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亚洲 > 老挝 > 万象 > 旅游攻略 > 老挝微笑的国度 旅行日记 – 万象
万象Wanxiang

欢迎您访问万象!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亚洲旅游 > 老挝旅游 > 万象旅游 > 万象旅游攻略 > 老挝微笑的国度 旅行日记 – 万象
万象WANXIANG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老挝微笑的国度 旅行日记 – 万象

2009-07-15  来源:CTRIP 作者:jesusxinn

图文并茂日记欢迎访问我的网易博客:

首页:http://jesusxin.blog.163.com
过境: http://jesusxin.blog.163.com/blog/static/103773685200961264631836/
琅勃拉邦 第一节:http://jesusxin.blog.163.com/blog/static/103773685200961272938338/
琅勃拉邦 第二节:http://jesusxin.blog.163.com/blog/static/10377368520096128161290/
万象 第一节: http://jesusxin.blog.163.com/blog/static/103773685200961284653116/
万象 第二节: http://jesusxin.blog.163.com/blog/static/103773685200961291235916/
琅南塔&芒新: http://jesusxin.blog.163.com/blog/static/103773685200961385026653/
贴士: http://jesusxin.blog.163.com/blog/static/1037736852009614943493/
相册:http://jesusxin.blog.163.com/album/

6月19日 琅勃拉邦-万象
6点半就艰难得爬起来,7点钟接驳的Tuktuk车准时到GH楼下。车绕了几圈又接了几名游客,直到车子坐满才正式驶向几公里外的汽车站。换好票才7点45分,车子8点半才出发。所谓的VIP汽车就是中国产的空调大巴,车厢里还有禁烟的中文广告,卫生间门上写着繁体的“化妆室”,座位间距很窄,我将在这辆车上度过9个小时的漫漫征程。


临近开车,车也基本坐满,全车3/4以上是西方游客,亚洲人鲜见,本地人就更少了。
旅行者的故事


开车后,和身边的游客一直无话。不知什么时候,我见他起身在行李架上摸什么东西,接着他把手伸过来,我眼前一亮,原来他的手机和我的一样,都是诺基亚5800。显然他的是一部新手机,连出厂时的带花纹的屏幕贴膜也没有揭掉。我告诉他我是在上海买的,花了300美元,他说,真便宜。我问他那你的多少钱?他说,我不确定,大概要800美元。我说怎么这么贵呢?他回答说,这就是英格兰,而且我是分期付款,这很常见。我想这个就是典型的西方消费模式,我怎么也不可能连买手机都去搞分期付款。他说自己刚大学毕业,准备旅行6-9个月,直到旅费花光为止,然后再开始工作。我问你是什么专业?他说是学法律的,回去后要当律师。我当时想,我怎么就没有魄力在把工作一年后节余的工资都拿去旅行几个月呢?就第一年的那点微薄收入来说,剩下的也就只够在东南亚旅行的了。再一想,我当时对东南亚还知之甚少,没有见识呢。


汽车中途停靠一个小村庄,我下车去舒展一下。谁知意外的遇见了在琅勃拉邦一同参加皮划艇的一对情侣。大家相互热情的打了招呼,他们也是去万象,不过只在那里呆一天就要飞往柬埔寨的吴哥,我把吴哥大加赞叹了一番,告诉他们吴哥是每个到访印度支那的游客不得不去的地方。


一路随便和邻座聊聊,看看沿途跌宕起伏的山峦,听听音乐,很快就到吃午餐的时间。车子停在路边一个村口,VIP汽车既包饮用水,也包午餐。凭票根在村子里的一家快餐店里打饭。
旅行者的故事


