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欧洲 > 荷兰 > 阿姆斯特丹 > 旅游攻略 > 精彩红灯区见闻-阿姆斯特丹
阿姆斯特丹Amsterdam

欢迎您访问阿姆斯特丹!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欧洲旅游 > 荷兰旅游 > 阿姆斯特丹旅游 > 阿姆斯特丹旅游攻略 > 精彩红灯区见闻-阿姆斯特丹
阿姆斯特丹AMSTERDAM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精彩红灯区见闻-阿姆斯特丹

2003-11-27  来源:CTRIP 作者:Hehuiyan

2002年12月26日

我和EG乘上了晚上11点零五分从慕尼黑开往阿姆斯特丹的ICE火车,开始了行程五天的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的第二站旅程。ICE是德国最好的火车。车速快,安全,干净,虽然票价略贵, 两人来回幕尼黑的票价约人民币4000元左右。 但比起在欧洲乘飞机的花费,也算是省下了整整一半的钱。 我们买的是包厢,相当于飞机的头等舱,两个人可以独立拥有一间约五,六平米的房间。房里有上下两张约0.7米宽的床,有一个洗嗽用的,比家里略小一点的浴盘,有张可以伸缩大小的桌子,最体现其价值的是有电源可供使用手提电脑。 我们很满意,可以没有外人的介入,睡觉也会踏实一点。

荷兰在我算是故地重游,但心里也很渴望再巩固一下她在我印象中的模样。毕竟已隔了两年半,我是在2000年的夏天去的第一次,当时逗留的时间也不长,有很多想去但因太远而没去的地方,这一次我就可以达成愿望啦!荷兰四国宝:风车,郁金香,木屐,奶酪。我没一样见到过,这次,我一定要全部细看慢评。

我和EG谈论着我对阿姆斯特丹的认识。他告诉我他的最大心愿和目的是要见识一下闻名于世的红灯区。唉,男人嘛,可以理解,即使我自己,也对那红灯区充满好奇,在中国看不到的东西,就显得新奇神秘,越是神秘,越是让人向往。

这一觉睡得很好,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多了,天开始慢慢亮了,我看到车窗外一排排矮矮的,密密的,窗户白色的,墙壁绿色,褐色的房子,那不正是阿姆斯特丹的标志吗?还有那横七竖八停着的自行车,哈,我们已经跨越国界,在我们进入梦乡的时候,也从德国悄悄地进入了荷兰。

白天让人多振奋啊!我们收拾好行李,简单地吃完火车上的免费早餐,就踏上了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车站。 车站人不算多,因为时间还早,才早上七点多, 我对车站里面的印象不算深,只依稀记得在出口处的夹层,是一排排的餐厅。果然,那浓浓的咖啡味提醒了我的记忆是正确的。 餐厅好象没多大改变,但不知道是否已更换了多少主人。早上的餐厅空空的,但服务员却忙碌的很,我想是忙着准备好浓郁的咖啡,新鲜的三文治接待即将光顾的客人吧。
踏出火车站,那种熟悉的感觉,视觉就随之而来了。 火车站是一座在荷兰也称得上雄伟的建筑物,橙色的外表,(橙色是荷兰的标志)金色的边匡,像博物馆,也像教堂。据说这火车站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保存至今,仍旧不算残残破破,但一种沧桑的味道,总是难免的。 火车站正对着是阿姆斯特丹的主干道, 这条路是商业旺地,繁华昌盛, 著名的水壩广场,唐人街,红灯区就在这路的中央和两侧。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下着不大不小的雨,打伞又显得多余,不打伞,又被淋得外衣全湿。我宁愿被嗮得皮开肉裂,也不愿天上飘下一滴雨。

我们订的酒店就在火车站斜对面,是一家三星级的小宾馆。 价钱约人民币800块一晚,在欧洲不算贵了。阿姆斯特丹的酒店也很特别,大多像民居一样,高不过五层,外表也和普通住宅没明显区别。我们住在五楼,是最高的楼层, 走上一座窄得只能容一人走的木楼梯,我看到了我们的房间。房间里的设备还算可以,干净的床被,明亮的洗手间,长长的书桌,12寸的彩电, 还有两扇落地大窗户,可以看得见火车站前来来往往的车水马龙。我们对这窗景很是满意,想想在中国,座向好的房子或酒店的房间是要贵一些的哦。这房间还有一特别之处,就是由于我们住顶楼,房子的楼盖是三角形的,让整个房间看起来很欧式. 反正,这里虽然不算豪华,但朴实却有种家的感觉,让出门在外的异乡人感觉十分舒服。

