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南美洲 > 哥伦比亚 > 旅游攻略 > 秘境古城行(9/22): 绑架事件
哥伦比亚Gelunbiya

它有着举世瞩目的古老建筑和伟大的拉丁精神,它的绚丽多彩也正诠释着魔幻现实主义的魅力。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南美洲旅游 > 哥伦比亚旅游 > 哥伦比亚旅游攻略 > 秘境古城行(9/22): 绑架事件
哥伦比亚
桂林5A漓江阳朔 纯玩一日游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秘境古城行(9/22): 绑架事件

2008-02-23  来源:CTRIP 作者:书山府尹

九月二十二日。

今天的行程包括,首先翻越一座海拔850米的山峦,而后在海拔600米处再次与布力它卡河主流会合,沿河谷朝东南部上流方向穿梭行进,多次反复渡河,最后沿隐秘石阶登上海拔1300米的古城顶端。全程8公里。

驮马无法再继续与我们一起走这条路,未来几天内我们的食物以及宿营必需装备,都只能依靠人力背上古城。沃特和两个厨师各分担了一部分,每人背负着一个沉重的大包。沃特今年已经五十岁,真难为他了。

离开营地不到十五分钟,眼前出现一段险路。路不长,完全从峭壁边上穿过。路面宽度只能容下一只脚掌,与路面垂直下去几十米处,是奔腾咆哮的布力它卡河。前晚并没有下雨,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水流这样凶猛。好在路面通过的山体向内倾斜,可以有所倚靠。我整理了一下背包,把身体完全贴在山体上,绝对不朝下面看,沿着路面小心翼翼的移动过去,还好,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可怕。

随后的一大段山路,队伍走得很分散,我走在队伍靠后部分。这段山路非常窄,四面八方全是密密的植被,遮天蔽日,光线暗淡。走在前面的人虽不远,已经有一段时间看不到他们。

猛抬头,吓了一大跳,路边绿色掩映之中,站着两个白衣人。定定神看过去,是两个土著服饰的印第安人,很像是母女俩。从她们肩上的大篓子,我猜想她们可能正在林中采集什么东西,觉察到有人接近,停下来等人通过。与印第安村庄里的人们一样,母女俩默默注视着我,没有任何表情。

绿野白衣,绝好的画面。我实在忍不住,指指胸前的相机,询问她们是不是能允许我照一张相。她们只是盯着我,没有任何表示。我举起相机,透过取景窗看去,那位母亲凝注的目光,似乎是要看穿眼前的镜头。不管怎样,我按下了快门。

那是一张成功的照片。只是,后来每当我看到那张照片,不由自主总是先注意到印第安母亲的眼睛,与目光中无法理解的东西,随之觉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当年的西班牙人是入侵者,我们这些人何尝不是入侵者,工具方式借口不同而已。

早上出发一个多小时后,我们下到海拔600米的谷底,眼前是缓缓流淌的布力它卡河主流,两侧是高高耸立的山峦。从这里通向古城石阶的起始点,基本上是要沿着河谷继续向上流方向走。

此时河谷两侧已经不再有正常的路,要想继续前行,只能走河岸两侧艰难的山路,需要不断选择山峦间相对好走一些的途径,也就是说,我们要在河两岸间反复穿梭。

眼前的布力它卡河看上去很安祥,但如同所有山谷间的河流一样,温顺是暂时的相对的,一场大雨过后,河水暴涨,咆哮奔腾,绵羊会立刻变成雄狮。沃特说,他的经验是,古城这条路上,渡河总是最容易出差错的时候,从而也是全程中他最担心的部分。

每次大队渡河前,沃特总是要先走一遍,试探河水深浅水流速度,模清楚下面河床的地形,然后决定最安全的渡河方式。如果河水深度是在膝盖部位,一般是沃特与他的两个助手,站在河流中的不同部位,接应大队过河。如果河水更深一些或河床地形复杂,沃特通常会手拉手带每个人过去。如果河水到了腰部以上,就要使用绳索。渡河时,所有的人必须穿上有鞋带的鞋子,同时要特别留意加固小件随身物品。并非过虑,沃特说,这里面藏有许多未知的风险。

由于前一天晚上没有下雨,我们整个渡河过程相当顺利。两岸穿梭前后一共七次渡河,河水最深的一次也只是接近了腰部。

正午过后,到达了最后突击古城的区域。全队停下来午餐休息。总算不再要涉水渡河了,我脱下登山鞋,倒掉了鞋子里的水,把湿衣服脱下尽量拧干。

这里的河面非常开阔。海拔700米,已经没有了燥热的感觉。两岸山峦起伏,谷底河水荡漾,从左边远方山峰顶,垂下一挂几十米高的瀑布,气势不凡。仔细四面观察,哪里是通向古城的石板阶梯?

