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非洲 > 埃及 > 开罗 > 旅游攻略 > 埃及神奇之旅之-开罗博物馆
开罗Cairo

欢迎您访问开罗!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非洲旅游 > 埃及旅游 > 开罗旅游 > 开罗旅游攻略 > 埃及神奇之旅之-开罗博物馆
开罗CAIRO
上海迪士尼门票限量特惠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埃及神奇之旅之-开罗博物馆

2009-07-26  来源:CTRIP 作者:dianyi1206

今天是埃及之行的最后一站——开罗博物馆。大家可能很奇怪,为什么我的游记要先从最后一站开始呢?看完之后你大概也会有和我同样的感受,害怕时间会让自己有一天淡忘今天在博物馆里的所见所感,迫不及待地希望用文字将时间停留的心情。

想到埃及,许多人就会想到金字塔,我也一样。到达开罗后第一站去的就是金字塔。但是如果可能,我建议还是先来博物馆看一看吧,这是古埃及文明乃至全欧洲文明、全世界文明的起点和家。从这里出发再去探索古埃及文明,去欣赏古埃及人民留给世人的种种伟大的奇迹,可能视角会更全面和专业的。

开罗博物馆坐落于开罗市中心,解放广场上。今天我手捧《古埃及历史》,身揣笔纸,从早上10点半进馆,到晚上6点出馆,总共7个多小时,其间没有时间坐下休息,就这样也才将博物馆作了一个大概粗略的了解,如果是想将其完整细致的看完,不来个两三次怕是不可能的了。

照例要经过严密的安全检查才进入博物馆前院,开罗博物馆可能是埃及所有名胜警力排布最密集的地方了。也难怪,这里可汇聚了古埃及的财富和现代埃及人的骄傲呢。

我面对的是一个双层红色建筑,白色的拱形大门上是头戴牛角太阳圆盘的伊西斯女神头像,两边是两位女神的立像,均头戴假发和眼镜蛇冠,面容圣洁威严。正对大门是一个小小的方形水池,左右各有一座小型的狮身人面像,守卫着这座文明的殿堂。前院是一个欧式的草坪式花园,面积不大,整齐地树立着高大挺拔的椰枣树,间或排列了些小型的法老立像、金字塔、石碑等。我想这些应该是复制品吧,把文物放在外面日晒雨淋就未免太暴殄天物了。总体来说开罗博物馆属于新古典主义建筑,出自法国设计师米歇尔(Marcel Dourgnon)之手,始建于1900年,1902年正式落成开放。

开罗博物馆的馆藏量十分惊人,据说达到12万件,能看到的也只是其中一部分,其中相当一部分展品体型巨大,是其他国家博物馆中的埃及藏品所无法比拟的。开罗博物馆与世界其他著名博物馆相比有其特殊之处,专业性极强,建议大家要是有机会去游览一定要事先做好充足的资料准备,至少要把古埃及神话和大致的历史进程做一个了解,或者请位专业导游进行讲解,否则只能是走马观花,浪费了如此宝贵的透视历史和人类文明的机会。因为我本人非常喜欢埃及历史,之前在国内就一直不放过任何了解古埃及文明知识的机会,也看过不少关于古埃及的探索节目,来埃及之前还特意购买了《古埃及历史》一书(是国内目前唯一一部完整的、详细的古埃及史专著),并一路阅读。饶是如此,也深深地被其丰富、绚丽、雄伟的文化和艺术所震撼和感染,迷失其中。

