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北美洲 > 美国 > 夏威夷群岛 > 旅游攻略 > 夏威夷日记3
夏威夷群岛Hawaii

欢迎您访问夏威夷群岛!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北美洲旅游 > 美国旅游 > 夏威夷群岛旅游 > 夏威夷群岛旅游攻略 > 夏威夷日记3
夏威夷群岛HAWAII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夏威夷日记3

2010-06-22  来源:CTRIP 作者:lovehawaii

5月5日

夏威夷的气候属于热带,但是并不闷热。太平洋的海风阵阵吹过,人们觉得很爽快。夏威夷的空气干净,很少有污染。即使汽车会排出尾气,海风也会把它吹散。

夏威夷的天气以晴为主。飘过几块云,落下几滴雨,过一会儿又是艳阳高照。所以在大街上看不到打雨伞的。

夏威夷的白天大都是蓝天白云,夜空也是明净的。星星似乎离人们很近。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辛弃疾描绘的那种江南意境,在夏威夷每天都可以体验到。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这脍炙人口的句子在中国流传了一千多年,在夏威夷得到更生动的印证。

阳历五月,夏威夷百花齐放,色彩绚烂。黄芙蓉是夏威夷州花。这种花在中国叫做扶桑、木槿,只是少见黄色的。三角梅开得很盛,鸡蛋花也随处可见。最美的花当属“天堂鸟花”。花朵很大,酷似一只准备展翅高飞的鸟。另外的花木就只叹其美而不知其名了。由于气候的优越,夏威夷的树木得天独厚,长得高大非凡。榕树在中国也有,但是没有这般高大。合欢树在中国也不少,不过也没有这般高大。在夏威夷老法院旁边,有一棵独木成林的大树,人们很容易把它看成榕树,但是您错了,它是菩提树,是佛教的智慧之树。夏威夷的许多树木都开着鲜花,只不过我们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夏威夷的竹类品种丰富多彩,我们也难以分辨他们的家族。

夏威夷的鸟真多。可惜许多鸟儿我们也都叫不出名字,只好称之为红冠鸟、黑冠鸟… …飞到我们的阳台餐桌上觅食的鸟儿至少有三四种,我们就是不知它们的尊姓大名。

孔夫子说,读《诗经》可以“多识草木鸟兽之名”。我是读过《诗经》的,面对夏威夷的草木鸟兽却感到如此的无知。

夏威夷物种繁多,也是全世界濒危物种最多的地方。听说原先夏威夷的好多物种都是从外边引进的。公元400年,波利尼西亚人进入夏威夷,带来鼠、犬、猪。1778年欧洲人带来了猫、马、牛、山羊。这些新鲜物种的入侵,再加上人类愚蠢的砍伐,夏威夷原生的物种遭了殃。原先67种本地鸟,有23种已经灭绝,30种濒临灭绝。大名鼎鼎的太平管舌鸟、夏威夷绿鸟、Kioea鬓吸蜜鸟等都已灭绝,乌鸦也所剩无几了。夏威夷独有的一种婆欧里鸟,只剩三只了。作为夏威夷州鸟的夏威夷雁,也叫夏威夷鹅。这种鸟的名字叫“内尼”(NENE),人们通过严格的保护法和人工喂养,才把它从濒危状态挽救回来。现存的内尼大概有500只左右。

人类做过很多蠢事,现在变得聪明多了,所以才有保护野生动物和植物的理念与措施。中国人不是也做过许多蠢事吗?夏威夷人把檀香山叫做火奴鲁鲁(HONOLULU),山上本来生长着很多檀香树,来到此地的中国人就称他它“檀香山”了。檀香是珍贵的木材,中国人雕佛像、做扇子、做家具的檀香木就是从这里买的。檀香树被不断地砍下,现在已经看不到檀香树,空留一个“檀香山”的名字。时至20世纪,中国人仍然在犯错误,做蠢事。1958年,毛泽东一声令下,发誓要把麻雀作为“四害”之一而消灭光。幸亏这种绰号“老家贼”的小鸟儿生命力特别顽强,才度过了鬼门关。

上午继续在威基基海滩玩耍,下午,我们参加小环島游。所谓“小环岛游”就是坐上旅游巴士在欧胡島的东南角兜上一圈。

导游兼司机的欧文先生大约有四十来岁,来自台湾,他的中国姓氏是张。祖籍是山东荣城,出生在台湾高雄。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当过连长。他来夏威夷已多年,和哥哥一起在彩虹假日旅行社做导游。欧文见多识广,文化素质不差,口才更好。靠他的指点,我们的小环岛游收获不小。

我们从WEATIN酒店出发,沿海边东行。经过威基基海滩、可喜欧海滩和卡皮欧拉尼海滩。欧文说这三处海滩相比以威基基的条件为最差,海滩上都是石头,沙滩是人工铺成的。每年政府都要把巨量的沙子从别处运来,厚厚地垫在礁石上,才能维持威基基的海滩生命。用这种惊人的人工运作,威基基海滩居然能一直保持它世界之最的声誉。

再往前走是钻石头山、夏威夷凯、恐龙湾、喷水口、威门那鲁土著保护区、大风口。

钻石头山是欧胡島的标志,原是一个火山口。由于风化的深度还不够,至今仍然光秃秃的,草木甚为稀少,在植被丰富的绿色的欧胡島上显得很独特。

夏威夷凯(HAWAII KAI)是夏威夷首屈一指的富人住宅区。夏威夷的房价是美国大陆的四倍,这个地方的房价又不知比檀香山市区要高出多少倍。

恐龙湾就是HANAUMA BAY, 原来也是一处火山口,因海水冲入而形成一个U字形的海湾,美国大兵戏称之为“马桶”。U字的两侧伸向大洋,山岩黑乎乎的,其轮廓倒像是卧着的恐龙或者鳄鱼。这里的海水像蓝宝石一样闪着清澈透明的蓝光,沙滩洁白的像雪。到此游览的客人本来很多,可是有人乱扔生活垃圾,逼得管理者不得不规定持有特别的证件才能下海滩一游,常人只能在山头一望,做俯瞰而返。

从恐龙湾沿着仙蒂海滩往前,就到喷水口了。一片漆黑的礁岩,是当年火山喷发时流出的熔岩,有着一些裂缝和空隙。当太平洋的怒涛冲过来,钻进海穴,受到压力,海水就会从岩缝中喷出。那情景好像是鲸鱼喷出的水柱,十分奇特壮观。

威门那鲁(WAIMANALO)是夏威夷州设立的土著保护区,房屋建筑风格尽量接近原住民,居住者都是真正的夏威夷人。美国当年快要把印地安人灭绝了,后来出于人权的观念又设立印地安保护区。设立夏威夷土著保护区也是这个意思。

从威门那鲁再往前走,经过凯鲁阿(KAILUA)市,就进入山区,钻进茂密而神秘的热带丛林,登上大风口。这是夏威夷王国第一位君主卡美哈美哈在1795年统一战争最后一战的地方。“大风口”名不虚传,山头上确实风大,帽子是戴不住的。披发临风,登高一呼,倒也有几分豪情。山高风大不可久待,我们急急下山。

车子顺61号公路一路下坡,不大工夫来到海滨。远远地望一望阿罗哈塔,小环岛游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