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南美洲 > 乌拉圭 > 旅游攻略 > 我的冒险之旅(二):乌拉圭探险,世界文化遗产屠宰场
乌拉圭Wulagui

它以优美的自然风光获封“南美瑞士”,又因盛产紫晶石,获誉为“钻石之国”。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南美洲旅游 > 乌拉圭旅游 > 乌拉圭旅游攻略 > 我的冒险之旅(二):乌拉圭探险,世界文化遗产屠宰场
乌拉圭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我的冒险之旅(二):乌拉圭探险,世界文化遗产屠宰场

2018-12-17   作者:tw00422729

《弗赖本托斯-盎格鲁肉类包装厂遗址》

  前一天因为Hostel过了12点以后不能让我继续逗留,于是我搭计程车到巴士站,等着「凌晨两点」往弗赖本托斯(Fray Bentos)。虽然说是夜车,但其实也才四个半小时而已,好在座椅可以躺下近160度,六点半抵达的时候不至于太累。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拼来到这个以前连听都没听过的小城市?原来就在紧邻弗赖本托斯旁,有一个盎格鲁区(Barrio Anglo),这是乌拉圭在2015年刚申请通过世界文化遗产的「工厂遗址」,是世界上极为少数以工厂遗址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成功的案例。

 

  从弗赖本托斯的巴士总站往西北边走约莫12个街区来到了乌拉圭河(Río Uruguay)畔,对岸就是阿根廷。现在是雨季,水位比较高,原本河畔的烤肉区整个都淹没在河水中。沿着乌拉圭河畔往西走,过了一条支流月桂树溪(Arroyo Laureles)后就到了盎格鲁区。

  1865年,德国肉品公司Liebig率先开拓了南美版图,工厂地址就选择乌拉圭河畔的弗赖本托斯旁。当时的弗赖本托斯才刚建城两年,是一个相当新的市镇。Liebig的进驻,很快地成为乌拉圭最重要的产业。当时的肉品保存还是使用盐来腌渍,直到1920年代,英商盎格鲁(El Anglo)收购了Liebig的产业后,兴建了一座5层楼高,可以存放18000公吨肉品的巨大冷冻库,才开始使用冷冻技术保存肉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这间工厂产出的肉品供应了英德双方壕沟里士兵的蛋白质来源。

  导览员Nicolas带着我和一个巴西人和德国人参观。我们从机房开始,当时引进全乌拉圭第一台发电机提供生产时所需的电力,也因此,弗赖本托斯成为全乌拉圭第一个使用电灯的城市。当时没有良好的绝缘材料,所以机房的地板和电路板之间都是用豪华的大理石铺设的。发电机的能源来自煤炭,但这煤炭不是来自南美洲本地,而是千里迢迢从英国海运过来的。这是一个很聪明的策略,为了平衡来往船只的载运量,英国人选择出口煤炭到南美洲,然后进口肉类制品回欧陆,这样来回都不会有空船。而德国船则是将钢板运到这里,因为需要平衡的进口量太大,所以过剩的钢板干脆就拿来铺设室内甚至是室外的地板,从现在的角度看来,是相当高级的地板材料。

  接着我们来到一个厂房。当时公司希望所有的东西都有工厂自己生产,于是从芝加哥进口制造罐头容器的机器,训练工人操作,甚至还进口了一台巨大的印刷机,连商标的印制都要自己来。

  在二次大战期间,战争使得对肉类制品的需求达到了高峰,当时的工厂雇用了40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工人(许多人是为了逃避战争,才来做这辛苦的工作),以天文数字般最高一日内可以宰杀2000头牲畜的速率为士兵们提供蛋白质。屠宰场建筑物相当的大,牛只在被宰杀前的一段时间内不能进食。工厂内有让牛只淋浴,然后一路通往二楼屠宰场的通道。通道连接三个闸门,也就是说同一时间可以同时宰杀三头牛。拿着超巨大铁锤的刽子手都是训练有素的,他们只有一次机会,必须要一锤击昏牛只,不然如果牛只在挣扎,肌肉收缩抽搐的话,肉的品质就会大幅下降。屠宰场的工作环境是最差的,也是雇主用最高薪雇用屠夫的地方,因为屠夫们必须要在充满血腥味又血流成河的地方工作。屠夫的分工很细致,每个人都专精于牛只的特定部位,从宰杀一头牛到完全肢解仅需要25分钟,而且通常在夜里工作,因为低温产出的肉质会比较好。脂肪可以拿来做肥皂,牛皮可以拿来做皮革,牛血和牛肠可以拿来做血肠,而骨头、内脏则可以做为肥料,整个工厂生产超过150种商品。当时有一句话:「整头牛的所有部位都被用得淋漓尽致,除了他的叫声以外」。