一进入大厅,我直接走到右边的一块石碑前站住,这是古埃及文明探索的起点和里程碑——《罗赛达石碑》,准确的说是其复制品,正品被卢浮博物馆收藏。石碑于公元1798年拿破仑远征埃及时由一位士兵发现,通体墨黑,上面刻写了三种文字,从上到下依次为古埃及象形文字、世俗体文字(古埃及文书记录用的简写文体,广泛用于托勒密时代和罗马统治时代)和古希腊文字。当时随着拿破仑主持的埃及文物发掘工作的进展,大批刻有图画般的古埃及象形文字的古迹被发现,但无人可以解读,并被认为这些文字就象中国汉字一样属于表象文字,对于习惯使用拼音文字的欧洲人来说这就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迷。幸好当时还有人可以解读古希腊文,所以对碑体的希腊文进行了翻译,发现这是块纪念托勒密五世于公元前196年登基加冕的颂德碑,但并未发现古埃及象形文字于其余两种文字间有什么对应之处,直到商博良的出现。他敏感地发现希腊文中反复出现托勒密的文字,而古埃及文字里也反复出现用一组带有涡旋符号的图案,由此他大胆推断这三种文字可能在内容是相同的,由此已消失近千年的古埃及文明的神秘面纱被层层揭开。研究表明,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也是表音文字,而不是原先认为的表象文字,经地中海的古腓尼基人传到当时的美索不达米亚地区,通过和楔形文字的融合改造,最终发展为腓尼基字母,也就是拉丁拼音文字和古希腊文字的始祖,因此也是欧洲文明的发源地。但可惜的是,在埃及艳后克娄帕特拉七世执政期间一场大火焚毁了亚历山大图书馆,大量记录了古埃及文字的文书被毁,再加上后来诸多外来民族的入侵,古埃及文彻底消失了。

通过商博良的不懈努力以及后来的诸多语言学家和考古学家的长期研究,最终古埃及学得到长足的发展,并在今天为世人展示了一个基本完整的古埃及历史脉络。

开罗博物馆的一楼大厅展品整体呈“回”字形,并且大型的展品都在一楼。大“口”按照古王国时代、新王国时代以及希腊罗马时代进行排列,顺时针方向将古埃及历史进行了大致的梳理,而小“口”则主要是早王国时期的藏品。

我首先从内部的小“口”进行参观。首先吸引我的一块青色的石板,石板为盾形,正反两面均有内容不同的雕刻,画面非常精美,刻线流畅清晰,这就是著名的“那尔迈调色板”。这块石板是早王国时期作品(约公元前2925~约前2575),已有5000年的历史,属于希拉康波利斯“大宝藏”中的最为珍贵的艺术珍品之一。那尔迈王被认为是蝎子王的直接继承者,也被普遍认为是他最先统一了上下埃及。在调色板的正面,那尔迈王形象高大,头戴上埃及白冠,身穿紧身衣和短裤,一手抓着俘虏的头发,一手高举权杖,做击打状。右上角一只老鹰脚抓一只弯勾,勾住一俘虏的鼻子,俘虏身上长着一簇纸莎草。纸莎草长于下埃及的尼罗河三角洲,普遍被作为下埃及的象征,所以从这一面的画面可以看出应该是表现了那尔迈王出征下埃及的形象。反面图画分为上中下三栏,最上部是那尔迈王头戴下埃及红冠,在四位手持不同标志的盟邦旗帜的仪仗的引导下前往视察2排被斩首的10名敌人的尸首。中部是两头狮子,但有着细长的脖颈,脖颈交缠在一起,形成一个优美的“8字。下部国王化为一头强壮的公牛,将敌人践踏在脚下,顶毁一座要塞的城墙。调色板两面的上端都左右雕刻着牛头人面女神头像(有点象哈托尔女神),头像之间是两个象形文字,一个是尼罗河中的鲶鱼(N’r),一个是锥子(mr),合起来念为“Nar-mer”(那尔迈)。这块调色板明显是一场胜利的纪念物,由于其中那尔迈王分别戴上了象征上、下埃及的白、红两冠,所以考古学家也将其作为那尔迈王最先实现埃及统一的重要证据。

