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非洲 > 埃及 > 旅游攻略 > 奇遇记,我在撒哈拉遇见了《三毛》书中的第二主角姑卡
埃及Egypt

美丽的尼罗河畔,古埃及人给我们留下了宏伟的金字塔、神秘的狮身人面像和古代神庙。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非洲旅游 > 埃及旅游 > 埃及旅游攻略 > 奇遇记,我在撒哈拉遇见了《三毛》书中的第二主角姑卡
埃及EGYPT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奇遇记,我在撒哈拉遇见了《三毛》书中的第二主角姑卡

2019-07-15   作者:linuscheng

  「你有位姊妹,对吗?她叫甚么名字?」我虽已肯定大卫的身份,却又试探式的再问。

  「姑卡,我姐姐叫姑卡。」他说。

  姑卡,那就一定没有错了。她是三毛在沙漠生活时最好的朋友,书中出场最多的沙哈拉威人。其中《娃娃新娘》一文以姑卡为主角,当年她十岁,以沙哈拉威传统仪式嫁给一位素未谋面的人,三毛出席了她的婚礼,详细记载了过程。

  参观够了,大卫主动说可以开车载我回到城裡,这裡的人真友善。

  我跟伯伯拥抱道別后,坐上了大卫的车。大卫两位小女儿也在车上,看起来快十岁。幸好据阿里所说,现在已禁止「娃娃新娘」,否则她们也将要被安排结婚了。

  大卫开车不久,手口並用地跟我说︰

  「姑卡,见?」他把两隻手指指着自己的眼。

  「想见!我很想见她!」我叫道。

  大卫隨即改道,驶进迂迴小路。姑卡,几乎是书中的第二主角,我将要跟她见面!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惊人运气。

  //初次看见姑卡正是去年这个时候,她和她一家人住在我小屋附近的一幢大房子内,是警官罕地的大女儿。那时的姑卡梳着粗粗的辫子,穿着非洲大花的连身长裙,赤足不用面纱,也不将身体用布缠起来,常常在我的屋外呼叫着赶她的羊,声音清脆而活泼,儼然是一个快乐的小女孩。//

  《撒哈拉的故事-娃娃新娘》

  我初次见真正的姑卡,会是怎样?

  五分钟后,大卫的车在一条窄巷停下来,大卫转身跟其中一位女孩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小女孩就蹦蹦跳的下了车,跑往车前方的一间小屋敲门。

  我下车等着,紧张得连呼吸都乱了。

  一位穿着鲜豔绿色阿拉伯长衣的妇人踏出门外,小女孩跟她说了几句,妇人看着我,然后慢慢走过来。

  她微笑跟我点点头,然后跟车中的大卫讲了几句。大卫跟我说︰

  「她是姑卡,不、英文。」

  一如所料,姑卡完全不会说英文。

  如三毛所记,姑卡体型肥胖,但双眼很大、轮廓清秀,十分美丽,浓烈的味道就没有了,我相信现代的沙哈拉威人已较常洗澡了吧。

  我和姑卡很努力地以身体语言沟通,我给她看手机裡的三毛照片。姑卡若有所思地看着,说「Echo、Echo」,然后指着天。

  对,她知道三毛已经不在了。

  但,她的书还在、她的故事还在,全世界的华人都在看。

  「你的丈夫好吗?」我问她,大䘙替我翻译。

  「阿布第,好。」她说。

  //阿布弟拉开布帘进去了很久,我一直垂着头坐在大厅里,不知过了几世纪,听见姑卡『啊!』一声如哭泣似的叫声,然后就没有声息了。虽然风俗要她叫,但是那声音叫得那么的痛,那么的真,那么的无助而幽长,我静静的坐着,眼眶开始润湿起来。

  『想想看,她到底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残忍!』我愤怒的对荷西说。他仰头望着天花板,一句话也回答不出来。那天我们是唯一在场的两个外地人。

  等到阿布弟拿着一块染着血跡的白布走出房来时,他的朋友们就开始呼叫起来,声音里形容不出的曖昧。在他们的观念里,结婚初夜只是公然用暴力去夺取一个小女孩的贞操而已。//

  《撒哈拉的故事-娃娃新娘》

  姑卡,这些年来,你好吗?

  当初按「传统」粗暴地娶你的阿布第,后来有好好的爱你吗?

  看着姑卡温暖而柔弱的笑容,我不忍问她真相。

  「我很喜欢三毛的书,我有看过你们的故事,很感人。」其实,她的故事令人很伤感。

  姑卡脸红起来低头微笑,看来她很有兴趣知道三毛写了她甚么,突然我眼前的不再是五十岁的妇人,而是十岁的小姑卡──三毛最好的朋友。

  你记得吗?

  那一次你偷了三毛的高跟鞋去穿,留下了你的尖头沙漠鞋,害三毛要穿凉鞋出席宴会。后来你把高跟鞋弄得破烂还给三毛,三毛大发雷霆,你记得当时你跟三毛说过甚么吗?

  //『哼!你生气,我还不是会生气!』姑卡的脸也胀红了,气得不得了。

  『你的鞋子在我家,我的鞋子还不是在你家,我比你还要气。』她又接着说。

  我听见她这荒谬透顶的解释,忍不住大笑起来。

  『姑卡,你应该去住疯人院。』我指指她的太阳穴。//

  《撒哈拉的故事-芳邻》

  这种小事,你可能早已忘掉了,我却印象很深。在遥远的东方,你知道有多少人曾因你的小事而会心微笑吗?

  她又跟大卫说了几句,大卫用他的单字片语替我翻译。

  「她、看书、她想看。」

  「我回去、找、寄、给你!」我一个个字慢慢地配合手部动作跟姑卡说。

  姑卡微笑把手放在胸前,说了一句,她一定是在说多谢,今次我知道。

  我跟姑卡合照,她好像有点害羞,站近一点她马上就缩开,这我才记起她是传统的穆斯林妇女,跟男人当然要保持距离,幸好我没有太失礼。

  很想跟姑卡再好好的聊聊,但无奈语言完全不通。我也从她的眼中看见了好奇,然而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分享着那些跨越了地域和时空的小故事。

  跟姑卡道別后﹐我谢过大卫,答应会把书寄给他们。(可惜我相信《撒哈拉的故事》不会有中文以外的译本。)

  下车后,我呆呆站在街上,没有马上回到酒店

  真的吗?

  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

  过去短短几个小时的经历是真的吗?

  太难以置信了。

  谁想过往崑崙山会遇见张三丰?谁想过往五指山会找到孙悟空?而今天,我在撒哈拉,遇见我最喜欢的书裡描写过的真实人物。

  震撼、感动、奇妙⋯⋯还有多少词彙可以形容此刻心情?

  就跟遇见三毛没有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