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欧洲 > 西班牙 > 旅游攻略 > 真实记录:我在欧洲遇到的种族歧视与霸凌
西班牙Spain

西班牙拥有悠久的历史、显贵的王室、浪漫的吉他民谣、奔放的弗拉明哥舞蹈。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欧洲旅游 > 西班牙旅游 > 西班牙旅游攻略 > 真实记录:我在欧洲遇到的种族歧视与霸凌
西班牙SPAIN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真实记录:我在欧洲遇到的种族歧视与霸凌

2019-08-26   作者:V.Inci75

    一个在搭火车时的经验。

  放置好行李在车厢之间的置物区后,我依着票根上的座位号码往我的座位位置走去。

  途中遇见车服人员,也与他确认过方向,确实无误。

  然而当我找到我的座位号码的位置时--那是一个四人座的其中一个座位,我座位对面正坐着的一位年约45岁的灰色头髮中年男性,却赶我走。

  他说这四个位置是他和他朋友们的座位,我的座位不是在这里。

  我很困惑,拿出我的票根给他看我的座位号码。他却跟我说,我的座位不是在这里,并指向我刚才来的方向说,我的座位在那里,叫我去那个方向。

  我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也许我真的搞错了?也许也有另一个座位有同样的号码?

  我手持着票根一脸困惑地往反方向走回去,边走边找着同样的数字。

  就在经过车厢与车厢的连接处时,一位将背包抱在怀里的法国女孩叫住我,问我是否找不到自己的座位。并看过我的票根,告诉我座位是在我刚才走来的方向。

  我告诉她,「我刚才去过那个方向了,也找到那个座位号码了,但对面座位的男性却告诉我弄错号码了,所以我才想再找看看。」

  女孩告诉我:「那确实是你的座位。如果那个男人说不是你的,那你应该叫车服员来处理。」

  于是我听她的建议去找到了车服员。当我领着车服员返回我的座位方向,经过女孩时,女孩还对我比了一个赞。

  再次回到我原本的那四人座时,四个位置都已经坐满了人,全都是刚才那位灰髮男子的朋友们--四个中年男子。

  车服员对着正坐在我位置上的其中一名男子说,「这是这位乘客(我)的座位,你需要让开。」

  我确认自己确实被骗了,便直截了当地对车服员说:「但是这个人(手轻指着刚才骗我的灰髮男子)刚才说这里不是我的座位,还说我的座位在别的地方!」

  然而车服员不打算对这件事有所回应,只想我坐好位置就没他的事了。

  原先坐在我位置上的男子一声不吭地起身,要往另一个附近的空位坐去。

  我正要坐下的时候,坐在我对面那位骗人男子态度轻浮地笑着对我说:「这里都是我的人,你确定你坐在这里ok?」一样用着不流利的英语这么说。

  我瞪视他的眼睛,皮笑肉不笑地对他说:「我、O、K!」

  大概是恼羞成怒怕面子挂不住又有同伴壮胆,他开始与其他坐在我周围的两位同伴们用着明显针对我在说话的法语说话,一脸嘲戏的表情,并不停地发出嘲笑。

  这次走道隔壁的其他乘客都看起来很冷漠,也一样视若无睹。

  我很快地发了讯息给才刚道别的在法国 Montélimar镇的朋友 Adrien,简单说明我目前所处的状况,以及这三人正在对我所做的举动。

  Adrien回传讯息建议我:「你就打电话给妳台湾的朋友,也大声地讲中文给他们看!让他们也听不懂!!」

  这或许是个好建议,但由于我一直尽量避免在国外的公共场合说中文,突然要我开始说在别人面前讲中文、而且还要大声说,总觉得有点奇怪。

  内心挣扎了一下后,由于这几个人还是继续那副针对我的嘴脸,于是我决定用这个方法--开脸书直播。

  于是我就开了脸书直播,开始用中文,并且笑容满面一副毫无受影响的表情,开始与留言者们述说着我当时的状况。

  果然,当我开始也像他们一样用开心的表情对着我的手机讲着中文--他们完全听不懂的语言,这三个男生就突然一同安静了一会。

  三个中年男子一起想透过观察我的表情,和听我所说的话(即使他们根本听不懂半句),想试图知道我到底说了什么,是否与他们有关。尤其坐在我正对面的那位说谎男最是不自在。

  我边对着手机萤幕讲述这个情况,也讲述这几个男子的事情和反应,故意带着嘲弄的表情。

  而这样的情况让这三位大男人坐立难安。

  三人沉默一会后,又开始佯装没事的样子继续刻意地大声嘲笑和聊天。

  但气氛已经不同,不再是我处于弱势的情况。我感受到了他们的不自在与观察。尤其当我应直播观众要求,故意对着镜头翻一个明显的大白眼时--三个人又立刻瞬间安静几秒,并显然地感受到我确实是正在用他们不懂的语言向人嘲笑他们所做的行为。

  于是他们不甘示弱地故意更大声、假装笑得更开心更无惧。我结束了直播并达到目的后,便自行滑着手机。对方也逐渐减少对话,但仍感觉得到在逞犟作势。

  直到又有其他乘客走过来,一名非裔法籍的男乘客指出四人座位上的另一名男子所坐的是他票根上的位置。

  于是三人众趁机会逃也似地、刻意边笑边装不在乎地起身离开这整节车厢,并带着另一位早就被放生的同伴一起走掉。

  他们四个一起到了与下节车厢之间的吧檯交谊区,并且因为恢復了离开我的不自在压迫感,就继续刻意比刚才更大声地说话与大笑,确保声音能传到我这边来。

  或许他们的大笑内容里面说到座位的事情却没有讲得很清楚,以至于让我斜对面的那位刚坐下不久的非裔男乘客认为他们四人众是在嘲笑他。非裔乘客频频因为他们的笑谈声而露出不悦的表情,也一两度回头瞪向四人众的方向,与碎嘴骂了一句法语。

  火车终于抵达巴黎市北站后,乘客们纷纷准备起身下车。

  在我起身之前,四人众从交谊区离开,往我这边的通道走来。并在经过我的时候,四人众里那位当初骗我的灰髮男子,快速地骂了一个我没听清楚的英文单字。

  I feel so shame on them.

  四个好手好脚年纪也不小的大男人,竟然这么不要脸没品地欺负欺骗一个单独的亚洲女生,可不可耻啊?

  Losers.

  —

  值得感到幸运的是,这些不论是不尊重种族、性别、或只是单纯地不尊重「他人」的骚扰行为,都没有肢体上的接触。几乎都是以言语以及群体(同伴)支持来造成影响。

  其实每一次遭遇歧视、骚扰,我都很害怕。感觉恐惧、无助、受伤、难过、甚至失去自信。遭遇的经验也不只上述所描述的这三次而已。

  但是当一个人在异地旅行时,我只能选择假装勇敢。

  否则没有其他人能来保护我。

  我才能够继续旅行下去。

  而假装勇敢久了,也真的会变得愈来愈勇敢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