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北美洲 > 美国 > 纽约 > 旅游攻略 > 孤独星球:美国纽约华盛顿波士顿三城游记
纽约Newyork

欢迎您访问纽约!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北美洲旅游 > 美国旅游 > 纽约旅游 > 纽约旅游攻略 > 孤独星球:美国纽约华盛顿波士顿三城游记
纽约NEWYORK
桂林5A漓江阳朔 纯玩一日游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孤独星球:美国纽约华盛顿波士顿三城游记

2009-09-28  来源:CTRIP 作者:bbyanzi

LONELY PLANET

三城记

漫漫暑假自五月开始。国际学生们纷纷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人烟本就稀少的德州边城更显寂寥。我天天在华氏102度摄氏39度的烈日下挥汗如雨踽踽独行,只觉得这大漠荒沙无有尽头。

美国人懒。以车代步。加上酷热如此,街上再找不到半个行人。除了我。

没办法我要打工赚钱。这钱血是没有,全是汗!我已买好七月六日飞纽约的往返机票。含税214.40刀。再不出去透气放风我绝对要抑郁而终了。

循例当然要网上搜信息,做研究,读游记,定行程。这一切准备工作都相当的费神伤脑。后来搞得我看见有字的东西就直犯恶心。想当初我人生的第一场长途旅行,稀里糊涂的跟着STELLA,不但没完成我的“功课”,连她的“功课”也被我丢弃在火车上了。两手空空走天涯定格在25岁。人越老越没种。TMD!

话说我翘首企盼终于等到了七月六号这一天,心情跟初入大观园的刘姥姥似的,美得不行。抵达纽约La Guardia机场是夜里11点。我跟天下飞机八字不合。想准点它保证次次延误;这回想拖拖时间它居然还提前!

我尚未摸清这号称世界第一大都市纽约的公共交通系统如何运作,加之传说中的种种安全隐患,我觉得还是不要衣锦夜行与街角暗巷的黑人大哥斗身手。飞机把我匆匆卸下算完事,我在机场找了间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一张桌子几张铁凳,准备熬过纽约第一夜。

机场之夜

我买了碗香浓的热汤。铺开随身携带的水果零食。拿出装订成册的游记秘籍。这样的夜在我的遥遥旅途中算不了什么。那些在绿皮火车的硬座上,在长途汽车的卧铺上,在宾馆大堂的沙发上,在医院妇产科门口的长椅上,甚至在西部荒原的稻草堆上。。。那些个夜,才真真熬人。

陆续来了几个同道中人,各有原因要夜宿机场。有个穿风衣的中国女人防贼似的审视四周,然后通宵上网与亲友通话聊天。有个美丽的印度女子一直沉静无言,她身边的年青男子辗转反侧试图寻找打盹宝地,可是每回都被各种嘈杂声响无情惊醒。还有两女一男貌似日本人的神奇组合,年过半百,两鬓花白,放下行李便趴在小餐桌上恹恹欲睡,一脸长途飞行之后的残败倦容。我叹了口气,掏出小圆镜顾影自怜。没错我是喜欢自虐,可我坚决不会让俺爹俺娘受这份罪。

大苹果纽约

凌晨五点半,终于等来第一班机场大巴M60,扔进2.25硬币进城去也。窗外飘起绵绵细雨。对比德州的热浪滔天,纽约的夏凉爽宜人。

在125街下车,转乘地铁搭到59街,再步行穿过十几个BLOCK找到网上预订的青年客栈“320 TIMES SQUARE HOSTEL”。29刀含税六人混合间不包早餐公用卫生间。前台人员都是亚裔男青年。循例他们对外并不轻易吐露中文,却被我无意听见他们用上海话聊天。

下午两三点才能CHECK IN,现在只能存放行李。本想问问怎么去看自由女神,不过似乎找不到一张乐于助人的雷锋脸,还是靠自己吧。

雨渐停了。我向来有出游天气缘,所到之处皆放晴,喜欢阳光的一定要带上我作为吉祥物。一头钻进街角地铁,一阵异味扑鼻而来,靠,难道回到了广州火车站?找地铁售票大叔简单咨询了下,直接坐到SOUTH FERRY站,下车就能找到去看自由女神的渡轮。不费周折。

