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南美洲 > 阿根廷 > 旅游攻略 > 1797公里,阿根廷玛德琳港去智利首都圣地亚哥,2011.11.23
阿根廷Argentina

这个国度有着湛蓝的天和洁白的云,那里的探戈和足球令人魂牵梦萦。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南美洲旅游 > 阿根廷旅游 > 阿根廷旅游攻略 > 1797公里,阿根廷玛德琳港去智利首都圣地亚哥,2011.11.23
阿根廷ARGENTINA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1797公里,阿根廷玛德琳港去智利首都圣地亚哥,2011.11.23

2013-09-04  来源:旅行吧 作者:花生

    从阿根廷的玛德琳去智利的圣地亚哥走的路是一条斜线,经内乌肯、圣拉菲尔、门多萨,由东南一直向西北走。Google出来的路1797公里,说是要走30个小时,实际上多一些,因为一路上全是山路。前天在玛德琳买的票,其实可以今天才买,除非卖满,巴士公司会在发车那天减价20%做Promo(推广)。我试过几次,能省不少。另外,在南美坐过那么多次车,没有一次是卖满的。这次坐的是ANDESMAR公司的车,阿根廷的豪华长途,价钱贵很多。玛德琳去圣地亚哥不到1800公里,收我740比索(合差不多1100人民币),很心痛。第一天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去乌斯怀亚,坐的也是ANDESMAR,不是我有钱,而是南美的跨国班次大都是它。

玛德琳去圣地亚哥1797公里的Google地图

 
740个阿根廷比索,合人民币1100块,买了个头等的Cama座,1797公里,去圣地亚哥的ANDESMAR阿根廷长途汽车的样子



    车晚点到下午1点才发车,这是我在南美第一次碰到班车延误,他们的车大都非常准时---发车、接驳、到达,都很准。从玛德琳出来这一路,满眼看到的仍然是一片荒芜。心里想,南美这些国家的政府也算是尽了力了,在这些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养活一个国家的人民,是多么的不易。

晚上的8点,走在阿根廷西部那些不毛之地上,看到前方一片火红的天空,南美的晚霞





远处的星星点点,是阿根廷中部城市内乌肯的灯光





2011.11.24,去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路

    昨天晚上睡得很好,一分钱一分货,这个豪华车的沙发是很舒服。早上的8点14分,我们的车到了阿根延中西部城市内乌肯。车上的人下来放风,站台上有一位很帅的阿根廷警察。南美,尤其是阿根廷、智利和秘鲁的女人很胖,也许她们以肥为美。腰围长过身高的女人大街上比比皆是。但是三个国家中就阿根廷能看到一些相当有气质的男人。



    中午的12点,我们的车到了阿根延西部城市门多萨。门多萨比起路上的荒凉,要显得大城市很多,但最多也就比得上东莞的一个镇。阿根廷南部和中南部,他们叫做干旱区,在那里几乎一点水也看不到,比如湖跟河都很少能够看到,有干干的灌木丛的地方,已经是不错的环境了。在阿根廷和智利的山上的牛羊很少,因为没有草,只看到过几只鸵鸟。记得在玛德琳的时候,导游Huan告诉我们,阿根廷的“干旱区”地下也有水,但是咸的,不能喝。这解决了我来这里一个月的疑问,为什么走上百公里都看不到一户人家。下图,阿根延西部城市门多萨市容和门多萨的长途汽车站、阿根廷的山、南美很多山,那些光秃秃的山不时也会给你惊喜,一座两种颜色的山,那颜色区分的也太清楚了。下图,下午的3点,窗外出现了一片美丽的绿色,不多见的绿色。有绿色就有水,有水才有人。这些绿色是阿根廷老百姓集中生活的地方



    阿根廷南部跟智利接壤的地方有边防站,很小,建筑物外面有大型的罐状物,上面有的写着Gas,那是他们取暖和做饭用的,更多不写字的是淡水罐,他们在那里就靠它来生活。从玛德琳到圣地亚哥1800来公里,23个小时是在阿根延境内跑。下午的时候进入两国交界地带,那里更荒凉,山上风很大,几乎没有人迹。下午的3点54分,我们的车到了阿根廷与智利交界阿根廷边防站。那是一个不能再小的房子。两国又是在智利一方一个建筑物内办公。一张桌子,左边是阿根廷,盖印,出镜;右边是智利,盖印,入境。倒挺快。

