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非洲 > 埃及 > 卢克索 > 旅游攻略 > 寻幽探古---埃及之旅(卢进开出,红海两天)
卢克索Luxor

欢迎您访问卢克索!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非洲旅游 > 埃及旅游 > 卢克索旅游 > 卢克索旅游攻略 > 寻幽探古---埃及之旅(卢进开出,红海两天)
卢克索LUXOR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寻幽探古---埃及之旅(卢进开出,红海两天)

2010-05-07  来源:CTRIP 作者:olivia_wy

芳菲四月天,躲开了都市的喧嚣与浮躁,放飞身心,去探寻那心仪已久的神秘国度——埃及

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埃及,有着七千年历史,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有着浪漫的异国情调,犹如一个美丽的女子被纱笼所包裹,妖娆而又神秘。而我们,正满怀期待地去掀开那神秘一角,一览芳容。

尽管,在世人眼里,埃及一直以金字塔、神秘的狮身人面像和世界上最大的露天博览馆闻名遐迩,而事实上,她的魅力不止如此。

埃及之旅,不仅让我们对神往已久的历史古迹叹为观止,更让我们全方位地融入到了埃及的人文、风景、历史中,并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淡泊平和的大漠、深邃清澈的红海、广博古老的地中海。这是一个色彩分明、对比强烈、“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国度。

下面请跟随我一起回顾我们的所见所闻,因为真的有不少见闻舍不得抛开,都想具细无遗地展现给大家,可能会比较冗长,还会经常跑题,各位要有耐心哦。

第一天上海--多哈--卢克索

带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大家踏上了旅程。本次飞行,我们乘坐了卡塔尔航空公司的空客。真是名不虚传,飞机崭新、设施先进、服务到位,而长途跋涉的行程要归功于空客所提供的接二连三的丰盛餐点和电视菜单上琳琅满目的娱乐节目,免除了我们行程中的乏味和劳累。

前后十几小时的飞行,在几万英尺的上方,经历了从星月相辉到晨曦日出。空中俯瞰,景物的变迁,在半睡半醒间,守候着黎明的到来。

第二天 卢克索的卡纳克神庙和卢克索神庙

经多哈转机,终于落地在埃及的卢克索。我国与埃及的时差是6小时,因此,我们于当地的9点半抵达(加转机时间一共15个小时左右)。进入机场有不少的货币兑换地点,当日的牌价是1美金兑换5.5埃磅,于是大伙儿都一致兑换了50美金(特别要求兑换了小额硬币用来付小费),最后发现这些钱在埃及零用是足足有余的。

机场并不大,出关比较容易。远远看见一个健硕、络腮胡子的埃及男子,已经等候在候机厅,没错,这就是我们此番行程的主讲高大伟(他不喜欢人们称他为导游,他更愿意我们把他当作朋友),这是一个很有素质的中国通。据说当地的导游都是本科以上学历,大部分是历史和考古专业的,所以,他们不仅能津津乐道地给我们介绍当地的景点、风土人情和历史传承,还能很幽默地用中文跟我们调侃。这是个令人难忘的人,以至于我们回来那么久,仍能异口同声地模仿出他的口音“亲爱的哈比比”。

坐在国内制造的宇通客车上,镜头却早已对准了窗外的风景。机场出来是一条花团锦簇并不宽阔的道路。脱去了一身春天的行装,里面是早已穿好的短袖T恤。今天的气温是32度,大伟告诉我们,现在正是埃及的春天。对我们这帮从小生活在亚热带气候的人来说,这里已是炎炎夏日了,而埃及的盛夏最高温会达到50度的之高,暗想,幸亏不是这儿的长住民,否则不被晒成非洲小白脸也定会被烤成木乃伊。

巴士开进市区,古老的神庙遗址和尼罗河两岸的风景秀丽让大家唏嘘不已。卢克索是座古城曾用名“底比斯”,至今已有四千多年的历史,相当于中国的西安。埃及曾有四个国都,按照年代先后,分别是孟菲斯、卢克索、亚历山大、开罗。新王国十八王朝,底比斯进入鼎盛时期,城市跨尼罗河中游两岸,据说当时的底比斯人烟稠密、广厦万千,城门就有一百座,荷马史诗中把这里称为“百门之都”,是世界上最大城市。在近700年的时间里,法老们就从这颗“上埃及的珍珠”发号施令,使古埃及的政治和经济达到了辉煌的巅峰,领土南接苏丹、北达叙利亚,成为地跨东地中海地区北非、西亚的第一强国。此间法老们不断扩展他们的版图,并建造了无数的神庙与庞大的墓群。公元前88年被毁。古埃及帝国维持了1500多年,历代国王、法老在底比斯兴建了无数的神庙、宫殿和陵墓。

