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亚洲 > 马来西亚 > 沙捞越 > 旅游攻略 > 沙捞越旅行记(二)“猫城”古晋(上)
沙捞越Shalaoyue

欢迎您访问沙捞越!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亚洲旅游 > 马来西亚旅游 > 沙捞越旅游 > 沙捞越旅游攻略 > 沙捞越旅行记(二)“猫城”古晋(上)
沙捞越SHALAOYUE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沙捞越旅行记(二)“猫城”古晋(上)

2009-05-21  来源:CTRIP 作者:里程狂徒

古晋(Kuching)是沙捞越州的首府,是马来西亚第四大城市,也是东马的最大城市,同时也是整个婆罗洲上最大的城市。目前古晋人口大约有60余万人,其中华人约占其中40%左右。古晋由沙捞越河分为南北两部分,分别称为南市和北市,南市居民以华人为主,北市则以马来人为主,最为特殊的是,南北两市分别设有两个市长(南市的市长是华人),并有各自的市议会和市政厅,这在全世界都是少有的。

古晋以它的别称“猫城”(Cat City)而著称,因为Kuching一词在马来语中就是猫的意思,被第一代白人王公(Rajah of Sarawak)James Brooke用来命名这座城市。因此,在古晋市里矗立着不少猫的雕像,市郊还有一座猫博物馆,展出各种与猫有关的形形色色的东西。1941年12月24日下午,在日本军队攻占古晋之际,古晋的邮电人员在邮政总局(Main Post Office)向位于市区南方60公里外的荷兰空军基地(在荷属加里曼丹境内,今属印度尼西亚领土)发出的最后一份电报的电文是:“Pussy's in the well”(Pussy的意思是“毛绒绒的猫”,或“猫咪”),原意是:“猫咪在井里”,意思就是“古晋已经陷落”。(这个故事是我后来在Mulu山国家公园的Discovery Centre里的一本书里看到的,这本书的书名就是:《Pussy's in the Well》,副标题是:“日据时期的沙捞越1941-1945”)

古晋最重要的国际文化盛事就是一年一度的“雨林世界音乐节”(Rainforest World Music Festival,简称RWMF,官网网址:www.rainforestmusic-borneo.com)了,在每年的七月的第二个周末举行,为期三天(今年为第10届。时间是7月10-12日)。在RWMF期间,来自欧、美、亚各大洲的知名表演团体,与婆罗洲当地的少数民族以音乐律动切磋技艺、互相较劲秀实力,让现场旅客体验一场充满民俗色彩的热情飨宴。各类体验时段还安排参观者与表演团体近距离接触与互动,深入了解各国奇特的乐器,感受民族原生态音乐舞蹈的精妙之处。

4月25日上午8:53,我乘坐的亚洲航空公司AK5200航班降落在古晋国际机场(Kuching International Airport,简称KIA),沙州移民局的官员在我的护照上盖上了入境许可章后,我便第一次踏上了沙捞越的土地。提取行李后进入到达大厅,买了的士票去市区,到Waterfront(河滨)的价钱是22马币,司机是华人,知道我是从中国来的后便滔滔不绝,竭力劝说我包他的车游览古晋及周边地区,我当然不会包他的车,就推说明天就要去米里,所以就在市中心去徒步逛逛就行了。从机场到市区一路上道路整洁、人车不多,且到处绿树碧草,令人心旷神怡。的士的车速也并不快,大约半小时后来到我事先早已预定好的的Tune Hotel。Tune Hotel(www.tunehotels.com)也是亚洲航空公司旗下产业,其经营方式也类似廉价航空公司,即将基础房价和管理费、税金和其它附加服务分开来,并经常推出极其便宜的基础房价(如0.99马币之类)。我是在数月前预订的促销价格,房价是9.99马币,另外购买了12小时的空调使用费(12.85马币),因为不可能整天呆在酒店房间里,12小时的空调一般是足够用的了,而毛巾和洗漱用品因为我已自备,所以就没有购买,以上价钱加上管理费和税最后的总价是35.43马币(约折合人民币67元)。Tune Hotel的Check-in和Check-out的时间分别是下午14点和上午10点,我到达的时间差不多是上午10点,还无法登记入住,于是就将行李寄存(需付寄存费马币1元),便走上街头开始了我的古晋之旅。

