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北美洲 > 美国 > 纽约 > 旅游攻略 > 纽约游记之大都会博物馆
纽约Newyork

欢迎您访问纽约!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北美洲旅游 > 美国旅游 > 纽约旅游 > 纽约旅游攻略 > 纽约游记之大都会博物馆
纽约NEWYORK
桂林5A漓江阳朔 纯玩一日游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纽约游记之大都会博物馆

2001-09-08  来源:CTRIP 作者:王在田

大都会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位于第五大道1000号,背靠中央公园,从Guggenheim Museum出来后步行几分钟即可到达,门票是十美元。

Metropolitan是世界顶级博物馆之一,按照Guggenheim Museum的说法,世界上只有寥寥几个博物馆的游客比它的多,这些博物馆包括巴黎的卢浮宫、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以及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我个人觉得北京的故宫博物馆也应名列其中,只是故宫的游客以国人居多)

Metropolitan展品极其丰富(同欧美人四处打劫加偷盗而堆起来的大都会博物馆相比,我们的故宫实在是甘拜下风),按照展品来自的地区与时间分为希腊与罗马艺术、埃及艺术、伊斯兰艺术、非洲大洋洲美洲艺术、古代近东艺术、塞浦路斯艺术、南亚艺术、东南亚艺术、韩国艺术、日本艺术、中国艺术、欧洲雕塑与装饰艺术、中世纪艺术、欧洲油画艺术、美国艺术、19世纪欧洲绘画与雕塑、20世纪现代艺术以及乐器、服饰、兵器铠甲等20个展馆。其那些来自非洲、大洋洲、美洲、东南亚的艺术作品是很难在其他博物馆见到的,而且其收藏数目之巨大也让人叹为观止,牡马后来也去了波士顿的艺术博物馆,光是日本人的武士刀就比Metropolitan少多了。

牡马在Metropolitan只呆了三个小时,因此只能以走马观花来概括这次游程。我认为要认真的看一遍该博物馆需要一天的时间,更不要说细细的品味了。难怪以前听一个搞艺术的老师说她在Metropolitan里泡了一个半月。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先看看其主页:http://www.metmuseum.org/

由于东西太多,牡马只能捡那些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来讲。埃及艺术部分是Metropolitan的一大重点,这里有一大堆木乃伊,从外棺、内棺到面具应有尽有。亚洲不怎么产强盗,因此估计诸君在亚洲的博物馆里看不到这些木乃伊(不过即使在日本牡马也没见过木乃伊);这里有一个小室专门陈列了金字塔内部的壁画,置身其中颇有进入金字塔的感觉;令人叫绝的是这里居然还有一个埃及神庙,专门划出了一块很大的场地、两层楼的空间来安放,堪称Metropolitan的最亮点之一。

非洲、大洋洲、美洲部分是我参观的重点之一,因为这些展品很少在别处见到。在这里你能看到大量的牙雕、木雕,当然还有大片大片的金饰(跑到中世纪欧洲的展厅就次多了,尽是银饰,可见那时他们还没抢出欧洲、走向世界)。这些作品形象夸张、风格质朴,非常富有想象力与表现力,展现了与东方文化、欧美文化完全不同的文化气质。

下面要向大家大力推荐的是兵器铠甲馆,在这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中央展厅里的四名中世纪西欧骑士,连人带马都是全套盔甲。他们周围的玻璃橱里摆放着各种中世界的武器,环绕中央展厅的两排展室里陈列了各个地区在不同时代的武器与盔甲,展品重点当然是欧洲的东西,你可以看到欧洲骑士是怎么样被从头到尾密不透风地用铁片裹的严严实实的:头上不是顶着头盔,而是罩着、套着头盔。希腊、罗马时代的头盔还只是保护头部与太阳穴,最多罩着双耳,可到了中世纪,把整个面部都护住了。拿眼部的设计来说,先是从两额把金属向面部延伸,尽可能挡住眼睛两侧的部位;后来就是整个在鼻子上会师了,挖出两块给眼睛留着;再往后头盔成了头套,便在眼睛的位置上划开了一条很细的槽来透光;再往后这个位置变成了网状。我一边看一边想,这样包得严严实实,这些骑士的视角一定非常小,只能模糊地看见正前方物体的一小部分,这样在高度残酷的战场上存活率岂不是很低?(前几天刚看了A Knight's Tale,其中说骑士为了保护眼部宁可在对决时仰起头,根本看不见对方,从而不给对方攻击的可能)

这还只是头盔,这些骑士还有胸甲、护肘、护腕,甚至手背上也罩着一层金属,反正没什么地方缺乏金属保护。我怀疑穿着如此重的铠甲骑在马上还能剩下多少机动性(更何况马都全身披着铠甲);如此繁复的甲胄,穿起来得仆人帮着忙半天,万一碰到突然袭击或者遭遇战怎么办?小时候看世界五千年,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里面有个流氓头子被沙皇派到西伯利亚一带去侵略殖民,结果半夜被鞑靼人(?)袭击,他只身逃遁,却在泅渡一条小河时由于穿着沙皇赏赐的厚重的盔甲而淹死在河里。

为了尽量减轻重量,这些铠甲打造得很薄,抵挡刀剑固然没问题,但我们知道战场上的威胁并不完全来自锐器。被狼牙棒在这堆白晃晃的铁片上砸一下恐怕还是会前途黯淡。难怪蒙古人没什么盔甲,却把这些打扮得像外星人般的西欧骑士杀的大败亏输,看来装备太沉是个不可忽略的因素。

除了西欧的铠甲,这里还有世界其他地区的盔甲武器,比如日本的武士刀、铠甲。日本大概因为本地不产钢铁,盔甲上金属成分相对欧洲的产品要少得多;另外,日本的头盔很有特色,值得玩赏。馆藏中还有两副中国盔甲,但那是清代的礼仪铠甲,故宫里也有。由于并没有经过真正的沙场,因此意义不大。

Metropolitan的中国藏品也相当丰富,但数量上肯定比不上国内的故宫、陕博等博物馆的藏品,因此我未予仔细参观,只是看了几幅比较著名的流落海外的绘画、书法作品(记得也是当年在北大,选修中国美术史,老师介绍完一幅幻灯片上的画作后往往会加一句:这幅画现在某国某博物馆),如韩干的马,米芾的字等等。

Metropolitan中最让我震撼的一款中国藏品是一面完整的佛教壁画,大概有五十多个平方(我的估算能力太差,做不得数的),来自山西。我的艺术修养很差,又素来不懂壁画、装饰艺术,被她震撼并非出于艺术上的折服,而是由这一件作品的辛酸历史背后折射出的中华民族近两个世纪来的惨痛经历。我不清楚美国人是怎么样把这么大一幅壁画完完整整地从中国偷出来,又不远万里运到纽约的。但我坚信这种事今后再也没有机会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