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亚洲 > 巴基斯坦 > 旅游攻略 > 旁遮普---那块遥远而陌生的土地 (1)
巴基斯坦Pakistan

巴基斯坦有丰富的旅游资源,拥有多种自然风光,还有900公里的海岸线,是良好的海滩休闲胜地。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亚洲旅游 > 巴基斯坦旅游 > 巴基斯坦旅游攻略 > 旁遮普---那块遥远而陌生的土地 (1)
巴基斯坦PAKISTAN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旁遮普---那块遥远而陌生的土地 (1)

2009-04-10  来源:CTRIP 作者:Floret

每一次旅行归来,朋友都希望我可以写一点东西,但每一次,都没有写。这一次终于动笔,是因为对我的印度朋友的承诺,我答应过他们,在我回到中国以后,我会让大家知道,在印度的北部,有一个旁遮普省,在那里有一群好客的锡克族人。


火车到达JALANDHAR时已经是晚上了,经过在德里的不太愉快的经历之后,我已经不太确认是否应该有这一次北行。然而,一下车,等待我的一张张热情的脸就立刻打消了我的犹豫,原本期待见到的只是我的印度朋友,没有想到在那里的等我的不仅有他们全家,我的朋友Gurdeep Singh, 他美丽的妻子Taranjit,和他的两个儿子,18岁的JIMMY 20岁的MANNU,甚至还有朋友店里的两个员工,也一定要看一看我这个远方来客。在这之后的两天,温柔、害羞的大男孩JIMMY则成了我的司机和全程导游。

早晨在外面的祷告声中醒来,而朋友已经坐在餐桌前。虽然很早便已经知道锡克人包头下有着终生不剃的头发,但第一次看到他们头上的发髻依然会觉得很奇怪。那一个发髻并不象中国的道士一样盘在头的后方,而是在头的左前方。如果头发太多,会先编成麻花辫,再缠成发髻。小孩子会只在发髻上缠一小块布去上学,长大了,则是一定要用布把头发完全裹起来。之前,有看到介绍印度的书中把那块包头的布叫“塔潘”,其实这个词TURBAN并不是什么特定的用语,它在本地话中的意思就是一块布,MANNU告诉我这块布有八米长,但感觉上又没有那么长,或者是我听错了。

早餐是一些类似乳酪的东西,一些饼,一碗大约是菜汤,和一些腌制的蜜饯,所有的食物都是自己家里做的。朋友大勺大勺的往乳酪中加糖。之后的几天,我发现当地人很喜欢吃甜食,甚至从寺庙出来,都会有人往我手上倒糖或是甜糯米饭。因为这次走的地方并不多,不知道这只是北部的习惯又或是整个印度的习俗。和朋友提起这件事时,朋友回答说,that is why we are so sweet.

早餐桌上,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锡克人强烈的家庭感。在我们吃饭的时候,TARANJIT 还在厨房忙着为我们准备吃的。但在她终于做好吃的,可以在餐桌上坐下的时候,最小的JIMMY就会立刻站起来为母亲递盘子,装食物。忍不住想,在中国,还有多少18岁的孩子肯这样做。

第一天的计划是去金庙,the Golden Temple。金庙是锡克人的圣地,因为主庙外涂有100公斤的黄金而得名。金庙位于AMRITSAR,距离巴基斯坦大约半小时车程,距JALANDHAR则要两小时车程。为了配合当地的风景,我穿上了朋友妻子美丽的旁遮普服。一件短袖长外套,可以配一条宽腿或很紧身的裤子,再加一条丝巾。因为天已经凉了,出门的时候,外面又加了一件同色系的毛衣。锡克人很讲究颜色的配搭,女人们每一套服装都要有同色系的毛衣来配,而男士则是每一套衣服上都有同色的包头来配。那一天,朋友穿的毛衣上恰好有一个中文繁体字“笔”,初以为是朋友特意穿上以示对我的欢迎,后来才发现,原来他居然一直把它当做衣服上特别设计的图案,根本没意识到那是一个字。

正在放寒假的MANNU要帮父亲看店,不能去,车上还有一个空位,于是我们先去接上了朋友的姐姐。当地人的见面礼节是拥抱,所以一到朋友的姐姐家,等待我的就是一个热情的拥护,而朋友姐姐的儿子则是用手轻触了我的额头一下,再把手轻轻放在自己的额头或是胸口,很温柔的手势。后来朋友告诉我,这是当地的另一种问候方式,过去一直由年长的人对较年轻的人做以示祝福(虽然我很怀疑到底我们谁更年长一些,锡克人的大胡子使即使18岁的JIMMY都看起来比我老许多)。不过今天这个手势则已经被很多人在日常中使用,它的另一个意思是祝你一生快乐。

在参观金庙前我们先到了JALIANWALA BAGH英国人曾经在这里屠杀过成千的印度人。在不大的院子里,标出了当时开枪的地点,甚至保留了当时的一面墙,并在上面标出每一个子弹曾经留下的痕迹。而无论是朋友,还是他的家人,谈起当年,都是愤慨依然。

出了JALIANWALA BAGH,又开了一小段车,金庙就已经近在眼前了,下车走路到金庙的路上,时不时有陌生的路人用本地话对朋友的家人喊话,而JIMMY也会回答,听多了,我忍不住好奇,问JIMMY他们在说什么。JIMMY笑了,原来那些人是在好奇这个夹在印度人中的异类,我,是从哪里来的。路两边有许多小摊,卖水果,冷饮,吸引路人的注意,也有现榨的果汁,虽然杯子的清洗状况非常另人怀疑,消毒自然更是没有了。朋友买了几只QIKU,从前在马来西亚吃过,只觉得甜得象提纯过的糖,不过,对嗜糖的友人来说,似乎这倒是正合适的水果了。

