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欧洲 > 西班牙 > 巴塞罗那 > 旅游攻略 > 巴塞罗那三日游全记录
巴塞罗那Barcelona

欢迎您访问巴塞罗那!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欧洲旅游 > 西班牙旅游 > 巴塞罗那旅游 > 巴塞罗那旅游攻略 > 巴塞罗那三日游全记录
巴塞罗那BARCELONA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巴塞罗那三日游全记录

2004-01-16  来源:CTRIP 作者:juliettetang

巴塞罗那三日游全记录

题记:如果一个人可以是一座城市,我愿意是巴塞罗那。

1 引子:《西班牙旅馆》

对巴塞罗那的向往缘于一部法国电影,《西班牙旅馆》(L’AUBERGE ESPAGNOLE)。
故事情节并不复杂,一个法国学生去西班牙读经济学的DEA,从办手续开始,到巴塞罗那,找房子,遇到被他自己称为西班牙小旅店(法语意为小而杂乱的旅店)的一套公寓房,里面住着同是学生的英国人,德国人,芬兰人,西班牙人......由此产生的种种新鲜和困惑。

我很自信的认为没有人会比我更喜欢这部片子,而且因为这部片子我认识到,片子没有好坏之分,只有适合或不适合。

第一次知道这片子是和ANNE走在LYON的大街上,我告诉她我住的房子里还有一个瑞典人,和一个科特迪瓦人,然后她就笑,原来你也住在AUBERGE ESPAGNOLE里啊。

有太多不谋而合或是异曲同工的情节和感觉,会让我会心的笑,或伤心的哭:
行政手续的繁杂,以前的土地上只有农田,羊,马,猪,现在有了大楼,就有了大楼里的人,有了大楼里一切一切的规则;
绝对不要和现在的德国年轻人开希特勒的玩笑,尽管只是个玩笑;
有时间有朋友就去酒吧,跳跳舞,喝喝酒;想聊天就呆在家里,和大伙儿聚在餐桌上聊,和某个人躺在床上聊;
离别总是伤感的,尽管可以说别忘了下次到巴黎找我;
......

他读经济,是因为工作的需要,但他喜欢写作;他喜欢那种混杂的感觉,所以一定要住到那个很混杂的AUBERGE ESPAGNOLE里去;和女朋友分手,因为时间与空间,因为“我们说再见的时间比见的时间多”;语言的混乱,自我的迷失,回到巴黎的时候走在大街上,他说,我是一群陌生人中的一个陌生人。
欣慰的是,他最后终于狂奔出有着太多繁杂的大楼,做回那个梦想成为作家的自己,写下了L’AUBERGE ESPAGNOLE。

想补充一句,片子里的巴塞罗那很美,那些接吻的镜头很美,那个在巴塞罗那教堂前长达4,5分钟的接吻镜头尤其美,虽然我还不懂任何镜头语言。

我想CEDRIC KLAPISCH(该片导演)未曾想到的是,他的这部影片,冥冥之中竟会在一年后牵引着一个中国女孩走进巴塞罗那。于我而言,与其说我要进行一次悠闲的旅行,不如说是一次体验,一次寻找;在我生命最轻的阶段,寻找一种一个人的感觉,寻找一种在异国沉醉的感觉,寻找一种AUBERGE ESPAGNOLE的感觉。

就这样,我决定在学生与职业角色转换之间,做一次全身心的旅程。值得庆幸的是,在我生命最轻的阶段,有这样一个城市以它独特的魅力吸引着我,使我不至于飘起来。

2 理论: MAN AND CITY之模式
简单的思索了一下,认识一座城市,或一个人的方式,无外乎下列模式:
首先是感兴趣,它一定有着特别吸引你的地方,让你试着去了解它,透过别人的角度,耳闻,目睹,从侧面;接着就是亲自接触,去触摸它,去感受它,建立感性认识,从正面;然后,必须得离开它,从更深的角度,专业著作或直系亲属,去理解它,从内部。

不好意思我的思维方式已经有些程序化了,就像ETIENNE说的,你将会进入一个领域,你的言行会和他们一样,那时候,你就一点也不有趣了。ETIENNE是我为数不多的挚友之一,挚友中唯一的法国人,数学博士。不知为何,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想到了小王子,在我眼里他就是小王子,绝顶聪明又绝迹于尘。