如今的卢克索是世界上最大的露天博物馆,有着“宫殿之城”的美誉。尼罗河穿城而过,将其一分为二。由于古埃及人认为人的生命同太阳一样,自东方升起,西方落下,因而在河的东岸是壮丽的神庙和充满活力的居民区,河的西岸则是法老、王后和贵族的陵墓。“生者之城”与“死者之城”隔河相望,形成两个世界的永恒循环的圆圈。

接着我们被带到了当地最好的一家中餐馆,说实话水准相当于中国的三四星级。不过地理位置不错,处于尼罗海沿岸,百花盛开,依水而建。菜肴是旅游规定餐六菜一汤,虽然并不可口,但事先心理准备充分,还是可以吃到饱腹。

下午,我们首先来到了卢克索古迹中最引人注目的卡纳克神庙和卢克索神庙。经过几千年的岁月,昔日宏伟的殿堂庙宇都变成了残痕断壁,但人们依然还是能够从中想见它们当年的雄姿,它们是古埃及文明高度发展的见证。

在现今卢克索的古建筑群中,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是卡纳克神庙。它的殿堂占地达5000平方米,有134根圆柱高耸入天,其中最中间的12根高21米,5人不能合抱,通体遍布精美浮雕

卡纳克神庙和卢克索神庙相距不到一公里,有石路相通。两个神庙有颇多相似之处,以至于回来后为了分清两者的照片花了不少时间。

方尖碑(obelisk)是古埃及的另一件杰作,是古埃及崇拜太阳的纪念碑,也是除金字塔以外,古埃及文明最富有特色的象征。方尖碑外形呈尖顶方柱状,由下而上逐渐缩小,顶端形似金字塔尖,塔尖常以或金银合金包裹,当旭日东升照到碑尖时,它象耀眼的太阳一样闪闪发光。碑高度不等,一般修长比为9~10:1,用整块花岗岩制成。碑身刻有象形文字的阴刻图案。古埃及的方尖碑后被大量搬运到西方国家。

在神庙里我们看到了埃及的大帅哥—拉姆西斯二世。拉姆西斯二世是埃及历史上著名的法老,在位时间约为公元前1304年至公元前1237年。他生前在埃及全国修建了大量的神庙,许多保存至今。

拉姆西斯二世同时也是埃及最伟大的法老,他是个伟大的建筑师,也是个了不起的勇士。在他统治埃及的66年间总计生了100个小孩。拉姆西斯二世总共有8个正式的妻子,还有将近100个妾。他死于西元前1212年,享年90岁。他的雕塑脚下站着的是他的爱妃尼菲尔塔利(Nefertari),这也足以证明他对她的珍爱之处。拉姆西斯为她修建的庙宇中还刻着写给她的诗句,表达着对她的爱意。尼菲尔塔利的身世,历史学家有两种不同说法。一种说法认为她是继承图坦卡蒙的法老艾的孙女,另一种说法则说她是底比斯世袭贵族之女。不管那种说法是正确的,我们知道至少尼菲尔塔利(Nefertari)出身高贵,对来自下埃及三角洲地区的拉姆西斯家族来说,娶一位家世辉煌的上埃及名门之女,是得到占统治阶层大多数的底比斯贵族拥护,并巩固在上埃及势力的有效方法。严格来说,拉姆西斯和尼菲尔塔利(Nefertari)这对少年夫妻的婚姻,开始于政治目的。而尼菲尔塔利(Nefertari)出乎意料的惊人魅力和智慧,才真正征服了拉姆西斯的心。

尼菲尔塔利(Nefertari)在拉姆西斯继位前,约十五岁左右和他结婚,并给他生育了第一位王子。在后来的岁月里,她又给拉姆西斯生了至少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根据壁画中显示,尼菲尔塔利有许多称谓,其中包括“最受宠爱者”,“魅力,甜蜜和爱的拥有者”,“上下埃及的女主人”,“法老的正妻”,“受穆眷顾者”。

拉姆西斯曾经为她写下这样的话:“阳光为她而照”,“我对她的爱独一无二---没有人能和她匹敌,因为她是所有人中最美丽的一个。我从她身边经过时,她就已经偷走了我的心。”还有传说他为她说过这样的话“我,已经是埃及的法老,我可以给你一切你所想要的,如果是合理的,那么你要一,我给你二,如果是不合理的,那么我也做一个不明事理的君主,满足你。” 写这些话的人不像是神一般威严的法老,更像是初坠爱河的年轻人。