一、自由女神 statue of liberty

SOUTH FERRY出站后走进炮台公园(battery park)。虽然七八点大清早,已有不少人守候在此。我买了票12刀,然后直接被引领上船。这与网上盛传的光排队就要花两三个小时大相径庭。看来一定要早。听说女神的皇冠部分也恢复对外开放了,但要提前网上预订。可我对这些有知识点信息量的景观都无甚兴趣。我只爱动眼动嘴动手懒得动脑。

船上欧洲游客居多。且以法国人为主。也许因为自由女神是法国政府赠送给美国的礼物,所以成了他们参拜的必游之地。云淡风轻,碧空万里。吊带短裙笑靥如花的金发美女们很是养眼,而她们身旁的欧洲少年亦是长身玉立神采飞扬。呵呵。不但出名要趁早,红尘结伴也要趁早。

下船上岛大家必须经过非常严密的防恐安检方得以进入自由女神底座的博物馆。之后可以随意匍匐于女神的石榴裙下拍照。到此一游还是得留影的,尽管这影未必倩。瞄了一眼自己的小样儿。呜呼,女人熬夜好易老,残不忍睹也。

这张票还包括去爱丽丝岛看什么美国移民历史。1924年之前,此地是移民美国第一站。当时美国不需签证。欧洲移民纷纷坐船抵达爱丽丝島,然后由移民官決定是否允许入境(主观面试的做派沿用至今)。98%的人如愿以偿,2%的人则望洋兴叹。无论如何,大多数的欧洲移民先辈还是在风雨夜航中寻到了那一盏兀自闪烁的灯火,牵引召唤他们登临这块自由之土。

不过,以上这段并非在爱丽丝岛的博物馆里看到,而是刚刚在google上搜到。那天的我,实在饥寒交迫,兴致全无,在船舱里如同钓鱼一样打起瞌睡来,直至身穿制服的金发帅哥耐心将我唤醒,送我下岸。

从自由女神下船走几步就能看见华尔街那只著名的金牛。果然围绕它合影的人络绎不绝。我无心恋战,直奔旁边的CHINA TOWN觅食去也。顺利找到网上推荐的4.5刀四菜一汤的盒饭。性价比那是相当的高。这让在德州委屈了一年的我的中国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狼吞虎咽吃完午餐,马上搭地铁回到时代广场的青年客栈。办完入住手续巴不得即刻跳上床蒙头大睡睡翻天,但见一位欧洲青年微微笑向我走来。

二、320时代广场青年客栈 320 times square hostel

我扯过被铺正欲安眠,他斜挎书包手执地图跟我这个新室友打了个招呼。一笑虽不至倾城,也让我睡意顿消。

柔声细语温文尔雅。相形之下我觉得我像个爷们。他说正准备出去吃饭。我随口推荐了CHINA TOWN那间4.5刀的盒饭餐馆。其实对于初来乍到者从时代广场过去颇费时力。他一副洗耳恭听虚心采纳的样子。

香梦沉酣待我醒来已九点。天渐黑。出门逛逛熟悉地形顺便吃晚餐。街上游人如织,悬挂在摩天大楼的巨幅灯箱广告牌燃亮曼哈顿的夜。回到客栈还不到十一点,宿舍居然已熄灯,我还以为今夜纽约无人入眠。

六人间只住了四个人。下午跟我搭讪的帅哥侧卧于对面上铺,他告诉我4.5刀的中国盒饭味道好极了。我下铺是个穿热裤晒得黝黑健美的英国女孩,她说她大学毕业后在世界各地游走了九个月,明天一早结束环球旅程飞回家。另外还有一位神秘男,从下午一直窝居在床不露脸。

三、歌剧魅影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那夜很静。四个人几乎不发一音,只闻破旧空调轰隆作响。天微亮英国妹起身理行囊,小帅哥跟她淡淡道别也随即推门而去。神秘男依然以静制动。我赖床赖到11点,阳光都普照了,赶紧离开幽暗地下室去见见天日。

时代广场43街美国银行对面有个“TKS”特价亭,专卖百老汇歌剧打折票。下午两点我来到,已排起蜿蜒长龙,阵容壮大。三点开始正式售票,如愿以偿买得今晚八点场“歌剧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半价票,折后62.5刀。呵呵,想那刘姥姥初进大观园也小资了一回,头插鲜花美酒佳肴最后还风骚的醉卧宝玉软榻上。在下不才无缘风雅,惟有附庸矣。

美滋滋往回走。午后醺风暖阳,想在对面的街心公园拍几张像,抬头瞥见一位金发少年郎端坐石阶上,醉人浅笑,温柔一刀。那不是我室友是谁?