 
2011.11.24,智利边境和海关

    一天一夜的行车,在车上只吃很少的东西,一小壶水能喝一天,每次一点,漱漱口再咽进去,原因是路上去厕所太艰难。
    总是能在车上睡得死去活来,很少有睡不着的时候。醒来的时候两眼盯着窗外那荒凉的土地,每看到荒漠中的人家,心中就想,这里没有水、没有电,他们的内心世界是什么样的,他们是怎样生活的。
    阿根廷的土地大都是平整而又荒凉的平原,两边没有什么,除了那永无尽头的黄沙和荆棘。24号天亮,经过阿根廷西部最后一个城市门多萨。快到智利边境的时候,阿根廷这边的地势开始升高,汽车慢慢爬坡,没有山,只是地势越来越高。根据呼吸困难程度,估计海拔到了4000米以上。下午4点钟开始,开始看到远处有大山,光秃秃的,堆到路边的山坡上还有星星点点的白雪。



    下午3点半到了两国边境交界,跟乌斯怀亚过智利碰到的那次一样,两个国家的边防挤在一个房子里办公。什么时候南美能够学习欧洲,政治军事联盟,撤掉国家之间的边防,方便经济,也方便了游客。欧洲和欧洲人到底先进在什么地方,不管承不承认,他们首先淡薄了国家概念,实现了地域大同,迈向了我们所说的共产主义的第一步。这一点,是值得全世界各国反思和学习的。世界大同是一个趋势,基础建立在自由、理性与和平的信念之上。当你走的多了,看得多了,你会体会到,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体的。是人与人之争,分开了各国之间的兄弟姐妹。我相信,世界上会出现更多类似于欧盟的地区,比如亚洲各个同盟国之间;北美几个国家之间;最终,希望咱们中国也能够做到开放边境,让老百姓自由的进出,这才是共产主义的第一步。
    4点过来两国边防,进入智利边境之后,车开40分钟之后又停下,到了智利这边的海关---煤炭一般黑的山坡上,一个规模不小的海关检查站。来麻烦了,行李工把我们的行李全弄下来,全体下车,排队过X光机。我的经历,阿根延几个关口的边防,护照都查的特别严,很慢,但阿根廷陆路海关基本上是摆设,过的很快;智利的陆路边防护照查的不严,几乎是看也不看就盖印,但海关查的很严。几次,都是缉毒犬上车,旅客下车,再是填表、交表、排队过X光机,一个个查,非常慢。按智利的海关法,水果、肉、面包,包括罐头都是违禁品记得不能携带入境。我见过有的人行李里有水果,不光没收,还要另加80美金的罚款。这是一个巨额数字,主要是针对外来人的,包括游客。

下图,过来阿根廷边境,汽车再走40分钟,到达智利海关检查站的样子

 

    下图,今天在智利海关拍了张照片,智利海关官员带着墨镜巡视,看旅客的眼睛,一个个盯着看,不顺眼的就提出去单个查。两排旅客站在那里,小桌上是自己的随身行李,像是等待审判的罪犯。一大帮老老少少站在那里等,有半个小时,才一个跟一个过X光机,翻包,过境。



过来智利海关后,看到的智利黑色山体的雪山和我们走过的智利那些大山里面的公路的样子



    过来智利,地势很像我们的川藏318公路,两边全是高山,其中一座美丽的雪山,三角型的山尖,覆盖着白雪,夕阳下映射的火红,来不及拍下来是个遗憾。智利的那些地方,真的很美。走过的智利这条路两边全是大山,那些山长得奇奇怪怪,不是泥土也不是石头,图案扭成一团,让你想象不出是怎么形成的,十分动人。稀稀落落的灌木丛,更多的山除了石头啥都没有,像月球多过像地球,跟阿根廷那边一样的荒凉。
    在天快黑的时候,曾惊奇的发现过一条漂亮的河,跟欧洲那些河有得一比。岸边是别墅,河里有游艇。过来河看到很多防护林,防风的,防护林中间地带有庄稼。不容易,在这两个国家难得能看到那些能种庄稼的土地。看地图,估计那里是离圣地亚哥不远的Rio Olivares智利国家公园。