于我而言,一座城市和一个人是相通的,我喜欢一种长时间,反复的,多角度的接触。因为一个真正好的城市和人是值得反复玩味的,一切都是在运动变化中。

有的人喜欢在各种兴趣点的选择上,那么,他会去看很多城市有很多朋友,但大多是蜻蜓点水点头之交。而我向往的交往方式是在时间精力物质上投入的比例为0,618的深交加上0,382的寻觅。


3实践:我的巴塞罗那之行

3.1筹划

步骤之一自然是信息查询,订机票旅馆之类。我是在一家WASTEEL的旅行社订的票,如果时间充裕的话,可以订EASYJET或者是RAYAIR的票,便宜得几乎不要钱。我决定要去BARCELONA的时候离签证到期回国的日子不足十天,因着那部L’AUBERGE ESPAGNOLE,无论如何我都要去一次 。住的当然是AUBERGE青年旅馆,这辈子还没住过青舍,抓着青春的尾巴住一回,否则以后年岁长了也没这身骨折腾了。于是定好了PARIS来往BARCELONA的飞机票,和在BARCELONA市中心三晚的青舍。那家青舍位于SAN PAU,离那条著名的步行街RAMBLA300米远;后来证明这地方还算不错,不过如果能离PLAZA CATALUNYA更近一点会更方便,毕竟两条观光车游线和机场线都在此交汇。

之二,既然一切都已成定局,自然得知道怎么玩了。上网无疑是最好的方式,BARCELONA旅游局的官方网站就很不错,简单查找了一下主要景点及介绍,不能多看,否则都知道了还去干嘛呀。
关于出行方式,综合考虑,BUS TURISTIC是最适合的,分一天,两天票,我立马决定买两天观光车票,物超所值。当然也可以买PASS卡,在城市里自由穿梭,只不过于我而言,自己看地图找景点坐地铁搭公车的方式在PARIS已经试遍了,所以在BARCELONA还是想享受一番,更多的体验一回真正的游客的滋味。