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他今天又跑到CHINA TOWN去吃盒饭了。说的时候满眼笑意意犹未尽。我俩晒着太阳开聊。我给他看我刚买的百老汇歌剧门票,他给我看他刚买的LEVI’S牛仔裤。我看他看我打印的厚厚游记秘籍,他给我看他随身的免费景点指南。然后彼此交换巧克力吃。跟小朋友一样把各自的背包几乎搜了个遍,稍微有点技术含量的东西都献宝共享了。最后,他翻出了他的护照。那封面的颜色与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点像。荷兰

荷兰。那张九年前被我撕碎的入学通知书。此时追忆,当时惘然。变老的显著标志之一就是翻来覆去的怀想过去,“当初如若不是这样,又会怎样 。。。”殊不知无论哪样,人生总有惆怅。

他把他的纽约地铁卡留给我,因为他今晚将坐灰狗巴士去加拿大多伦多。他告诉我他读大四,计算机专业。不爱艺术,喜欢徒步。有时候我思维跳跃莫名其妙的发笑,他显然不着头绪不明就里,却也跟着我一齐呵呵傻笑。我没有问起他的名字。那两张午后阳光下的无邪欢颜,与现实无关。

小荷兰挥手自兹去。我回客栈准备收拾一下接着去看我的“歌剧魅影”。但见神秘男居然抛头露脸了。打坐似的独守空房。神色萎靡。从他的口音我听出是British,他说了一个城市的名字,没听说过。我很怀念英国的微寒夏天。六月的海滨小城下起冰雹,晚上捂着被子睡觉,海鸥在耳边低声地叫。他说他用2700多英镑买了一张环球旅行的联程机票。环游世界一年。纽约是他的起点站。我上下打量他,一个55升左右的小背囊,一副瘦削身板,一脸天涯倦容。我表示怀疑,“这才刚开始呢。你能坚持一年吗?还要去亚洲,非洲。。。”他摇头叹息,陷入沉思。我晃了晃手里的百老汇票子,赶场去也。

说实话“The phantom of the opera”听是无法全部听懂的。不过艺术更多的是意会而非言传。舞美,音响,男主角嗓音里的震撼人心的悲伤以及他的肢体语言,无一不传递着深情缱绻。剧末的时候很多女性观众都泪流满面(包括我),谢幕时全场起立给予男主角经久不息的掌声。

结束时已经十点半。我在曼哈顿的清凉夜色中疾步穿行。时代广场羽衣霓裳,裙裾飘香。大苹果都市的精彩,弥漫开来。

四、MOMA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我承认这次的跟风有点儿失败。首先,学生优惠价为12刀。买了之后看说明才知每周四(或周五)有免费入场时段。其次,现代艺术,再次证明了它的风雅不是那么好附庸滴。反正我的眼中是没看出什么花儿来。也罢,想那薛蟠粗鄙不堪斗鸡走马卧柳眠花,纵将“唐寅”念成了“庚黄”,却也傻得可爱呆出真我。如若他某天亦想提高自身综合素质,跟随那唧唧歪歪的宝玉吟诵起甚么“杨柳岸晓风残月” 。。。怕是要被他老娘妹妹媳妇儿一齐飞脚踹下床去。

这门票还包括一场黄昏音乐会。为了将12刀的门票发挥极致,我继续留守,结果一错再错,完全应验了心理学中的沉没成本效应。看来做一个品味高尚气质佳的淑女怕是此生无望,还是走薛蟠的路,逗自个儿开心吧。

五、320时代广场青年客栈 320 times square hostel

是夜,推开宿舍房门,哇,人满为患!两个芬兰佬、一个意大利、一个身份不明、再加上那个抑郁萎靡终日卧床的英国神秘男,这屋子的阳气也太旺盛了。我跑去前台,尽量礼貌委婉的表述,我不介意所谓的“男女混合间”,但是能不能不要这样五男一女的混法?实属不便。前台瞟我一眼,翻翻订房记录,说爱莫能助。回到幽暗地下室,芬兰佬邀我一块去酒吧,我笑笑拒绝。意大利佬非常绅士,去卫生间之前要征询我的许可。英国神秘男跟我说话时低语呢喃,我得竖起耳朵半猜半撞。那晚他们嫌空调实在太吵就把它关了。密室中的六个人吸进呼出闭关修炼。我想,猪流感这不还盛行着吗,上帝可得保佑吖!