出了Tune Hotel右转,几十米外便是古晋著名的Waterfront了,这里沿着沙捞越河南岸延伸,连绵的是绿地、花坛、喷水池和人行步道,小吃摊和历史建筑点缀其间,是一个休闲漫步的好去处。河对岸是著名的玛格里特城堡(Fort Margherita),河面上摆渡船(Tambang)不断穿梭来回,一幅恬静安祥的景象。

在Waterfront附近的几条马路的交汇口是著名的大伯公庙(Tua Pek Kong Temple),在古晋的华人社会中地位崇高,香火非常旺盛。大伯公是马来西亚新加坡一带华人广泛信仰的神祗,上自通都大邑,下至村镇僻壤,都可以看到大伯公庙。普通人家也有供奉大伯公的,有的崇祀他为主神,有的奉祀他为通神或配祀。大伯公庙又叫“福德祠”,大伯公又名“福德正神”。大伯公究竟是何方神圣?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认为,“伯公”是粤东客家人住区特有的土地神的称号,所以大伯公之名可能渊于中国,而逐渐衍化成为本地神。又有人认为大伯公乃是南洋地区最早的华族拓荒者,他率乡人或族人来到这蛮烟瘴雨之地,披荆斩棘,裂土开山,对地方的开发有贡献,死尊为神,受人膜拜。大伯公的造型,是身穿汉人古服,左手握着一锭元宝,右手拎着一根如意杖,头戴布帽,白须白眉,面形圆中带方,似笑非笑,温而不厉,望之愧然,酷似一位慈祥老人。这位拓荒之神,象征着华人勤劳而勇敢的精神,是华族开拓先驱的神化和抽象化,后来转化为具有多种职能的地区守护神[注3]。

距离大伯公庙不远,掩映在一片绿树荫中的是华族历史博物馆(Chinese History Museum),该建筑原为1912年的中华总商会大楼,当年的中华总商会也是华人法院的所在地,6名法官从华人社会中产生,专门处理华人社会中的各项纠纷,如婚姻、财产问题等。进门后有一看门的老者,见到我就自豪地说:“这是我们全马来西亚唯一的一间华人博物馆!”博物馆内部面积不大,用图片、文字和实物展现了历史上来到沙捞越的华人的来源和奋斗史,图片和文字介绍了来到沙捞越的各个华人族群,包括福建人(主要是指福州一带的人)、闽南人、潮汕人、客家人、广府人、雷州人和海南人等以及各个族群的领袖人物和历代各界名人,实物部分则包括家具、生活物品、乐器、宗教物品等。博物馆不收门票,但接受捐赠,我给了1马币略表心意。

沿着河岸继续往西行,就看到了广场塔楼(Square Tower),这是Waterfront的标志性建筑。塔楼对岸是沙捞越州州长(Governor of Sarawak,沙州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为名誉性职位,无行政权力,类似西马诸州的苏丹)的官邸(Astana),1870年由第二代白人王公Charles Johnson Brooke所建。塔楼的南面是一个小广场,再跨过一条马路,对面就是旧法院大楼。大楼前立着一座花岗岩纪念碑,为纪念第二代王公Charles Johnson Brooke而立。该建筑始建于1874年,混合了一种英国式的和沙捞越土著的风格,现在其中一部分被辟为游客信息中心(Visitor Information Centre),提供大量的旅游资讯,包括免费地图。建筑物的中央是一个苍翠的庭院,四周被高大的柱子和廻廊所环绕。

法院大楼的南面是邮政总局大楼(Main Post Office),应该Brooke王朝时代古晋最富丽堂皇的建筑了,目前仍然为邮政部门所用。法院的西面是一片中式骑楼式商业街和一个市场,离市场不远是古晋清真寺(Kuching Mosque),附近还有一座锡克庙(Sikh Temple)。沙捞越的文化多元性,从这些各式各样的历史建筑物上可见一斑。

