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亚洲 > 印度 > 旅游攻略 > 『生于妓院』——我的印度妓院蹲点日记(上)
印度India

印度由于辉煌灿烂的古文化和广袤的国土,印度名胜古迹和名山胜水甚多,玩赏不尽。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亚洲旅游 > 印度旅游 > 印度旅游攻略 > 『生于妓院』——我的印度妓院蹲点日记(上)
印度INDIA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生于妓院』——我的印度妓院蹲点日记(上)

2019-06-17   作者:ian_wu_

  (照片已经过变色处理,除了第一张照片,后续照片皆与主题无关))

  今天的想分享的故事是,我在印度时蹲点在一间德里妓院三个礼拜的故事。

  《生于妓院》(Born Into Brothels),是一部二○○四年在美国上映,并且在同年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一部电影,英国女导演Zana 透过记录着教导几名生活在印度加尔各答妓院的孩子使用相机、拍摄照片,呈现了加尔各答红灯区的生活样貌与故事。

  加尔各答的红灯区叫做索纳加奇(Sonagachi),是印度、也是亚洲最大规模的性工作场所之一,虽然正确的数字难以统计,但各方单位估计约有两万名左右的性工作者在索纳加奇从事性交易。或许作为亚洲最大的红灯区,除了吸引了世界各国的寻芳客之外,也是许多国家背包客一探究竟、体验「异国文化」的一个目的地。

  但如果你不小心误闯了索纳加奇,可能还会以为索纳加奇其实就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社区(只是可能会纳闷为什么那么多姐妹站在路上)。大多从事性交易的都是一楼型的平房,每间房子比邻而居,有卖小吃的摊贩,也有为附近工作者而设置的小餐厅。也因为入口处就连接着主要的干道,所以这里其实是个行人来来往往、热闹吵杂的地方,时不时还会看到几个背着书包刚放学的孩子。或许也因为如此,索纳加奇近几年也一直没有拒绝单纯探访的观光客走入大街。

  但这并不代表在红灯区里面工作的人,就会无限得包容观光客。当我在印度跟其他的日本人聊起拜访红灯区的经验之后,就有日本人告诉我,有一位他们自己的旅伴,自作聪明,竟然将小型的录影相机夹藏在前方的小腰包里面,只露出镜头,并全程尝试录影偷拍,结果被社区的人发现,因此被拖了出去、叫嚣羞辱了一番。

  其实会这样做的观光客也真是够傻。会在红灯区工作的人,是看过最多形形色色脸孔的人,很难有事情可以躲过他们的眼睛。而社区愿意大方让单纯的观光客参访,已经是很难得的体验,偏偏就是会有不知好歹的人,不懂得体谅每个人辛苦的工作,而非要去试探别人的底限。

  拍摄红灯区、妓院的故事,一直是我想尝试的计画,希望透过自身在那个环境里所经历的事情与观察,写出一些故事,替在这个艰苦环境之下工作的人做一些平反与发声。因为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不是绝对的非黑即白,我们身处的世界,其实是混合了白色与黑色的灰。所以并不是在所谓「合法的世界」里,我们所有看到的一切就合法、公开、公正、公平;在所谓「非法、黑暗的世界」里面,我们就看不到光明、爱、包容、与人性。

  首都德里的红灯区G.B. Road 就成为了我探访以及取材的目标区域。G.B. Road 是 Garstin Bastion Road 的缩写,就座落在新德里火车站旁边约一公里的一整条街道。在这条着名的红灯区街道上,并非像是泰国或是日本那样,小姐们就全部站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大方招揽客人,而是全部就待在建筑里的二、三楼等待客人上门,但是时不时还是会看到小姐们透过窗户向街道上的潜在客人频送秋波,期待打动客人的心,勾引他上门。

  特别的是,在这些建筑的一楼,全部都是贩卖五金相关材料的店家,而在街道的后方,更是一整片的穆斯林社区。在街道的开端入口,更有供奉神明的印度庙,据说是当地的性工作者姐妹们非常倚重的一间庙宇,如果你有经过,应该还可以看到同时供奉在庙前面的三只圣牛。超现实的对比以及景象,我想这就是许多人迷恋印度的其中一个原因吧。

  为了执行计画,我必须打通在G.B. Road 里面的关系,因此我透过一些当地的人脉找寻到女性的翻译,以及本来就有在G.B. Road 为当地性工作者做服务的NGO工作者陪我一同前同。但还是不意外得收到每一间妈妈桑的婉拒,表示她们其实都只是幸苦为了家庭而工作,并且绝对不能被远方的家人所知道,所以实在不方便接受摄影方面的採访。

  或许大家会好奇,成为性工作者,自己的家人真的会不知道吗?据我自己的瞭解,在印度性工作者的习性是这样子的,他们绝对会远离自己的家乡从事这类的工作,避免被家乡的人所撞见,否则下场绝对是被家庭、家族给抛弃。印度是台湾的九十倍大,而在每个大小城市其实都有红灯区,所以为了避免被家族所发现的可能,远离家乡工作几乎是每个性工作者必须的牺牲。

