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欧洲 > 法国 > 普罗旺斯 > 旅游攻略 > 春游南欧--法国普罗旺斯省亚维农和尼姆城
普罗旺斯Provence

欢迎您访问普罗旺斯!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欧洲旅游 > 法国旅游 > 普罗旺斯旅游 > 普罗旺斯旅游攻略 > 春游南欧--法国普罗旺斯省亚维农和尼姆城
普罗旺斯PROVENCE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春游南欧--法国普罗旺斯省亚维农和尼姆城

2002-08-01  来源:CTRIP 作者:Don-Quixote

亚维农和尼姆都以牧歌般的田园风光闻名于世,它们和亚尔市围成一个三角形,是普罗旺斯省的旅游区精华。

亚维农城被古老的城墙所包围,美丽的隆河从城墙外蜿蜒流过。再远处鲜绿的草地覆盖在略有起伏的原野上,其间还点缀着深绿色的树林,金色的阳光淡淡的撒在远处的小湖和河流上,反射出磷磷的波光。这里的空气,阳光,草木,河流都非常纯净,这一幅宁静安详的的景物画是任何画家都难以临摹的。

出了亚维农火车站,马路对面就是城门口。城墙不高,约六七米,相比之下每隔二三十米的塔楼显得粗夯高大,高度,厚度都有城墙的一倍。我托着行李打算穿城而过去城外隆河河畔的野营地(Camping Site)兼青年旅馆,一路上立刻被小镇独有的景致所吸引。 怎么描写好呢?打个比方就象西化了的平遥古镇或丽江古城,有其独特的韵味与风情。在城内先在旅游咨询处领了地图等资料,我出城走过隆河大桥来到旅馆。

这家旅馆向一座公园,还附带一个小足球场。一出大门就是隆河河畔,坐在草坪或长椅上隔河眺望亚维农是最佳的角度。不过要注意的是隆河有可能突然发大水,在旅馆内有多处警告标志和逃生路线的箭头。还有一点是房费不含早餐。旅馆的地址和电话是:

Bagatelle
Ile de la Barthelasse
Tel: 04 90 86 30 39

亚维农最知名的景点是教皇宫,在中世纪其间,教皇因为整个意大利境内战乱频仍,不得不离开罗马暂居平静的亚维农,谁知这一住就是六百年,历经九任教皇。根据现在的考证资料,教皇在六百年中只回过一次罗马,旋即又在和诸侯的权利斗争中失败而被迫离开。教皇之所以选择亚维农作为定居地,原因之一是由于其地理位置正处于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这三个最主要的基督教国家当中,隆河又提供了便利的交通条件。自此亚维农的荣与衰就和教廷联系在了一起。教皇带来的大批随从使亚维农在极盛时期达到9 万人口。为了自身安全教皇还筑起城墙防卫整个城市,教皇宫殿更是修筑的坚固无比,形同要塞,加以重兵把守。再加上宫殿建造在全城最高处,从顶部的望楼对周围情形一览无余,所以绝对易守难攻。

教皇居住亚维农的数百年中, 欧洲正处在蒙昧的中世纪时期,生活粗鄙野蛮。所以宫室内部丝毫没有豪华舒适的影子,举目望去都是阴冷坚硬的石块。只有房间的高大显示出教皇的气派,其余方面和伊夫堡的牢房也差不了多少。真不懂教皇们怎么会要住在这种地方,大概唯一的乐趣就是终日躲在珍宝室里一边数钱一边期图东山再起吧。教皇宫里的多媒体导游系统做的非常好,游客人手一只电子解说器,对每一个房间的建造历史,用途或历次居住人的故事乃至当时的社会背景都有生动翔实的介绍。很多房间里都发生过凶杀案,尤其是历任教皇和其大管家(一般由马赛大主教兼任)之间明争暗斗的阴谋尤其多。教皇们还无一例外的都有着大批的私生子,他们之间搞起暗杀来也一点不比父辈们差了。这一切都证明基督教是全球最伪善凶残的宗教。

紧挨着教皇宫是圣母教堂,里面有乔万尼的湿壁画。它们和其它古建筑围成一个长方形的广场,是游人休息和欣赏马路艺人表演的好地方。从圣母教堂一直往上走有一处高地公园,从上面可以眺望普罗旺斯那美丽的原野。