吃午餐时,因为是一个人,便和途中遇到的那对皮划艇情侣坐在一起。他们很好奇地问,现在出国旅行在中国很普遍吗?有多少中国人会说英语?我说,在大城市里越来越多的人有能力出国旅行,但是按照人口比例来说,确实不算普遍。至于英语,年轻人的英语比以前进步许多,但是年长者则大多不会英语,这和中国的历史有很大关系。他们点点头,说去年本来计划到西藏旅游,当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突发拉萨事件,他们不得不取消行程。我说现在西藏已经恢复,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他们之中,Ramond来自法国,Lisa来自荷兰。我和Ramond谈到学习英语,我说中国的英语教学只注重语法和阅读,忽略了口语和听力,导致很多人不会说也听不懂。他说在法国也一样,学校只关注语法规则,却不注重实际应用,他的英语都是在生活中学到的,比如通过电影学了很多口语。他们问我通过什么方式来提高英语,我说我在大学就很重视英语,工作中也能接触到,而且旅行也是个很好的实践机会。他们相视而笑,说在旅行中与人沟通充满乐趣,我说我也感同身受。Lisa说你们国家乒乓和羽毛球都在奥运夺金,是不是你们从小就都在打球?我说,并不是这样,没有强制规定,学生可以自己作出选择。他们对我的回答颇感意外。他们问我到过欧洲吗?我说中国人到欧洲签证申请非常繁琐,要准备一大堆资料,这太不公平了,所以至今没有欧洲旅行的计划。他们赞同我的观点,说那些都是愚蠢的规定。随着汽车喇叭的长鸣,我们结束了愉快的谈话,各自回到座位,打起盹来。


五点多了,眼看就要到万象。我突然觉得热乎乎的液体从鼻腔涌出,原来是流鼻血了。通常我只有在上火并且鼻腔干燥的时候才流鼻血。疲劳和天气太热都容易导致上火,空调车内则会导致鼻腔干燥。我意识到这是身体在向我发出警告。我在乘客的帮助下,迅速止血,决定取消当晚搭乘夜车赶往老挝南部巴色的计划,在万象休整一天再说。


旅行者的故事
下了车,随大流上了江博车,10K/人拉到市区。在车上,坐我面对面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的亚洲女孩,听她和身边的人聊天得知来自新加坡。于是我主动和她打招呼,用英语问她会说普通话吗?她点点头,说会。我很高兴,一个礼拜以来头一回可以说母语了。这位MM也是大学毕业没多久,在杭州的浙大毕业,只打了几个月的短工,攒了点钱就跑出来独自旅行,时间7个月。佩服她在炎热辛辣的印度呆了3个月,在诗一般尼泊尔呆了2个月,其间还去了柬埔寨,泰国和越南,她说她一点也不喜欢老挝,每次一进来就想马上出去。我问为什么呢?她反问,难道你不觉得老挝的物价太贵了吗?确实,平心而论,这里不论交通还是食宿,都比邻国要贵,甚至和泰国的曼谷相当,这对于当地人来说,确实是天价消费。游客在这里吃一顿最普通的饭也要3美金,交通动辄就是十几,二十几美金,住宿最普通的房间也要5美金,而这个国家的人均GDP只有500美元。她确实是一个非常节省的人,一路和她找房间,她都只问5美金以下的,那意味着卫生间在房间外,没有空调,更不可能有卫星电视。
  我们一路找一路聊。我问难道你都不考虑工作的事吗?她说我的性格不适合上班,我要开店,比如咖啡馆或餐馆,而且完全不考虑在中国工作,因为那里工资太低了。“那么新加坡呢?” “那里太小,太无聊了。”我还问她在家里你说华语还是英语?她说在家里都说华语,但是学校上课都是英语,在外面也常用英语。刚到杭州时,自己的普通话水平很差劲,常常很挣扎,后来进步很多,但现在几个月不说,又退步了。我夸她说你说得很好啊,跟我沟通不是都没有障碍吗?她说,那只是你的感觉,其实我听得很累,很挣扎。我哈哈笑了。她说,在新加坡比她再小的孩子,普通话水平还要差,几乎到了不会说的地步。
  最后,终于找到还有便宜空房的GH,最普通的房间要价60K,她还努力砍价,最终50K拿下。我也成功以100K拿下一间被她说来是奢侈和天壤之别的“高级房间”。我说我需要这样的房间,因为我需要好好休息。
  整理完毕后,我们一起去吃饭。挑了一家街边面馆,她说在外面她一看到装修漂亮的餐厅从来不进去,我说其实它们的价格不算贵啊。她说,那你说哪个老挝人会到那里面去吃饭呢?我想,她教会了我到了当地,应该以当地人的消费水平而不是我的消费能力来衡量物价。
  饭后,我问道她的未来计划。她说,我想先回家先打几个月工,然后就去欧洲,在那里边打工边旅游。我说你能保证找到工作吗?她说我就去餐馆里打工,别人要8美金一小时,我只要5美金总能找到了吧?她说新加坡的护照在欧洲各国都可以免签证停留长达90天,这样她就有充分的时间打工和旅行。我对她的计划确实是非常惊讶而且难以想象。我说,很羡慕你的新加坡护照,去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包括美国和中国)都不需要签证,非常自由。而中国人想去欧洲,不仅签证申请手续繁杂,就算通过,也很难获得长时间的停留期许可。“你以旅行名义入境,那不就是非法打工了么?”她不以为然:“这是非法的,但是谁又能抓到呢?太多人都是这么干的了。”由此可见,人的素质也同样遵循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6月20日 万象
事实是,经过一夜,我对我的房间并不满意,主要问题是床太软,整个身体陷下去的感觉使得我难以安睡。于是在一家装有空调的餐厅吃了昂贵但难吃的炒面之后,开始我在老挝的第二个“看房日”活动。首先去了几家LP推荐的经济型GH,由于没有到退房时间,依旧全部客满。只能沿街在附近的GH聚集区内漫无目的的寻找。最有在一条相对安静的小路上,找到一家别墅型GH,单人间虽然有些狭窄,但设施齐全,分体空调,卫星电视,舒适的席梦思,卫生间宽大,还有淋浴房,价格开价125K,谈到110K。