  而这间工厂最出名的产品就是所谓的精制牛肉块(Beef cube),有一间厂房专门在制作这项产品。牛肉被放进热水里久煮,然后生产线将这锅「高汤」引到过滤器去除骨头等杂质。过滤后的高汤注入蒸发器,将水分脱去。脱去部分水分的高汤是胶装的,而脱去大部分水分的高汤则变成所谓的精制牛肉块。这个过程可以将32公斤的牛肉制成1公斤的精制牛肉块。

  最后我们去参观了五层楼的巨大冷冻库,世界上大概极少能看到这么大规模的冷冻设备(也不需要)。在这里工作的工人要忍受低温环境还有有毒气体,因为当时用来降温的化学物质是氨气,工人每工作15分钟就得到外头透气20分钟。根据统计,在这里工作的工人通常是来自北方。

  如果没有导览的话,在这巨大的工厂遗址真的会有雾里看花的感觉。但也许是因为太冷门的关系,网路上的资讯实在有够少,我很幸运的逮到早上10点的导览(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跟我收费),让我能够了解这整个工厂当时是如何运作的,是个非常非常值得游览的地方,也绝对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世界文化遗产。

  不过绕道来这里的代价可不小:因为时间有限,弗赖本托斯本身没有青年旅馆,住宿普遍昂贵,所以选择搭夜车来。再来,参观完以后,虽然很幸运地搭上巴西和德国人的便车回到了巴士站(早上我走过去的时候花了1小时),但今天已经没有车到阿根廷的边界了,要北上到另一个边界的车是傍晚的,看来今天要回到阿根廷有很大的难度。我搭上巴士回到东边45公里外比较大的城市Mercedes,然后背着所有行李走了1.5公里到2号公路试图搭便车到边界。但我苦苦拦了两个多小时、吃了无数大卡车经过所卷起的风沙,却没有半台车愿意停下。我沮丧地又走了1.5公里回巴士站,搭上傍晚的车前往北边的边境城市Salto 。抵达的时候已经晚上10点多,下一班前往阿根廷的巴士是隔天早上7点15分,附近没有旅馆,搭计程车来回加上昂贵单人房的花费不是很值得。于是,今晚睡巴士站!

  蒙特维多(Montevideo)的hostel没办法让我待到巴士的时间,所以我午夜12点就必须搭着计程车离开旅馆,来到蒙特维多的巴士站。

等了两个小时,终于可以上车睡觉了

  今天要前往首都蒙特维多西北边的弗赖本托斯(Fray Bentos),车程其实只有309公里左右而已,以夜车来说算是短了些。

  不过这巴士的座位还蛮好躺的,算是不错的夜车。4个半小时后,清晨六点,我抵达弗赖本托斯(Fray Bentos)。

不意外地,游客中心还没开

天气阴阴的

  从地图上来看:白色阴影的部分是乌拉圭的国土,北边跟巴西接攘,西边则以乌拉圭河(Río Uruguay)和阿根廷遥遥相望。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一般说是位在拉布拉他河(Río de la Plata)的南岸,实际上所谓的拉布拉他河是由:

  巴拉那河(Río Paraná):源自巴西高原,经过伊瓜苏一路往南流,最后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出海,是南美洲第二长河(第一长是亚马逊河)

  乌拉圭河(Río Uruguay):源自巴西南部,为巴西与阿根廷,以及阿根廷与乌拉圭的天然国界,向南流与巴拉那河汇集后出海

  拉布拉他河是由上面这两条河流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附近会流形成的河口湾,像是喇叭状一样的放大进入大西洋。弗赖本托斯则是位在乌拉圭河下游的东岸。

弗赖本托斯是个安静的小城镇

还蛮惬意舒适的一个地方

  街头涂鸦上写着"Todos los seres humanos nacen libres e iguales en dignidad y derechos",这是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的第一条: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

快要离开乌拉圭了,赶快找个邮局把明信片给寄了

  明信片邮资是60乌拉圭披索(65TWD),不便宜,但比阿根廷那近乎抢钱的邮资比起来亲民多了...

  邮筒分三个,除了国内(Local)和国外(Exterior)以外,还有一个寄到首都Montevideo的邮筒

寄完明信片以后,没有罣礙了,可以优闲的散步

  来到弗赖本托斯有一种很重的凄凉感,景色是一个,再来可能就是先前都去一些壮丽壮阔的大山大城,突然来到了这么一个有点偏僻的地方,有一种落差感(可能再加上想念起我被偷的D800E)。

往河的方向走去

弗赖本托斯不大,从巴士站走没多久就可以到乌拉圭河畔

  咦...怎么有种淹水的感觉?