翌日清晨我收拾妥当退房出发。英国神秘男居然也醒了。他告诉我他的名字叫Scott,他说如果顺利他明年五月左右会到中国,那几乎是他环球旅行的终点站。我想了想,把我的E-MAIL留给了他。我说珍重有缘中国见。

Scott给了我一个意想不到的拥抱。尽管他抑郁依然。其他各位半裸的欧洲老少爷们也纷纷起身挥手与我道别。再见,320时代广场青年客栈!

华盛顿的战争与和平

暂别纽约,是因为周末纽约客栈加价。我便利用这个时间段去华盛顿玩。在CHINA TOWN可以买到经费城到华盛顿的往返车票,35刀。每小时一班。乘车地点比较难找,在ALLEN街。我背着大包腿都快走断了。中午11点半出发,途中坏车直至傍晚六点才抵达华盛顿的唐人街。下车后辗转地铁终于找到网上预订的青年客栈。位于2413 BENNING ROAD。

忘记谁曾告诉我他喜欢华盛顿的理由,因为一切刚刚好。城市不大也不小,人口不多也不少。我正为前后左右擦肩而过的99%都是黑人而略感不安,客栈女主人热情友善的笑脸出现了。

女生双人间,25刀。客厅厨房卫生间都非常干净舒适。如果是和知己红颜一同前来,在门外的小阳台上两把藤椅,啤酒咖啡,黄昏日暮,畅饮天亮。女主人告诉我马路对面有X2号巴士,1.35刀,进城游览很方便。

X2号巴士99%都是黑人。我对黑人没有歧视,但绝不轻视。所以一路上我都精神抖擞提高戒备。大约四十分钟后到站下车,白宫就在眼前。

白宫外观普通。一幢白色花园洋房而已。特别的有几点:一是马路对面驻扎着一位反核战的传奇人氏。从网友游记分析此人坚守阵地已若干年,支一顶破烂塑料帐篷安家落户,跟印度苦行僧差不多。二是政治抗议者从容不迫的举牌示威。牌子上写着:“一个不敢逮捕布什的总统,什么也干不了!”想想要是在俺们祖国,别说到胡哥门口闹腾,你就是在街道办事处或者村委会门口放肆,也肯定被立地管制。这点还是得大方承认美国的民主与自由。最后想提的是那天白宫门口的警卫实在帅得不得了,我把镜头对准他,他马上扭过脸去,不让照!

去国家公园游客服务中心(National park service)拿张地图。比A4纸略大些,却是最实用的指南。里面包括了你希望游览的所有华盛顿市区景点,而且全部可以步行抵达。像我这种东西不分南北不辨的半文盲,只需把路标、地图以及自己三位合一调整到完全一致的方向,就能实现生活基本自理。

讲几点小小感触。

首先觉得美国这个国家对于战争的纪念非常隆重肃穆。整个市区游览带几乎就是一部美国百年战争史。不管他们是为所谓的自由抑或正义而战,代价都不菲。所以大理石墙壁警醒世人:“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是有代价的)!在朝鲜战争纪念园中,大理石地板刻着:“Our nation honors her sons and daughters who answered the calls to defend a country they never knew and a people they never met”(我们的国家以那些为保卫陌生的国度及其人民而奋不顾身的儿女们感到荣耀)!抗美援朝,在我们这代国人心中“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是何等气壮山河,他妈的怎么美帝把我们赞美自己的词汇用到了他们身上。我又想起05年去越南,兴拿着越南版的地图振臂疾呼,“他们居然把我们的南中国海写成‘越南北海’!”也许政治是个纠缠不清的话题,各执一词是难免的,在这点上我毫不含糊永撑自己祖国。