当我回到之前的GH时,昨天遇到的新加坡女孩已经退房走了。我也赶快收拾行囊,逃离此地。在新GH里,因为没有按计划的日期旅行,便为日后的行程陷入挣扎。由于老挝交通缓慢,要去南部占巴塞和四千岛,再返回的话,长途跋涉,在当地只有2天半的时间,因过于紧张显得有点不值,还会很劳累,与休闲的初衷相违背。如果放弃,又很不忍心。最后,我做出了艰难的选择,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万象,放弃南部,增加北部的琅南塔,好处是时间充足,可以随心所欲,灵活,轻松惬意。最重要的是这样可以最大程度保证我的旅行体验度。


出门在马路边租了一辆兔耳朵自行车(10K/天),要用护照作为抵押。先骑到万象旅游局询问附近保护区的游程信息,却失望的发现人家周末不上班,今天恰巧是周六。算了,先去吃饭,于是骑进不到凯旋门的一条马路找吃的,骑过两个路口后,这条马路令人赏心悦目,我不得不放慢速度,把吃饭的是丢一边,细细品味。沿街两边全部是连排的殖民建筑,每一幢都各不相同,色彩艳丽,绵延数公里,要不是临空架设的电线,拍出的照片一定会更加诱人。我大力推荐到万象的驴友千万不应错过这条路。具体方位是沿着Lane Xang大街(即澜沧大街)由南向北骑行,在不到凯旋门的Dong Palan路口右转,然后直行5分钟就可以看到这些建筑了。


旅行者的故事
我最终在路的尽头找到一家普通的当地人餐馆,我上前询问有什么可吃的,她显然不会说英语,便示意我等一下,进屋叫了另一个女人出来。她把老英对照的菜单拿给我,向我介绍起来。我当时看到店门口放置的糯米盯着苍蝇,指给她看,很担心地说,你们的东西似乎很不干净啊。她连忙解释,说那些糯米是我妈妈用来喂麻雀的,你的饭在里面,很干净的。果然,在门口聚集了许多麻雀在啄食路边的糯米。我这才安心点了餐,一份猪肉和一种老挝绿叶菜加番茄等酱料的炒菜加米饭(共10K)。我边吃,她边和我聊起来,当的自我从中国来时,她很兴奋地说,我今年春节的时候去了中国,和家人一起,到了昆明,那里真繁华,我们买了很多东西回来。她还问我中国哪里购物最好。我说中国太大了,地方太多了。她告诉我,这幢房子是属于他们的,一楼开餐厅,上面住人,旁边一幢房子也是他们家的。这在老挝俨然是中上等生活水平的人才能拥有的财产。我想,在当地很多人眼里,他们是富豪了。


吃饱喝足,骑到万象的凯旋门,这是老挝政府当年擅自挪用美国援助建造机场的水泥和资金建造的类似巴黎凯旋门的笨重建筑,人们称他为“垂直的机场跑道”。凯旋门在四个方向上共有四个拱门,穹顶有鲜艳的雕刻,花3K就可以登上月7层楼高的顶层平台,一览万象市容。在上面还可以看到有中国花3000万人民币援建的带音乐喷泉的凯旋门花园。我在平台上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我几乎可以确定在这个国家不可能有比凯旋门更高的建筑了。