3.2,亲临其境。

D1,飞机抵达BARCELONA,中午12:00坐机场线到市中心的广场PLAZA CATALUNYA,然后坐地铁L3到PARALEL,出站,开始找我的AUBERGE。印象中找了许久,问了两三个路人,用英语,人都挺热情,只是没有人回答我英语,差不多都是同样的答案,不远,就这前面,绕了好大一圈子才到,后来才慢慢(不好意思我的方向感向来糟糕透顶)知道,从那地铁站到旅社还真的很近,不过好在第一天,新鲜亢奋,背着个大包,既不觉得累,也不觉得不使用英语有多少不方便。安顿下来,立马出去逛,丝毫不浪费时间。简单咨询了一下就出去了,走不多远便到了海边,COLOM,随心所欲的拍照,在港口看人钓鱼,然后就发现了RAMBLA,来之前就听说了,朋友介绍说住就一定得住RAMBLA附近,果不其然。这个地方就是上海的南京路,成都的春熙街,只不过这里艺术气息更加浓郁。如此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流浪者汇聚在一起,唯有我的相机可作记录。
不知不觉又走回到PLAZA CATALUNYA, 坐机场线下车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INFORMATION TOURISTIC,买好了后两天的观光巴士票,便自由自在的去逛了。坐在广场的时候遇到了两个来自马来西亚的女孩子,已经待了四天快结束旅程了,聊了一会儿天,末了,她们提议一块儿去逛,我婉言谢绝,不知为何,我有些开始喜欢一个人去逛,而且,一点也不害怕。或者说,我就是有种冲动想让自己迷路,市中心不大,尤其是BARRI GOTHIC那部分,是以前的老城。
一般来说,人之所以是社会动物,表现之一是他的阶段性:生命长河被安排好分好了一段一段的,会很安全。这半天是没有安排好的,是不安全的,却很随性,只要我的脚力吃得消。不知穿过几条狭小的弄堂,来到了一座凯旋门面前,看过了巴黎的最宏伟的和罗马的最古老的凯旋门,我不记得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看眼前的这座,平静得不记得了吧。正所谓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也许山的作用就是衬托岳,然而归根到底都是山,不同的也只是它在众人眼里不同罢了。慢步走过这座凯旋门及广场,来到一座公园,PARC DE LA CIUTADELLA,是为1888年的环球博览会而建;里面还有一动物园,据说收有世上唯一的患白化病的大猩猩,名叫FLOQUET DE NEU。我丝毫无兴趣,一来本身我对其他任何动物的感情始终不及对我的同类哺乳动物灵长类人属深,二来毕竟这头宝贝还属异类,去看它未免猎奇同情多过尊重,于本心不合。园内的亮点是有个喷水池,至今不知道什么名头,什么典故。人不多,也不是周末,飞龙却在喷着水,在夕阳西下中有种别样的闲静的美,让无缘由的走到此地的我感到特别幸福。然后,就想去找CATALUNYA地府的议会大楼,这是事先网上查好写在我的笔记本上的,既然来了,就人为的设上这么个目标,去找吧。人大概也就是这样,设上个目标,或是方向,朝着它努力,会比较带劲,虽然这不过只是个目标而已。既然设了,当然得认真做好,一路散步,找了半天,经过一幢像模像样的大楼,楼前还有卫兵守着,猪脑袋也能猜到那是了,不过我还是绕了一大圈子跑到它正对面,看清楚了几个金色大字,PARLAMENT DE CATALUNYA,确信无疑。我不知道我发现这个议会大楼对什么事会有任何意义,我只知道,钩掉了笔记本上的那一项就有如当年一位同窗大一新来时钩掉回家倒数日历上的一日一样。
天色已暗,纵使胆再大,也不敢不往回赶。知道要经过一大教堂,那是在BARRI GOTHIC,整个城市的中心和起源的地方。前一天还和ETIENNE将TROYES的一座教堂里里外外包括那些细节浮雕拍了个遍,感觉就像庖丁解牛,一只被解了的牛还有什么好看的呢?可是,不是宗教中人,看看教堂终归只是看看,你想怎么样呢?想起ETIENNE反问我的,的确也是,门外的嘛,就看看热闹,不错了,何必每回都要偏执到跑到门里去呢?所以经过教堂,总还是会肃然起敬,虽然不明原因。