其次,非常值得一去的是华盛顿的博物馆。几乎全部免费入场。如果你时间有限,力荐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National air & space museum)以及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前文提过因为在纽约MOMA看现代艺术受挫,让本人坚定了重拾薛蟠的真我路线,让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去。但是华盛顿这两间博物馆广受欢迎绝不是吹的,大家懂才是真的好。在航天馆我亲手摸了摸从月球挖回来的岩石。许多父亲带着小朋友看人类飞行的历史,看莱特兄弟如何为人类插上“翅膀”,看现代高科技的太空之旅,顺便回答十万个为什么(非专业版)。。。男人的形象即刻就熠熠生辉了起来。

至于国家美术馆,不但里面的珍藏让人大饱眼福,它的建筑本身也是一座隽永不朽的艺术品。馆内免费导游开场白第一句话就是,“设计大师贝聿铭,建筑界“诺贝尔奖”——普利兹克奖的获得者,美国历史上最优秀的建筑家,他出生于中国,之后一直没再回去过 。。。”当时听得就有点不爽,为什么要强调“一直没有回来过”,回来就丢老脸了?中国充其量沦为了个“出生地”这么简单?只怪在下才疏学浅,此前只知有贝克汉姆,不知有贝氏聿铭,所以无言以对。结果回来GOOGLE一搜,贝聿铭祖籍苏州,生于广州,长于香港和上海,18岁才赴美留学,之后入啥籍是他的选择,但是他七十年代就已回过中国!下次各位如果参观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哪位工作人员信口雌黄,一定要给予严肃的批评教育!

那天傍晚行至国会大厦,清风徐徐暮色嫣然。但见一干人等聚集在前面公园草坪,看那阵势又横幅又喇叭又签名的肯定又是搞什么请愿游行之类的了。原来是一堆中东佬反对伊朗政府的示威。本想扭头走人不搅浑水,突然发现集会人群中好几个绝色女子,媚眼如丝秀发如云,巧笑倩兮亭亭玉立,高跟鞋晚礼服,完全是出席盛大夜宴的行头!难道她们就是传说中的美女活动家?妇女运动的积极分子?这些波斯女子融汇了东西方之美于一身,如果我是二世祖,肯定眼也不眨掏出支票给他们民运买单。

华盛顿各大政府部门大楼都非常漂亮。复古庄严。八九点钟华灯初上附近的广场有许多人跳交谊舞。围观者众让我想起800年前广师的周末舞会。我和霞太高了(不会是因为太丑了吧)所以甚少男士邀请。有一回一位哥们勇猛前来,霞欣然起立,结果那哥们吃了一惊倒退一步,讪讪的摆手,“算了算了。”

我那天沿着Tidal Basin环湖步行至富兰克林和杰斐逊纪念馆。湖光山色映衬绮霞漫天,喜欢摄影的一定得偿所愿。小小少年骑着单车在湖边嬉戏流连,他们的家长在纪念馆里仰头观瞻杰斐逊的独立宣言。霭蔼红尘,惟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回到白宫门口的X2巴士站已经九点半。不知最后一班车是否绝尘而去了。当时想,哼,如果真的没车,我就跟马路对面那位反核战的苦行僧大哥作个伴。好歹也是白宫门前,总比广州火车站的天桥安全吧。。。还好巴士总算来了,安全把我送回黑人聚集区的青年客栈。

客栈女主人依然是盈盈笑脸,她家的床位几乎天天爆满。整个黑人区里肤色浅的似乎只有我们这些80升大背囊的旅行者。可是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大家,彼此,都很友善。

继续大苹果纽约

俺又回来了。这次我换了间价廉物美的青年客栈,New York Hostel 99,虽然周末加价,平均下来还不到20刀/晚。包早餐。当然也有缺陷:一、14人挤一间。二、位于129街,也就是黑人区哈莱姆(Harlem)附近。

一、步行与地铁

我买的是不限次数的地铁+巴士周票,27刀,今夏刚提价,TMD。但是对于要在纽约待五天以上的人,这票超划算。况且个人认为纽约的地铁系统并不复杂,你看不懂就问,问不出就撞,撞错了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只要不赶时间,慢悠悠迷失在人海里也自有乐趣,反正一票在手,地铁你有。加之纽约地铁正如美国社会缩影特写,神头鬼脸各路神仙,你端坐一隅扫视八方,绝对惊喜不断。我每日在地铁里睁大眼睛看着过往众生相,孜孜不倦。