接下来我去了圣贝内泽桥(Pont St-Benezet),这是亚维农另一处知名的景点。说起该桥还有一段故事:相传该桥是穷苦的 牧羊人贝内泽受到上帝谕示后发起修建,当时人们都嘲笑他,亚维农的市长曾指着一块巨石对贝内泽说:“如果你当真受到了神谕,就把那块石头举起来。”这根本非人力所能,但贝内泽却真的办到了。从这以后人们就开始踊跃捐款,贝内泽也受到大家尊重,成了“圣”贝内泽。桥终于修成了并以他的名字命名。传说归传说,桥的修成确实给人们渡河以极大的方便。现在在法语国家广为流传的民谣“我们在亚维农桥上跳舞”指的就是这座桥。比利时卡通“丁丁历险记”中“神秘的星星”一集中,丁丁在北冰洋陨石岛上看到救援飞机到来时高兴的手舞足蹈,唱的就是这首民谣。这座桥的东段后来又被洪水冲毁,一直未被修复,意在为旅游者保存原貌。该景点也提供电子解说器,而且和教皇宫景点合并购买套票。

时近黄昏,我回到旅馆门前的草坪,坐在长椅上边休息边欣赏隆河对岸的亚维农城。美如奇迹的夕阳把整个世界都染红了。从对岸的城墙和教皇宫顶到我的脸和手,触目所见的一切都染红了。就像把一杯特制的果汁从头浇下来一般鲜艳的红。在这样震撼人心的暮色中,人似乎失掉了思维能力,只知道本能的注视,呼吸乃至融入这绝美的色彩中去。

晚上的青年旅馆象平常一样热闹。有一位日本老兄的旅行方法和别人不同,他专门买了一张“EuroBus Pass"来乘坐公共汽车游览各地。虽然我对日本鬼子毫无好感,但和这位谈的还算投机。 他的英文在日本人中也算不错,不象在尼斯碰到的那个小倭寇一窍不通却又傲慢不友好。另外有一个19岁的美国小伙子将到北京学习汉语一年,作为他“亚洲外交”专业的一部分,费用由政府承担。他谈论美,中,日,韩等国际政治事物已颇有见地,虽然处处流露出美国人君临天下的优越感,但并不显出狂妄的神色,相反在亚洲人面前会避开敏感话题以陷入争论。19岁的人就能有这样的成熟大气令我印象很深。说不定将来会参与制定美国对我国的政策。

第二天一早我乘火车来到尼姆市,这里以古罗马时代的遗迹和布满全城的潺潺泉水闻名。没想到是全城都没有行李寄放处,说是为了防备炸弹恐怖袭击。因为我不打算在尼姆过夜,当晚就计划乘车前去巴赛罗纳,不得已只能背着15公斤的行李开始一天的游览。

尼姆城的历史超过两千年,曾是古罗马的殖民地,所以城内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遗址。著名的有斗兽竞技场(Arenes),方堂(Maison Carr閑 ),八角型的马涅塔(Tour Manger)和奥古斯都门等。其中马涅塔上的风光不可不观,因为该塔建在在市北的高地上, 天气好的话真给人以穷千里目而欲乘风归去的感觉。方堂是罗马元老院集会的地方,外形象希腊的巴特农神庙,是留影的好地方。站在方堂前的高台上,可以想象当时元老们身穿白袍向民众发表演说的场面。竞技场据说比罗马的那一座保存还完好,但最近因举办音乐会加了一个顶棚,不免有些不伦不类。

尼姆和全是老城区的亚维农不同,古迹和现代城区相交错,但相互很协调。市区内处处皆是的泉眼和露天雕塑结合在一起别有情趣,尤其以喷泉花园(Jardin de la Fontaine)的喷泉和组雕气势磅礴。在市中心是一片石板铺路的步行购物区,在这里你可以看见尼姆的市标:被锁链捆住的鳄鱼,为青铜铸成,鳄鱼吻鼻处够的到的地方已经被游人摸的溜光。据说碰到这条鳄鱼就可以重返尼姆市。

去巴赛罗纳的火车在半夜两点钟,在各处逛的差不多了,因为天越来越热,我先找了家理发店索性剃了个光头,然后在一家旅馆的大厅边看书边消磨时间。之后告别了法国赶往西班牙。

在尼姆郊外有据说欧洲唯一成片的竹子的森林,在靠近亚尔市的海边还有鸟类自然保护区。尼姆和亚维农之间有保存完好的古罗马水道桥遗迹,可惜我这次都没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