  看起来乌拉圭河的水位随着干雨季有蛮大的变化,河面上可以看到一些像是野餐的石桌椅,在干季的时候,应该是可以去野餐的。

  我继续沿着乌拉圭河往西走,但我到底来这个城镇要干嘛呢?

  我的目的地其实是弗赖本托斯西边的一个区块,叫作盎格鲁区(Barrio Anglo),这也是我无论如何一定要来一趟弗赖本托斯的唯一理由。弗赖本托斯文化工业景区(Fray Bentos Cultural-Industrial Landscap)是乌拉圭在2015年刚申请通过世界文化遗产的「工厂遗址」,是世界上极为少数以工厂遗址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成功的案例,而这个世界文化遗产的位置就在盎格鲁区。

隐约可以看到对岸的阿根廷

  沿着乌拉圭河畔往西走,过了这条支流月桂树溪(Arroyo Laureles)后就到是盎格鲁区。

不管是用Maps.me导航还是看着指标走,其实都不难

进到园区之前,会先看到圆环上的一个造型古怪的纪念碑

  根据文化资产局对弗赖本托斯文化工业景观的描述:此工业园区位于弗赖本托斯镇以西,突出于乌拉圭河的陆地上,是继一家成立于1859年的肉品工厂发展之后所建立的。此遗址展示肉类采购、加工、包装和配送的完整过程。园区包括李比希肉类萃取公司(Liebig Extract of Meat Company),该公司自1865年提取肉类抽出物和咸牛肉至欧洲市场,以及自1924年起出口冷冻肉品的盎格鲁肉类包装厂(Anglo Meat Packing Plant) ,此遗址藉由该处的工业和住宅的建筑物以及社会机构,展现肉类生产的完整过程。

  上面写着Compagnie Liebig,就是李比希肉类萃取公司,看起来好像是东南亚佛教的遗址

走进去瞧瞧

其实没有人导览的话,真的也看不出来这些是什么建筑

至少我看得出来这是工厂....(毕竟我还有眼睛)

穿过一间间的厂房

往窗户里头瞄一下

  这铺设铁片的地板用意是?

  最后,我找到了工业革命博物馆(Museo de la Revolucion Industrial)

  原本的办公室一楼被改建成博物馆。在博物馆里面,导览员Nicolas带着我与一个巴西人和德国人参观。

  1865年,德国肉品公司Liebig率先开拓了南美版图,工厂地址就选择乌拉圭河畔的弗赖本托斯旁。当时的弗赖本托斯才刚建城两年,是一个相当新的市镇。Liebig的进驻,很快地成为乌拉圭最重要的产业,也让弗赖本托斯蓬蓬发展。

发电厂机房

发电厂的「高级」地板,用的也是大理石来绝缘

发电厂机房

  发电机的仪表和电路板,用的都是大理石来绝缘,以现在的角度来看,算是非常「昂贵」的材料

  Nicolas解答了我刚刚心中的疑惑:为什么户外的地面上常常有用这种厚重的铁板铺成的地板?

  由于要平衡来往货柜的载货,德国船只出口钢铁到乌拉圭,进口肉品回德国。过剩的钢铁就只好拿来铺地板,是非常昂贵的建材。

  这是一台巨大的印刷机,为了要打造完整的生产线,自己的商标自己印!

虽然是超过50年前的时代,那时的商标已经彩色化了

从芝加哥进口的制造罐头容器的机器,从生产到包装,全部自己完成

  在罐头制造机器厂房工作的人,后面可以看到一些小朋友。工厂的老板在弗赖本托斯建立的一所小学,待学童长大后就可以投入工厂工作。而在他们年纪还小的时候,可以帮忙做一些贴商标、传递等较轻松的工作

再来我们来到制造精制牛肉块的厂房

  UTEC是乌拉圭科技大学(Universidad Tecnológica del Uruguay)的简称。Nicolas说,在乌拉圭,要到首都去上大学是一件辛苦的事情,除了车程远以外,生活费也相对昂贵。乌拉圭政府因此在几个首都以外的省分设立乌拉圭科技大学,让家庭不用负担太大的费用让孩子去念大学。而UTEC的其中一个分部就在这里!