下午两点,全队开始登古城。沃特把我们带到离午餐区不远处左侧河岸的山底下,一直到十几米之外,我才看清楚树丛中有一条向上延伸的石板路,并且只能看到最底下的一小段。这条登山路,垂直600米的海拔距离,1600个石板拼成的台阶,古城就在上面。

石板路没有经过现代人的改造,完整保持着古印第安人建造设计原有的风格。道路宽窄不一,依山势而行,最窄的地方只能容下一个人。台阶面也是宽窄不一,最窄的地方容不下一只脚。潮湿地带,许多石板上布满了青苔,尽管是向上行,走起来还是要小心翼翼。峰回路转,蜿蜒曲折,我们行进在历史之中。

一个半小时以后,我们全体到达了古城边的露营地,计划是明天游览古城。从远处山后隐隐传来雷声,不过十几分钟以后,天开始下雨。

营地建在一座山峰顶上,海拔1300米,基本上与古城最高点平行。营地主体是一个简陋的带有阁楼的两层木制房屋。房子底层是完全敞开的公共区域,没有屏蔽,与主楼隔开,一端有个厨房。二层楼空空荡荡,也没有屏蔽。一条狭窄楼梯从二楼通向阁楼,阁楼四面有木板墙,但没有窗户,见不到阳光。从底层厨房一侧走出去几步,有一排联在一起的木棚屋,其中有两间是厕所,有一间是淋浴室。厕所与淋浴室没有门,只有塑料帘子,使用时把自己的什么物品挂在帘子外,表示“请勿打扰”。

三名工作人员住在二楼,我们十一名游客被安排住在顶层阁楼。

我在底层一楼换好干衣服,然后上了二楼,再顺楼梯爬上阁楼。阁楼入口很低,光线暗淡,我的头重重撞在门沿上,痛得眼冒金星。

阁楼呈三角形,楼内屋顶是倾斜的。在高屋顶那一侧,靠木板墙已经安置好一个东西贯穿的大蚊帐,覆盖着一排铺在地板上的厚床垫,里面能睡九个人。我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蚊帐。两个小的单人蚊帐设在阁楼两侧。

我钻进大蚊帐,占了最靠边的一个床垫,背包当枕头,躺下来养养神。三天了,第一次舒舒服服在一个平整的地方躺下休息,五星级酒店也绝找不到这样的感觉。

晚饭前,我们全都下到底层。厨师已经准备好了一锅热咖啡,一锅热巧克力饮料。

沃特从他的文件夹中取出几张旧报纸,放在桌面上。我凑过去一看,一张报纸上有两幅照片,第一幅是两个外国人与几名本地人合影,另一幅是几个外国人单独合影,背景都是在雨林中间。看了文字标题,是三年前那次绑架事件的媒体报导。我读到过那次绑架事件,但不大知道具体经过。

雨终于停了。饭后无事,昏昏烛光下,沃特给我们讲起了三年前这里发生的事情。

2003年9月6日,两个团队从圣玛它出发开始六天古城行。第一个团导游名叫埃德文,团里有五个游客。第二个团导游名叫曼威尔,团里有八个游客。每个团各配有一名厨师。这四个人都是沃特在图卡尔旅行社的同事,也都是他的私人朋友。

九月八日下午,两个团先后抵达古城。他们计划在古城住两夜,与我们的行程安排完全相同。营地安排:曼威尔的八人团住在我们所在的这所主营房,游客也同样是睡在阁楼,埃德文的五人团去附近一个比较小的两层辅助营房。

当天晚上有一场足球大赛,哥伦比亚国家队对玻利维亚国家队。球迷埃德文和他的厨师在辅助营房安顿好五个游客,为了不影响游客休息,晚饭后带着小收音机去了不远处的一间茅屋,收听比赛实况转播。足球赛结束后,两个人没有返回营地,睡在茅屋里。

2003年9月9日,黎明前五点钟左右,几十名哥伦比亚全国解放阵线的游击队员潜入古城。他们首先袭击主营房,把在二楼睡觉的导游曼威尔和他的厨师捆绑后,丢到厕所旁边的小屋子里。然后告诉上面阁楼内已被惊醒的八名游客,他们是民兵自卫联盟的人,命令游客迅速穿好衣服,跟他们走。

他们把八名游客带到了辅助营房,抓住了另外的五名游客。从五个游客口中问出了导游埃德文和他的厨师过夜的地方,往茅屋那边派过去几个游击队员。其他游击队员命令游客们站成一排,开始决定带走哪些人。十三个人中,两个澳大利亚人,两个英国人,一个德国人,一个荷兰人,一个西班牙人,六个以色列人。

