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亚洲 > 伊朗 > 旅游攻略 > 天葬,只为勿染污圣洁的大地
伊朗Yilang

伊朗是具有四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史称“波斯”。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亚洲旅游 > 伊朗旅游 > 伊朗旅游攻略 > 天葬,只为勿染污圣洁的大地
伊朗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天葬,只为勿染污圣洁的大地

2019-08-20   作者:christineP

  寻找小昭的故乡

  《倚天屠龙记》裏,小昭別了张无忌,乘船返波斯当明教教主。西行波斯,岂可不去登光明顶访小昭的故里?

  明教,即摩尼教,始自公元三世纪波斯,源自古波斯国教琐罗亚斯德教。追寻小昭的足跡,查实我们一路追的是琐罗亚斯德教。

  琐罗亚斯德教,又名祅教、白头教,出自於公元前十一世纪,公元前522年,波斯阿地契美尼德皇朝尊为国教。唐朝,粟特人沿丝绸之路天山南路把琐罗亚斯德教传入中国,其时波斯人、粟特人聚居的长安和洛阳都建有祅祠。在澳门,松山白头坟场就是琐罗亚斯德教徒长眠之地。

  琐罗亚斯德教信奉全能神阿胡拉,玛兹达,始创人琐罗亚斯德教被视为人类第一位先知。提出西亚文明东流论的日本学者宫崎市定认为琐罗亚斯德教是最早实现“对其他宗教的宽容、对其他民族性宗教的调和以及全人类道德趋於一致性的主张。”

  曾在西亚、中亚一带影响甚广的琐罗亚斯德教,虽渐式微,但它移形换影,活在別处,尤对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影响深远。

  如圣诞节又名密特拉节,密特拉乃琐罗亚斯德教的太阳神。又如明教,因为武侠小说,它广为华人读者熟识,而明教一脉相承自琐罗亚斯德教。

  尼采着名作品《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查拉图斯特拉便是琐罗亚斯德的另一种译名,尼采推崇琐罗亚斯德,假借他之口写哲学着作。

  琐罗亚斯德教着名标誌法拉瓦哈,前生可能出自亚述人或埃及人,但它的今世,竟和臭名昭彰的纳粹标誌有八成相似,也许和希特勒一直以德意志民族乃高贵的雅利安人有关。

  追寻小昭的故乡,从伊斯法罕郊外山丘上的火神庙遗址开始,穿越沙漠,直奔三千年古城亚兹德,这裡有千年不灭的圣火。

  人头鹰身的法拉瓦哈,是琐罗亚斯德教标誌。法拉瓦哈手持的圆环代表契约和承诺,婚戒源自此。

  位於伊斯法罕郊外的火神庙遗跡。

  熊熊圣火千年不灭

  亚兹德,一座位处卡维尔盐漠北部和卢特荒漠南部间的沙漠古城,丝绸之路西亚一段的重要贸易站,对亚兹德的最早文献记载可追溯至公元前三千年,联合国教科文称为世上最古老城市之一。

  从伊斯法罕往亚兹德,四小时车程,一直飞驰在天苍苍野茫茫的荒漠,手机讯號不时突然消失十多分钟。车外,一望无际的荒漠,乃不长寸草,鸟不生蛋,狗不拉屎之地。

  亚兹德,琐罗亚斯德教文化中心,城内火神庙,城外CHAK CHAK,均是琐罗亚斯德教圣地。每年,数以千计的教徒长途跋涉前来朝圣。追寻小昭的足跡,焉可错过两处圣地?

