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欧洲 > 英国 > 旅游攻略 > 我在欧洲遇到的种族歧视与霸凌
英国Britain

英国是个美丽的国家,文物古迹比比皆是,自然风景秀丽,旅游资源丰富。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欧洲旅游 > 英国旅游 > 英国旅游攻略 > 我在欧洲遇到的种族歧视与霸凌
英国BRITAIN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我在欧洲遇到的种族歧视与霸凌

2019-08-26   作者:V.Inci75

  今年2月底辞去工作后,一个人到美国、伊朗、日本俄罗斯等以及欧洲其他17个国家旅行了5个月,分享其中三件我所遇到的歧视骚扰的故事。

1、

  火车上坐我对面的小孩招来了他的同伴--另一个小男孩,一起在我对面坐下,还互相击掌。

  我一直专注地在看着我的手机,印象中我当时是正在读林文咏长老从辛巴威传教寄来的信,以至于没注意对面的两个奥地利小男孩在做什么。

  这两名男孩大约11岁。只听见他们两个一直不断地发出噪音而已,像是用力拍打窗户、鬼叫、将两只手掌圈在一起朝圈住的洞里面吼出爆音、大力地拍击手掌⋯等,并且一直两个人得意地笑个不停。

  直到我终于读完信,注意力不在专注在自己的手机萤幕上后,才察觉到原来刚才这两个小孩所发出的所有噪音,全都是针对我而做的。

  他们两个从头到尾都盯着我看,想看我会因为他们刻意制造出的噪音有何反应。

  而我,没有什么反应。

  不想理会他们的明显挑衅。

  决定将注意力继续放在手机上面,想要视而不见。

  然而这两个小孩却不打算善罢甘休。

  他们持续且更变本加厉地发出噪音、对我做鬼脸、比中指、模仿他们想像中的中文乱叫、手还在我面前挥舞,甚至做出一副"功夫"要打架的动作。

  原本以为只要忽视他们,他们就能自讨没趣地停止。

  但显然我太高估了这个年龄的小孩的智商,以及他们对于异于他族的人之接受度的孤陋寡闻。

  他们不愿意放过一个与他们如此不同的难得能嘲戏的猎物。

  从坐上这辆列车开始至抵达我的目的地站 Hallein约20分钟的车程,从头到尾这两个小孩都不曾暂停骚扰我。

  最后5分钟左右,我不堪其扰,试图试试看做出回应,讲点道理。

  但显然地,我确实是高估了他们的智商。

  我第一次终于地看向他们的眼睛,客气询问到:「你们有什么事吗?」

  他们戏谑地笑着说:「No.」但没有打算停止胡闹的样子。

  我又再问:「你们懂英语吗?」

  他们态度依旧地回答:「会。」

  但其实他们的英语并不好。

  我不知道还能跟他们说什么,毕竟对方英语不好,而我也表明了我注意到他们,也询问过他们想干嘛了。

  于是继续试着忽视他们,看我的手机就好。

  但他们依旧不停地骚扰我,不想罢手。

  于是我终于感到烦躁,便再次开口,这次不再客气地说:「你们是智障吗?」

  他们两个一脸困惑,对于智障这两个字的英文闻所未闻,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于是我替换了另一个简单的词,再次重述:「你们是笨蛋吗?」

  这次他们听懂了,反应立刻大起来地回呛:「你才是笨蛋!你才是笨蛋!笨蛋!笨蛋!」摆出他们自以为的兇狠表情,十足地表现出了这个年纪的屁孩智商。

  然后继续骚扰,并作势要挥拳揍我。

  我冷着脸,开启手机镜头默默地对他们录影。

  很快地屁孩们就发现我正在录他们,对着手机做鬼脸,挥拳头。而我一脸鄙视地结束短短数秒的录像。

  或许出于害怕(录像被公开或许会被惩罚),他们开始紧张生气,甚至跳过来我的座位旁边想看我录了什么。

  而我继续冷着脸鄙视着他们,他们两个则继续伪装自己的害怕,继续做出威胁且骚扰的行为。

  在这过程中我最感到心寒的是,前后左右的座位上都坐满了成年人。每个人在这行进的20分钟都亲耳听得见那些他们为了骚扰我而制造的响彻整个车厢的噪音、以及他们对我所做的各种骚扰挑衅动作;然而却没有任何一个大人开口说话,没有任何一个当地人愿意伸出援手,制止他们自己国家城市的孩童去骚扰一个异国来的旅客。