在调色板的左边是一个奴隶的跪像,公元前2690~2670年,也属于早王国时期第3王朝作品。跪像用红色花岗岩雕成,奴隶黑色短发(假发?)、红褐色肌肤、白色短裙,右肩后刻有4个法老的名字(其中有3位为第二王朝法老,分别为Hetepsekhemuy亥特普赛海姆威、Raneb拉涅布、Ninetjer尼涅特捷尔),表示该奴隶为这四位法老服务过。这尊跪像也是目前已知最早的私人奴隶的象征。

浏览过早王国时期的展品后辉煌的古埃及文明之旅正式开始,那就是古王国和新王国时期。在大“口”的入口站立着著名的法老拉美西斯Ⅱ的立像。这位国王我个人认为非常的自恋和刚愎自负,在之前的阿斯旺、卢克索之旅中到处可以看到他的身影,甚至他会将前人的庙宇或建筑拆掉以获得足够的石料。他是古埃及在位时间最长的法老,一直活到96岁,一生共有96名儿子和60名女儿,后宫佳丽那就无数了,大概有500多名。他生前野心勃勃,四处征讨,但军事上却不是很成功,他在任期间埃及的版图并没有超过其前任的成就,但在他手上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完整的和平条约,他与当时的赫梯国王哈图什里三世约定“永不敌对”,“永不侵入”对方的“领地”,并确立了军事上相互支援的义务,最后还有神对违约者的威胁以及对守约者的加恩。赫梯国王哈图什里三世也先后将长女和次女嫁给了拉美西斯Ⅱ。在卢克索的大门上有关于这次和平条约的起因——卡叠什战役的大型壁画。但是请注意,这次战役由拉美西斯挑起,但其实打了败仗,被赫梯军团团围困后被部下救出,才击退赫梯军。但回国后拉美西斯仍对这次战役以胜利者的身份进行了大肆的庆祝和夸耀。拉美西斯Ⅱ留给后人的最大财富是其在建筑方面的成就。拉美西斯Ⅱ将王国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均用于大兴土木上,虽然现在留给世人恢弘的神庙、高耸的方尖碑以及精美的壁画,但是确实掏空了王国的财富,以致于在其之后新王国逐渐走向没落。中国唐代的唐明皇以及清代的乾隆也是如此,帝国在其手中到达顶峰,但极尽奢华之后却迅速走向崩溃。但更不幸的是大明宫已经完全消失,而圆明园也在乾隆死后60年被英法联军完全焚毁。

古王国时期是金字塔兴建的高潮时期,博物馆陈列的古王国展品也多出自GIZA和萨卡拉金字塔群及墓葬群。其中哈法拉法老的绿玉雕像、孟菲斯大祭司的木质雕像、书记官雕像以及Rahotep王子夫妇雕像和侏儒家庭雕像都非常值得一看。这些雕像均有4500多年的历史。祭司的雕像是目前世界上最古老的木雕作品,用青铜勾画眼线,白色大理石制作眼白、黑曜石作为眼珠。感谢埃及独特的气候吧,才能保留下如此完美的艺术作品,让后人为4500年前手工艺人高超的工艺而汗颜与叹服。侏儒家庭的雕像置于法老威严的雕像旁边,但毫不逊色,作品温馨自然,夫人亲昵地搂着丈夫,两个孩子承欢膝下。在第6王朝的《哈尔胡夫传》中就记载了年少的珀辟二世迫不及待地要哈尔胡夫带来他所获得的“神舞的矮人”,即侏儒,“陛下期望看见这个矮子甚于矿产之国和蓬特的贡品!”,大概就相当于当时宫廷里弄臣之类的角色吧。

在胡夫法老母亲的墓葬展厅可以看到和胡夫大金字塔形成鲜明对比的只有7.6cm高的他本人的象牙雕。

再沿着回廊往前,都是一些小型的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数目之多已经让我有点审美疲劳了。由于希腊神话斯芬克斯的传说让我以前一直有认知上的误差,其实埃及的狮身人面像与斯芬克斯一点关系都没有,古埃及人用这个形象来表示法老同时具备智慧和勇猛的品质。