先淘汰了荷兰姑娘,她正在生病,感冒发烧。接下来淘汰了两个以色列人,他们是游客中唯一的一对夫妻。最后淘汰了两个澳大利亚人,他们本睡在主营房,慌乱中穿着拖鞋跟到了辅助营房,不方便随军走路。最后挑选的结果是,留下五个人,带走八个人。后来澳大利亚新闻媒体采访两个澳大利亚游客,问他们有什么建议能帮助促进旅游安全,他们回答,鞋子是旅游安全的关键,这一辈子再不穿鞋。

游击队员命令留下来的五个人回到营房二楼,然后在二楼门上盘系了一条线绳,告诉他们线绳连着炸弹,碰一碰整个营房就会爆炸。

另外的几个游击队员很快在茅屋里找到了埃德文和他的厨师,叫醒了两个人。

“本来这一夜就已经够倒霉了”,埃德文后来对记者说,“那场球赛,玻利维亚疯了一样,痛杀哥伦比亚,四比零!大清早我正在做恶梦,睁开眼,又被游击队捉住了!”游击队员对埃德文说,他们是自卫联盟的人,“胡扯,才骗不了我,他们是游击队!”

埃德文和他的厨师被结结实实捆牢后,留在茅屋内。全体游击队员在辅助营房会合,带着他们的八名外国人质,撤离古城,急行军返回了游击队大本营。

上午十点钟,整整五个小时后,曼威尔终于挣脱了捆绑,先是解放了其他几个工作人员,随后又在辅助营房意外发现了留下来的五位游客。五个人老老实实呆在二楼,没人敢靠近门口。结果发现,根本就没有炸弹,一根绳子而已。

第二天,八名外国游客在古城遭绑架的消息成了重大国际新闻。美国,西班牙,英国,德国,澳大利亚,以色列等国家政府做出了强烈反应,要求哥伦比亚政府迅速解救人质。哥伦比亚政府表示需要时间与耐心,四个月前,政府一次解救人质的军事行动,导致十名本国人质被游击队处决。

事件十天后,一名英国人获释,随身携带着游击队致哥伦比亚总统的信件。信件声称,这次绑架的目的是为了解决国内地区性政治纠纷,并提出一些具体要求。

事件四十天后,游击队允许路透社记者前往看望继续被关押的七名人质。记者会晤了人质,拍摄了我们晚饭前在报纸上看到的照片,报告七名人质健康状况良好。与此同时,游击队组织也在承受绑架行动之前没有预料到的巨大的内外压力。而另一方面,哥伦比亚政府在谈判中对游击队的要求做出了一定的让步与承诺。

事件七十二天后,西班牙人与德国人获释。102天后,人质全部获释。古城绑架事件终于有了一个令人欣慰的结局。

故事讲完了。

“自卫联盟的人都哪里去了?”我问沃特。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自卫联盟是我们这些古城游客的保护人,怎么会被游击队捉走了人?沃特说:“这是游击队借凌晨突然袭击的主要原因,打个措手不及。话说回来,真的发生武装冲突结果怕是更糟糕。你别以为这是件开玩笑的事,那八个人算得上非常幸运,大多数绑架案可没那么简单。”

丹麦姑娘海伦显然不知道这里曾发生过绑架事件:“算算已经三年没出事儿了。明天早上没事儿,后天早上没事儿,咱们团的运气不会差。”

听着她的话,我想起了不久前在南部边界小城帕斯托准备北上,拿不定主意是否应当坐飞机越过前方的几百公里路段。那段路上游击队比较活跃,名声极为不佳,但沿途风景非常优美,还会经过一座风格奇特的早期西班牙殖民城市,全城都是白色建筑物,错过去着实很可惜。我找旅店主人商量,他告诉我一个诀窍,旅行时尽量坐早班车,游击队员喜欢过夜生活潇洒,早上睡觉。

听从他的建议,坐早班车,果然平安无事。

在哥伦比亚旅行安全的关键,与穿不穿鞋关系不大,澳大利亚人是捡了便宜卖乖,故弄玄虚。关键是要提前调查清楚,计划去的地方当前是在哪股势力的控制之下,然后酌情行事。如果能像我一样,掌握一点黑道人物作息时间之类的情报,那就等于是加了双重保险。

我猜想过去三年中,古城附近的游击队员向南方战友们学习,改革开放,日子过得越来越有情调,也养成了早上睡觉的好习惯。

************************

(在队友的网站,找到几张低像素照片,登在下面)

************************



(印第安母女.不是我照的,聊以塞责.旁边是导游沃特.)


(通往山顶古城的石阶)


(我们的主营房,绑架发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