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亚洲 > 以色列 > 旅游攻略 > 原来如此,窥见巴以冲突的真实样貌
以色列Isreal

以色列历史悠久,是世界主要宗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发源地。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亚洲旅游 > 以色列旅游 > 以色列旅游攻略 > 原来如此,窥见巴以冲突的真实样貌
以色列ISREAL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原来如此,窥见巴以冲突的真实样貌

2019-01-28   作者:sunbayhsu

  旅行半年后,我到了巴勒斯坦。不管是看到的、听到的一切,都带给我相当大的震撼。对这个地区的感受非常深且复杂,也阅读了一些资料,想好好写出来跟大家分享。

  从伯利恆说(Bethlehem)起吧。

(伯利恆市区夜景,可以看到耶稣出生的圣诞教堂)

  伯利恆在耶路撒冷南方,距离12公里,从耶路撒冷市区搭巴士很容易就到达。出发前对这里的印象,只模煳中知道它是圣经中记载的耶稣出生地,目前属于巴勒斯坦自治区所管辖。但随着公车跨过以色列边境,接进伯利恆城区时,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高耸的环形城墙。

  (伯利恆围墙旁,经过的伊斯兰教妇女。墙上充满了涂鸦,和许多令人阅读了心痛的文字。)

  而这就不得不稍微提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这几十年、甚至百年以来错综复杂的关系了。

  本月十四日,美国总统川普在以色列建国七十周年的当天,在耶路撒冷为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开幕风光剪綵,兑现了之前没有任何美国总统敢付诸实行的承诺,可说直接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合法首都。

  在当地,这是一个敏感到不能再敏感的题目,耶路撒冷是谁的首都?跟以色列人或巴勒斯坦人对谈,保证你会得到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

  (伯利恆市中心广场高挂的布条,写着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永远的首都)

  二战之后,由于考量犹太人的特殊处境,联合国允许他们回到起源地—当时为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居住,并辅助建国,作为二战时在西方几乎灭族的「补偿」。在1947年,联合国介入之下,原意是让犹太人及巴勒斯坦在同一片土地上,和平建立一个共存的国家。巴勒斯坦人自然是强烈反对,但在英、美甚至周围阿拉伯世界都赞成默许的状况下,只能无奈成定局。隔年1948年在英国结束託管之后,犹太人旋即宣布建国,并在之后几十年内,陆续扩大版图,远远超越之前联合国划分的范围。犹太人强烈的民族性、精良的战备力和严谨的训练,和美国的背后支持下,一度打下埃及的西奈半岛和巴勒斯坦领地加萨走廊。六日战争、奥斯陆协议(Oslo Acoords)这些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事件,如果全部要写出来都可以写成一本书了,有兴趣的人可以再去查询。

(伯利恆围墙)

  总之,以上事件,让巴勒斯坦人的生存空间被大大的压缩。以色列甚至在本国佔领区外,高高地盖上了围墙和装置电眼(伯利恆围墙就是其中一部份,位于西岸),美其名是保护以色列国土,但也造成了许多畸形而奇特的现象,如墙内墙外的巴勒斯坦家庭分隔两地、回到自己家得接受以色列像犯人一样的盘问、审查证件,或是得大大地绕路,使他们倍感不便甚至被羞辱。

(要通关穿越伯利恆围墙,所需经过的长廊)

  我们从巴勒斯坦穿越伯利恆围墙到以色列,再穿越回来。长长的走廊围着铁栅,持枪的警卫重重把守,彷彿一座监狱。或许对巴勒斯坦人来说,以色列划定、限制他们的生存范围,正让他们感觉像一座监狱吧。

(伯利恆市区一景,路上的巴勒斯坦人正在贩卖棉花糖)

(路边的肉贩,很开心地邀请我们跟他们合照)

  问起以色列人,他们告诉我巴勒斯坦人很野蛮;而巴勒斯坦人对我谈起这事情时,气愤不平的情绪之外,眼角有泪。

  「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家」,他们都说。

(伯利恆圣诞教堂内,耶稣的出生地,马槽)

  离开伯利恆,我往希伯崙(Hebron)前去。

  位于约旦河西岸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是世界文化遗产之一,也同时是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城。位于耶路撒冷以南30公里,目前属于巴勒斯坦管辖。

  这里最知名的,就是亚伯拉罕的墓地(Tomb of Abraham)了(原名:麦比拉洞)。亚伯拉罕是谁?他是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共同认定的祖先。在他的儿子们开枝散叶后,才进一步分为以上三个宗教的起源。非常重要的是,这也同时是引发整个以巴冲突的核心,是一切冲突、争议的起点。

(亚伯拉罕的墓地外观)

  参观亚伯拉罕的墓地是一个非常奇特,甚至对我来说有点诡异的经验。外观看起来有点像是清真寺的这个建筑,内部中央置放着亚伯拉罕的棺木、供人参观景仰,但犹太教徒和伊斯兰教教徒的出入口及活动范围,是完全分开及隔离的,甚至连棺木所在的空间,都从中央被隔成两半,一半是犹太教教徒看得到的部分,另一半则是属于伊斯兰教才能接近。身为外国游客的我们并不被限制,不过想看到全部的棺木,得分两次、从两个入口进去,也都必须通过非常严格的安检。当在犹太教那区往棺木看去,可以隔着墙和窗櫺,远远看到另一区的伊斯兰教教徒,甚至听到对方的窃窃私语,反之亦然。小小的空间,却有着如此壁垒分明、甚至有点荒谬的态势。