从这里骑到塔銮大概花了15分钟(5K)。金灿灿的塔銮是老挝国家的象征,我可以在每张货币、国徽以及老挝啤酒上照到它。塔銮是一座佛教建筑,由分别各具象征意义的三层基座和中央宝塔构成。游客只能上到第二层。

旅行者的故事
从塔銮回到市中心,时间还早,就到住处附近的几处寺庙里闲逛。路边一座装饰大气的寺庙吸引了我,走进去瞧瞧。整座寺庙的外墙被涂成了偏土黄色,看上去非常显眼。寺庙的立柱高大粗壮,显得很有气势。在进入大殿的台阶两旁,还各有两条飞腾的巨龙。在巨龙边的长凳上,安静的作者一位年轻的僧人。我经过他身边时,他冲我微笑示意,我主动和他打起招呼,示意我想给他拍照,他腼腆得正襟危坐起来。之后我问他会说英语吗?他点点头,说,会说。于是我们就聊了起来。他介绍自己是这里的学徒,并且还是万象一所公立大学的学生,才刚刚一年级,还有两年多才毕业。他学的东西挺高深,是社会学。他一样是一个为了升学而选择做僧人的例子。我想类似现象,从琅勃拉邦到万象,想必在整个老挝也是比较普遍的吧?时钟指向六点,他说:“每天这个时候要进大殿举行祈祷仪式,你想要参加我们吗?”我听了真是喜出望外,这将是我绝无仅有的经历,我高兴的问:“我能被允许进入吗?”他笑着说:“没问题的!”我被安排坐在最后一排,一位僧人起身把殿门栓好,然后和其他僧人一起跪坐在高大的佛像面前,诵经祈祷,我听着就象是在唱歌,只是从头至尾都是一个调子。我对眼前的一切都感到无比新鲜,觉得自己的经历是多么奇妙,作为一名外国游客,居然有机会参加老挝僧人的诵经仪式。


仪式结束后,外面突然下起大雨来。僧人朋友说,如果不着急的话,可以到他的房间里去避避雨。我很意外,想到琅勃拉邦对于僧人的严格规定,担心这样会有不妥。但他坚定的回答使我放下心来,隔着他进了房间。他住在花园旁的一座两层建筑里,房间在二楼,一间房间由三个人使用,房间的陈设非常俭朴,除了简单的睡床,几张桌子和衣柜,别无其他。僧人朋友叫Tao,他向我展示了他的电脑,还放MP3给我听,说是老挝最著名的歌手。我问Tao电脑是你自己买的吗?他说是的,是一台二手电脑,平常晚上的生活很无聊,有电脑就可以看电影听歌,也能学习。但是寺里没有互联网。Tao向我介绍了他的家乡,还介绍了在房里的另一位朋友,我们三个随意的聊了一会,我看时间不早,而且连晚饭也没吃,就准备起身告别。他们问我明天有什么安排,很欢迎我有时间再来坐坐。原来到访这儿的外国游客常常是匆匆而过,僧人们虽然很想接触游客却没有多少机会,因为他们和我一样,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同时也很希望通过实践来提高英语口语。
离开寺庙的一路上,我都在回想刚才的经历。他们积极上进,秉持对生活的乐观态度,也不怨天尤人。我最佩服的是他们平和的心态,不论见到富人还是穷人,不论从哪里来,都能以诚相待。他们的生活确实很贫穷,但他们在精神上却很富有。

傍晚,来到湄公河畔的露天餐厅,点了一只椰子(5K)和肉末蔬菜沙拉(20K),米饭(5K),味道比在琅勃拉邦尝到的好,应该是蔬菜多的缘故。在湄公河对岸,就是泰国的廊开。我这边还是落日景象,对岸却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我有种很奇妙的感觉,毕竟河对岸就是另一个国家了。还没陶醉够,一阵狂风大作,把对岸的暴雨吹到老挝一侧,我连忙逃窜进马路对面的一家酒吧。酒吧位于建筑的天台,但是有顶棚,里面都是白人和快节奏欧美音乐,音乐很棒,很多我都很熟悉。我在吧台找了个位子,假惺惺的点了一杯老挝啤酒,问服务员要了Wifi登录密码,用手机上起网来。直到最后结账,我的啤酒也只喝了几口,服务员连连问我,你到底点了几杯?我说,就一杯。

