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亚洲 > 尼泊尔 > 旅游攻略 > 独旅尼泊尔|住进传统的山间村落里
尼泊尔Nepal

尼泊尔有着“雪山王国”的美誉,世界上14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峰,尼泊尔拥有其中的8座。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亚洲旅游 > 尼泊尔旅游 > 尼泊尔旅游攻略 > 独旅尼泊尔|住进传统的山间村落里
尼泊尔NEPAL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独旅尼泊尔|住进传统的山间村落里

2019-10-14   作者:Irisspace

  ▌快闪波卡拉

  清晨七点的巴士告别了加德满都,在午后四点抵达波卡拉(Pokhara),尼泊尔的第二大城。

  沿路摇晃颠簸的车程让人不敢吃下任何东西,连水都没办法好好地喝。被安排在最后一排的座位,屁股不停地从椅垫飞起又落下,左右转弯的时候直接贴上隔壁乘客的臂膀,另类的亲密接触。上下车第一件事就是确认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还安稳地横在原位。

  早已耳闻这段路程的强大震幅,但没想要一震就是八小时,毫无冷场。

  波卡拉的确很美,费娃湖(Fewa Lake)被山色包围,在阳光洒落的午后粼粼发光,没有加德满都的人声鼎沸和尘土飞扬,所有人都是慢步调,回归欧洲生活的既视感。但我对这座城市就是提不起太大兴趣,沿街的中文招牌、美式餐厅和每走两步就一间的纪念品店令人出神,令人难有身处于尼泊尔的自觉,以观光为导向的城。

  半夜躺在Hostel的床上,回顾这段旅程,也过去一半了。真的要在波卡拉度过剩下的五天?

  没能造访Nam在山谷间的老家大概是此行最大的遗憾,想到这里,我打开订房网站,用地图模式在附近的山区胡乱地搜寻,于是一个名为「Village Homestay 」的房源映上眼帘。远山、梯田、石板和黄土砌成的传统方屋,身着民族服饰的妇人坐在阳光洒落的灶房里生火炊饭,自给自足的山间生活,一张张的照片从眼前划过。

  毫无犹豫地下订了接下来三日的住宿,把后揹包重新整理,才沉沉睡去。

  ▌开往山间村落的Local Bus

  从波卡拉开往我要前往的山间村落-Dam Dame Village的Local Bus,一天只有一班,三点半发车。

  我揹着后揹包在巴士转运站的十字路口,一台一台地问,我要去的地方连我自己都不是太清楚,讲了司机也不见得听得懂,眼看发车时间就要逼近,广场上的巴士一台一台地离去,我越来越慌。终于问到了最后一台,司机依然没听懂,但一旁一位准备上车的乘客对我喊了:「Yes! Dam Dame!」,事已至此,即便不是,这台巴士也是我最后的希望了。

  这样的巴士里头没有外地的面孔,一上车所有人都盯着我看,稀客稀客。

  沿路有人招手就停,要下车就大喊一声,人来来去去,有时候拥挤到窒息,有时候冷清得灌满窗外凉风,沿途景色很美,美到有一个瞬间我流泪。

  车内民生补给品佔去大半空间,走道和座椅上堆满米袋和干货。隔壁的老人捧着一大罐家庭号的雪碧,笑得像个孩子。

  颠簸的路程、配上车内音响大声放送的宝莱坞音乐,五感都接收着极度陌生的讯息。漂泊于认知以外的生活,却更深刻感受「存在」的事实。

 

 

  约莫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一整路的摇头晃脑,越过一座又一座的梯田,巴士又在一个巨大的转弯处前停了下来,好几个人起身下车。我有预感这也是我的站牌,但又难以确定,犹豫不决之际突然全车的男女老少都看着我大喊:「Here! Dam Dame Village!」我赶紧背上背包说谢谢,匆忙下站。

  原来全车的人都都跟我一样紧张啊。

  ▌跟着古隆族在山间生活

  抵达后Rabindra和他哥哥一起到巴士停靠处来接我,哥哥的肩膀上还背了他两岁的小儿子。我们沿着石板堆成的路走,村子里大多的房子也都是石板砌成的,抹上黄土又被漆成五颜六色,很美。若要走回自己的房子,就得先穿越别人家的前厅或者后院,又或者其实跟跟没有前厅后院之分,整个村落都是紧密地连结在一起,像一个大家园。从房屋之间的空隙望出去,就是山峦,就是梯田。