随后就是埃及著名的女法老哈特索普苏特的展厅了。这位女法老既是图特摩斯1世之女,后嫁给同父异母的哥哥图特摩斯2世而成为王后。她没有儿子,之后在图特摩斯3世年少即位时摄政,并最后称王。由于她与图特摩斯3世的关系极差,以致在她死后图特摩斯3世重新掌管政权后将全国她所有纪念碑、神庙全部捣毁,所以现在能看到的哈特索普苏特的展品比较少,并且多数是从她的墓葬品中发掘出的。展品中她的头像做男性法老的打扮,同样带着法老头巾和假胡子。由于古埃及也是一个男尊女卑的社会,她作为一个具备非凡政治手腕的女性也被迫在外表上做出如此打扮以减少人们对她执政的抵触情绪。

从哈特索普苏特女王的展厅开始便进入了新王国时期。古埃及艺术水平也同样进入了最为绚烂夺目的时代。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小王子的蹲像,小王子在老鹰(荷鲁斯神)的护佑下,手指放在口中吮吸,一副天真浪漫的样子。对面就是Merytamun王后的头像,头戴眼镜蛇花冠和假发,她是拉美西斯Ⅱ的女儿,后来也成为了拉美西斯Ⅱ法老的王后。

经过拉美西斯时代之后就是我在博物馆中最喜欢、流连时间最长的展厅之一——Akhernaten埃赫纳吞法老(新王国第18王朝第10王,公元前1379~1362年),在古埃及学里埃赫纳吞法老及其所创造的阿玛尔纳文化(埃赫纳吞法老所建的都城)都是特殊的研究课题,因为它实在是太过独特,不仅是这位法老突然一反常态地推行一神教——太阳神阿吞,将自己的名字也由原来的阿蒙霍特普(“阿蒙满意者”)改为了埃赫纳吞(“阿吞的服侍者”),而且在他的执政时期艺术表现方面手法更为写实与自然,涌现了很多表现自然和人们生活的作品。这种风格的改变在展品中体现得尤为突出。首先吸引我的是一副大型壁画,据介绍这副壁画是1891年在这位法老的一处宫殿的废墟中发现的,当时把它留在了原地并在上方建了一个遮蔽物。1910年一些村民恶意地对其进行了破坏,损坏了大部分的壁画,直到后来才被博物馆陆续将残片买回并进行了修补成为完整的展品。壁画色彩艳丽,描绘了野鸭在纸莎草丛中扑飞的画面,狗儿在追逐,水面上水波荡漾,睡莲叶漂浮其上,一派闲适的田园风光。

最典型的作品就是法老和王后在太阳神阿吞的照耀下,带着王子和公主进行祭祀的浮雕。浮雕中从太阳辐射出很多条光线,每条光线末端是一只手,象征着阿吞神对法老全家的照拂。还有一个小雕像,表现的是法老将小公主抱于膝上亲吻的形象。以及法老夫妇亲密地互相用手扶腰的坐像。

著名的尼费尔泰利王后的胸像(现藏于柏林博物馆)也是这个时期的代表作。所以阿玛尔纳文化表现得更多的是法老作为人而不是神的一面。

埃赫纳吞法老时代的作品风格也影响了其后继者图坦哈蒙法老。在轰动一时的图坦哈蒙陵墓的随葬品中有一把金王座,椅背上描绘着图坦哈蒙法老和王后同样沐浴在太阳之手的抚慰下。

埃赫纳吞法老在王位还没坐稳的时候就激进的推行宗教改革,触动了当时财富和政治势力均非常雄厚的阿蒙神祭司们的利益,并最终失败,他新建的城池阿玛尔纳也在他死后被废弃并被认为是受诅咒的地方。我们有理由相信法老的改革思想是有其政治方面的考虑,为其打击当时神庙祭司集团的势力,更加集中权力和财富。但是他在艺术方面的成就也给古埃及文明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就象干燥严酷的沙漠上刮起一阵清新的风一样。

