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欧洲 > 西班牙 > 马德里 > 旅游攻略 > 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美术馆参观记
马德里Madrid

欢迎您访问马德里!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欧洲旅游 > 西班牙旅游 > 马德里旅游 > 马德里旅游攻略 > 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美术馆参观记
马德里MADRID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美术馆参观记

2009-10-24  来源:CTRIP 作者:翁根松木

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美术馆参观记
2009年9月27日中午,由西班牙南部回马德里。下午半天空闲,导游带我们在马德里参观游览,先去著名的斗牛场,这座红砖建筑是上世纪建筑师乔西·艾斯帕留(Jose Espeliu)设,1929年修建完工,1931年6月正式举行了斗牛场的揭幕仪式。拉斯维塔斯斗牛场从设计到修建都呈现出莫扎勒布风格,这种建筑风格是伊斯兰风格和西班牙传统的结合,据说这种类型的建筑始于15世纪摩尔南部伊斯兰流亡建筑师和手工艺者。莫扎勒布建筑风格的特点包括有马蹄铁形的拱门和有棱纹的圆顶。仔细观察斗牛场的建筑,的确感到这东西方两种艺术混合的巨大魅力,在斗牛场外还可以欣赏到精致的斗牛场景铜雕。西班牙人对斗牛之着迷,就如日本人于相扑,斗牛季节期间每周日斗牛场外都是人潮涌动,大家都在等待那激动人心的时刻。我却对此没有多大兴趣,总觉得这种运动充满血腥,我告辞同来的其他人,乘车去我早已向往的马德里普拉多美术馆。
普拉多美術館為世界十大博物館之一,该馆是西班牙王室1819 年建立,是一座彩色大理石建造、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宫殿式建筑,藏有绘画三千余件、素描四千余件,大多是伊莎贝拉女王时代以来的历代皇室珍藏,美术馆搜集了西班牙著名画家巨作,还搜集文艺复兴时期、巴洛克时期欧洲主要画派画家的代表作, 如果要仔细的参观这座前国立美术馆,至少要花上好几天的时间。
普拉多美术馆建筑物本身就是西班牙新古典主义的一件瑰宝。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它,圆线和弧线与直线的构成切割都那样和谐,视觉效果是第一流的,而各展室的面积,墙壁的高度,门厅和走廊的设计都非常周密。虽然它没有卢浮宫之大,也不及卢浮宫和其他几家大博物馆来得华丽,但它庄重的艺术气氛和高品位的收藏却使它成为欧洲乃至世界最重要的美术馆之一。普拉多美术馆中最有名的三位西班牙画家为: 委拉斯贵兹 、葛雷柯、 哥雅,其中所藏哥雅的作品最多,为世界之冠。葛雷柯从意大利来到马德里之后结束了西班牙绘画的中世纪风格,他主张极端个人化的矫饰主义风格;委拉斯贵兹是十七世纪巴洛克时期,西班牙艺术界的泰斗,他以成熟奔放的技法创造了纯粹的西班牙风格的绘画;而哥雅是欧洲十九世纪最重要的画家,他以自己的天才让西班牙绘画放射出奇异光辉,他常把那些衣着华丽、珠光宝气的人物,画得肤浅、贪婪,他的画风颜色观念,也影响了后来的印象派。此外,威尼斯画派大家提香,佛兰德画家鲁本斯的作品也收藏很多。
在普拉多美术馆徘徊,我努力的将那一幅幅巨作与我记忆印象之中储存的欧洲油画对照,我惊奇的发现那么多早有所闻,只见过印刷品的巨作,呈现在你的面前。看原作后,才更感到这些作品的伟大。