逛了这么一大圈便到了中午时分,这时感到有些饿了,于是回到Waterfront,离华族历史博物馆不远有一看上去比较高档的餐厅Restaurant James Brooke,这是一间纯西餐厅,菜价在当地应该算是比较贵的,不过份量很足,我点了48.5马币的饭菜,但根本吃不完,足够2个人吃,结帐时给了50马币说不用找了,剩下的1.5马币就当是小费了。这是我这次沙捞越之旅所吃的最贵的一顿饭。

吃完午饭,我决定到沙捞越河的对面去看看。到河边摆渡码头等候摆渡船过来,有个大概是马来人的女子也在等船,我问她摆渡要多少钱?她告诉我是40分(sent)。不一会儿,这种叫做Tambang的小船过来了,船夫是个肤色黝黑的老人,船上有划桨,也有发动机,在河流中间时用发动机行驶,但离岸或靠岸时就用桨划。过河时间很短,到岸后将船资放在船首的甲板上就可以下船了,我注意到有些人放了50分(0.5马币),不知道是因为没有正好那么多的硬币还是有意多给一点当小费。

河北岸码头往东有数座马来人聚居的传统村落,在马来文中叫做Kampung,往西则是玛格里特城堡(Fort Margherita)。Fort Margherita建于1879年,是第二代王公Charles Johnson Brooke以他的妻子Margherita的名字命名的,当年修建这座要塞的目的是为了抵御海盗的袭击。Margherita的墓就在城堡下的庭院里,花岗岩的墓碑上矗立着十字架。目前的城堡只有一个守卫看守,以前这里是一个警察博物馆,但现在空空荡荡的,除了一个城堡的模型外什么展品都没有。守卫建议我可以到城堡顶上去,那里可以看到沙捞越河两岸迷人的风景,守卫的话果然不错。

参观完Fort Margherita,仍然摆渡回到南岸,照例给了船夫40分船资,但我发现其他下船的人都没有给钱,所以我猜想这摆渡费只是单向收费的。回到市区,已近下午2点,于是回到Tune Hotel登记入住,全部房费已经在预订时在网上用信用卡付过了,也不用再付押金,只需交5马币房卡的押金(退房时可退回)就可以了。酒店的房间不大,陈设比较简单,但因新开张不久,各项设施全部都是新的,空调在插卡取电后开始计时,如果离开断电就停止计时,累计满12小时便自动断开,除了空调外也有风扇(如果不买空调使用费,可以免费使用风扇),还有一个小型的保险柜,可以放护照和现金,但放不进笔记本电脑,卫生间非常干净,淋浴也不错,总之60多元人民币的价钱还是物超所值。

洗了一个痛快的澡后,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再次上街逛。这次是沿着Padungan街向东走,这条街两边基本上都是华人店铺,所以被人称做“中国街”。沿街看到几处猫的雕塑,到了街的尽头便是著名的古晋大猫(the Great Cat of Kuching)了。这只白色碧眼大猫是为了纪念1988年古晋获得城市地位而设立的,其模样憨态可鞠,有点招财猫的风采。这只大猫还经常在不同的节日里变幻装扮,有时系上领结,有时穿上中式马褂,颇为可爱。猫雕像背后是一座中式的牌坊,上面有“南海”、“瀛洲”等字样。

逛完中国街后回到酒店,晚上就在酒店附近找了个中式茶室吃晚饭,点了鸡饭和奶茶,共花了5.2马币,又在附近的一家洗衣店去洗衣服,这家店的名字挺有意思,叫Mr.Clean,这里洗衣是按重量计费的,我洗的东西不多,付了2.8马元,说好明天可以来取。夜幕降临后,我又去河滨漫步,凉风习习,令人惬意,还买了果汁喝,但这里可能是位置太好了,卖的东西比较贵,一杯西瓜汁竟要6马元。

===================================

[注3] 有关大伯公的学术研究,请参考:《客家社会大伯公信仰在东南亚的发展》,作者: 郑志明,《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