D2
接下来的两天是观光巴士游。我的计划第二天是北线,即红线,第三天为南线,即蓝线,确定必看的点有神圣家族大教堂,PARC GUEL,奥林匹克公园,一到两处高迪的建筑;其他依时间行事。
早上九点起床,长这么大还没真正如此自觉自律过。到了PLAZA CATALUNYA,排队,习惯了,还好车很多,间隔大概是8到10分钟。
第一站当然是那个著名的神圣家族大教堂SAGRADA FAMILLIA了。如前所述,对于教堂,我是看热闹的,但是对于这件还没有完成或者永远也不可能完成的作品,我还是满心欢喜。撇开它的宗教意义,我极其喜欢它内部的树状柱子和外部那几颗草莓状装饰顶。人类一切的创造活动,无非是要和大自然相处;作为自然产物的人,懂得尊重自然,热爱自然,是尤为可贵的;高迪一定如此热爱大自然,才能将他的才华发挥得与这自然如此浑然天成。
到PARC GUELL,又是高迪的作品。该公园是以高迪的老板GUELL伯爵的名字命名,原本是要建成花园式住宅供人居住的,我琢磨着这个GUELL大概有点房地产开发商的意思,只是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住宅告吹,园内唯一的一幢房子即高迪故居,高迪为建此公园曾移居至此,现已是一高迪博物馆。最后GUELL将此公园捐赠给巴塞罗那地方政府。
到了这里,我想再怎么没情趣的人也会变得可爱起来。园内标志性的建筑是一头趴在水槽上的蜥蜴龙,其实我说不清那到底是个什么动物,因为没有仔细的近距离的看过,不知是不是现代人太缺乏自然气息,我去的时候那里人满为患,丝毫不弱于中国某些热闹景点,看着那些争相和那条什么龙合影的人,我就没有什么兴趣再去凑热闹了,想想不如干脆回去以后像小时候那样去抓蚯蚓玩好了。
下午一点多, 在PARC GUELL的至高点,坐在长椅上俯瞰整座城市,跑得累了,小憩, 忽然有感而发,一座城市,一个地方,如果可以随时再来,或许就没有照相的必要了;就像一个人,如果可以随时再拥有,或许就没有了珍惜的必要了。人也许总是会追求一些永恒的东西,虽然什么也不是永恒的。大众的雅,在小众看来或许就是俗了;而小众的雅,随着大众的加入而又成为小众的俗了。回想昨日刚到,走过无数的小弄堂,感觉就像上海的里弄,熙熙攘攘,生机勃勃,想象着自己将要从事的这份工作,是不是真的会如ETIENNE所说,连锁超市将会把这种生气驱逐得无影无踪。我不知道在历史的长河中看去,到底是他,还是我,阻碍了历史的进步呢?又或者,到底何为进步的方向呢?人类文明该向哪里去才是进步呢?进步的定义又是什么呢?这种种的问题我都没有答案,或者说,是我希冀寻求答案的,透过我的工作,确切的说是透过我在工作中的状态。
红线剩下来的没有什么我特别感兴趣的地方了,于是就车游,聆听车上工作人员的西班牙语。一般观光车上都会用西班牙语,加英语,或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葡萄牙语等中的一到两种语言,一切都看这辆车上这个工作人员的语言能力,也就是看你的造化了。我倒是无所谓,听不懂挺好,听懂了势必要知道更多,听不懂才知道,原来我是在旅行。
车游一圈结束,不到下午四点,想想还是忍住不去转乘蓝线,不致于我明天没了兴致,没有等待的愿望实现是很无趣的。继续红线,查漏补缺吧。没想到,一补,补了个大缺。
在LA PEDREDA,我果断的下车。我从来就认为果断是我很欠缺的素质之一,我想老了可以写回忆录的时候,这次果断的决策大概可以连同我在毫无准备时脱口而出说要报考MARKETING QUANTITATIVE的事例一同被奉为经典案例。据说果断和武断是孪生兄弟,本来也分不清谁是谁,只是后来一个成了才,另一个不成器,人家才说那个成了才的是果断,不成器的是武断。有些事情可能是非要看到后果后才能判断的,只是,都有后果了,判断还有意义么?总之我当时是很断然的后来被认为是果断的下了车。当时知道的是我要参观CASA MILA,米拉寓所,高迪的代表作,内有高迪纪念馆。整幢大楼的外立面很有特色,如波浪涟漪,凭海临风。在楼下排队,又遇上了马来西亚人,这回是4个女孩子,唧唧喳喳,不住的问我,是不是因为流星花园啊?啊,你一个人?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特立独行。对流星花园和F4我是没兴趣加不了解的,当然我没有发言权;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毛主席的话是我所遵从的,这个按下不表,我倒是很想看看流星花园是怎么拍的巴塞罗那;一部电影未必是讲一个城市,但是一个有积累有沉淀的城市肯定拥有一部电影,像罗马和罗马假日,西雅图和西雅图不眠夜,巴黎和天使爱美丽(我推荐),巴塞罗那和西班牙旅馆(我举双手推荐)。不过那几个马来西亚朋友的言行还是让我感受到了华语文化的覆盖力与影响力,毕竟大家同根同缘;虽然一直耿耿于怀杨紫琼在那个推广马来西亚旅游的广告中的结语,这是我真正的家乡——马来西亚;在欧洲区分马来西亚和中国就像在中国区分梵帝冈和意大利一样,分得那么清楚,有必要么?上了楼,大概是六楼还是七楼吧,保留着十几(不清楚)世纪的寓所风格,厅,卧室,工作室,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注意到门把手,很别致,像是断木残橼,又或是老式手仗的握手,想必也是当年高迪取灵感于森林的精心之作,无从考证。再上一层,现已是高迪纪念馆,陈列着各式汇集高迪精髓的建筑模型,而VIDEO也轮回播放介绍着高迪散落在巴塞罗那市的建筑作品。对于同样是建筑门外汉的我来说,建筑技巧的拙劣是无从谈起的,但是最朴素的欣赏力鉴别力还是有的,喜爱是自发的,是喷涌而出的,或许是他所要表达的东西,透过他的建筑,引起了我的共鸣。如果一个人可以是一座城市,那么我愿意是巴塞罗那,吹拂在海风中,沐浴在阳光下,舞动在街巷里,寻觅在高迪的世界中。
出了楼顶,忽然眩晕,这才知道,我最向往的那些精彩镜头,原来并不是在SAGRADA FAMILIA,而是这里!那些人形面具似的或是我实在难以形容的烟囱简直就是跳动的音符,在这里,你会体会到什么叫做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在那里,你会不知道想做什么,除了随着那台阶翩翩起舞。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世界停留三秒钟,在那个时刻,有一个她,和她心中的天堂在一块,世外音(世界之外的声音)是:斜阳中的舞者。