不止拉姆西斯一人为她倾倒,皇宫里的其他人也被她的魅力所征服。曾经有人这样描述她:“跟她有关的任何事都令人愉悦;无论她想要什么美好的事物,都会有人马上替她做到;她说的每一个字,听起来都那么悦耳。”尼菲尔塔利脱俗的美丽让她在活着时就被认为是神砥,在当时的埃及,她的高贵魅力和法老的宠爱给予她无上的权利。

可惜红颜薄命,尼菲尔塔利在三十岁就过世了,虽然她没能陪伴他走完这一生,但能死在爱人以前,其实是件幸福的事,而她的早逝使她成为法老心中的永恒。在以后的几千年里,他们的神殿在尼罗河畔遥遥相望。她是他最初的,也是最终的。

每天迎着东方第一缕阳光从土里钻出,屎壳郎是太阳神的化身、灵魂的代表,象征着复活和永生。因而古埃及人将它作为自己的护身符。据说,人们围着它走上七圈,可以心想事成。瞧,信奉的人不少吧。

傍晚时分,我们被安排住到了卢克索的喜来登酒店。酒店地处尼罗河畔,风景秀丽,我们感受了夕阳余晖、彩霞满天的椰岛落日。

晚饭是另一家中国餐,跟中午的菜基本一样,想来他们会烧的菜肴屈指可数。餐后到饭店旁小逛了一圈,没有太诱人的商品,于是早早地回房休息。

第三天卢克索的帝王谷、海切普苏特女王神殿、孟农神像,3.5小时车程转往红海

在一片幽远而虔诚祷告声中醒来,发现自己已身处异国他乡。附和着祷告声默默祝福远方的亲人一切安好。拿起手表一看,才五点多,于是闭目养神,躺着欣赏此起彼伏的鸟语,忽而轻生细语,忽而争先恐后,忽而节奏明快…

佩服于《古兰经》的感染力和伊斯兰教徒们的执着和毅力。每天早上四点多钟到晚上九点,一天共有五次的祷告,天亮时辰拜,中午晌拜,下午太阳偏西时晡拜,黄昏时昏拜,入夜宵拜。能够做到天天如此,毫不间断,可见信仰的魔力。在日后的几天里,我们经常发现高大伟会乘大家休息时消失一会儿,后来才知道,他是去做祷告了。

清真寺在埃及是随处可见的,每一所清真寺都建造得非常漂亮,规模大小各不一样,是穆斯林生活之中最重要的活动场所之一。带有菠萝纹的半圆球形建筑蹲坐中间,两座高高在上的尖塔,傲然屹立,宣示着古兰经的一片庄严,显然与周围建筑的截然不同。对比埃及人的住处真是大相径庭,埃及的居民楼大多是烂尾楼的外观,没有粉刷的墙壁,没有屋顶的房子,外墙常年累月地笼罩在灰蒙蒙的风沙之下。足可见,真主在他们心目中的崇高地位,他们更注重死后和将来的人生。

今天的首个景点是尼罗河西岸著名的“帝王谷”,有些等同于中国的十三陵。与卢克索等现代化城市隔河相望的一大片沙漠地带就是古代埃及都城底比斯的所在地。帝王谷就坐落于离底比斯遗址不远处的一片荒无人烟的石灰岩峡谷中。这里有64座帝王陵墓,现有17所对外开放。

我们挑选了其中的三座陵墓,墓穴入口往往开在半山腰,有细小通道通向墓穴深处,形制基本类同,坡度很陡的阶梯通道直通陵墓走廊,走廊通墓前室,墙壁和天花板布满壁画,装饰华丽,通道两壁的图案和象形文字至今仍十分清晰。时隔几千年,至今仍能看到如此艳丽的色彩和栩栩如生的人物描绘,的确令人难以想象。室内有数间墓穴,放木乃伊的花岗岩石棺停放在最后一间墓穴。有的墓穴较为豪华,我们笑称为几室几厅甚至别墅;有的甚为简洁,只有一室一厅,揣测着帝王在位时兴盛衰败的不同世代。现在的帝王谷中的宝藏早已被盗墓者侵吞了,而最惊艳的宝藏则是现代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发现的图坦卡蒙亡灵面具,现在已被转移到了开罗的埃及博物馆中典藏,在最后一日的埃博我们亲眼目睹了图坦卡蒙面具的精致奢华。