6月21日 万象
上午去Green Discovery旅行社咨询有关琅南塔的交通信息,得到的消息十分惊人,从万象出发,竟然需要两天一夜才能到达,因为北部山区道路状况很差。我一合计,为了时间也为了精力,狠下心来买了明天老挝航空的机票,全价100刀。出国前就对这家航空公司有所了解,老航是一家永远没有打折机票的航空公司,运营的是中国产的新舟60螺旋桨飞机和法国制造的支线喷气式客机,至今没有大飞机运营。这家公司从未向外界透露过其安全运营情况。


午饭我又回到那条Dong Palan路找昨天的本地饭馆,可是没有开门,因为今天是周日,按照惯例,几乎所有的店家都会在周日关门歇业,即使是服务行业,真是难以理解的惯例。好在尽头还有一家开着门,已是门可罗雀,当我走进去时,很多人都好奇的看着我,也许他们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外国游客回到这般餐馆用餐吧?而我还偏偏就是为了体验“本地化”而不远几公里前来。其实,昨天来之前也有过担心,怕吃了会拉肚子,但实验证明我没事儿。


这家没有会说英语的,也没有菜单,我只能示意要吃饭,原来这里是一家快餐店,菜的味道很好,菜的量也很足,却只要10K,在这里吃饭,虽然没有优雅的环境和游客,但我却吃得很满足。
饭饱之后,骑车到Tala Sao早市附近的公共汽车总站搭乘14路车(5K)到市郊的香昆佛像公园。这趟车同时也经过泰老友谊大桥过境处。大约45分钟,车停在了公园门口(门票5K,照相另收3K)。这座公园里的佛像群是由老挝一位高僧带领其众徒弟在几十年间完成的。佛像的风格迥异,没有遵照固定的模式,很多都是将佛教和印度教综合的产物,看上去特别怪异,连考古专家也不能明白高僧设计这些佛像的用意。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尊巨大的卧佛,姿势优雅,面带微笑。还有一个之在巨大球体尚建造的大树,游人可以从球体底部的一张大嘴钻进去,上到球体顶部再钻到平台上,这里可以一览公园全景。香昆公园的后面就是湄公河了,一江之隔的泰国清晰可见。


旅行者的故事
在香昆公园闲逛时,偶遇一个广西人,他是在老挝做生意的小老板。他不是一个人来,身边还有一个懂中文的老挝女孩充当翻译。我很好奇他在老挝的生活,于是大家聊了起来。我问他都做什么生意?他说主要做电脑配件和耗材,比如打印机和墨盒。我很纳闷,老挝有多少人拥有电脑,这生意能赚钱么?他说现在很多二手电脑都进入老挝市场,然后商家会换上崭新的外壳,这样看上去就像是新的一样。他坦言,在这里要是卖全新的东西和外观很旧的东西都是赚不到钱的,只有卖这些翻新货才能赚到。我问那你的货源呢?他说主要是从深圳进货。他在越南已经干了多年,现在刚把触角伸到老挝,越南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因为做类似生意的中国人太多了,价格被压得很低。


回到市区已经四点多了,许多收门票的寺庙现在都已经关门了,骑着车在大街上逛了一会,又回到中午那家餐馆去吃晚饭去了。服务员显然还记得我,二话没说就把饭菜端上来,又是一顿很满足的晚餐。