D3
第三天, 蓝线, 先去的奥林匹克公园。
夺目的是日本人ISOZAKI设计的电视塔,高耸入云,白色,整个造型有如出水芙蓉,又如一丹顶鹤引吭高歌,纯净,流畅,很符合巴塞罗那的卓而不群。
这里基本是孩子(更具体一点,指12岁以下)的乐园,所谓欢乐的海洋吧,像我这个年纪的有些不好意思,以后无论如何得拽个小孩子一块来。印象最深的除了踩高跷的,攀岩的,吊钢索的,踩山地车的,跳踢挞舞的,等等等等,恐怕就是入园处的一个小游乐场,有点类似科技馆,只不过是露天的,感叹我小时候没遇上如此有趣的智力体力协调力的开发工具,要不没准中国会多了个女科学家。我在小时候<<科学画报>>的封三上看过的那种连环套的机械装置前驻足不前;在类似于一个厨房的盛蛋器前自告奋勇,成功完成空中接蛋的动作,很是在一帮外国小朋友面前得意洋洋。在这不到百平方米场地上我流连忘返,忽然想到的是主管教育科技的领导们应该好好考查一下,然后把这整简易有趣有益的装置运到上海来,就放在人民广场,或者复制了创新了放到每间学校去,让孩子们没事玩玩这个也比打游戏强。
这个时候心情无比的轻松起来,看没有看过的,做没有做过的,想没有想到的,我想大概旅行的意义就在于此吧。
然后去了米罗博物馆,因为脑子里一直逗留着一幅色彩斑博的米罗的画(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他的代表作之一FLAME IN SPACE AND NAKED WOMAN),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这种色彩,这种组合,这种构图是我所喜欢的,所以就去了,想更进一步了解嘛。我向来就认为不懂是无可厚非的,不懂可以学,不是每一个人运气都那么好都能享受被教育的权利;但是好恶是与生俱来的,是由衷的,是一个人区别于另一个人的值得骄傲和珍视的部分;而由好恶出发的行为则是最无可指责的。事实上,世上的行为鲜有直接从好恶出发的,总有这样或那样的因素干扰或是帮助,我们叫它价值判断。无可否认生活中是需要价值判断的,否则不是活得平步青云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就是怀才不遇耿耿于怀抱撼而终,但是偶尔的时候,轻松的时候,无关他人的时候,由好恶出发的行为,无疑是最简洁最省心的。用简单的线条,鲜明而活泼的色彩,勾勒出天地男女日月星辰,这是我流览米罗馆的印象。
出米罗馆后,没有继续坐观光巴士,为了将相机里的照片输出不至于下午拍时捉襟见肘,(因为只有一张64兆的内存卡,早上太兴奋,拍了太多照片),于是坐了下山的索道车,因为正好是到PARALEL这一站,离我的旅社很近;当然,也顺便再次亲身体验到了西班牙平民可怜的英语水平。不过也怪我此次出行稍显仓促,否则无论如何学习西班牙语三百句,也算是对西班牙人民的尊重。如果能力允许的话,我是希望自己可以用英语跟英国人聊天,用法语跟法国人聊天,用斐济语跟斐济人聊天的。语言是使这个世界生动而丰富的工具之一,与其去盖巴比伦塔,倒不如去学不同的语言跟不同的人交流。
近傍晚的时候,来到海边,PORT OLIMPIC奥林匹克港,原先是一块落后的工厂商铺区,改建后成为1992年奥运会帆船比赛中心,其海滩绵延4公里,现已成为西班牙乃至世界暑期的度假胜地。我来的时候已是入秋时分,不过白天一件衬衫足矣;数千躺椅空无一人,偶尔有那么一两个,赤着上身还在细沙滩上享受落日余辉;就有那么一个老太太,在喂养着鸽子和海鸥;还有一个看似夏威夷印第安土著的乐队,吹着排萧一样的乐器,那音乐,伴着清清的海风,叫做悠扬。我一个人,坐在沙滩上,棕榈树下,回忆傍晚。
我是喜欢傍晚的,傍晚的时候,我会想起初中时候放学时的那条路,前面永远是一轮硕大的下不下去的夕阳,暖暖的,那个时候身边就有个朋友,提醒我看看路上这些与我擦身而过的人,也会想起那些在落日下许过的愿望;傍晚的时候,会想起小王子,伤心的时候总是会看日落,也会想起刘若英,曾经害怕傍晚,曾经害怕日夜交替间的层次。
华灯初上的时候,到了PLACA ESPANYA,西班牙广场,气势磅礴,可与艾菲尔铁塔前的CHAMPS DE MARS媲美,只可惜没看到喷泉开放,作为一国非首都,有这气势着实是不错了。
记得那天晚上是回到那条步行街RAMBLA上吃的肯德鸡,看着邻座一个衣着也算光鲜的西班牙女子也大模大样的拿着鸡腿在啃,我不由得又增加一条喜欢巴塞罗那的理由,在法国,大庭广众下拿着鸡腿啃的情形实在罕见。