客栈里遇见一牛人,广东的,来美国开会顺便游玩。他说他就不买地铁票,每天从客栈走到china town买菜,然后再走回来做饭。来回共计200多条街。以前总说谁欠我钱就狂追他800条街,以后钱银关系敬请慎重处理,因为800条街追起来是有一定难度的。

当然风和日丽七月天随心所欲走走遍也是不错的。第五大道完全体现了资本主义的优越性,物质的丰盛甜美不是靠中学课本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能帮你抵制诱惑的。单看那些世界顶级名牌旗舰店的橱窗设计就让人驻足流连。走在第五大道的美丽女子是亮丽一景,看她们衣香鬓影通身名牌,以及纤手轻挽的购物袋,就知道走在身旁的那个秃头男着实有钱。当然过往帅哥也数不胜数,其中不乏隐藏得很深的同志以及一看便知的同志。

我对奢侈品无甚兴趣。倒不是我政治学得好能抵御糖衣炮弹,只是我的银子不砸在这方面。街角有间精致小店,居然是婚纱女王VERA WANG的品牌!轻纱薄裙,幸福悠长。刹那间有种梦想照进现实的悸动。给丹拨了个电话,说你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她不知道我又发什么疯。我说如果我们36岁还是嫁不出(“如果”两字似乎可以直接省略),我们再穷也要去拍一辑VERA WANG的婚纱照。因为再老就算穿龙袍也不像太子(妃)了。丹,你别以为我跟你瞎胡闹,当年我说25岁嫁不出咱就去西部支教,结果泡汤。当前的大计是去非洲流浪以及影婚纱相,如果合二为一那更好。

二、吃什么才好

网上有很多实用信息。我打印了好几页FOOD LIST随身携带。可以跟随前辈网友的指点逐一找上门去。其中有间名为CAFE GITANE的法式餐厅,位於Soho区的Prince St.与Mott St.交接口不远处,价钱蛮贵但是分量奇多,味道不错,侍者服务也很好,都是俊男美女,统一穿着像我们五六十年代工人阶级的劳动蓝工作服。那天我身旁的欧洲帅哥吃完早餐,付的小费数额之多简直让我凤眼睁圆。但是我大部分时候还是去china town吃4.5元的盒饭。突然想起电影版SEX & CITY里面,女强人律师在圣诞午夜捧着中餐盒饭哭着给CARRIE打电话,说本以为结婚就意味着不用大过节的独自一人猫在家叫中餐外卖,没想到还是落得如此凄惨 。。。结果CARRIE放下电话穿上皮草高跟鞋一路狂奔到好友家,门外正是大雪纷飞飞满天。呵呵又扯远了。不过我对食物要求不高。如果想省钱可以在街边买一美元一小块的PIZZA(基本也能果腹),撒上点辣椒粉,几乎也能算是美味了。

三、喜欢怎么玩

有人说,如果在纽约你觉得闷,那么,肯定不是纽约的原因。在每间青年客栈的前台接待处,在时代广场那间麦当劳旁边的游客服务中心,都可以拿到地图,指南,手册,宣传单打折卡之类的免费旅游资讯。衣食住行全有,自己慢慢看。我经常在麦当劳买杯咖啡或者酸奶,翻出背包里的一沓资料,或精读或泛读(那架势比我高考更认真严肃),待研究完战略战术才上路,通常都不晓得自己下一刻会去哪儿。未知让人生更精彩。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与英国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和法国巴黎的罗浮宫并称为世界三大博物馆。眼见这三大馆我去过两大,剩下那个没去成是因为被法国拒签。可还是毫无斯文,依旧不堪。好了,话说这大都会(简称MET),去之前我已在网上查到可以排队“donation”(捐赠),那样最低只需花25美分。尽管有时候亚裔工作人员会狠狠给你一个白眼(所以强烈建议大家用日语说声“抱歉!”)。我对艺术的看法是,受教育是全人类共享的权利,文化遗产是全人类共享的财富,不是凭一张门票就能够阴阳两隔的。这也是大英博物馆无需门票免费参观的宗旨。所以给25美分没什么好惭愧的。(惭愧的是我一共去了三次,每次都给25分。奶奶的,下次一定得苦练日语!)