  Rabindra是我的宿主,二十七岁的大男孩,和父母和大嫂一起生活在这山间村落里的老房子里,一家人都是古隆族人(Gurung),居住于尼泊尔喜马拉雅山区的民族。他上头有两个哥哥,一个在杜拜工作,一个在马来西亚,我抵达的这天正好是他们返乡假期的最后一天,阖家团圆很热闹。

  尽头的房子就是Rabindra家。

  Rabindra家门口望出去的样子,看得见来时的蜿蜒黄土路。深唿吸,洗去抵达时的一身疲惫。

  阿嬷走近灶房的背影。

 

  Rabindra 的大嫂。

 

  村落里遇见的第一位老人,看见我就大喊了一声 “Namaste!” ,指着手里的相机便问我可不可以帮他拍一张。我笑着说当然好,他定在镜头前,露出大大的笑容。背景灶房的窗和满屋檐的风干玉米。

  註:

  Namaste(नमस्ते) 是梵文。

  Nama是「鞠躬」的意思,as是「我」,te是「你」,字面上读来是「我向你鞠躬」,更深层的含义是「我向你的灵魂致敬」。在尼泊尔、印度等地是很常见的问候语。

  喜欢在这儿见了人就大喊一声Namaste! 然后换来扎实饱满笑容。

  阿嬷为我送上一杯刚煮好的尼泊尔奶茶。

  我位于二楼的房间,就在爬上木梯后的右手边。这三天里我是唯一的房客。

▌阿嬷的魔法灶房

  Rabindra的妈妈不太会讲英文,但她所散发的温暖和真诚不需要透过语言就能传达。她要我叫要她「阿嬷」,并且我取了一个古隆族名字-Momoda。

  印象里阿嬷不是在灶房里料理一家餐食,就是在院子里餵鸡、洗碗、洗衣,打理家物,一整天都无比忙碌。而我最喜欢的就是跟着她忙进忙出,坐在灶房的黄土地板上静静看她烧材煮饭的样子,好似在看一场不可思异的魔法秀。

 

入住后的第二个清晨,我在日记中写下:

  「清晨五点鸡鸣,天未光便能听见阿嬷起床的骚动声响。

  脚步声从卧室移至厨房,草鞋与黄土地面磨擦,发出细小的沙沙声。在没有任何杂音的深山里,她的一举一动都有音可循,每一个细碎的声响竟然都换来清晰的画面。我躺在二楼卧室的床上,小心翼翼地聆听。

  厨房里传来一阵短促、低闷的呜鸣,是阿嬷用竹筒对着木柴吹气、生火的声音,小小火苗逐渐扩大,我彷彿也能感受到那股热气,木柴发出噼啪声,火焰在微光中起舞。

  她拾起手边的铁壶,将它放在火炉上,勺入两匙昨日傍晚我和Rabindra一起挤的水牛奶,再放进红茶末和香料,准备煮今日的第一壶奶茶。

  窗外的天色又亮了一些。我翻过身,又睡着了。」

  山里的餐食,大量的米饭,配上地瓜叶和肉汁。

 

  在鸡笼里餵鸡的阿嬷。

  ▌学校寻访记

  那天Rabindra说他要去溪边抓鱼,太阳下山前回来。山坡上有一间学校,我要的话可以去参观。

  「我不会打扰到他们吗?」我问。

  「不会,他们最喜欢访客了。」他笑答。

  沿着村落里的石板小路往他告诉我方向走去,在岔路前停顿犹豫,就听见奶奶从后头大喊着那个她为我取的名子-”Momoda”,然后说”Up、Up!” 。最后还是迷了路,撞进别人家的后院,看见两只大大的水牛,又绕到正门去问路。

  折腾了一番,远远的终于看见山坡上一间平房,白色的砖墙上淡淡的写着”SCHOOL”。

 

 

 

 

  造访时依然是上课时间,我悄悄躲在一棵树后面偷看教室内上课的模样。直到老师看见了我,邀请我到教室内的一角坐下。

  孩子们一个个围上来,童稚的大眨牙眨的。

  「妳叫什么名字?」「妳从哪里来?」「妳身上有巧克力吗?」

  可爱的双胞胎姊妹,两人还有一个调皮捣蛋的弟弟。

  我特别喜欢她们头上红色的缎带和工整的辫子,右鼻翼上的鼻环也很美。

  无需保留的好奇心,妳看我我也看妳,都是彼此眼里的远方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