如维拉之贵兹的作品,《为玛格丽特公主画像》。这是维拉之贵兹最著名的作品之一,画家通过应用透视法、对光线的描绘和呈现的气氛,以高超的技艺展示出复杂的构图。关于它的主题对象存在非常多的解释,也常被后世提及。其中最多的是强调油画有别于一般手艺的尊贵之处。维拉之贵兹在画布左边将自己作画的情形也画了进去,以此表明油画艺术创作至高无上的地位。这是菲利普四世女儿玛格丽特公主的肖像,周围围绕着她的仆人或“家庭成员”,包括两个宫廷小丑、还有一只大猛犬。国王 Felipe IV 和皇后 Mariana de Austria (1634-1696) 出现在房间后部的镜子中,从而展现出一组非常复杂的空间关系。
号称恶魔派画家的戈雅1846年出生在西班牙北部农村,他没有受过太正规的美术教育,但以其敏锐的艺术观察力和对正义公平的热爱,创造了许多为当时政治宗教上层不容的作品,
他的作品远远超出常人的境界。含有幻想的成分,他淋漓入微地描画战乱的残忍、人类的邪恶,同时他又画出了最美的人体。
在美术馆我看到了戈雅那幅著名的《1808年5月3日》,画面记录的是在法国拿破仑军队1808年占领西班牙时,对反抗侵略的西班牙起义者的屠杀,画面上法国士兵位于油画的右边,背对观者。他们用步枪瞄准将死的马德里人。场景的戏剧性和紧张气氛通过光线的应用得到加强,光线照亮了这些英雄,可以通过画家精细的心理特征描绘中辨别出他们的性格和态度。戈雅对人性的野蛮一面也有犀利而独到的观察,把长达数千年的人类暴力与死亡的瞬间表现极为生动和严肃,其堪与荷马史诗相媲美。
戈雅的另两张充满传奇的名作《裸体的玛哈》和《穿衣的玛哈》,也令我惊喜。据说画中的玛哈是西班牙当时的皇后,也是画家的情人,他处于对玛哈的深深的爱,画了《裸体的玛哈》,这是对女性生命的颂歌,这不是抽象美,也不是理想美,而是画家对美的现实的狂热参与,是画家美丽心灵和高超技巧的结合,皮肤下涌动着青春和生命的激流,模特儿随时会坐起来。
但此画却被皇后的丈夫西班牙国王所知,要为此惩治戈雅,画家在皇帝到来之前,连夜又画了《穿衣的玛哈》,从而避免了一场灾难。现在能够亲眼看见这充满传奇的两幅画,真的让人从心里感到震撼。
佛兰德画家鲁本斯的作品《三美神》,根据希腊神话,有三个美神,分别是代表光明的 Aglaia、代表欢乐的 Euphrosine 以及代表花卉的 Thalia。宙斯所生的这三位女神均为圣女,同诸神一起生活,她们服侍爱情女神阿弗洛狄忒,从不厌烦。鲁本斯将她们画在一个喷泉旁边,上方饰有花环。这几个人物形象均基于古典雕塑,从中可见艺术家着力在肉体中再现大理石的冰冷感。圆滑的节奏和优雅的波动是这位艺术家晚年在油画作品中的惯用手法,同时伴有夸大的外形和暖色。左边人物的灵感直接源于他的妻子海伦。这幅作品创作于艺术家婚后不久,见证了他的幸福生活。这段生活也从那个时刻开始融入到了他的情欲作品中。此作品一直由画家拥有直至 1640 年其逝世。它后来由菲利普四世获得,被西班牙王室收藏。
德国画家丢勒的自画像,画中画家身体微微侧转,从旁边的窗口可见一幅群山景色。他身穿白色的短袖黑边上衣和一件带金边的白色衬衣,长长的头发,头戴黑白条纹的饰帽,还有棕色的披肩和灰色羊皮手套。选择高雅的贵族服饰和正襟危坐时肃穆的眼神显示出丢勒希望展现其高贵的社会地位。这个作品出色之处表现在丰富的细节、品质的精心处理以及璀璨的金黄主题,所有这些构成了一幅完美无缺的肖像画。窗口边缘的德文题字表明了他对于自己艺术才能的自信。上面写着:“1498年,我根据自己的形象创作了这幅作品。我 26 岁,阿尔伯特-丢勒”。
在美术馆之中还看到很多艺术珍品,限于时间和篇幅,无法一一尽述。值得提出的是博物馆为使得西班牙普通民众欣赏这些高雅艺术,在周日下午五时之后对所有参观者免费。
走出普拉多美术馆,品味马德里与其他欧洲城市不同,既有传统欧洲巴洛克建筑的庄重威严,又有西班牙民族那种热烈与激情,这里很多店面以大块的朱红、黑色作为主色调去装饰,与当地湛蓝天空和强烈的地中海阳光,构成一种浓烈的艺术氛围。只有在这种艺术背景下,才可以更好的理解那令人发笑的唐吉哥德和桑丘,欢快的卡门与斗牛士之歌。这和严肃的北欧、德语民族,浪漫的法国人有明显的差异。这就是西班牙,这就是马德里。


(马德里斗牛场)


(唐吉哥德和桑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