智利首都圣地亚哥

    2011.11.24号晚上的8点,31个小时的山路颠簸,平安从阿根廷来到了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在阿根廷的玛德琳港上车的时候车晚点50分钟,那么多次阿根廷坐车,第一次碰上晚点。一路担心,在门多萨赶不上换乘去圣地亚哥的车。前天夜里,司机开得很快,他是在赶回晚点的时间。果不然,跑了23个小时之后,今天上午11点准时到达门多萨。晚上8点整到圣地亚哥,本来天还大亮,但我忘了圣地亚哥房子不好找。下车就验证了:到达的汽车一部接一部,熙熙攘攘,摩肩擦踵。
    走出走汽车站向右拐弯一百米,就有一个很漂亮的Ibs连锁酒店。进去一问,最便宜的63美金,首都价,住不起。拖着行李满街找Hostel,转了一圈儿找不到,圣地亚哥长途汽车站在市中心,那里的Hostel很少。在一条小街里面找到一个,老百姓开的,最便宜的房间48美金,走廊很窄,黑洞洞的,房间里除了床啥都没有,不行。
    再出来的时候是晚上的10点,饿的不行。两天在车上,每餐就给一块冰凉的三文治加一杯可乐。在离长途汽车站不远的路边,圣地亚哥的路灯下有很多烧烤摊,两美金一串烤猪肉,一美金三个春卷;一块五美金一瓶可乐,吃的那个香啊,有劲跑路了。

下图,2011.11.24号晚上10点在圣地亚哥的第一顿饭

 

    吃完返,原路走回去那个Ibs,到前台跟他们说,这里太贵,想找个便宜地方住,能给个Wifi密码让我上网找地方住吗?他们还真给了。上网先溜达一下穷游,在Booking.com找到了个便宜的,地点是圣地亚哥Av Vicuna Mackenna,大厦叫做Residencial Plaza Italia 1.1,6/F,看名字吓一跳:“意大利广场公寓”,高级地方。但没电话和酒店名称,价格是35美金,单间。我的运气好,碰上的都是好人,圣地亚哥的Ibs,给我Wifi用,还告诉我咋走。给了我个地图,标上了方位,说地铁就在旁边不远,去一个叫Baquedano的站,市中心,下车不远就是那条叫Vicuna Mackenna的大道,意大利公寓就在路口。
    在圣地亚哥坐地挺贵,10个站,收1700比索(3.4美金)。进去地铁,前后左右挺复杂,不知道站台对不对,问一个漂亮的智利小MM,她带着我上车一直到下车。她比我早一个站下,下车时再三叮嘱智利不安全,注意自己的行李啥的,很感动。
    上下圣地亚哥地铁不容易,跟莫斯科地铁一样没电梯,手提行李上上落落。到站,看准是Av Vicuna Mackenna地名,下车。
    上来出口,外面灯火辉煌,敲锣打鼓热闹非凡,跟在乌斯怀亚一样,碰上了民众示威。智利警察比阿根廷要紧张,十来个示威者,路边十几个警察,全副武装,装甲威龙似的放暴服,长短枪,拿盾牌。
    在南美最希望见到的是警察,有他们在就安全很多。过去问咋去这个酒店,全西班牙语,一个字不懂,但明白了向左拐,不远就是。那几个装甲威龙一半是女警,挺好态度的,他们职责里面有保护游客安全这一条。
    左拐,走了几分钟,看不到写着意大利广场公寓的地方。再问,有个人看了酒店写的地址,把我带到一栋豪华大厦门口,伸出大拇指,意思是住这里,有钱。按门钟没人听。再按,再按。来了个大爷,看来是这里的看更。他把我带进电梯,上这里的8楼,1号门口。按门钟,一个老太太开门,挺富贵的样儿。让我进门。房间里很有欧陆味道,心想,这次住到南美老百姓家里了,挺好。
    老太太先看我的护照,让我登记,挺认真的。然后比划着,意思是要钱。我订房的时候给了信用卡,说是付款成功,不能再给双份啊。来来去去讲了半天,谁都不明白谁讲什么。最后,老太太不情愿的打了个电话,那边会一点英文,意思是,信用卡是预定,老太太收不到钱,要给现金。想了想,给吧,都夜里11点了,去哪啊?网上订的价儿是35美金,老太太跟我要的价儿是30美金。一次给了60,两个晚上。向往房间走,老太太往外赶,意思是不在这里,上楼。跟大爷上到9楼我的住处,标准的家庭旅馆。房间还不错,啥都有,还能烧开水茶,我在外面最幸福的事之一。试了试老太太给的Wifi密码,根本上不去。也好,今晚早点睡。
 
