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南美洲 > 巴西 > 里约热内卢 > 旅游攻略 > 里约热内卢 生命在歌唱
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

欢迎您访问里约热内卢!

想去0

去过0

您的位置: 南美洲旅游 > 巴西旅游 > 里约热内卢旅游 > 里约热内卢旅游攻略 > 里约热内卢 生命在歌唱
里约热内卢RIO_DE_JANEIRO
三亚 南山寺 天涯海角 邂逅你的浪漫
国内超值目的地旅游 低至88元

里约热内卢 生命在歌唱

2008-11-26  来源:CTRIP 作者:66981808

/莲叶何田田

关于里约热里卢,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有人说,这里到处弥漫着声色放浪的空气,充满奢靡的享乐和深不可测的欲望沙滩;但也有人说,这里兼有北半球的浪漫和南北球的热情,让人难以抗拒它的诱惑。

巴西有句谚语:“上帝用7天创造了世界,用第8天创造了里约热里卢。”花费了上帝整整1天时间创造的城市当然绝不能只有一种表情,1000多万人口,不同的肤色,不同的种族,极端贫穷与过度奢华肩并肩并存,每天都在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动干戈,但却从不发生宗教和种族纷争。人们不停地抱怨、示威,但街头热情的桑巴舞步却从未停过。里约热内卢从来就不是只有一种色彩的城市,无限的旖旎,在这里汇成一片奔放粗旷而又色彩鲜明的生命之歌。

“世上无可比拟的优雅/就是她,那个走过来又走开的女孩”

“世上无可比拟的优雅/就是她,那个走过来又走开的女孩/在通向海滩的马路上,她的步态甜美而多姿/那女孩有着金色的身躯,伊巴奈玛的太阳赋予的身躯/她婀娜的步态比所有的诗更像诗/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物事。”

当我在里约热内卢流连时,耳畔回荡最多的,就是这首《伊巴奈玛的女孩》。女孩名叫艾诺伊莎,20世纪60年代还是个高中生,每天放学都要经过里约蒙特尼格罗大街。一天,诗人莫拉伊斯和作曲家汤姆·若宾正为写作音乐剧冥思苦想,正好艾诺伊莎路过酒吧门口,她的仪表和步态深深打动了艺术家,歌曲一经推出便征服了所有里约人和游客的心,据说,没有这首歌的咖啡馆或海滩,至今全城不会超过10个。

在里约老殖民区漫步,便能体验《伊巴奈玛的女孩》演绎的经典。日光下,旧式的楼房一层一层错落地向下排列,不远处的尽头是一片蓝色的海湾。老街很多小巷和街道都由碎石子铺成,石缝间的凹凸在清晨和黄昏的阳光下,闪烁着最自然的美感。而无数艾诺伊莎(准确的说应该是她的孙辈们)就踩着碎石子路,甩着厚厚的赤褐色头发,露着汗湿的棕褐色肌肤,微笑着飘然而过,写下无数短暂而又感性的瞬间。

然而,里约热内卢美女最多的地方,还是科帕卡巴纳(Copacabana)海滩。

真到海边了,一推开门,湿的空气,热的空气,还有那种大沙滩上的空洞悠远的声音,一下就粘上来了。

里约的海滩是没有节假日的,随时随地,雪白的沙子都有着很多美丽的腿,腿上面是很细的比基尼,仿佛以愿者上钩的姿态等待着猎物自投罗网。而深色眼睛的男人用适宜运动的完美日晒而形成的茶褐色皮肤和闪闪发亮的牙齿展示着他们轮廓分明的体格,每个人都在跑步、运动,生活仿佛只为了肤色好看。

对大多数人来说,里约的海滩就意味着里约的生活。它不仅仅意味着一张阳光下铺展开的大毛巾,而是里约文化的全部。人们去海滩读报纸、会朋友、玩藤球、认识别人、听最新的小道消息,有时还谈生意。里约人古铜色的肌肤可能意味着将来会患皮肤癌,但是却不一定意味着懒惰和失业。

科帕卡巴纳海滩着装规则就是少少少。即使天体,也不会惹人非议,但反之却会被视为笑谈。当我为人人侧目的连体式泳衣懊恼不已时,救星终于来临——一群衣冠楚楚、衬衫长裙的日本游客顿时使海滩如开锅般沸腾,其回头率绝不亚于我们在北京长安街上面对昂首阔步的三点式女郎。

“爱使我们相聚一起, 彼此相爱,心心相系”

“爱使我们相聚一起/上帝圣灵使我们心灵合一/爱使我们相聚一起/让我们一起歌唱/彼此相爱,心心相系”

虽然我是无神论者,但望着一群教徒们在全球最大的耶稣像前虔诚地唱起圣歌时,心中还是涌起了一种奇妙的感觉。毕竟,爱是人类最朴实、最美丽的情感。这座原本只是在宗教界知名的雕像,在评为新世界八大奇迹后,也很快超越了纯粹宗教的范畴,成为整个巴西如火热情和宽阔胸怀的象征。

据导游介绍,耶稣像重1000吨以上,总高38米,头部长近4米,钉在受难十字架上的两手伸展宽度达28米。整座雕像用钢筋混凝土堆砌雕塑而成,重量在1000吨以上,从城的每个角落远远望去,都可以清晰地看到耶稣受难的身影。晚上从山顶直视瓜那巴拉湾的入口,朦胧的云海漂浮在大西洋上空,强烈的探照灯光映射着它庞大的银灰色身躯,连里约热内卢的灯火,也显得黯淡了许多。