至于文徵明的字唐寅的画就无需说了,薛蟠哪里会欣赏那些个东东。被强烈震撼的是中国馆的佛教雕塑珍品,包括山西广胜寺的元代彩画大约60平方米,以及出自山西的巨大无比叹为观止的佛头。看着看着心情更是纠结复杂。有人说它们在国外更彰显价值,供更多懂得它们的人欣赏,而且有更完善的维护保养措施。可是我们不是神舟七号都上天了吗?还会被这点雕虫小技难倒?什么时候才能把属于自己的东西连本带利迎回故里?也许漂泊海外的瑰宝们也在眺望故乡。

大都会博物馆旁边就是中央公园。绝对的休闲胜地。跟纽约地铁类似,里面大千世界众生相,怎么看都看不够。跑步的,画画的,组乐队的,玩杂耍的,半裸晒日光的,还有老师带着小学生来踏青郊游的,父母领着宝贝们烧烤野餐的。。。而我,干脆什么也不做,一头扑在茵茵草地上睡午觉,不觉晓。

中央公园那么大。秋天应是最美,会再去的。仿佛记得色欲都市某集,MR.BIG就要离开纽约了,特意租了马车邀请CARRIE夜游中央公园。有情人的一笑,笑着伸出的那只手,即便知道没有结局也无法抗拒。当然我不会傻到去坐那个马车,也不用白日做梦有王子骑马而至,现实中若有个像样的男人肯让我上他的自行车就已感恩不尽了。

之前提过去看自由女神要花12刀乘渡轮。那个渡轮会带你上岛参拜。此外还有另一种供市民上班往返的免费渡轮,在曼哈顿最南端的SOUTH FERRY和STATEN岛之间穿梭。每半小时一班,航程约20分钟,能遥望女神拍照。它是我在纽约找到的免费活动之最爱。夏日黄昏六、七点光景,登上那艘渡轮,站在甲板上看海看天。风很大,猛然抬头便见传说中的残阳如血,美得让人不发一言。我像顽童一样天天辗转地铁只为了搭乘那班船,只为了看氤氲暮色里的绮霞漫天。

不要说我奢侈吖!我再接再厉继续去“TKS”排队买了两张百老汇的特价票。一张是轻松歌舞剧,39.5刀,蛮诙谐的,特别适合聊发少年狂的中老年妇女。另外那张,哈哈!!!MAMMA MIA!!!妈妈咪呀!!!

当初电影版就很喜欢,尤其是里面的音乐。去年圣诞在拉斯维加斯错失良机,心想总要弥补。这回得偿所愿。虽然只有八折优惠,买单105美元。千金难买心头好,平日里我瞄都不瞄一眼LV和Tiffany,也算是个勤俭节约的好姑娘吧。好姑娘总要有点奖赏吧。

虽然我的座位排在千里之外,我依然觉得非常精彩。歌剧魅影让人掉泪,妈妈咪呀让人开怀。更精彩的是我那天手舞足蹈把手机掉在戏院了,第二天去找居然被我找了回来。

四、和谁一起睡

青年客栈里大部分是欧洲姑娘。旅游的,实习的,找工作的。白天不见人,晚上睡觉时出现。周末打扮得超级性感去酒吧狂欢。亚洲人不多,除了零星几个中国人,其余全是日本韩国妹。她们英语水平有限,经济实力无限,所以小小年纪就拖着名牌行李箱走得很远。我上铺的韩国姐姐是中学英语教师,跟几个朋友一起,美国加拿大连着玩。她问我是哪里人,我说中国。她经验老道马上说你是在美国读书的吧。我问为什么。她说很少遇见大陆背包客游美国,遇见的都是美国留学生。我一赌气就说,不是啊,我就是从中国飞来自助游的!她又问你英语为什么这么好,你一定是英语专业的吧。她虽然身为英语老师,而且还在澳洲留学一年,水平依然有限。我为了气她就说,不是啊,我中文专业,我英语在中国算差的!呵呵,其实她蛮友善,留给我一大包速溶咖啡,味道好极了。可是,韩国姐姐,俺不是故意要骗你,实在是不能让小韩国看扁。

有天晚上做梦,梦见外婆,于是就哭了起来。结果越哭越委屈越哭越悲恸,自己都把自己吵醒了。非常不好意思的环顾四周,这可是14人同眠呢。过了几天,睡的迷迷糊糊听见女子尖声争吵,为了抢夺洗手间,真怕酿成血案,28人共用呢。室友黑人女孩摇头叹气,“freak show!”哈哈,怪物集聚一堂。