(参观内部伊斯兰教徒区,身为女性必须将头髮遮盖住)

  而亚伯拉罕的墓地,正是希伯崙这个城市的一个缩影。

  1967年的六日战争后,以色列战胜,第一次从巴勒斯坦手中夺得希伯崙的全面管辖权。而后以色列政府便开始在这个地区,有计画地建立所谓的「定居点」(Settlement),慢慢移入以色列公民和驻军,在原本完全是巴勒斯坦人的土地上插旗。这对世代居住在此地的巴勒斯坦人来说,可想见是一件非常不堪的事。

  (以色列定居点 Beit Hadassah 街景。这里曾经是希伯伦旧城区最繁华的街道Al-Shuhada street,但被划入定居点后对外交通隔绝,现在已人去楼空、一片荒凉,迎面而来大多是巡逻的军人。)

  (以色列定居点Beit Hadassah。据说里面的犹太居民数不到30,在此遇到的犹太人多是从耶路撒冷搭乘游览车来的游客,且导游都会随身配备步枪。)

  在柯林顿任内促成奥斯陆协定之后,稍微缓解了以巴冲突,希伯崙被划订为「A区」,也就是完全属于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管辖区。不过这并没有解决这里土地权的问题,因为以色列当局并没有遵照协议,撤出希伯崙,反而逐步增加定居点,后来才造成了现在希伯伦城区又再度被细细划订为H1、H2区的状况。

  (旧城区,邻近以前巴勒斯坦的大市集。在多次冲突后人口大幅外移,以往的光景已不再。)

  这一个见证历史的古城,在各种冲突不断下,人口锐减,部分城区甚至居民搬迁一空,呈现宛如鬼城一般的状态。

  在旧城区闲晃时,遇到一位热情的巴勒斯坦老哥主动上前找我们攀谈,原来是看到不熟悉的东亚脸孔,加以我们手上拿着相机,很想要跟我们介绍他的城市,以及希望我们记录了之后,回国分享。

  (遇到的巴勒斯坦人,详细地介绍希伯崙。这个属于他、但又不完全属于他的城市。)

  现在的希伯伦城区,依以色列驻军的管制程度,分成H1和H2两区。H1是巴勒斯坦人可以自由进出的区域,而H2,就是管制区了。H2由持枪的以色列军人严格看管,并将原本相通的街道,筑墙设栅封死,原本就居住在此区的巴勒斯坦人,凡是出入都必须经过查验。这位老兄告诉我们,正因为这划定方式,他原本可穿越街道五分钟到家,现在可能要绕路三十分钟,经过重重盘查,才能回到自己的房子。

  (原本是希伯崙旧城区的闹街,在层层的栅栏架起,重重的管制哨设置之后,现已人去楼空。这个我们看似荒谬的情况,却是居住在此的巴勒斯坦人的每日日常生活)

  跟着老哥走回家的路上,亲眼所见他被拦下查验证件的过程。「你看看这些以色列军人,这里是我家,他们却每天这样羞辱我。」他气愤地告诉我们。而我们所经过的旧城区,本来是巴勒斯坦人的重要大市集,连住在其他地方的人都会专程过来参观游憩,而现在由于重重限制,以及之前多次爆发的小规模以巴之间的流血冲突,稍微有钱有能力的人都陆续搬走,留下一片空城。

  「Ghost Town」,墙上的涂鸦写着,悲哀但讽刺地写实。

  (抬头往上看,就看到密密麻麻,防止二楼以上定居点的以色列犹太人丢掷石头等物攻击的网子。两个水火不同的群体,以如此畸形的方式,共同生活在这小小的区域里。)

  走在几栋建筑中间抬头看到大片的网子,老哥告诉我们,是由于建筑物二楼以上被划订为以色列的「定居点」,为了防止以色列人往一楼的巴勒斯坦人投掷石头等物攻击,围上的。「后来他们看丢石头没效果,就从楼上对我们泼水」不间断的大小冲突,俨然已经构成这里的日常生活一部分。

(当地人的家)

  跟着他回到家,一打开门,我只想到家徒四壁四个字。旧旧的公寓没有任何装潢,几样简单的日用家具散落着。「我很幸运,家里很大,生活在这里还算舒服。其他人就不一定像我状况这么好了。」他看着我们,表情里有一丝骄傲。

  跟着他上了公寓顶楼的阳台,他指着就在眼前的电线杆上不明黑色物体告诉我们,那是以色列政府设置的监视器,监看着整个城市。「每天早上我上来这里喝咖啡,都跟他们打招唿说早安呢。」他自嘲着。

(从家里的阳台看出去,一只明显的监视器离我们好近好近。)

  随着这位当地人的脚步,我们对希伯伦又有了更详细的认识。

  「拿起你的相机,记录这一切,回去告诉台湾人,告诉其他国家的人,以色列人都在我们的土地上,做些什么事!」

  告诉你们家乡的人。拉着我们的手臂,他恳切地请求着。

  在踏上中东的土地之前,对于以巴之间的冲突连一知半解都称不上,只有着模煳的印象。走过一遭,尽力理解这里的一切,我有所成长,但历史的结,好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