耶稣像所在的糖面包山,本身也是非常著名的景点。从山顶望下去,整个城市的结构清晰可辨,热闹的市中心,依稀可见的都是古老的葡萄牙建筑,尽管成千上万殖民地时期的建筑早已灰飞烟灭,城市的周围已是沧海桑田,但是历史的影子仍然徘徊在这里的大街小巷。

下山时,沿步行小路走到山底,又是别有洞天。

里约热内卢市中心分布着多个热带雨林,糖面包山只是其中一个。薄雾飘渺的瀑布,阴暗的洞穴,成千上万种植物有几千种深浅不一的绿色冲击着我的视觉空间,树叶的形状千姿百态,合着复杂的纹理构造,哪怕列出植物学中所有的名词,也无法描述完全。一会儿,步行小径旁到处是猴子的大喊大叫;一会儿,四周又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在茂密的大森林里,很难发现花朵的踪迹,仿佛所有的树木在抽枝散叶出一派繁盛的刹那就被永远定格。

要不是导游的帮助,可能我早已迷失在热带雨林里,但直到下山我才知道,原来他并非专业人员,却是一名收入颇丰的电脑工程师,之所以经常利用业余时间来帮助游客,是因为先祖是当年工匠中的一员。

“外公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耶稣像能保佑到达里约热内卢的每一个人,望着他们到来,目送他们远去。很多浪迹天涯的游子,无论还是在空中还是海上,只要看到耶稣像,就知道到家了。”

不用问我也知道,书本上一定找不到导游外公的名字,他只是普通的里约市民,他只是和同伴一起,用无数颗厚爱世人的心,创造了属于全世界的伟大奇迹。

“美好的城市/我的祖国巴西的心脏/……桑巴和美丽歌曲的故乡”

“美好的城市/充满了愉悦/美好的城市/我的祖国巴西的心脏” “桑巴和美丽歌曲的故乡/深深进入我们的灵魂/你是我们心灵的圣坛/愉快地歌唱”

在温暖的2月,再没有比这首《美好的城市》更令里约热内卢人热血沸腾了,它是狂欢节每场舞会必不可少的开场和结束曲。几百年的演变,赋予狂欢节最非凡的色彩,最华丽的场景,最娇艳的眼神,最后形成最巨大、最斑斓的漩涡,吸引人们沉进去,歌舞、欢呼、醉倒,第二天不能爬起来。

早在狂欢节的头两天,整个城市就开始忙乱。市内交通流量大增,事故指数和啤酒销量一路飙升,如果此时到里约公干,根本不要梦想殷勤的接待——在各个岗位上的普通工人、市民、公务员早已放下手中一切,投入紧张的演练。

桑巴大道堪称狂欢节的灵魂,每逢节日,大道两侧搭建起5层高的看台和包厢,每次能容纳八万名观众,门票从2美元到1000美元不等,从贫民百姓到政界名流都各得其所。桑巴舞大赛是狂欢节最主要的活动。赛场占地8.5万平方米,两侧是看台,中间是桑巴舞队伍行进的通道。狂欢节期间赛场要举行5场桑巴舞活动,14个桑巴舞学校要在这里一决雌雄,每个桑巴舞学校上场参赛的人数为3800至4000人,分成32个方队,方队之间还设有8辆彩车。参赛内容和配唱歌曲都有故事情节,全队服饰根据情节设计,内容有表现印第安人历史的,有表现巴西足球的,有表现人们现实生活的,每年都有说不完的话题,却又以夸张的方式进行了全新的演绎。

日历刷刷地翻过,转眼间,里约热内卢就迎来每年生命中最灿烂的阳光。明净无比的蓝天白云全部成了衬托,仿佛魔棒一点,整个桑巴大道,整个里约热内卢便淹没在色彩的海洋中,粉红、桔红、朱红、明黄、杏黄、橙、碧绿、玫瑰紫、深紫……所有精美绝伦的花车,所有拉丁女郎身着的比基尼或者上身全露的舞衣,连细节都罕有相同,各种色彩混合在一起,散发出比太阳还要璀璨耀眼的光辉,让人们的呼吸,霎那间近乎停止,却又在另一个霎那间,冲向极限之巅。

桑巴舞者奔放的舞姿同样精彩绝伦。男人舞步铿锵有力、阳刚英俊;女人舞姿则性感妩媚、动作火辣,极力挥洒着南美风情。桑巴舞没有中规中矩和繁琐复杂的舞姿,而是讲求随性而为,追求挥洒激情的感觉。跟随着音乐的节拍,即使没有人教授动作,即使是再保守、再传统的老者和游客,也被这四溢的热情所感染,情不自禁地加入狂欢的人群。

渐渐地,所有人撕去了伪装的面具,坦然露出来了自己最真诚、最原始的一面。有人大声为自己喜爱的人物喝彩叫好,有人向舞者投去鲜花和彩带,还有的人把酒洒向空中,空气中弥漫着狂喜的酒味。整个里约热内卢变成了一片名副其实的汪洋大海,人们在不经意地碰撞,然后亲吻,干杯,寻找艳遇的男女,或者邂逅一段延续几天的速配恋爱,他们的经历被描绘成幸福记忆或者风流放荡,即使几天后无奈分手,也没关系,到明年, 一切的一切,都还可以重来。