虽然生活不太方便,安全还是有保证的。许多欧洲女孩把钱包物品铺撒一地,从不设防,也没见她们丢过东西。这就是青年客栈的好处,千里之外,不会就冲着你的手机而来吧。

波士顿情结

依然在纽约china town买票,发往波士顿的大巴每小时一班。网上订房,20几刀四人间,又是青年客栈。

波士顿永远阴雨绵绵。它在我的记忆中,除了中学课本恍惚记得的“波士顿倾茶事件”,还有那两所头顶光环的世界名校:哈佛与麻省理工。

到步第一件事是下车后在波士顿china town的醉琼楼餐厅吃它的大龙虾套餐。特价不算太贵,20刀可以撑死你。一定要记得给小费。感觉唐人街服务员对小费的渴望程度简直是认钱不认娘,你要是出手不爽,小心被他们扫地出门。

在地铁站找工作人员要张Charlie card充值买票,如果不会操作就请他们帮忙。最重要搞清楚进城(inbound)还是出城(outbound),这个跟纽约地铁一样,最重要搞清楚上城(uptown)还是下城(downtown)。怪不得人们总说恋爱中的女孩智商低,那是因为我们单身女子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得自己琢磨自己扛。烦死也得自己上。

第二天参观哈佛和麻省理工。哈佛校门对面的游客中心有免费导游,负责讲解的都是哈佛学生。记得初中时看的第一本英语小说:love story,讲的就是两个70年代哈佛大学生的经典爱情故事,其中有句著名台词:Love means never having to say you are sorry,爱是不用说对不起的。这也是我唯一看完的英语小说。我有名校崇拜,当年疯狂迷恋给我们研修班讲课的毛老师,35岁的北大心理学系副教授,哈佛毕业的博士。后来得知他离婚了,上课时便托腮凝神,这样的男人,居然他老婆也舍得跟他离婚?!

麻省理工离哈佛不远,可以走着去。沿路风景美丽,建筑古色古香,仿佛置身欧洲。与哈佛的质朴典雅相比,麻省理工散发着后现代气息,楼群造型奇异,也许是因为这里盛产科学怪杰吧。

在北京逛北大清华,在英国逛牛津剑桥,都有这种类似感觉,很想时光倒流回到古代。回到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时代。读书不为面试应聘找工作赚大钱,只为死啃书本而读书,只为八股考试而读书,只为绕室吟诵而读书。就让我当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穷酸迂腐儒生罢(这样最有机会遇见红袖添香的国色狐仙)。

第三天走自由之路(Freedom Trail)。从唐人街向北,很快就可以到达自由之路的起点,Boston Common,这也是美国最古老的城市公园。然后沿着指示牌慢悠悠的走。印象深的一个是CITY HALL,市政大楼,简直是波士顿最丑陋的建筑。一个是Quincy Market,昆西市场,大集市,可以去赶赶热闹。还有一个是码头。站在雾霭沉沉的港口,冰凉的海风吹过,前路迷失在一片烟雨茫然。那一刻开始爱上历史浓郁的波士顿。

回到客栈,室友是两位意大利姑娘。一个甜美娇俏,一个粗犷豪爽。欧洲人讨厌阴雨天,粗犷的那个常用F开头表达心中愤慨。两人出行只带一只共用的旅行箱,娇俏的那个收拾行囊的时候会嘟嘴撒娇,快过来帮忙啦,我搞不掂!晚上上网查资料,风寒露冷,俩人很自然的相互依偎。女孩子的友情是含有爱情成分的。有时候比爱情更甜蜜。尽管我从不说我爱你。

还认识了一个黑人大姐。住青年旅馆在波士顿找工作。她说她来旅游,喜欢这里,所以留下。但是冬天御寒的衣物不够,所以会继续搬家。像候鸟,呵呵,依据水草的肥美和气候的变迁来择地而栖绝对是一种幸福。她说她想创办一个国际志愿者组织,让喜欢旅行以及志愿者工作的女人们走遍天涯。我说我等着。

直至我出发回纽约的那天,波士顿永远阴雨绵绵。可是爱上一座城市并不需要理由。如同爱上一个荒唐的男人。只需要一种情结,让你柔情百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