荷兰称不上是一个很大气的国家,没有荡气廻肠的文物古迹,没有高耸入云的摩天楼,没有显赫一时的世界名牌,甚至没有一道正规传统的用餐方式, 但她热情,朝气,大胆,前卫! 阿姆斯特丹城里的4条主运河纵横交错,所有观光旅游船静静的排列在岸边,让人记起当日的荷兰也曾被称为“海上马车夫”, 辉煌一时,但今天,在我眼里,连一丁点那种霸气也荡然无存了。尽管如此,今日的荷兰,留下的有她独有的田园风光,城市里的运河风情,大胆开放的社会风气,真实热情的荷兰人民。(书上的资料谈到:阿姆斯特丹有90个小岛, 160条运河,还有另人惊异的1281座桥梁,比水上之城威尼斯还多! 另外阿姆斯特丹人口70多万,却拥有80多万辆自行车。)

还是谈谈红灯区和风车村吧。

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规模很大,比起新加坡,哥本哈根的更大,名气更响。阿姆斯特丹是妓女合法化, 红灯区是在政府的允许下建立起来的。因此,我认为政府是“多利可图”的。 在经济上,一是增加税收,二是为旅游业作出一定的贡献,三是解决了部分就业问题,尤其是妇女的就业。 在“精神文明“方面, 一是减少风化罪,二是丰富了人民的社会生活。看来,我这样一数,倒成了有利而无弊了。 红灯区大约有我们广州沙面的面积吧,每一间房子似乎都是为这个行业而建的。 房子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外形,玻璃的门向着街道,房里有一个小小的展示厅,展示厅后多有屏障挡着,再里面,我就不知道究竟藏有多少房间了。 展示厅是给妓女们站里面搔首弄姿,吸引顾客的,屏障后当然是她们辛勤工作的地方啦。 我曾在2000年时看过白天的红灯区,当时,我只看到一些卖性用品的商店在开门营业, 其他夜总会,电影院,妓女们的香巢阁楼全都是关着的。 只是偶尔看到一两个穿得极为凉快的中年妇女在橱窗里抽烟闲谈。 来来往往的人也只是些住附近的平常老百姓,并不是那些光顾的客人。 但是这一次,我和EG绝不会错过一睹华灯初上时的红灯区!

我们吃完一顿简单的晚餐后,才是晚上七点多,但天已全黑了。冬天的欧洲夜晚来得很早,不到六点,天就全黑了。 我们在路上悠闲的逛着,聊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红灯区的领域。放眼望去,灯光闪闪,人也开始多起来了。许多妓女已换上工作服,站到玻璃橱窗里,打量着来来往往的人们。所谓工作服,都是级尽性感的内衣或很少布的晚礼服等等。 我觉得挺有趣的,虽然我不可能成为一名光顾的客人, 但兴致却似乎比任何人高。说句老实话,对于这类公开的风月场所,我反倒认为它是一道风景,一种娱乐。

妓女们都十分安分的等待客人的光临,并没有你争我斗,死缠烂打。当客人主动敲门询价时,她们大方回答,而客人不愿成交时,她们也抱以甜蜜的笑容让客人自然的走开。这是一种很公平,磊落的交易,是妓女身上所具备的职业道德。说它是一道风景,主要是因为妓女们都品种多样。其中有年轻貌美的白人女孩,有身材极好的黑人姑娘,也有温柔似水的亚籍女子。 我的好奇心越来越大,为了更深入了解行情,我不惜让EG暂时牺牲形象,前往询价。我们首先看上了一个年轻貌美的白人女孩,于是EG就充当了一回色心起的“嫖客”,在这妓女门前徘徊了一会儿,随后果断地敲了一下门,这女孩笑容满面的探头出来,(由于我身份不便,只能躲藏在人群中张望) 我听到EG问她:“How much?” 妓女熟练的回答:“ 50 EURO for 50 minutes.” 后来,我们又依样葫芦猎上了另一个档次稍差的黑人姑娘,只需一半的价钱,25欧元,约人民币200元左右。一路上,我们也不断听到一些别的客人的询价,总结而言,大概分两个档次,一种高档次的要50欧元,另一种比较平均,普遍的是25欧元。哈哈,这个价钱不知比起中国市场那些乱七八糟的“暗娼”“流莺”之类,又是如何呢?最后,我们兴致未尽,还向Sex show询价,结果是25欧元一场,男女均可入场。诚然,我曾十分鄙视中国的任何色情行业,但仔细想想,无论欧洲也好,中国也好,这类行业的性质其实无任何区别。 都是向有需要的顾客提供服务来获得所需,都是一种谋生手段。可想不到,行业的形式,运作的差别,竟让我产生如此天渊之别的爱憎感觉。可能是中国人对中国人的要求总是要高一点吧。