  CHAK CHAK位於沙漠深处,出了亚兹德城往西北走,穿越平坦荒漠,当远方开始出现黄褐色的嶙峋群山,意味将抵圣地。CHAK CHAK在徒峭崖边,车停山腰,沿数千级梯阶继续往上前行,抵建於峭壁的Pir-e-Sabz火神庙。传说中,公元637年,阿拉伯人入侵,灭国灭教,萨桑王朝一位公主逃至此,干渴煎熬,公主把手杖扔向崖壁,竟掷出水,CHAK CHAK即水的“滴、滴”之声。

  Pir-e-Sabz火神庙依山而建,天然山穴成庙殿,几乎没有装饰,殿壁置祭坛,供奉圣火,星星之火闪烁耀目,有几分武侠世界裏光明顶的味道。

  琐罗亚斯教认为火是善神阿胡拉·马自达最早创造出来的儿子,象徵神的絶对和至善,所有庙都设圣火祭台,教徒须在火前祈祷。

  荒野中的CHAK CHAK圣火带世外超然之气,不似城中火神庙的圣火神秘莫测,据说这团闹市中的圣火自公元470年便长燃不熄,阿拉伯入侵灭教时,信徒冒死把圣火移到阿富汗,至1174年移回伊朗,1474年迁至亚兹德。

  不屈不挠的波斯人和千年不灭的圣火很相配,被自封“武林盟主”“替天行道”的美国人不依不挠穷追猛打近四十年,伊朗人就是从未跪低。

  藏於沙漠深处,嶙峋群山的拜火教圣地CHAK CHAK 。

  建於峭壁的火神庙圣火祭台。

  亚兹德城内的火神庙,这裏有自公元470 年起便长然不熄的圣火。

  天葬,只为勿染污善良的大地

  看过千年不熄圣火,旅舍小青年领着我们赶往另一家火神庙观日落。在亚兹德,我们没找YAHYA导遊,跟着旅舍一天团,城外城内追寻琐罗亚斯德教足跡。

  天色渐暗,城郊,两座寸草不长的黄土山丘孤伶伶立在黄土地,寒风扑面,荒凉悽凉,这情景似曾相识。

  小青年示意我们爬最大那座山丘看照落,山路㞳峭,费一番力气走到山顶。光禿秃山头建了一个由半塌围牆围着的巨大圆型平台,中间挖出一巨坑,这阵势,隠隠感觉是祭祀场所。果然,小青年语我们,这便是琐罗亚斯德教的寂静塔,天葬之地。

  出发前查资料,曾见过琐罗亚斯德教寂静塔照片,怪不得老觉眼熟。

  琐罗亚斯德教和藏传佛教皆有天葬习俗,有研究认为藏传佛教天葬源自琐罗亚斯德教,但两教天葬意义有异。藏传佛教天葬以尸体餵鹰,有捨身布施之意,乃死者的功德,利於灵魂轮迴转世。琐罗亚斯德教没有轮迴之说,认为水、土,火皆神圣不可侵犯,人死后会被邪神入侵变得不洁,故要在高高筑起的寂静塔上天葬,以保持大地的圣洁。塔内分三层放置男女小孩遗体,任由秃鹰啃食,骸骨置於塔中央的巨坑内,直至肉身被啃噬干净,才由亲人收集置於神袛。

  琐罗亚斯德教葬礼最核心不是天葬,而是三次犬视。背包放着丝路学者乐仲迪的《从波斯波利斯到长安西市》,据她以北朝入华栗特人墓葬文物考证,犬在琐罗亚斯德教中被视为正义和益处,死者刚咽气时,由犬隻辨其是否死亡。而在守护遗体过程中,还需犬视。遗体送抵寂静塔后,由犬向死者作最后一暼,以示告別。

  伊斯兰革命后禁止天葬,自1978年起两座寂静塔已告荒废。

  暮色苍茫,独自一人走下寂静塔,万物寂静无声,不寒而慄。

  寂静榙,琐罗亚斯德教天葬之地。

  沙漠凤凰

  亚兹德,除了琐罗亚斯德教的火神庙、寂静塔,还有藏身沙漠深处的千年古村,以及位列世界遗产的古城区。

  这座公元前三千年已屹立沙漠的古城,千年来风沙中迎送南来北往的商旅。马可孛罗途经时曾讚叹;“一座非常精致、美妙的城市和商业中心。”