旅行者的故事
今晚的夜生活我想这样,到湄公河畔的露天餐馆点一份饮料看日落 ,由于这里正对着那家提供wifi的酒吧,我已经有了密码,还可以用手机上上网。
在半路,巧合的事情发生了。我居然看到了在琅勃拉邦认识的那个丹麦老人。当时他正在和一个Tuktuk司机说些什么。当他看到我时,也是一脸的惊讶,问我要去哪里。我说去河边看日落,他兴致勃勃地说要加入。河边的落日很美。他感谢我临走前给他留信。我问他我走后你都干什么了?他说昨天他看书看到今天凌晨2点。这几天他每天都去按摩在城里闲逛或是泡吧。他还去了我推荐的湄公河畔餐厅,在那里呆了一个下午。趁夜暮完全降临前,我们请服务员帮我们合了影,交换了电子邮件地址。他问我接下来又什么安排。我看出他对这的服务和环境不太满意。因为之前我点的饮料叫了2遍才送到,他对此替我向服务员抱怨。他的晚饭餐具隔了几分钟才送到,他对此耸了耸肩。而且点灯之后,蚊虫很多。我告诉他我原本的计划并且说不介意带他到那家酒吧去瞧瞧。他说今天全由我来买单,咱们走。晚上8点显然不是酒吧的黄金时段,没什么客人,但音乐依旧很棒。我们在临街一侧坐下。
“你知道我已经离婚很久了,我当年在中国工作时还差点和一个中国女人结婚呢!”我充满好奇地看着他。“但那是在70年代,那个时候我的公司不同意我娶中国人,中国政府也不乐意,后来我就被迫回国了,和她也断了联系。她是一名护士,长得很漂亮。”我对它的历史没有置评,我告诉他国际婚姻在中国已经完全自由化了。
当聊到一个人旅行的好处时。我们一致认为,除了可以得到自由以外,独自旅行有更多机会同当地人以及身边的游客接触,有更多的时间和他们聊天,也可以对身处的环境有更加深刻的体会。而结伴,你不得不常常做出妥协,同伴也成为你和当地交流的一种障碍。“你瞧,我现在就有机会从你这里了解很多中国的事情。”“是啊,我也一样,这种感觉很好,只有在旅行中我们才可能面对面坐着,无拘无束地聊天。”
他告诉我说他每次旅行前都会打霍乱疫苗还会买治疗疟疾的药,花去上百美元。我说我完全没有这个意识,也没遇到过类似的危险。话题一转,我们谈论北京奥运和上海世博。当我说到中国执政党总是不说真话时。他说丹麦也有同样的问题,政府总是报喜不报忧,所以他在家里很少看电视,也不相信新闻。他还跟我形容丹麦的高工资以及高消费,虽然他们的平均工资超过6000美元/月,但生活开销大,税收也很高。他告诉我那里的生活很悠闲,工作压力小,休假也很多,人们常常外出度假。他说白人之所以喜欢到东南亚旅行,除了这里的迷人风情,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里对他们来说非常便宜。我说,从你在东南亚的“高消费”确实可以看到这一点。他冲我笑笑说,我退休后,除了政府津贴,就没有收入了,我要善待我的钱,可能今后每年只能有一两次旅行了。我觉得这里对于很多大城市的中国人来说,也同样便宜,至少比大部分国内旅行便宜,而这里却鲜见中国游客的身影。我想东西方的差距,不仅仅体现在收入和社会制度上,最终还体现在生活方式和对待生活的态度。

因为明天要飞往琅南塔,于是我又去了住处附近网吧上网,搜索那里的旅行资料,万象的上网费可能是老挝最便宜的了,每分钟80吉普,这样算下来,一小时连4块钱都不。期间听到网吧老板娘在和身边的人说中文,原来是中国人开的。于是付账时我直接问:“多少钱?”她经验的看着我,说不知道我是中国人,还以为是日本或者韩国游客呢,不然他就会告诉我用的那台电脑连接中国服务器很慢,应该换一台。我这才恍然大悟,说我还以为你们这不是宽带呢,还好英文网页都能打开。

6月22日 万象-琅南塔-芒新
下午2点半的飞机,上午的时间就留给万象最重要的两座寺庙。


西萨阁寺(5K)是位于主席府对面的一座古老佛寺,大殿外的围廊摆放着多排坐佛,墙上的一排排石洞里也都供有佛像。大殿暗黄色的外墙和立柱显得非常苍老陈旧,甚至有些破败。这里供奉的佛像,有些已经残损不全,建筑也需要好好扶持一把。大殿里的一只猫不停的跟我,不论我走到哪里,我跑它也跑,我听它也停,搞得我甚是无奈,哭笑不得。


玉佛寺(5K)几乎就在西萨阁寺对面,这里的寺院是一座美丽的花园,主殿显得雄伟气派。几十座青铜坐佛围绕主殿的外墙一周,在殿门口是两座精美的青铜立佛。殿内展览着众多古老的佛像,不允许拍照,几尊立佛造型独特,其中一尊祈雨立佛造型优雅,我看了好久。