仔细欣赏完埃赫纳吞法老时代的作品后已经到了下午2点了,赶快来到二楼,参观举世闻名的图坦哈蒙法老出土文物。

图坦哈蒙法老其实不过是法老时代一个没有什么武功建树的小法老,在位时间很短,年纪轻轻就死去了,经过对其木乃伊的分析,推测是死于暗杀。但是由于他的墓葬在拉美西斯六世的墓下面,所以一直没有被盗墓者发现,而被非常完整的保留了下来。想想这样一个小法老的墓葬品就填满了博物馆二层的大部分面积,如果是图特摩斯三世、阿蒙霍特普三世以及拉美西斯二世这些著名法老的墓葬能够保留下来那该有多么壮观啊。

图坦哈蒙法老的墓葬品中最为有名的就是他的金面具、包金王座、四层长方形包金套棺、两层人形包金套棺,三张包金的大床以及一大堆珍宝了。在珍宝展厅内我基本上是贴在了展柜玻璃上将所有展品从头到尾一个细小的地方都不放过地扫描了一遍,深深地为3000年前的人们完美的珠宝雕琢工艺、镶嵌工艺以及设计和想象力折服。金面具和王座的精细程度无与伦比,就连法老的眼镜蛇头冠上蛇身的鳞片都刻画得细致入微,不是亲眼看到是无法体会的,要知道图坦哈蒙统治时期中国也只是在商代啊。图坦哈蒙法老的墓葬品是开罗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尤其是金面具和王座,基本上是不外借展览的,所以要想亲眼看看只能亲自跑一趟开罗了。如果是做珠宝设计的,我建议一定要来图坦哈蒙的珍宝馆看看,你在这里可以看到这些艺术作品直至现在仍有巨大的影响力,毫不夸张的说里面多数饰品的设计就是现代人佩戴也是十分时尚的呢。

在墓葬品中还可以看到3000年前的与现在完全一样的折叠椅以及凳子,设计非常的人性化,在凳子的坐垫下还设计了弧形的保护,坐垫坏了人也不会陷进去,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在欧洲人还在茹毛饮血之时,在中国人还在席地而坐之时,古埃及人思想就已经发展到如此先进的程度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但也由于古埃及的富饶,一直以来就不断收到外来民族的垂涎和入侵,希克所斯人、利比亚人、波斯人、马其顿人、希腊人、罗马人、欧洲列强和阿拉伯人,古埃及文明随着象形文字的消失而最终消亡。

博物馆最后的参观项目也是最为神秘的木乃伊展厅了。由于之前很多好莱坞关于木乃伊的电影赋予了木乃伊恐怖的渲染,去看之前我的心情也颇为忐忑。不过可能这一生也就这一次机会,一咬牙就掏了20美元(实际是100埃及镑,但当时手上只剩美元了,只好这么办,也没找钱给我,郁闷)买票进去了。现在是旅游旺季,博物馆从门票到木乃伊展室的价格都往上提了很多,平时好像只要60埃及镑的样子。木乃伊展室分两个房间,共陈列着16位法老的木乃伊。在第一展室多数是新王国时期18~19王朝的法老,包括哈特索普苏特女王、图特摩斯一世至四世、阿蒙霍特普一世(入葬时环绕鲜花)、阿蒙霍特普二世、拉美西斯二世、Merenptah美楞普塔(拉美西斯二世的第13子)以及第二中间期的Seqenenre Taa二世(头盖骨前部有缺口,左手扭曲,显示其有过非常严重的外伤,可能是在抗击外来入侵者保卫埃及时受的),另外还有一位公主和一位哈特索普苏特女王侍女的木乃伊。其中图特摩斯一世的木乃伊因为双手没有在胸前交叉,不是法老入葬时的标准姿势,也有人认为这不是法老的木乃伊。第二展室也有大概4具木乃伊,因为没有他们的介绍所以我也没有做记录了。法老们面容安详、口微微张开,全身缠绕白色亚麻布,头发和牙齿也保存得十分完好,肤色变得黝黑而干瘦,就象睡着了一样,一点也不恐怖。我个人觉得比马王堆女尸苍白而有点浮肿要好看多了。古埃及人希望法老能够复活而想尽了办法将遗体制作成木乃伊,这其间倾注了他们对法老这一人间之神的崇敬和爱,他们为法老木乃伊带上各种伊西斯神和圣甲虫的守护符,希望能保佑法老安静的睡眠不被打扰,然而人们的贪婪却不会被这些圣物吓退,盗墓者的行为不知破坏了多少法老的木乃伊,以致后来僧侣们不得不把法老们集中在一个密室中,但也只保留下现在这几具而已,不禁让人唏嘘不已。