我们在红灯区流连了好一阵子,才心满意足的离开。晚上的红灯区与白天竟有如此不同!白天的她就如一位脂粉不施,整洁干净的少女,普通得即使走在街上,也没有什么人会回眸欣赏,但晚上的她却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浓装艳抹,风情万种的妖艳女子。让路人流连忘返,有的还想一亲芳泽。

第二天的清晨,我们八点半就来到中央火车站,买好火车票前往风车村。去风车村的车票是11欧元一段,来回两个人就要44欧元。车程约50 分钟。那天刚下完一场雨,整个天空透明似的,空气也清新的格外舒心。 而且风车村坐落在郊外,真的是无限美好风光尽收眼底。 难怪有人说荷兰的农村要比城市美。

一路上经过的都是些单门独户的房子,大约2到3层高,门前的路旁就是停车场。 而且圣诞节刚过不久,许多房子外墙都挂着一个真人似的圣诞老人,让人远远望去,还以为是圣诞老人爬上了烟囱派礼物呢,有趣极了。

走过一道桥,远远看见几座高大的风车耸立在水坝旁。风车村其实没有太多的风车,真正的风车村在鹿特丹。那里的风车是真的在帮助乡下人工作的,而不象这里的风车是供游人欣赏的。不过,来此的游人还真不少,我们遇见了一个香港团,一个大陆团,一个台湾团,真是中港台一家亲啊。步入风车村,你会体会到童话世界里的色彩是真实存在的。小桥流水,杨柳青翠,七彩的水鸟,白白的绵羊,加上五颜六色的大风车,鲜艳的房子,还有蓝蓝的天空。哇,你能想象吗?你真的要慢慢想象啊。但我相信你的想象和我真实的体会是很不同的哦。 我只能说,我当时就如置身在一个毫无尘埃,纯净的天地里,连那泥土散发出来的味道都是那么的香甜。那场雨下得多好啊!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如何纯净,美丽的风车世界啊。

风车村里还有两个很值得参观的工厂,就是木屐加工厂和芝士加工厂。先谈谈木屐加工厂吧,说是工厂,其实规模很小,只有一台算是机器的机器在那里运作着,是专门制造木屐的雏形的,其他的步骤如打磨,上色等,多是手工的。 在没有那台机器之前,一双木屐的雏形制造时间大约11个小时,但用了这机器后,只需1个小时就完成了。看着墙上挂着的花花绿绿的制成品,你会忍不住花上一些时间挑选一双适合自己穿的木屐,可惜在中国,极少有机会穿上它下乡劳动,在荷兰,有很多农村还保存着一些传统的方法,就是穿上木屐到田里干活。由于荷兰终年天气潮湿,尤其在农村,木屐就能起到很好的防水作用。 EG兴致勃勃的挑了一双蓝色的,印有乡土风情的42码大木屐,价格是24欧元。他认为值得花钱在这些世界独一无二的工艺品上。
其次的芝士加工厂就没什么好提的,规模更小。生产出来的芝士都用薄纸包着,大部分是一个汉堡包的大小,价钱也算便宜,大约7到8欧元一块。可惜我对芝士的兴趣不大,所以短短逗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我们在风车村游玩了大半天的时间,用掉了3卷胶卷。风车村的美,并不在于那几座人工大风车,而是它拥有一大片的自然风光,让我们这种忙碌的城市人觉得接近自然,洗涤心灵。
两天的时间眨眼就度过了。我们只能享受短短两天的阿姆斯特丹风情,在我来说,这还不足够让我好好的,细细的体会阿姆斯特丹人平平常常的世俗生活,如果还有下次的机会,我会放弃那些旅游书上谈到的所谓的必游之地,而跑进当地热热闹闹的杂市场里跟人天南海北一番。
再见啦,阿姆斯特丹,我们踏上了另一节火车,开始寻找下一个惊喜 – 布鲁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