中午退了房,还了自行车,准备叫TukTuk去机场,我知道如果选择路边候客的旅游TukTuk会非常昂贵的,他们的起步费是20K,机场通常要价40-60K。我决定在路边拦过路的TukTuk,这些车是普通的TukTuk,常常载本地人。 没过几分钟就等来一辆,上面已经有一个人了,我问到机场的价钱,司机说30K,我说最多20K,他说那25K?我摇摇头,坚定地说,我只能给你20K。司机答应了。同车的是人来自美国旧金山,他只到附近的GH,他说到这里之后觉得非常休闲,人也很好。我说除了TukTuk司机。他笑了起来。他还向我介绍了旧金山的唐人街。我们聊的时间很短,但是很愉快。


万象的瓦岱国际机场显然是崇洋媚外的代表作,一幢崭新雄伟的候机楼只供国际航班使用,国内航班是一桩又小又破的灰色平房。我做的是一架中国产的新舟60(MA60)螺旋桨飞机,看上去非常可爱。这是我第一次坐小飞机,第一次坐螺旋桨飞机,更是第一次坐国产飞机。看来这100刀花的也不是那么太冤枉。客舱每排4座,共15排。飞机内饰,座位间距和大飞机无二致,除了客舱较矮,需要从机尾猫着腰钻进去以外。起飞时,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发动机下起落架的轮胎在地面滚动,然后起飞后收起和螺旋桨快速转动的“壮观”场景。着陆瞬间还看见了轮胎冒出的一股“浓烟”。虽然机舱内噪音是大了一点,也不太凉快,但一切都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琅南塔机场看上去很新,应该是刚新建不久,不过的确是很小。


旅行者的故事
在机场外找到江博车去市区,10K/人。候客时,坐对面的乘客和我打招呼,问我去哪里。我说我要到汽车站转车去芒新,她说我们同路。我说老挝的人很好,她似乎理解成了“老挝人的生活很好。”她说,老挝人没有钱,没有房子,没有工作,并不好。其实我很想知道她何以买得起100刀的飞机票,但我没有直接问,只问了你买的机票价格是多少?她说,和你的一样。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在万象开GH,去芒新是看望自己的妹妹。
车到半路,跳上来一个白人,他居然用语调很“老外”的中文问,你-是-从-中-国-来-的-吗-?一字一句的,听起来很好笑。“是啊,你从哪里来?”他居然还要我猜猜看。后来知道是澳洲。“你在那里学会了中文?”“在新疆,我在新疆教了两年英语。”“你还会回到新疆吗?”“我爱新疆,但我...next week 怎么说?”“下个礼拜”“我下个礼拜要回澳大利亚,我在那里有工作。”接下来她不得不说了几句英语和汉语的混合语言。我们在汽车站相互祝福,挥手告别。
很顺利的赶上了去芒新的班车,可是路上却不太顺利。老旧的小巴车在半路因为故障一共停了3次,好在司机经验丰富,每次都化险为夷。2个半小时后终于抵达芒新。一下车,我可傻眼了,这什么地方啊,前后都是泥土路,路边只有几座砖瓦房,非常荒芜,手握地图还是没有方向感。这里距离中国边境仅二三十公里,我随便逮到路人就用中文问路。事实上,真是有点无从问起。好在老挝人多少听得懂一点中文,但我问的GH,博物馆他们一个也不知道。给他们看地图,统统摇头。使我一度怀疑自己究竟身处何方。我想,GH是外国人去的地方,他们本地人可能是不知道,我又找了个人问银行在哪儿?这回遇见的是云南人,她向我指明了银行的方向,她说:“你要是没地方住就住我家,我给你做饭”,她指指一幢白色的小二楼,“这就是我家的房子,就怕你不愿意来。”我连连道谢,说我再去找找过夜的地方,实在不行就回来。十分钟后,经过银行,看到一条柏油马路,终于见到曙光了。这里处境偏僻,国际游客也不多,好几家GH,都有漂亮的花园和用竹子修建的平房,可是房间普遍显得昏暗。最后在一家游客最集中的法式建筑二楼住下,独立卫浴,每晚仅30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