制造精制牛肉块的第一步:用牛肉和滚水熬煮高汤

制造精制牛肉块的第二步:杂质过滤器

制造精制牛肉块的第三步:蒸发器去除水分

制造精制牛肉块的第三步:蒸发器去除水分(从下层看)

整个萃取制作精制牛肉块的过程,只有西文版的说明

  这个和肉品工厂无关。有一间厂房被古董车收藏家租下,里面停放了许多有趣的古董车,当地人在举办婚礼或是仪式的时候,可以租借古董车XD

好小的车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开

接着我们来到屠宰场的建筑

  屠夫就是在这里宰牛的。牛只在被宰杀前的一段时间内不能进食。工厂内有让牛只淋浴的地方(下面会参观),然后一路通往二楼屠宰场的通道。通道连接三个闸门(下图),也就是说同一时间可以同时宰杀三头牛。拿着超巨大铁锤的刽子手都是训练有素的,他们只有一次机会,必须要一锤击昏牛只,不然如果牛只在挣扎,肌肉收缩抽搐的话,肉的品质就会大幅下降。

  巨大的屠宰场,牛只在这里,从宰杀到完全肢解仅需25分钟。这里的工作环境是最差的,也是雇主用最高薪雇用屠夫的地方,因为屠夫们必须要在充满血腥味又血流成河的地方工作。他们的分工很细致,每个屠夫都专精于牛只的特定部位,从宰杀一头牛到完全肢解仅需要25分钟,而且通常在夜里工作,因为低温产出的肉质会比较好。脂肪可以拿来做肥皂,牛皮可以拿来做皮革,牛血和牛肠可以拿来做血肠,而骨头、内脏则可以做为肥料,整个工厂生产超过150种商品。当时有一句话:「整头牛的所有部位都被用得淋漓尽致,除了他的叫声以外」。

  在二次大战期间,战争使得对肉类制品的需求达到了高峰,当时的工厂雇用了40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工人(许多人是为了逃避战争,才来做这辛苦的工作),以天文数字般最高一日内可以宰杀2000头牲畜的速率为士兵们提供蛋白质。

  牛只肢解好以后,最重要的就是保存。为了要提供足够的储藏量,兴建了这座五层楼的巨大冷冻库(下图左)。

穿过了一条很长的走道通往冷冻库

  世界上大概极少能看到这么大规模的冷冻设备(也不需要)。在这里工作的工人要忍受低温环境还有有毒气体,因为当时用来降温的化学物质是氨气,工人每工作15分钟就得到外头透气20分钟。根据统计,在这里工作的工人通常是来自北方(比较耐寒吧...)

  成千上万的牛钩,让我有一种回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感觉...好像那些被毒死的犹太人的遗物...

这是刚刚先前提到牛只被宰杀前清洗淋浴的通道

  这个淋浴通道会一路通往到楼上的闸门,然后闸门一打开就被敲昏...

参观了一圈,我们又回到了办公室

  从1920年代英商El Anglo收购工厂后,到1979年工厂关闭,至今工厂的办公室摆设都没有被动过,这里展示许多过去使用的机器。这是当时相当先进的打字机,导览员Nicolas说这款式是「触控板」的先驱,iPhone都是仿照这个概念做出来的(笑~)

  弗赖本托斯,甚至是全乌拉圭的第一个灯泡,还是爱迪生发明的最初款式

  真是一趟获益良多的导览之旅,完全符合我的求知欲望,而且参观完后我还不用自己走路回去,巴西女生和德国女生他们有一台车子,刚好可以载我回巴士站^_ ^

  虽然说弗赖本托斯本身也是一个和阿根廷有连接的边界城镇,但因为前往阿根廷瓜莱瓜伊丘(Gualeguaychú)的车只有每天清早一班,参观完屠宰场以后根本不可能搭上。但我也不想在这个小地方耗着,干脆先搭个车到比较大的梅塞德斯(Mercedes)再做打算。车程不远,票价是60乌拉圭披索(65TWD)

  在梅塞德斯(Mercedes)买了12吋的Subway火腿三明治,136乌拉圭披索(147TWD)。

巴士站和这间超市连通

  我确定傍晚有一般车子可以往北到另一个与阿根廷的边境城市萨尔图(Salto),但在那之前,我想要先尝试在路上拦便车,看看是否能够直接跨边界前往阿根廷。

我背着全身家当,走了几个街区来到主要干道上

  梅塞德斯位在乌拉圭的2号公路上,一路往西跨过乌拉圭河到阿根廷的瓜莱瓜伊丘(Gualeguaychú),再往乌拉圭河桥之前,分出一条叉路往弗赖本托斯。因此,在梅塞德斯拦车往阿根廷成功的机率比较大。

  于是我开始拦车......

  但......我苦苦拦了两个多小时、吃了无数大卡车经过所卷起的风沙,却没有半台车愿意停下。

我沮丧地又走了1.5公里回巴士站,再吃了一次Subway

然后搭上傍晚的车前往北边的边境城市萨尔图(Salto)

  这不是夜车,傍晚5点50发车,4个多小时就会抵达萨尔图。

  抵达的时候已经晚上10点多,下一班前往阿根廷的巴士是隔天早上7点15分,附近没有旅馆,搭计程车来回加上昂贵单人房的花费不是很值得。于是,今晚睡巴士站!

  先把车票买好,然后把贵重物品寄放在柜台,有点不好意思的躺在椅子上度过这个有点寒冷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