2011.11.25,智利,圣地亚哥

    每到一个地方,第一件事是安排好下一步,弄清楚要去的地方的路线和距离。如有可能,就尽可能的多走陆路,近距离地了解那个国家和人民,看看彼此之间有什么差距,了解和体会他们的生活,体会他们的喜怒哀乐。在外面更多的了解什么叫苦,体会什么叫苦,才能知道什么叫做幸福。在穷游我的访谈里,曾经讲到我第一次出门的年龄是14岁,想去看看旁边那个省会。夏天,山路,骑车来回200多公里,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回来时带的吃喝都没了,整整一天在山路上,太阳下面骑车。那天的温度是40度,晒得接近休克,到夜深了还没有到家。到现在我还怀疑那天是不是已经死在山路上了。那天我最大的愿望是能回到家,那里有饭吃有水喝
    从那时候到现在我一直在出去,走过了6大洲,60几个国家,在路上认识了太多的人和他们的故事。随着年岁的增长,出去的感悟也越来越深。包括这次的南美8国接近2万多公里的陆路穿越,又知道了那么多走在路上的朋友们的故事。跟他们相比我差得远。碰到的新加坡阿亮,日本的Eisho,还有韩国的May,太多太多,都是出来一年有多没有回过家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放逐自己,用一点点钱,坚持在外面过那么艰苦的生活也不回家?也许是内心世界一股力量的推动,也许是对大自然的向往和对现实生活的不满或厌倦,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出去的人对自由和未知世界的追求。
    跟我一起待了一个礼拜的新加坡阿亮,因为没有钱,最后不能去南极,但是他不后悔到了乌斯怀亚,他说:能看看这里,跟到南极差不多了。这是一头老驴的肺腑之言:我们到外面,不求面面俱到,不要别人去过的名胜自己就一定要去。名胜只是一个地方,看看而已。我认为,出来的意义不在于看遍名胜,因为世界太大。出来,多去接触、体验不同的社会生活,见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事,不管时间长短,尝试在不同的地方,过几天不同的生活。翻过头来认识自己,包括别人有的我们没有的,我们有的而别人没有的。对我来说,也有太多对现实的不满,出去看的多了,才知道中国有中国的好,外国有外国的好,但再好的外国,也有不如我们的地方。我们的穷苦啥都不算,对于真正的穷苦,那已经是幸福等等。
    这次到南美,沙漠里面那些火柴盒一样的住房,马路旁边的水坑。政府汽车定时注水进去,沙漠里面的人,就靠那个水坑生活。一年一年,就这样生活。也许你会说欧洲的生活像天堂一样,跟他们比啊。是,那里有人是,但大部分人不是。瑞典是世界上生活水平最高的一个国家,后面我会讲在厄瓜多尔一个瑞典朋友的故事。我曾经跟他从秘鲁到厄瓜多尔一起走了5天。他在外面三个月,胃已经收缩了,那是饿的。他经常连烟都没有,抽完一包买一包。不光他,几乎我碰到的所有外国人都比我省。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这是一种生活的态度,一种反思,对于今后的生活,有指导作用。这是外面出来,其中的一个意义。

2011.11.24,圣地亚哥第二天

    今天是到圣地亚哥的第二天。一早起床,从住处9楼的窗口望出去,圣地亚哥还挺漂亮的,虽然天上有灰蒙蒙的火山烟雾,但还是能看到远处的一座壮丽的雪山和城市里面的不是很高的几座大楼。南美铁路不发达,主要靠飞机和公路支撑交通运输。智利的火山爆发半年了,到现在还一直喷出烟雾,弄得跟智利接近的几个国家的机场不时关闭。
到了圣地亚哥,算出必须在这里待的时间,计划好下一步的行程,全想好了再出门。在出去逛的路上,顺便买好去下一站的票,这是我旅游的方法和习惯。
    一早起床,看了昨天老太太给我的收据,原来她真正的宾馆在6楼的1号,想,她给我的Wifi应该是在那里才能上得去。坐电梯下去6楼,1号的大门上招牌上面写着CocoaBeach Hostel,一张白纸贴在门上,写着:下班了,有事上8楼1号。8楼1号是老太太的住处,我昨天晚上去的地方。看看表,已经8点半,估计老太太已经起床了,便再上到8楼,敲老太太的门。半天,老太太来开门,还没睡醒,非常不满意的样子。比划着,明白了,6楼10点钟上班,wifi十点钟才有。
    不想再等了,决定先出去买明天去智利最北的旱城Arica的车票,顺便逛逛智利首都圣地亚哥。Ave Bello大道是圣地亚哥最重要也是最大的一条街,市中心的中心。去那里很容易,一问没人不知。所有圣地亚哥值得看的景点都在这条大道的周围,包括智利国会和国家广场、圣地亚哥大教堂、桑塔露琪亚山啥的都在这条大道上,我昨天下车的圣地亚哥长途汽车站也是在Ave Bello大道旁边。问好了路,我就一路走10个地铁站去买票,顺便看看圣地亚哥最繁华的地段是啥样的。说实在的,圣地亚哥并不漂亮,到处乱糟糟的,到处的示威民众加标语,到处都是的涂鸦,市容不敢夸奖。但圣地亚哥让我着迷的是满大街这种紫色的树冠,倒真的是非常漂亮。下图,圣地亚哥浪漫的紫色。这是圣地亚哥Ave Bello大道上的风景之一。