如果你认为法老的木乃伊还是有点无法接受,又想见识一下古埃及人非凡的防腐技术的话,可以到旁边的动物木乃伊室进行参观,是免费的。里面陈列着狗、猴、羊、鱼、鳄鱼等动物的木乃伊,尤其是两具尼罗鳄的木乃伊。尼罗鳄是世界上最大的鳄鱼种类之一,古埃及人畏惧它们,并在很多地方都建有鳄鱼神庙进行祭祀,尊为凶神。法尤姆地区地方神就是鳄鱼神索贝克,也就是“愤怒者”,象征法老的力量。它们在活着的时候被尊为神,人们用面包、牛奶、肉和家禽来喂养它们,所以这两条鳄鱼非常健壮,被制成木乃伊后,身长也超过了6米。隔着玻璃看着仍能感受到浓重的杀气和血腥味,让人不寒而栗。

在博物馆的二楼有很多一间一间隔开的展室,里面琳琅满目地陈列着小型随葬品,很大一部分是被称为“Shawabtis”的陶俑。“Shawabtis”意思是“回答者”,法老在死后可以吩咐它们为他做任何事情。最早出现于中王国时期,当时一个墓室里只有一个Shawabtis,后来人们怕法老不够人伺候,到新王国时期就增加到了401个。

另外还有与中国秦佣战车形式不同的法老战车,以及两队士兵的陶俑。其中一队是持盾牌和长矛的方队,另一组是持弓箭的方队,但奇怪的是士兵并不是握在弓的中部而是端部。

一看时间已经快到6点了,闭馆时间是6点半。此时游客已经不多了,越发显得空旷。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房间,里面都是一些纸莎草文书,走近一看居然是有名的《The Book of The Dead》——亡灵书。这是要了解古埃及人对于复活和往生信仰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也是古埃及文明的中心思想。里面讲述了冥界之神奥利西斯用天平和羽毛(象征公理和正义)来称量人心的重量,如果心脏的重量比羽毛更重说明此人生前做过罪恶的事情,将要受到惩罚而不能往生。亡灵书里还列举了法老死后到往生复活之间将会遇到的种种艰难险阻和化解的方法,以引导法老最终复活。亡灵书不仅是给法老使用,普通百姓也可以花钱从僧侣手中购买,这也是神庙获取财富的一种手段。

走出博物馆大门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明月高挂了。这一天仿佛做了一次时空之旅,走过了5000年的岁月。除了感叹古埃及文明的恢弘气势,也钦佩古埃及人民非凡的创造力,更为古埃及文明、玛雅文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被外来文明替代而黯然,不禁庆幸中华文明历尽5000年依然延续着。这一日之旅让我变得更加谦虚,更加让我感受到保护自己民族文明财产的重要。中华民族要想一直延续到下个千年,就要保护自己的文字、自己的习俗、自己的环境,又要灵活的改变策略以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愿中华民族永远屹立不倒!

2009.2.2于开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