,万人入浴的场景。
现在想来,那真是个可爱的年代。侵掠与被侵掠的人们和平相处,没有工业,也能繁荣,小镇上云集了各地为洗浴而来的人。而温泉被崇拜它的人们,建造了神殿供奉着,泉水是否真能医治百病,不得而知,然而的确保佑着这片土地,常享和平安乐。
出口处有个水泵房,也许是这镇上最华丽的餐厅。那里有个小小的喷泉,供应小杯的温泉水,每杯50便士。想来这一点点泉水,便是有奇效也要大打折扣了。一笑而过。

把小镇逛了个大概,仍旧回到罗马浴场门口,等着参加当地每日组织的徒步旅行团。看过最期待的温泉,只剩下寻常城镇风貌,想来没多少新鲜。只是一向把LP奉作圣经,既然读到好评,姑且一试。
不知是事先并无太多期望才格外惊喜,还是巴斯得确像杯清淡的香茗,细细品来才发现值得回味;经过这短短几小时的探寻,居然仍觉得意尤未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了解并喜爱上巴斯,除了它本身的内涵底蕴,热情的导游也功不可莫。
这个中年女子,穿着平底鞋,每天两次带领着各方来客穿梭于这座城市,微白的发,在风中零乱飞舞。步行已十分辛苦,再加上滔滔不绝风趣幽默的讲解,可算是我见过最敬业称制的导游。令其他从业人员望尘莫及的是她纯属志愿服务,职业性的宣传和对于家乡发自心底的热爱,无需比较,立分高下。正是有了她的指引,我们看到的巴斯,才完整生动起来。
一座完全由18世纪建筑构成的小镇,未曾受工业进步侵害,是摩登世界中的一个异数。跻身世界文化遗产之列,是理所当然,不只是我,谁都会希望它永远维持自然。同样的季节中,这里的风,仍要比其他地方温暖,也许是因为那流淌了百年的温泉。这里的建筑,是一对父子花费毕生精力,在英格兰营造出的意大利梦幻。被改建三次的巴斯大教堂,外墙的雕塑中,有两排顺着梯子攀爬的天使,活泼的造型,难道要告诉我们,沉沦和圣洁即是人生两端。远处山间还有另一座巍峨的教堂,美丽完整的,从来都只有正面。原来那位建筑师,不满有批评说巴斯特有的淡黄石料,如奶酪般松软,偏用它造出教堂的形状当做宣传,用事实反驳给世人看。
这个今天看来温柔沉静的地方,曾是史上著名的销金库,自从女皇定期来此SPA,无数豪客争相效仿,蜂拥而来。那时形容有钱人不能称富豪(RICH),而要说风尚(FASION),由此可知只有富豪才能引领风尚,要加入时尚必须狠狠烧钱,如今看到,这样的说法,到不受历史局限。当时喝茶养狗盖屋开窗都要征税,穷人想必日子难熬,时尚人士却无需顾及生计,只管挥霍,花重金养成贵族风范。虽说一度成为聚赌之地,总算谁都不愿暴露本来面貌,即便做作,也要装优雅来掩饰粗鄙,这一段历史并未对巴斯的今日,留下多少痕迹。
在伦敦一座豪宅的价钱,在这里也许只能买间陋室,住过太多有钱人,这里的地价贵得让人难以置信。不过富豪中也多精英,这一路过来,已经过了许多名人故居。诸多名人中最著名的一位,当属简奥斯汀(Jane Austen)。小说中的许多场景,源自生活中的巴斯,那条通往女作家故居的林荫道,变成了书中男主角的求婚地。可惜看书从来一目十行漫不经心,如果将现实和故事重叠在一起,想必别有一番浪漫感触。

Avon河边的花园,盛开的花朵是巴斯一抹最绚烂的色彩。此外无非是建筑淡黄的石材本色,和点缀其中树木的青葱,平淡却决不平凡。这座城市的性格,从名称上就可见一斑,巴斯(Bath),即是浴场,Avon,意味河流;多少年来,这些质朴的名字和面貌,不曾改观。难怪当地人,要如此骄傲得向访客展示故乡,谁不希望,在纷乱尘世间保留真性情,以我本色应对万变。

结束一天的旅程,已是星月当空。走出维多利亚车站,乘上回家的巴士,满身疲倦。
面对面坐着的英国老头,突然搭讪,问我们是不是也从巴斯回来。原来是这样巧,早晚都坐了同一班车,开口交谈之前,不知已经过多少次擦肩。
也许是独自旅行,无人倾诉心中感受,我们虽是疲倦勉强应答,他却是话意不减,甚至错过下站。他抱怨博物馆收费昂贵不合情理,却又取出更为昂贵的画册让我们欣赏,说是片刻的参观毫无意义,不如让它长驻纸上,留待日后回味。
是不是年龄的差异才会造成价值观的不同,总觉得亲历的见闻,胜却画册无数。镜头捕捉不的瞬间完美却刻意,我们要的是亲身感受的真实,哪怕有遗憾,哪怕不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