  这件事以后,我开始变得失去自信。

  自此之前,我从来没有在独自旅行时遇过种族歧视的骚扰事件,我也没有预料过这样的遭遇会发生在我身上。

  之前的每段旅行我都过得太顺遂了,不是说在所有事上,而是指在与人之间的互动上,我一直都很顺利。

  然而这是我第一次遇到种族歧视的骚扰,而我体认到自己却是这么孤立无援。

  刚好我在奥地利Hallein的沙发主,又是我第一位遇到我自己非常不喜欢的沙发主。他总有办法让我感受到只要他在身边,我就会浑身不自在。

  他没有骚扰我或做出任何不适当的行为。然而每每当他发言说话,却总带着一股犟烈的骄傲、轻视、自以为是以及压迫感。

  我很厌恶跟他说话。

  但他是我的沙发主,我是那个寄人篱下的。我必须保持礼貌和笑容,愿意跟他交谈互动。即使我心里感觉不舒服。

  当晚我从车站走回住宿后,沙发主询问我的一天。

  我试着跟他有简单的话题能对话,于是便提到刚才所发生的屁孩骚扰事件。

  因为沙发主是一个很爱给人建议、指导、认为自己很有智慧、什么都懂、想法绝对高你一等的人,他立刻开始高高在上地指教我的错误。

  「你不想被骚扰,你就离开换到别的位置不就好了。」

  「你有告诉那两个男孩、跟他们说道理、请他们停止吗?」

  「你并没有主动请旁边的人协助,不是吗?」

  「这是你自找的。」

  我想他事不关己的风凉话确实说的没错,我的确可以做到他所「事后」建议的那些事;毕竟这里不是台湾,不会总有人路见不平就主动伸出援手帮忙。

  但是他却完全不觉得那两个男孩有任何错,只因为他们是小孩子。他坚称这不是种族歧视。并不断地浇我冷水、鄙视我想採取的一些行动——到警局说明我所遭遇的事,希望这两个男孩的家长能知道他们的孩子所做的事,可以给予教育学习的机会。

  当然我可以预想到警局什么的,只会是徒劳无功。毕竟这只是一件小事。然而我当时一心想着的只是想做出我能做到的事情,出口气。

  这件事后来理所当然地在沙发主的冷嘲热讽下结束。

  但我却从此留下了阴影。

  不再有自信与每个见到的不同国家的人相处,因为种族歧视是存在的,我有可能在某些国家的人心中是被瞧不起的。

  这项认知让我感到害怕、缺乏自信、少了从容与大方。

  这样的阴影持续到旅行之后好几个国家后,才逐渐散去。尤其直到我在义大利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沙发主,以及一群热情友善又真心喜欢我的人们。

  2、

  在克罗埃西亚的十六湖国家公园的渡河船只前面,我跟许多人在队伍中排队等上船。这群队伍中有一大票正值国高中年纪的青少年们,来做校外教学(抑或是毕业旅行)。

  另又有一大群中国的团客也在队伍之中排队。

  这两团人的说话声音都很大声,各讲各的语言。

  直到我发现,这两个语言开始分别用着不流利的英语互相对话——那是一个中国大叔与一名不知国籍的白人青少年的对话。

  似乎是几位中国团客搭讪了一起排队的青少年们,热情且友善地想找对方聊天。

  然而青少年们并不抱持同样的正面态度。

  其中一位领头的高个子青少年大声嘲笑该中国旅客以及他的同伴们,他模仿并调侃他们讲中文的语调,逗得他身边的朋友们哄堂大笑。并在各方面用不流畅的英语讽刺这些搭讪的中国游客们,也用自己的母语与其他朋友们一齐大肆嘲弄这些中国游客。

  说是可惜但也说是万幸的是,这些中国游客完全没察觉对方的恶意,还以为笑得这么开心是因为已经一团和气,便跟着笑成一团,还寻对方自拍合照。

  目睹这一幕,我不禁同情惋惜。

  然而,事情并没有因为我的沉默而结束。

  码头一次来了两艘船,中国团客们全都上了一班船;而我以及这群同校的青少年们与其他游客则共同上了另一班船。

  我成了该船上的唯一亚洲面孔。

  我坐在船身的第一排,旁边则坐了两位年长的白人夫妇,看起来是夫妻俩自己来十六湖旅游的。

  坐在我后面第二排的,刚好是刚才为首嘲弄那群中国团客的高个子男孩以及他的朋友们。

  或许是刚才的嘲弄效应使他意犹未尽,开船没多久,他决定了他的新目标——我,想享受跟刚才对那群中国团客的一样反应。

  我一发现他在后面故意模仿他自以为的中国腔在大声说话,试图引起我注意,并且伸手向前晃想看我的反应,便赶快思考该如何从此情况脱身。

  我真的不想再遭遇一次骚扰。

  我注意到隔壁的那对夫妻也注意到了这个骚扰情况,但他们也选择视而不见地忽视。

  然而继上次在奥地利的经验后我学到了,我需要主动採取行动寻求救援。

  于是我假装没有注意到后面那些挑衅动静,微笑着开口向隔壁的夫妻说:「请问可以借你的地图看一下吗?」

  白人老夫妻也因为心底其实想帮我,见我主动开口搭话,也在递出地图给我后,开始了我们之间的对话。

  而当我与隔壁的夫妻进行着不间断的对话后,后面的青少年就明白我有援兵,而且同样的招式对我没有产生作用,便自讨没趣地停止了想骚扰我的企图。

  一直到下船以后,整趟旅程都很平安。

  而我也学会了利用身边的人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