进金庙不许穿鞋,入口处有存鞋的地方,头发不可以露出来,但要求不算严格,只是用丝巾搭在头发上就可以,如果实在连丝巾也没有,入口处附近会有当地人在卖黄色的布。金庙的主体建在水中,有长廊与陆地相接,而朝圣的人则排着队从长廊进出。

那一片水很清,虽然看起来水几乎是完全静止的,但朋友说在某处是与外面的江河连接在一起,所以并不是死水。水,据说有神性,在左侧的一棵大树下,当地人纷纷去勺水,敷在额头,祈求祝福,也有人专程把婴儿带来浸入水中,但显然婴儿们不太明白此举对他们将来的益处,于是纷纷以哄亮的哭声向家长抗议。据说在很久以前,曾有一位公主和她丈夫来过这里,公主的丈夫又瘸又瞎且满身脓包,经过这里时,公主走开了,而她的丈夫决定在水中清洗一下,谁知一到水中,身体的残疾便立刻好了,满身的脓包也平复了,在那之后,这一片水便成了圣水。

围着水边转了一圈,我们也加入到朝圣的队伍中。庙中并没有贡奉任何神,而是锡克教的圣书。金庙有两层,下面一层放书,书周围有一些人自愿守护。上一层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一个长廊,有一些人坐在四周修行。金庙不收门票,但朝圣者可以适当的留下一些钱以做供奉,穷人也可以带一些食物,用叶子包着的甜糯米饭,做贡奉。每天晚上,圣书会从金庙中拿出来,放到水边特别指定的房间存放,白天再拿出来供人朝拜。

锡克教一共有十个神,不过我并没有见到任何一个的神像,所以并不了解他们长得是什么样子。每天教徒祈祷的对象也并不是神,而是他们的类似长老或分会会长之类的人。每一代都有一位大师,称做古鲁。在之下,又有许多德高望重的人,每个人负责带领一个区域的宗教活动。我在朋友家看到负责装有这个区域的会长(不知道正确的称呼是什么,就先用分会会长这个很世俗的名称来表达吧)的相框,一把白胡子,看来很智慧的样子。而朋友一家祈祷的时候,则会对着录象带中的圣书和墙上的会长相片。

金庙并不大,所以很快就转完了。朋友一直问我有没有感觉心灵被净化的感觉,不幸我实在没有这种感觉。不想扫他的兴又不想欺骗,于是说very impressive,还好,也算过关了。金庙外,有许多卖纪念品的地方,朋友坚持为我买了一个金属制的环,据说,会给我带来好运。之后,在印度其它地方也经常见到有人带这样的环,粗细不等,但不知道是否和金庙都有联系。

从金庙出来,我们就踏上了回程的路。一路上,不时看到路边有人在两棵树或是相邻的电线杆上拉上彩色的线。问朋友,这些人在做什么,朋友一直和我解释fly, fly。然而我还是不明白这些线和飞有什么关系。直到之后回到朋友家,朋友拿了一只风筝出来,我才反应过来,这样大动干戈竟然只是为了玩风筝。据说,把线这样晒一晒,再怎么处理一下,便会牢固很多。想起路上见到缠线的人似乎都已是成年人,禁不住佩服他们可以如此童心依旧。

在朋友姐姐的坚持下,我们一行先回到了她的家。一到家,她就拿出一条黄色的布挂在我的身上,原来这又是当地的另一种欢迎仪式。布叫做SAROPA,用来对客人表示尊敬或是表彰有人在某个领域内的成就。进屋后,我再一次被直接带往主卧(刚到朋友家时也是直接进主卧),而朋友姐姐的儿媳则迅速的在床上排满包括坚果,点心,蛋糕之类丰盛的食物和茶。原来当地人待客都是在卧室,基本没有我们的客厅的概念,有点像东北人直接上炕的感觉,只是没有那一只炕桌,食物有时摆在席子上,有时直接放在盘子里放在床上。

看到床上的食物,我再一次感慨我的在中国很正常的食量在这里却显得如此微不足道。记得曾经听人在吃过法国菜后说,前餐已经吃完了,可以上正餐了。而我经历的印度餐,怎么说呢,还是举个例子让大家看看吧,就拿我在火车上的饭食为例吧,先是一杯果汁,可以续杯,然后上了一大盘东西,里面有类似三明治的东西,一个有一般饺子三倍大的有馅的油榨过的面食,一个象硬蛋糕似的东西,一小包坚果,两块巧克力,一杯茶或是咖啡。我每样或多或少吃了一点,觉得已经很饱了。大盘撤了,又上了汤和两支手指粗细的饼干,这时我已经有点撑了。正当我以为晚餐已经到此结束时,忽然看到乘务员又拿着更大的托盘来了,原来我以为已经吃完的晚餐,才只是前餐,大盘里装有一大卷饼,一盒饭,和两、三大盒菜,之后又上了水果,甜品

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的流水帐已经写得太长,还是先在这里停一下吧。因为最近工作很忙,自己又有点懒,进展一直很慢.但如果不觉得它太闷,等我,因为有着对朋友的承诺,这一篇我一定会完成的。


(金庙)


(朋友及其亲友)


(早餐)


(朋友和他美丽的妻)


(正在为我准备包头布的MAN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