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欧洲 > 芬兰 > 赫尔辛基 > 旅游攻略 > 从赫尔辛基到塔林
赫尔辛基Helsinki

欢迎您访问赫尔辛基!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欧洲旅游 > 芬兰旅游 > 赫尔辛基旅游 > 赫尔辛基旅游攻略 > 从赫尔辛基到塔林
赫尔辛基HELSINKI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从赫尔辛基到塔林

2009-07-28  来源:CTRIP 作者:cmhfbz

有人说,欧洲游的梦想就像藤蔓,滋生着每个女人的心间,并且随着岁月的 增长,藤蔓会延伸的更加漫长。于我,自然也不例外。这颗种子什么时候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早已不得而知,一直以为,我的欧洲之行,第一个城市应该会是浪漫的巴黎。因为机缘巧合,还没去成美丽的巴黎,就先到了平和内敛的芬兰,到了与欧洲其他城市很不一样的赫尔辛基。
因为与芬兰的赫尔辛基隔海相望,因为离赫尔辛基只有2小时海程,塔林,爱沙尼亚的首都,一个从没在我脑海里出现过的地方,在这个五一,成了我欧洲游的第二个城市。我第一次注意到她,是在芬兰Relocation的资料上,童话般的古城堡鸟瞰图,几乎第一眼就被它吸引。事实上,只要你在北欧,塔林就必然成为你的旅游目的地。这个1991年才作为独立国家的首都城市,因为它众多的旅游资源(海滩、公园、欧洲最迷人及保存最完好的旧城区、喧闹的夜总会和便宜的啤酒!),正成为越来越多人的休闲旅游首选。
我们在塔林的计划是游览它的旧城区,考虑到每家都带着孩子,住宿方面恐有不便,加上到塔林的路程不远,最终选择了当天往返的一日游。Cliff4月30号在网上订好了往返船票:上午10:30坐游轮从赫尔辛基出发,下午5:30从塔林坐船回赫尔辛基。SG在出发的前一晚根据打印的游轮公司的船票确认单特意上网查了出发的港口,睡觉前还颇为得意的给我显示了一下他Download在Ipod里的塔林古城电子地图。因为没有直达的公车,5月2号早晨,SG领着我们三个从住地Mankkan出发,坐公车110先到赫尔辛基市中心的汽车总站Kamppi,打算换一趟电车前往港口。在出Kamppi汽车总站正要往电车车站走的时候接到Cliff的电话,问我们是否已经到达。SG和他确认前要去的港口,突然发现,两人说的竟然不是同一个地方!
这个时候是早上的9点多,车站里没有几个人,我们拿着船票确认单问了在车站值勤的两个警察,被告知我们要去的确实应该是cliff所说的西港——我不禁对SG小小的讽刺了一番:看,昨晚白做功课了吧!SG听了很郁闷。——谁让他老说我不做功课呢。好在我们事先算好了充足的路上时间,赶紧查从汽车总站到西港的线路:下楼坐1站地铁,出地铁坐15路市内电车1站便可到达——真是虚惊了一场!因为五一期间晚上的狂欢,早上9点多的赫尔辛基市内还难得见到几个行人。地铁里更是可以用“寂静”两字形容,与国内地铁的熙熙攘攘形成鲜明对比。我们“寂寞”的走出地铁,大街上冷冷清清,很难想象,节假日的城市竟然如此空荡。呆惯了人多的北京,觉得真是很不可思议。地铁出口不远处就是15路车站。随着车子到站时间的接近,人渐渐多了起来,他们大都跟我们一样,背着出行的背包或拉着拉杆箱,我突然明白:哦,城里的人都出去度假了!根据芬兰交通的规定,我们因为是在1小时内改乘别的车,因此,地铁、15路公交就不用再刷卡了。原以为上车的时候要重新刷一下卡来证明你是刚刚在别的车上刷过的,让我诧异的是大家都径直走向了车里的座位。不由的让我感叹了一下芬兰人的道德观。我的内心仍然有疑问:难道真的没有人逃票?事后跟宝宝妈妈聊到这个问题,她告诉我,芬兰人确实比较自觉,也很少查票,她在芬兰就只碰到过一次,而且那次碰巧就见到一个逃票的人——被当场罚了80欧。直达西港的15路电车上坐满了拿着大包小包的乘客,从我们上车的车站出发,几分钟后就到了西港码头。
赫尔辛基西港很大,是很著名的集装箱码头。码头上风很大,放眼望去,岸边的装卸桥和码头移动式起重吊车在蓝天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坚实与高大,人在这样的场景里便有些微不足道。码头的停车场里挤满了各种小汽车,其中很多都是搭船去塔林休假的芬兰人的,他们把车停在这里几小时,晚上回来的时候开上车子回家,特别方便。10:10分左右我们顺利与乐乐家和Cliff家在检票口汇合。刚才弄错港口的郁闷早已丢到脑后。从这里开始,一路上便惊喜不断。人很多,我们一行10人随着人流验票进港,在通往游轮的长长通道里,透过玻璃窗看到了我们即将要乘坐的大型游轮,大人(可能只是我一个)孩子们都兴奋起来。轮船的入口处有两个爱沙尼亚壮男验票,听说有时候也会要求出示护照(我们的签证国是芬兰,要去到另一个国家,要求看护照很正常,不过我们当天带的护照倒是都没用上)。一进到船上,《泰坦尼克号》的感觉扑面而来。游轮共9层,我们从港口通道直接进到第六层,往下是货运,往上便是一派电影里的繁忙景象:大家都在上上下下的找座位。为了能找到一个看大海的开阔位置,我们也加入其中上下了好几趟。比不上有经验的芬兰人,我们只在8层稍偏的地方找到几个位置,好在,有两个靠窗,能看见大海。船开起来后,甲板上的风很大。我很怀疑《泰坦尼克号》里的Jack和Rose在船开动的情况下能那样浪漫的站在船头的围栏上,并且还伸开手臂做飞翔状。以我在甲板上的体验,那样是会被风吹下去的!当然,热恋中的男女,什么样的冒险不敢尝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