D4
最后其实不过是半天,我要写的就是机场了。飞机在停机坪上等了很久,而我在窗口一直看着飞机的起飞和降落,这个情形也像极了那部西班牙旅馆,起飞,降落,再起飞,再降落的时候,我也可以真正暂时将我的欧洲求学之旅告一段落了。
我想我会一直记得二OO三年十月十三日午后两点的巴塞罗那海滩,从十几米一直上升到几百几千米直到看不见,碧海,蓝天,白云,荧光闪闪,此番美景由于可怜的电池不足未能留在我的相机中,也算是一大憾事;只能说,没有遗憾,不成旅行吧。

4
该怎么小结一下我眼中的巴塞罗那呢,思索了一番,这样一个城市也只能用这样一些朴素的形容词了:
城市——古老兼有动感,
海滩——温暖而又清新,
建筑——自然充满灵韵,
居民——热情不失纯朴。

写出来,似乎很普通,很平常,每一项或许都会有很多其它地方超越巴塞罗那,但是,四者合而为一,恐怕就只有它——巴塞罗那了。或许这就是巴塞罗那,在你说不出它哪里好的时候,你已经喜欢上她了。



跋:

不敢写巴黎,因为懂法语;对一种语言的了解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你可以听说读写这种语言,而在于你具备深入了解这种语言产生的环境的能力和他人对此能力期待所引发的你的责任。
因为不懂,所以有理由从纯粹游客的角度,写巴塞罗那,一个我只待了三天三夜的地方;一来对我的朋友交代一下我此次欧洲之行最值得珍视与骄傲的部分,二来也为想自助游览巴市的陌生朋友提供些许参考。
于我而言,中国是家,是衣食父母;法国是第二故乡,是一个我掌握了语言的地方,可以深入,可以生活;巴塞罗那则有太多惊喜,流连忘返,但毕竟什么都不懂,三天下来,挂在嘴上能说的只有OLA和GLACIAS,最多只是有些感觉罢了。
而毕竟,有感觉的城市,不多。

二OO三年十月二十日

又及:
旅行归来已逾数月,意想不到的工作变动打破了我原先所有对于生活的美好设想,理想和现实在不断交错中前行;我终于也没有进入有着些许疑虑的大零售业,而某日电视新闻上获悉那只唯一的白化猩猩也已寿终正寝,不免心生遗憾.转瞬已至2004,此刻重拾心情,将文章拿来发于网上,以纪念我漂移动荡希望与失望并存的本命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