  在印度投入性产业的性工作者,除了由于本身家庭环境就相当贫困,所以不得以自愿投入性工作之作之外,不外乎就是诈骗以及人口贩卖了。先说明最常见的人口贩卖,由于在印度女性的地位本就比男性低落,特别是在非常穷困的乡下,有非常多的印度家庭真的是过着无法负担「多一双碗筷」的生活,特别是在印度的婚礼,女方在结婚时必须负担大笔的礼金与嫁妆,如果没有能力负担,可能将会连带影响到女儿往后在夫家的生活、幸福以及命运,所以这对许多穷困的印度家庭是非常恐怖的负担,因此在印度,许多家庭的一家之主以及哥哥、弟弟,努力拼命工作,除了维持家庭的生计,就是为了替姊姊、妹妹存下足够的嫁妆。

  所以当一个穷困的家庭,实在无力再负担女儿的生活费用的时候,就有可能被家庭卖给人口贩子,换取金钱或是还清债务了。但是讽刺的是,有些家庭甚至是女孩本身,其实还会感谢人口贩子。因为要不是有这些人口贩子将女孩买走,整个家庭的经济可能永远陷在一滩死水,或者是家人的生活无法获得改善,这也是格外令人心酸的一面。

  再来是诈骗,大家可能有点难想像,是什么样子的诈骗,会被骗到要去当性工作者?原来其实也是人口贩子找寻性工作者的一种方式,这些人口贩子会想尽办法去认识想要接触的女性,并且与女方发展感情,接着欺骗她们在远方的大城市,有适合她们的工作,而在城乡差距以及资讯落差的情况之下,女方常常容易取信于人口贩子,认为这将是一段有利于感情以及家庭的付出,接着到了当地之后,再直接被贩卖给当地的妓女户,而无法脱身。

  后来在连续拜访了几个妈妈桑都吃了闭门羹之后,由于我还是想要在里面观察印度性工作者的生活与工作日常,所以我拜託朋友帮我向一间店沟通,是不是可以没事有空就来店里坐着,并且绝对不拿出手机与相机,妈妈桑在确认我不会拍照之后,也就不置可否、摇摇头得说随便我,让我在店里自由行动。

  前面提过,性工作者们工作的区域位于建筑的二、三、四楼,在前往楼上之前,通常要先经过一段非常狭窄、阴暗、脏乱的迴旋楼梯,在门口与楼梯间,也很常看到上了年纪的老妇女,跩着男客人的衣角,祈求他们的施捨。楼梯本来就难走,而到了傍晚、晚上的尖峰时段,佔据楼梯一角的老妇人,要到各妓女户卖杂货的摊贩、再加上来来往往的男客人,常常把楼梯挤得水泻不通、难以行走。

  而我坐在店里的时候,女孩们其实也挺爱来跟我聊天,虽然说G.B. Road 这里本来就有不少的外国寻芳客,但看到像我这样这么频繁过去的,应该也不在多数。加上我每次过去,都会带一些市区、百货公司才买得到的甜点以及蛋糕,所以他们每次看到我,大概都觉得又有点心可以吃了,多少有些开心吧。

  毕竟这些女孩子,除了是自愿来此工作,而可以自由进出、出外逛街之外,其他的女孩子出入,通常必须集体行动,并且会有妈妈桑跟着,以免他们逃脱。加上他们赚的都是辛苦钱,又要为了还债,所以我想很难有机会吃到外面的一些点心。

  也因为她们在工作的期间,往往不能外出,只能一整天待在室内,也就连带创造了另一种经济,就是会有许多的小贩,专门做红灯区的生意,在肩膀上扛着一根长竹竿,上面装带着自己能够携带的商品,每间妓女户一间一间的跑,提供给女孩们另外一种购物的机会,因此除了像是水果、奶茶、零食的小贩之外,还会有卖纱丽、围巾、首饰的商人,我想除了女孩子们自己会想买来装扮自己外,也是趁机想向喜欢的男客人撒娇一下,希望从男客人手上拿到一些小耳环、项鍊当作礼物,此外还有衣物、床单到府收送的服务,真是足不出户,在一个小小的房间,可以得到所有的基本生活需求服务。

  我自己就被凹了好多次,每次我看到那些卖纱丽、耳环的小贩来到店里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自己又要破产了,因为这个时候女孩子们不管年纪比我大还是比我小,全部就会围到我身边,然后拿着耳环、项鍊,然后在身上比阿比的,再问我这样子好看吗?这个好看吗?那样好看吗?其实我很想跟他们说每个都很不好看,因为一但我说好看,他们就会摆出一个「唉唷,我好想买,可是没有钱,怎么办啊!」的表情。这时我为了报答这些女孩以及妈妈桑大方对我的接纳以及包容,也就只好照单全收,当作小小的礼物送给他们。但是所幸这些都是很便宜的小东西,实在无伤大雅。

  而对我来说,每一户店家,其实也就像是一个家庭,妈妈桑负责照顾所有女孩的工作与烦恼,而另外还会有厨师负责张罗整个店家的伙食(当然菜色不会太吸引人),而不小心怀胎而生下来的孩子,也就在店里由大家轮流一起照顾(意思也就是大家都是他的妈妈),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更何况是印度的穷苦人家,因此大家也就只能苦哈哈得互相帮助,将就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