帝王谷是不被允许照相的,所以有兴趣的朋友还是有必要亲身经历。

接着,我们游览了海切普苏特女王神殿,海普切斯特是埃及古代三大美女之一,也是埃及史的第一位女王,类似中国的女皇武则天。她是法老图特摩斯一世之女,图特摩斯二世的异母妹与妻子,图特摩斯三世的继母。30岁那年,她的丈夫图特摩斯二世去世,王位继承人图特摩斯三世还不到12岁,海普苏特自然就成了摄政王,在“垂帘听政”了3年后,宣布自己是法老,女扮男装,一直统治了埃及20年。她在位期间重视与邻国的和平贸易外交, 通过和现在的索马里地区的贸易往来,来获取香料。这些场面也反映在葬祭殿的壁画上。大规模建筑神庙,在政治中枢安插了忠实亲信。随着图特摩斯三世的成人,这些亲信相继失宠。不久女王的身影也消失了,不知道究竟是自然死亡还是被暗杀。图特摩斯三世执政者后再次远征亚洲,并大肆破坏女王雕像,从各种浮雕、碑文上去掉女王的形象和名字等,以消除人们对女王的记忆。海普苏特神殿建在峭壁上,以一种优雅的效果显示其统治的长治久安。神殿分为三层,大量的雕塑和壁画记录了她和埃及的那一段历史。

海切普苏特女王神殿因为有了一个感人的爱情故事而让它变得生动,不只是个空穴而已,你可以想象其中的人物,女王和建筑师。这个墓是一个深爱她的建筑师倾尽所有心血专为爱人而造,所以它的风格独具一格。从远处眺望,气势恢宏的三层建筑伫立在半山腰,让人叹为观止!还有它特殊的地势,或者说“风水”极佳,它位于沙漠之中,但俯眺远处,漫漫黄沙之间,竟有一片碧绿碧绿的农田正对着女王墓。女王神庙的设计者是瑟南穆特,是埃及历史上继伊姆霍台普之后最著名的设计师,他的另一个旷世之作就是埃及历史上最为辉煌的神殿卡尔纳克神殿。

接着,我们去了门农巨像 (Colossi of Memnon),并匆匆与他们合了影。巨像是矗立在尼罗河西岸和帝王谷之间的原野上。原来是“阿敏何特普(AMENHOTEP)三世”法老神殿前的雕像,但神殿本身已无踪影。巨像高20米,风化严重,面部已不可辨识。坐像是由新王国时代鼎盛期的阿蒙荷太普三世建造的。坐像身后,原来是他的葬祭殿,但后来的法老拆了这座建筑,并把他作为自己的建筑物的石料。到了托勒密王朝时代,建筑物已经完全被破坏了。

人们认为石像是希腊神话中门农的雕像,就给石像取名为门农像。罗马统治时期的地震使雕像出现了裂缝。每当起风的时候,门农像就像在唱歌一样,十分神奇。但后来经过修补之后的门农像,就再也没有唱过歌。

随后,是3.5小时的车程,赶往心仪已久的梦幻红海。

红海位于非洲东北部与阿拉伯半岛之间,形状狭长,从西北到东南长1900公里以上,最大宽度306公里,面积45万平方公里。北端分叉成二小海湾,西为苏伊士湾,并通过贯穿苏伊士地峡的苏伊士运河与地中海相连;东为亚喀巴湾,是世界上水温和含盐量最高的海域之一。8月表层水温平均27至32摄氏度,而我们这一季水温仅在25度左右。红海的海水多呈蓝绿色,那是种令人遐想的色彩,层次分明,深浅不一,局部地区因红色海藻生长茂盛而呈红棕色,红海一称可能源于此。

长途后,我们入住了红海的酒店Al-nabila Grand Makady。这是家占地很大,有着无敌海景的五星级酒店,我们被安排在离主楼较远的楼里(房间设施比较普通),楼下是个驿站,5分钟一班车往返酒店中央。

顾不得旅途的劳累,我们迫不及待地换上泳衣,急于拥抱下清澈碧蓝的海洋,可是红海的夕阳似乎下得特别快,等我们赶到泳池和沙滩时,阳光已经落入海底,试了下水温,冰凉,想想如果此时下去,一定会冻出感冒,所以只粗粗地领略了酒店风景。

夜幕降临,灯火辉煌,大堂外摆放好了桌椅,架起了烧烤架。一阵阵海鲜烧烤的浓香四溢,令我们垂涎。于是,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房间换好行装,赶往餐厅。首选的就是海鲜烧烤,然后是各色西点,盆子里很快就堆起了小山,坐下品尝。令人遗憾的是,海鲜不新鲜,都是冷冻的,非常怀念海南的海鲜大餐。尽管美食不美,毕竟食品选择余地大,边吃边聊边赏景,时间一分一秒地不停刷新着,最后倒也个个吃得撑肠拄腹。

考虑到第二天大家都选择了导游推荐的两项自费项目,所以也就早早回房休息。一天的疲倦让我们很快地见到了周公。

更多图片:http://user.qzone.qq.com/896909565?ptlang=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