    智利天主教大学(Pontificia Universidad Catolica de Chile)里外的样子。智利天主教大学让中国人更知道的是他们的足球队,挺有名的。这个大学1888年建于智利圣地亚哥,很多中国学生在这里读书,环境好,而且学生不闹事,不像旁边不远的圣地亚哥大学,学生闹事,乱成一堆。它的目标是在建校150周年时,将这里建成世界一流的大学



下图,Ave Bello大道上的智利国家美术馆一瞥



    下图,圣地亚哥大教堂。查资料,这个教堂始建于1748年,1780过重新修缮,智利历任大主教的遗骸均保留在大教堂内









 
2011.11.24,智利圣地亚哥的市容一瞥

圣地亚哥的10个地铁站路不算远,大约一个小时多点就能走完。在路上看到的智利首都秩序还算好,也许这是在首都。拍了一些照片,希望大家能看到这个城市其中一个方面。下图,圣地亚哥市容一瞥;圣地亚哥Ave Bello街头有很多摆摊的小贩,对他们的手工艺很感兴趣,价钱不贵



下图,离圣地亚哥智利天主教大学不远就是世界有名的智利圣地亚哥大学,那段时间圣地亚哥的学生正在搞活动示威,从标语内容上来看,是不满政府的教育政策。跟咱们文化大革命似的,大字写在墙上、地上,标语挂在学校的大楼校徽上,到处一片乱糟。从圣地亚哥大学往前面走不远就是圣地亚哥的国家广场,他们的政府和国会大厦都在这个广场旁边



下图,又是一片让人喜欢的紫色,冲淡人们对这个城市到处是示威者的紧张气氛



    这里的三笑文名字叫Edward。在圣地亚哥长途汽车站不远的地方,看到了这个叫Edward的商场。下图,里面卖的全是性感胸围底裤什么的,很棒!下午的7点,在过去Edward市场不远的汽车站,买到了明天去智利北部Arica的车票。往回走的路上,看到圣地亚哥智利总统府,国会大厦旁边不远,一些智利警察和地上一条冒充警犬的小狗和圣地亚哥桑塔露琪亚地铁站的样子

 
 
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桑塔露琪亚山

    从市政广场往东面走不远,是圣地亚哥的桑塔露琪亚古迹公园。这里是座不高的小山,在小山上能看到大部分的圣地亚哥城市。图,圣地亚哥桑塔露琪亚公园的山门的样子



    进去山门,有保安看守着入口,跟我说,先生请回,这里的营业时间是到7点,明天再来吧。看了看表,MMD,7点34了。往下走,突然心有不甘,明明上面还有人啊。回去,跟那个保安MM说,我来一次不容易,让我进去看看就出来。她问,你是?我说从遥远的中国来的,中国,智利,好朋友啊!那个保安MM说,好吧,十分钟,你下来啊。我就进去了。另外,进桑塔露琪亚不要钱,但要登记护照,不知道为什么。





    桑塔露琪亚那么有名的一点是从这里能看到大部分的圣地亚哥市,圣地亚哥桑塔露琪亚山上的一线天,我给起的名字,南美人不论老少表达亲热的方式十分直接,无论在哪里,该亲的就亲,该抱的就抱,而且是长时间的,持续的,经久不衰的。下图,一对小情人;图,智利桑塔露琪亚山上的一些木雕,十分的棒。在桑塔露琪亚山顶,人家答应我进去十分钟,我在里面待了40分钟。最后不好意思了往山下跑还错了路,再从另一边爬上来跑下去。人家早下班走了。





    上图,出来桑塔露琪亚,向着住处的方向走。看到了圣地亚哥的基督山在远处,转个圈走一条街,走到能拍到它的地方,出来的效果都不理想,天太黑了。但是看到从那里一直到我住的地方全是警察戒备森严。又碰上了示威。昨晚碰到有人示威,今儿是我住的楼下。这次的人多,满广场都是,警察也多。不过看样子打不起来,看看示威者的打扮就知道了,有穿着婚纱的,大部分是女士,不知道她们的诉求是什么,在里面转了个圈儿,她们不反对照相,还高兴的很。

    晚上早点睡,明天要坐车去智利最北部的世界旱城阿里卡了。
 
 
来自旅行吧博文:http://u.cncn.com/space-287-do-blog-id-337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