  旅舍就在世遗古城区旁,旅途美好的一天,始於自然睡醒,在传统波斯花园喝杯波斯红茶、吃个早餐、看本书,然后,慢条斯理踱步往古城区。

  LonelyPlanet形容亚兹德古城区是一隻非常年迈的沙漠凤凰,出发前无法想像年迈凤凰怎个模样,直至遊走於亚兹德迷宫般的古城区,触摸凤凰心臟,不由惊叹於泥黄色凤凰的顽强生命力和非凡智慧。

  黄泥晒干而成的泥砖砌成黄砖房子,数以千计黄砖房各被高高黄泥围牆围起,又由拒人千里之外的黄泥围牆划出纵横交错的大街小巷,仿若棋盘般的古城区就由星罗其佈的街巷、黄砖房子、黄泥围牆组成。行走其中,头顶蓝天艳阳,两旁高牆,蜿蜒曲折小巷似不见尽头,往往走过好几条街巷皆不闻人声,一城千年寂寥。

  高牆后,黄砖房不甘寂寞地露出风塔,提醒来往访客:此处有人。

  风塔,亚兹德的标记。

  若从高处眺望亚兹德,一片黄褐色,每栋黄砖房皆筑起风塔,这是波斯人发明的沙漠冷气机:高高立在屋顶的风塔,东南西北四面鏤空,迎来四方八面的风,利用冷空气下降热空气上升的原理,把冷空气导入屋内,促进室内空气对流,达至降温。

  小巷深处还藏着波斯人另一种生存智慧:坎儿井,沙漠地底灌溉系统。

  坎儿井经丝绸之路,自波斯传入新疆。从前行丝路新疆一段时,曾特意为看坎儿井跑去郊外农田,亚兹德的坎儿井则在寻常百姓家前,隨处可见。

  沙漠凤凰亚兹德。

  风塔之城亚兹德。

  摇起来,晃起来的塔

  建筑是城市的年轮,在亚兹德,建筑,也是民族的智慧。

  冷气机的祖奶奶风塔,向地底进发的坎儿井,波斯建筑智慧不止这些。

  距离亚兹德约五十二公里的Meybod,是一座至少有一千八百年历史的古城镇,这裏有伊朗最古老的土砖结构城堡,还有一座建於公元1502~1722萨法维王朝时期的巨型土砖大冰库。

  大冰库,一个巨大泥黄色圆锥体,无窗仅一扇门,仿若巨型外星怪物。入内,顶部一洞採光,冰库不独向上建高,也向下深挖,沿梯往下走,凉颷颷,和室外艳阳高掛的炎热乃两重天,不愧是冷气机祖师爷。

  西行波斯,相遇最神奇建筑不是风塔、冰库,而是摇晃塔。

  摇晃塔,顾名思义,摇得晃起来的塔。

  千年古村哈拉纳格在亚兹德以北七十公里的山区裏,虽已荒废但村庄轮廓、脉络保持完整,砖土房、清真寺,还有一座建於十七世纪的摇晃塔。其实在伊斯法罕时已见识了摇晃塔的神奇。

  两座形状、大小、高低一致的砖土塔,各立一端,两塔近顶部以井字型插了四根木,塔顶悬掛小铜铃。一青年伸开四肢,蜘蛛侠般攀在塔顶内,只见他大力摇摆,塔,居然隨之摇晃起来!而且,不止这塔摇,另一座塔的塔顶小铜也左右晃动,叮叮作响。

  砖结构建筑因何可以被摇得晃起来?何解摇一塔动两塔?几个刘姥姥一直盯着摇晃塔,企图解谜:和塔上的四根木有关?木结构建筑对强烈地震有很高的耐受力,木材比砖石混凝土有更好韌性,抑或砌砖的方法有奥妙?还是……

  找不到答案,望向YAHYA,他也没能揭开谜底,但告诉我们,两座摇晃塔可以大小不一,但一定要在同一水平线上。伊立克和埃及也有摇晃塔,似乎这是两河流域的神秘智慧之一。

  伊斯法罕的摇晃塔。

土砖大冰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